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五十二章 楚小兔入夜上门
    唐道对我说道:“不管怎么说,在舞会上,拒绝一位漂亮女士的邀请,是一件很不礼貌的行为。”

    说罢,他站起了身来,对我说道:“我过来,只是跟你提一个醒;好了,你好好享受这舞会吧,我得去修行了。”

    他转身离开,我瞧见他几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有些感慨。

    这是我来学院这么多天里,第一次跟唐道的交谈,而我相信除了我,唐道应该还没有跟马一岙和李安安作过沟通——这个爱喝ad钙奶的少年郎很怪,他并不愿意将太多的时间花在社交上面。

    他时时刻刻,都沉浸于修行之中,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他能够有了今天的这些成就。

    如此说来,唐道获得第一届高研班实战演习的第一名,也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而他与我稍微亲近一些,最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因为我与他一样,都是夜行者。

    要不然他甚至都不会与我多说什么。

    与唐道的交谈之后,得知了昆仑山一行的凶险,我对于这什么舞会,已经没有了太多停留的心思。

    特别是唐道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修行的态度,也让我着实有些震撼,于是起身,朝着正在舞池之中的马一岙做了一个手势,随后离开。

    出门的时候,我瞧见了楚中天教授,他好像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我叫了他一声,居然都没有搭理我。

    我有些奇怪,过去拍了他一下,他有些慌张,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瞧见他这模样,我忍不住笑了,说是我,小侯,楚老师你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样子?

    楚教授瞧了我一眼,摇头说道:“没什么,没什么。”

    说完,他慌里慌张地就走了。

    我回到宿舍,端坐行气,如此一周天之后,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以为是马一岙过来,便说道:“进来,门没锁。”

    门开了,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涌入我的鼻中,我抬头望去,瞧见来的人却是楚小兔。

    因为今天需要登台的缘故,楚小兔化过妆,灯下的她显得格外明艳动人,而且她没有穿平时的夏季训练服,而是一身杏黄色的长裙子,高耸的胸脯和修长的美腿,让人感觉到了青春逼人的美好。

    我没有想到来的是她,下意识地从床上跳了下来,有些犹豫地说道:“你这是……”

    楚小兔倚着门,说道:“侯大哥,难道我们两个之间,已经连正常的说话都不行了么?”

    楚小兔的一声“侯大哥”,让我的防范意识顿时就消减许多,我下意识地摸着鼻子,说也不是这么说,主要是你的态度比较疏远,为了不给你造成困扰,所以我才会跟你保持距离而已。

    楚小兔横了我一眼,娇嗔着说道:“人家是女生呢,你怎么能够让我主动呢?”

    她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出于客气,我还是请她进了屋子里来,并且请她坐下。

    我这儿是教职工宿舍,虽然也是单间,但配备了独立的卫生间,也有茶几与沙发,比学员宿舍要强上许多,而且还有保温壶和茶杯,先前我还从楚中天教授那里顺来了一些不错的大红袍,也拿了出来,给楚小兔冲泡起来。

    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忙前忙后,并不阻拦,等我泡完了茶,给她倒了一杯之后,她也不喝,而是看向了我,说道:“你现在的变化可真大。”

    我说哪方面的?

    楚小兔说道:“修为——现在的你,修为已经远胜从前,这段时间一来,想必是有了不少的收获呢。”

    我说还行吧,主要是运气好,碰到什么事情都能够逢凶化吉。

    楚小兔说道:“最近的半年时间,总能够从这样或者那样的人口中,听到你们的名字,比起最开始的籍籍无名,你现在已经算是江湖上年轻一辈的翘楚了;我之前的时候,还以为那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夸张,那天上了你的课之后,方才发现,你是有了真本事,传言不虚……”

    我有点儿搞不清楚楚小兔想要表达什么,所以只是含糊应对。

    如此又聊了一会儿,她突然有些怨艾的看着我,说你现在跟我说话,需要这么小心翼翼了么?

    啊?

    我愣了一下,瞧见楚小兔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忽眨忽眨,睫毛弯弯,眼眸之中似乎有些水雾,心中顿时就变得柔软起来,想了想,然后说道:“小兔,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楚小兔看着我,说有话就讲,我们现在需要这么客套和生疏么?

    我想了想,然后说道:“我不太了解你跟你那哥哥之间的情感,不过我能够感受得到你真实的心情,也理解你的感受。但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人不能一直停留在过去的情绪里面,不管是仇恨,还是别的什么东西。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当时可能太急躁了,并没有听进去,事实上,黄大仙这个人其实很不错的,而且他的预言也一直很准……”

    楚小兔没有等我说完,挥了挥手,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

    她朝着我坐近了一下,然后说道:“侯大哥,在这样美好的夜里,我们能不能不聊那个没几个月时间好活的糟老头子?我们就不能聊点儿别的么?”

    我眉头一皱,说没几个月好活了?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

    楚小兔眼睛一转,笑了,说我顺嘴说的,没什么。

    我摇头,说不对,不对——小兔,你跟我说老实话,那个刺杀黄老的凶手,是不是你派过去的?

    楚小兔摇头,说我何德何能,哪里能够指挥得了他?

    我盯着他,说你认识欧阳晨?

    楚小兔站了起来,说我们一定要聊这些么?

    我瞧见她双目之中,隐有泪光,这才感觉到自己有些太不合时宜,犹豫了一下,说道:“那、那你想说什么呢?”

    楚小兔坐在了我的旁边来,盯着我,突然间红唇微张,缓缓说道:“侯大哥,我其实一直在想,当初我们在苗疆那个小寨子里,真的在一起了,又会是一个什么情况呢?”

    我愣了一下,脑子里莫名其妙地想起了之前的某一个梦境,心头一热,嘴唇发干,张口说道:“这个……”

    楚小兔挨得我更近了,缓缓说道:“侯大哥,我漂亮么?”

    我说这个,这……

    我没想到楚小兔会这般的主动,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头有些昏昏的,脑海里有百种心思在纠结,顿时就变得浑浑噩噩。

    接下来楚小兔说了什么,我居然都没有听清楚,而过了好一会儿,我方才回过神来,听到楚小兔说道:“……对了,侯大哥,我听说你跟天机处的掌舵人田副主任关系很好,这是真的么?”

    我脑子一动,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离楚小兔远一些,然后问道:“为什么会这么问?”

    楚小兔说道:“我在修行上面遇到了一件麻烦事情,必须动用一种叫做九曲灵芝的药引,帮我冲破气海,引导血脉,而这东西目前只存在于大内库房之中,有调用权的人不多,她是一个。我在想,你能不能帮忙我去找她问问,如果想要得到九曲灵芝的话,需要做些什么……”

    我听到楚小兔娓娓道来,那娇嫩如花的红唇微微动,吐气如兰,又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馨香,脑子却一点一点恢复了清明。

    我回想起了楚小兔在比武招亲上面的表现,回想起了她先前提及黄大仙时满眼的凶光和狠戾,想起了第一堂课时屡屡对我挑衅的眼镜男和齐浩然都是围着楚小兔打转的。

    我想起了许许多多的事情,而最后,我的脑海里,又想起了另外一张俏脸儿来。

    秦梨落。

    此时此刻的楚小兔,已经不再是我以前认识的楚小兔了。

    我并没有顺着楚小兔的思路,去问她为什么需要九曲灵芝,也不问她在修行上出现了什么麻烦,而是说道:“这样啊,我跟田副主任其实并不熟,这事儿得去问马一岙,他师父是田副主任的故人,算作是他的长辈,至于我,在田副主任面前,其实是说不上话的。”

    我直接表明了自己与田副主任之间的关系,适当地做了一些改编,而听到我这话,楚小兔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双眸之中,却还是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色。

    我因为比较注意,所以很快就捕捉到了这一点。

    而随后,楚小兔没有再继续与我贴近,而是简单地又聊了几句之后,对我说道:“天色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说罢,她起身离开了,我送到门口,然后回到房中坐着,没半分钟,房门又敲响了。

    我以为是楚小兔落了东西,便过去开门,没想到来的却是马一岙。

    他意味深长地对我笑着说道:“漫漫长夜,孤男寡女,美人在怀,怎么不好好表现一下呢?还让人家走了?”

    我一愣,随即说道:“你都看到了?”

    马一岙走进了房间里面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漪梦迷迭香,哎呦,人家都做到这地步了,你居然还忍得住?柳下惠,还是……你是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