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破天录 > 第26章 借尸还魂复又生
    刘芷汐从坟中爬出,她也不急于拍打身上的泥土,却只是目光复杂的盯着李乘风远去的方向,她缓缓的低声道:“倒没看出来,竟然还是一个痴情情种!”

    她说着话,脸上的肌肤忽然蠕动了一下,她手一抬,四周一阵风凭空而起,她身上的尘土簌簌而下,卷在周围风中,将她身形完全遮住。

    这包裹着她的龙卷风扭曲旋转着,过了一会儿才逐渐消散,露出里面的女子。

    这个死而复生的女人,她身上的尘土早已散去,衣裳上看起来一尘不染,但她的脸却像是蛇蜕皮一样,脸上的皮肤竟然变得像沙粒一样,碎屑簌簌跌落,原本的脸型相貌却已经发生了巨大无比的改变。

    她这原本刘芷汐的两条细细弯弯的新月眉,此时变成了两道直直的羽玉眉,一双细长的丹凤眼也变成了一对大而媚的桃花眼,鼻子虽然依旧高挑坚挺,但鼻翼却丰满了不少,显得圆润娇俏,原来薄而略白的嘴唇,此时也变成了丰满而红润的菱唇,尤其是嘴角微微上翘,透出一股机灵俏皮。

    这女子面容变化完后,她哼了一声,声音清脆动听,宛若银铃,她道:“战家这帮阴魂不散的混蛋,从大西北追姑奶奶到这里,幸亏我我假死脱身!这笔账迟早讨回来!”

    原来,这人便是战家黑衣人一直追捕的“程千芳”,她发现自己踪迹泄露后,刻意布下了一个连环假死的局,在裘连胜刀斩化作苏芝仙的程千芳瞬间,程千芳的元神就已经从地底钻入了床下的刘芷汐体内,借尸还魂。

    失去了程千芳元神的苏芝仙被砍断了脑袋,自然死得不能再死,可之前死去的刘芷汐却因为多了程千芳的元神,又活了过来。

    程千芳一直等到了尸体下葬,众人散开,这才破坟而出。

    但让“程千芳”没想到的是,那个平日里口碑不佳,放荡不羁的李家大少爷,居然是个这等的情种!

    “程千芳”从战家一路逃亡,身中龙焰,本来早就定下了借尸还魂摆脱龙焰侵蚀的计策,可一直找不到空档和合适的肉身,直到在成安城她看到了刘芷汐。

    更为巧合的是,当她布好了所有的局,决定对刘芷汐痛下杀手时,她居然发现刘芷汐自己已然死了!这倒是省了她很多是事情,而且巧合的是,居然还有一个突然闯进来的毛头小子歪打正着的配合了自己的计划,虽然中间有诸多波折,但她终于成功的“死”在了众人的面前,又成功的转移了自己的魂魄丹元。

    不过,那个毛头小子……

    “程千芳”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目光闪烁不定,心道:他体内有金光护体……这股力量,似乎像是仙力!这人莫非便是十九年前漏网的叛仙?

    想到这里,“程千芳”心跳如鼓,呼吸急促:若真是叛仙转世,若我能夺了他的仙元,我便可以跳出妖类樊笼,飞升成仙了!

    “程千芳”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

    成安城,东城市集。

    “来呀,快来看呀,上好的青壮,吃的少干得多,一天就吃一个馒头啦!”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北夷的蛮子啦,驱邪避煞,镇门守宅啦!”

    “快来看快来看,丰满美艳的西北女奴啦,看看这奶,再看看这腿,买回家销魂蚀骨,受用无穷啦!”

    谢氏穿行在东城繁华热闹的市集上,这条街道与其他市集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这里贩卖的全部都是人口,各种各样的人口。

    成安城位于大齐北部边疆,是最靠近边境线的大型城市,无论是年轻力壮的男性,还是西北征战的俘虏,又或者是被拐卖四处叫卖的女奴,这些奴隶们都会被送到这里进行叫喊贩卖,每个月的中旬都会有人贩子赶着“货物”前来赶集,此时的市集汇聚着各色各样的奴隶和奴隶贩子,以及各色的商人买家。

    一进市集,迎面而来便是喧嚣热闹的叫卖声和一股复杂之极的异味。这当中有马匹当街拉粪的臭味,有奴隶长时间没有洗澡的异味,有奴隶因为恐惧战栗当街失禁的骚味,有艳丽女奴身上涂抹的重重脂粉味,还有街边巷角堆积的泔水桶散发出来的恶心味,这些种种的味道交杂在一起,令爱洁之人下意识的捂鼻皱眉。

    谢氏捂着一块香帕四处打量着市集上有没有她需要的奴仆。

    李家即将离开成安城,她会第一时间遣散老奴们,然后用这些没有什么感情的新奴,让他们保护着自己和李乘风等人逃亡,若是遇到追杀,让这些新人去送死,总好过看着那些跟了自己许多年的老人去死来的好。

    谢氏虽然不是豪门大户出身,但家中也是知书达理的书香门第,嫁给李淳后操持内外,身上兼备知书达理的雅静与精明能干的强势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再加上她身穿华服,一看便不是普通看热闹的百姓,因此她走到哪里,便有商人追着她吆喝到哪里。

    “夫人,您看看,我这个奴隶,五大三粗,保证能干能打!”一名头戴毡帽,深目高鼻的异域男子操持着地道的大齐中原话,朝着谢氏吆喝着,他身后站着一排的奴隶,有男有女,全部都是异族相貌的奴隶,他挥舞着一把弯刀,手柄上的宝石熠熠发亮,然后用刀刃在跟前高大的男*隶胸膛上划了一刀。

    这奴隶面不改色,胸膛鲜血殷红的流淌下来,仿佛这一刀割在别人身上。

    “夫人,你瞧瞧!让他为你去死,他保证眉头都不皱一下!”异域商人吆喝着,不停的将弯刀刀面拍打着奴隶的胸口。

    谢氏微微皱眉,她打量着跟前这名男*隶,流露出一丝心动的意向,这异域商人走南闯北,极其擅长察言观色,他立刻一把拽住男*隶身上的锁链,将他拉弯了腰,然后像对待牲口一样双手将他的嘴巴掰开,道:“夫人,您看这牙口,多健康!既能看家护院,又能干各种重活,夫人,真的很划算的!”

    谢氏道:“多少钱?”

    异域商人一喜,比划了一下:“八两银子,八两银子就可以买走他,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谢氏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买了。”

    这男*隶此时面色一动,他看向谢氏,龟裂的嘴唇动了一下,此时旁边一直站着的一名异族女奴冲了出来,她操持着不太标准的大齐中原话,朝着谢氏嘶喊着:“夫人,你买下我吧,你买下我吧!我要和我的阿斯巴在一起,夫人,求你了,买下我吧!”

    ============================

    求花花,求收藏啦!下一更晚上20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