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绝地求生之惊悚直播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一切皆有可能(求保底月票)
    “恭喜宿主获得特步运动鞋:一切皆有可能。”

    “我特么还飞一般的感觉呢?”韩乐逸没法吐槽了。

    这么神圣,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开箱子仪式,竟然就给他出了个这东西。

    还一切皆有可能,我穿了能上天不?韩乐逸无语了。

    也只能蛋疼地穿了上去,期待着能有什么不一样,但是他也唱不出我们不一样啊……

    之后他就对开百宝箱没什么兴趣了,至少今天没兴趣了。

    本以为时来运转了,好久不见的力量果实都给他抽到了,没想到,都是泪啊。

    韩乐逸泪目,暂时把目光从这一块区域离开。

    幸好他还没上瘾,没到那种赌徒的境界,硬要把自己身上的霉运给抽完,换句话说就是要等抽到好东西才停手,那样子他会倾家荡产的。

    韩乐逸有些无所事事,目光不停地在晃动着,期望能看到什么好东西。

    这时他才看到成就那里已经完成了一排成就下来。

    什么新司机上路,手雷精通,等等。

    而这些都可以变成经验值,只不过没有提示韩乐逸,现在他自己看到了,才可以领取。

    他当然毫不犹豫地领取了出来,总共获得了九百多的经验值。

    然后果断把经验值给加到了精准射击上面,现在能够使用经验值的就两技能。

    而军用截拳道的升级经验高到离谱,自然是不予考虑的。

    而精准射击也顺利地升级到了lv2,提示需要一千经验值才能进行再次升级。

    果然还是两倍,升一级都是乘以之前经验值的两倍。

    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之后再升级就要两千经验值了。

    到后面,就和军用截拳道需要的经验值差不多了。

    韩乐逸感觉到一阵麻烦,这么多经验值,到哪去弄啊。

    把还有所剩余的四百多的自由经验值没用,先存着,到时候说不定就有特殊需要了。

    人总是这样,不知道该如何做的时候,就把东西先存起来,以防万一,说到底还是内心太不安全了。

    韩乐逸也是这样,总是不敢把手里的钱给用完,踹在兜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这感觉就像天塌下来了他也不怕,反正他个子矮,砸不到他。

    上面还有两米多的巨人,关他这个一米多的什么事……

    这次的生死直播很轻松,虽然也紧绷着那根弦,但是却没有了那种游走与枪林弹雨之中的感觉,死亡虽然会有,但没有时刻伴随着他,如同风一般。

    因此韩乐逸还不至于到那种身心俱惫的程度,就下床开始锻炼了,他的体质已经不像以前那般弱鸡了。

    经常的锻炼让他强于常人,当然更重要的还是系统的帮助。

    那些优化液什么的对他的帮助也很大,只不过好像都只有第一次有效果,之后再用就没有啥作用了。

    “滴滴滴。”韩乐逸感觉最近突然就变成了所谓的‘成功人士’。

    除了少了一身西装领带,其他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手机一天到晚响个不停,搞得他业务很繁忙的样子。

    他本来是不准备接的,但是想着也不太好,到后来就变得习惯了。

    所以他接到电话就是说道:“喂,您好,我是韩先生的经纪人,我姓宋……”

    “儿子啊,搞什么呢,当了我这么多年的儿子突然就变姓了?你以为我认不出你声音啊。”

    电话里传来一个懵逼的声音,韩乐逸也懵逼了。

    这声音他当然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不是自己的妈妈么?

    韩乐逸恨不得甩自己一个耳光,咋就不看来电显示的呢。

    “妈呀,你怎么打电话来了。”韩乐逸赶紧问道,避开尴尬的话题。

    “关心一下自己的儿子不行吗?”韩母没好气地说道。

    韩乐逸尬笑了几下,只能不停地说道:“可以可以。”

    韩母哪会关心他啊,平时一般只有换季的时候才打电话让他加衣服什么的,平常也就暗地里思念了。

    总是怕打扰到韩乐逸学习什么的,只可惜他有点辜负了他们。

    不仅没有学习好,甚至根本就没去学习,这让韩乐逸有点羞愧。

    每次被室友调侃你父母送你来是让你学习,而不是来玩游戏的时候,他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他自己何尝不知道该学习?但是人很容易被环境改变的,他的自制力虽然很强,但都用在强迫自己玩游戏上面去了,这怪我咯?

    好在现在玩游戏也出了名堂,不然韩乐逸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两老。

    以他高傲的性子,也不愿意当一个啃老族,不然他毕业后就只要安心蹲在家里打游戏可以了,但那与废物有什么不同。

    在自尊心的作祟下,他才一个人到异地来租房,现在想起来都是泪。

    那段时间吃不饱睡不好,还差点猝死,如果不是系统保命,可能之后的剧情就完了,大家在第一章就可以看到本书完三个字……

    而且什么电子竞技不需要吃饭,电子竞技不需要女朋友什么的,都是骗人的,韩乐逸想想就都是泪啊。

    电子竞技,真的太艰难了,玩个毛啊。

    韩母哪会知道韩乐逸想了这么多,于是说道:“儿子哎,你什么时候回来一下?”

    韩乐逸立马警觉道:“回去干嘛?”

    一听到回家两个字,他没有感到任何害怕,但是他的懒癌瞬间就犯了。

    回家那是多么遥远的词啊,虽然离c市不远,但好歹也是一两个小时的车途,韩乐逸想想就感觉还不如赖在屋子里坐着。

    要他干坐几个小时,他有点不乐意了,至于高铁什么的,他又嫌弃太远了。

    男生和女生不一样,如果韩乐逸是个妹子,肯定巴不得赶紧回去了,而且还一边流泪一边回家。

    韩乐逸虽然对家人很思念,但是感觉打个电话叙叙旧就可以了,没必要回去吧……

    “什么叫回去干嘛?爸妈想你了都不行嘛?想看看自己的儿子啊。”韩母顿时没好气地说道,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回家,原因竟然是太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