<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31章 劈头盖脸惩庆阳
    李乘风走到堂中,大咧咧的拿起堂案前摆放的文房四宝,挥笔写了一个字,然后举了起来,道:“周公子家中代居‘高官’,还请指教,这是个什么字呀?”

    众人一看,却见这白纸上写着一个鬼画桃符的字,但字迹太过于潦草,竟是无人认得,周庆阳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盯着李乘风,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

    “不认识?”李乘风又写了一个鬼画桃符的字,拿了起来,道:“那周公子可认识这个字?”

    周庆阳哆嗦着,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恐惧,道:“你写鬼画桃符?谁认得?”

    李乘风拿起两张纸凑到了一块,四周展示着,道:“诸位,有谁认得?”

    阁楼上小铃铛身后的柳素梅小声说了两个字,小铃铛顿时抢着说道:“我认得,是廉耻的廉和廉耻的耻!”

    李乘风顿时将两张纸往地上一贯,指着周庆阳破口大骂道:“周庆阳!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

    周庆阳本就难看的脸色顿时一变,刚要挣扎着抗辩,却见李乘风如连珠霹雳炮一般,言辞如狂风暴雨一般朝他扑来。

    “连青楼一个小小的丫鬟都尚且识得这两个字,曰为:廉耻!枉你自称读书之人,居然连廉耻都不识得,还有脸口口声声提文教,提圣人之言!?我看你不仅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且还是一个不仁不义无礼无智无信的禽兽!”李乘风疾声怒骂,根本不给对方一丁点反应的机会和时间。

    “你!”周庆阳脸色涨的紫红,刚要说话,便又被李乘风打断。

    “银钗为你暗结珠胎,你居然为了你的名声杀人灭口,置自己亲身骨肉于不顾!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是何等丧尽天良,何等的不仁!”李乘风步步逼近,他手指戳在周庆阳的心窝上,字字如剑,句句如刀。

    “芷汐大家一生卖艺不卖身,洁身自好,谁也不曾见过她真容,唯独信任你的为人,让你走进她的闺房,可你却一门心思企图污人名节!她活着的时候,你对她趋之若鹜,而当她尸骨未寒时,你却早已莺歌燕舞,将她抛在脑后!这是何等的不义!

    周庆阳面色涨红,脖子上青筋暴起,坑坑巴巴的嘶声道:“她,她,她不过是是是,是个青楼女子,我与她只是逢场作戏!”

    李乘风哈哈大笑,笑声中满是愤怒,他手指再次在周庆阳胸口一戳:“好个逢场作戏!就算你是逢场作戏,那你现在是为何出现在这个地方?我大齐但凡中举便是储备官员,而官员则明文禁止:不得狎妓!你明知故犯,这是何等的无礼!”

    周庆阳顿时像被人打了一拳在胸膛一样,身子一个踉跄,神色恐惧。

    李乘风又道:“你癫狂悖乱,口口声声称圣人之言,龌龌龊龊行卑鄙之事,这些事情,便是三岁小儿都知道不可为之,你一个读圣人之书的读书人居然做得出来!这等昏聩,是为无智!”

    “银钗为你吃里爬外,谋害家主,托付一生于你,你弃之如敝履,杀人灭口,这是何等的背信弃义,是何等的无信!”

    李乘风色厉声疾,句句诛心:“你这个不仁不义无礼无智无信的衣冠禽兽,仁义礼智信你全部丧尽,你有何等面目立于天地之间!”

    周庆阳的脸色灰一阵白一阵,他胸口被李乘风一指点中,此时只觉得胸膛闷痛,下意识的捂着胸口,颤抖着伸出手指着李乘风,道:“你,你……”

    李乘风冷冷的看着他,道:“怎么,我可有一句说错?”

    周庆阳忍不住哇的一声,口中吐出一口浓浓的黑血来,痛苦的往地上倒去,周围人一片哗然,目光震惊的看着李乘风。

    这里有许多不是成安的公子哥,他们大多都听说过这位李乘风是成安一霸,人称混世魔王,是最难缠的对象。他们有的人很是不解,明明李家在成安城算是破落的大户,为何会有这般可怕的名声?

    可百闻不如一见,今儿个这一趟青楼逛得真真是大开眼界,天底下还真有能活生生把人骂吐血的人!

    这些人虽然震惊,但也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很快便轰然喝彩,一个个兴高采烈兴致昂扬兴致勃勃幸灾乐祸的鼓掌起来。

    堂上众人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李乘风在周庆阳耳边说了一句话之后,周庆阳便像是见了鬼似的落荒而逃,他们也都不是傻子,李乘风和周庆阳这一番对峙,也都听明白了芷汐大家的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李乘风这个混世魔王,这帮公子哥也看不顺眼,但并不妨碍他们此刻轰然叫好。

    小铃铛声音夹在其中格外的响亮,她咯咯笑着对柳素梅道:“师姐,这人果然……”

    柳素梅瞪了小铃铛一眼,小铃铛立刻吐了吐舌头,笑嘻嘻弯腰微微一蹲,施了一礼道:“是,小姐!”

    柳素梅站在窗边,淡淡的往下瞥了一眼,她瞥了一眼在门口的婢女,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这婢女立刻会意,下去指使两名青楼的打手将周庆阳搀扶了起来。

    柳素梅对小铃铛道:“去,把我的梅香丹拿给他一粒。”

    小铃铛撇嘴道:“给他?糟践仙丹呀!”

    柳素梅瞪了她一眼:“方才这位李公子连着戳了周庆阳三下膻中穴,他这才吐血!你还真以为是骂吐血的!若是这样送他回去,不出三个月,这周公子必死无疑!”

    小铃铛拍掌道:“好好好,为民除害,除恶务尽,替天行道!芷汐姐姐可以瞑目了!”

    柳素梅笑骂道:“她是瞑目了,李公子怎么办?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位李公子若是与周家结下死仇,那可真是惹祸上身了。”

    小铃铛笑道:“虱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反正他得罪了太守,也不差这一个周家了。”

    柳素梅盯着楼下的豪富公子,眉宇间带着警惕和一丝淡淡的担忧,她道:“可不只是太守……”

    小铃铛一愣,顺着柳素梅的目光看去,她奇道:“癞蛤蟆?”

    柳素梅微微一笑:“战家四公子在你眼里,也是癞蛤蟆么?”

    小铃铛顿时骇然:“战家的?”但她很快又觉得这样很没面子,撅着嘴说道:“那也是战家的癞蛤蟆。”

    柳素梅咯咯一笑,道:“你呀,浑身上下都是软的,就这张嘴是硬的。”

    小铃铛嬉皮笑脸道:“托小姐的福,小铃铛的骨头也有点硬。”

    两人说笑着,却见楼下众人喝彩鼓掌,唯独富豪公子阴沉着脸,他盯着李乘风,眼中尽是阴霾怒火,他冷笑一声,朝着李乘风杀气腾腾而去。

    ===============

    不好意思,看电影去了,这电影比我想象的要长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