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五十一章 新生联欢舞会上
    王朝安那边传来的消息,是比较正面和积极的,他告诉我们,说田女皇会处理这件事情,让监察部的人不要再查这些细枝末节了,毕竟与案子无关,而且我们还是水库闹鬼案的破案功臣。

    不过田女皇那边虽然这么承诺,但还是通过王朝安给我们提了一个醒,那就是让我们后面在白虎秘境的考察组里面,不要再闹出什么幺蛾子。

    那位杨督察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但随组跟着一起去的监察部人员级别会很高,而监察部在天机处里面的地位非常特殊,有的时候,甚至连她这个临时负责人的面子都不会给。

    也就是说,如果到时候出现了什么岔子,她就算是想要帮忙圆场,都未必有用。

    毕竟监察部的负责人,是直通上面的。

    这就是制衡的局势,天机处要想获得资源上的倾斜,和各有部门的支持,就需要表现得公平独立一些。

    听到这预防针,我和马一岙都明白,这一次我们算是勉强过关了。

    但如果去了白虎秘境,到时候我们再拿点儿什么东西的话,恐怕就连田女皇说的话,都不好使。

    当然,这个也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

    毕竟与先前的几处秘境来说,白虎秘境完全就是天机处调派的考察组主导,我们跟着已经算是去横插一杠子了,再想要拿点儿别的,的确也有一些不太像话。

    得到了这样的回复,我和马一岙都放下了心来,接下来的时间里,也全心全意地投入到了教学工作中去。

    不过话虽如此,但我们的课时其实并不算多。

    第二届高研班前期的课程,除了加上我们几个人之外,跟第一届的课程安排差不多,并不只是针对于专业性上的培训,政治教育和科学辨思等课程才是占据了大部分的内容,不过正因为如此,使得像我们这样接地气的课程,反而更受欢迎一些。

    而开学四天之后,学院照例,又举行了新生联欢晚会。

    新生联欢晚会的主要目的,是让学员彼此之间熟络起来,能够加强课外的联系和沟通,并且与学院的教职工有所互动,所以对于节目的精彩程度要求不高,反而是需要人人参与进来。

    关于这些,倒是用不着我们理会太多,毕竟有谭老师、赵老师这样擅长学生工作的班主任在,用不着我们这几个“吉祥物”来操心。

    不过说起来,这一届的学员增多了,但是才艺表演的精彩程度,却远逊于我们那一届。

    第一届,无论是王大明的歌唱,还是马思凡的吉他,又或者李洪军的钢琴,以及李安安的灵魂唱腔,都是让人为之惊叹的,绝对是大师级的才艺,但在第二届里,热闹倒是热闹了许多,但真正能够让人眼前一亮的,却到底还是很少。

    不过也有,比如楚小兔的个人独舞便十分不错,她在一个小桌子之上,跳出了热情奔放、炫目多姿的精彩舞蹈来,无论是优美的身段,还是如同精灵一般的律动和节奏感,都让人赞口不绝,而最让众人为之热议的,除了那神乎其技、热辣奔放的旋舞之外,还在于她胸口那一对蹦跳不停的大白兔,当真是呼之欲出,让人感慨。

    楚小兔舞毕,气氛顿时就攀升到了最高点,学员们使劲儿鼓掌,差点儿手都要拍烂了去,而学院的领导们也都很是高兴,红光满面。

    新生联欢晚会后面,还有舞会,这是第一届所没有的,而刚刚大出风头的楚小兔则成了所有人心目中最完美的舞伴,优美的音乐一响起来,立刻就有人上前去邀请,而且还是好几个,不过楚小兔却十分聪明,并没有选择任何一人,而是邀请了学院的赵鹏院长共舞。

    赵鹏院长虽然是领导,但也是舞国高手,人家是从中苏友好的时代学来的舞技,两人跳起来,翩翩起舞,倒是引来了一阵赞叹。

    而那些被楚小兔婉拒的学员们也并不会觉得尴尬,纷纷走向了旁边的其他女学员。

    而我身边的马一岙,作为最受欢迎的教员,也收获了大量女学员的爱戴,几乎都没有坐下,便被人给邀请走了。

    便是我,也有人过来发出邀请。

    不过我最终还是给李安安拉了起来,这个留着短发、一身利落的女孩子身段柔软,与她共舞,我总是被她带着走的,仿佛脚下踩了棉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律动。

    大概是常年习武修行的缘故,李安安的舞技十分不错,反倒是我会显得笨拙一些,时不时还会踩到她的脚。

    跳了一会儿,李安安突然对我说道:“你对第二期高研班的班花有意思?”

    “啊?”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李安安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从刚才落座,到现在与我在舞池跳舞,一共不自觉地瞟了那个叫做楚小兔的女孩子十三次。”

    我忍不住有些好笑,说这么精确?

    李安安说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如此关注,就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感情范畴了。

    我没想到李安安会这么说,瞧见她有些愠怒地看着我,想了想,跟她解释道:“其实,我之前跟她是认识的。”

    李安安点头说道:“能看得出来,之前在南海观音法会上,我好像也见过她——楚小兔,湘南人,她进高研班的路子是港岛霍家的,我听说她以前好像是霍二郎的未婚妻,当然,这个是没有获得霍英雄承认的,反倒是那个叫做绿芽的姑娘,现在享受着霍家少奶奶的待遇。”

    我说你倒是打听得听清楚的。

    李安安笑了,说当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愣了一下,说啊?

    李安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脸顿时就红了,瞪了我一眼,说你别乱想,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我也有些尴尬,赶忙附和,说哦哦哦,我知道。

    两人跳过一曲,因为刚才的话题太过于尴尬,于是就歇了下来,我回到桌子上,这桌上有些瓜子花生和饮料,我喝了两口,而李安安则被一位略有些紧张的学弟邀请过去,那人她之前好像就认识,所以并没有拒绝,笑吟吟地离开,而马一岙自然是不缺舞伴,我嗑着瓜子,回响着李安安刚才的口误,这时旁边走来一人,递了瓶ad钙奶给我,说:“喝。”

    我接过了唐道手中的ad钙奶,问他道:“你不跳?”

    唐道坐在我对面,平静地说道:“没兴趣。”

    我有些好奇,说那你的兴趣是什么呢?

    唐道想了想,认真地说道:“睡觉。”

    呃……

    我被他一句话噎得不行,不知道该怎么接茬,而随后,唐道问道:“再过八天,你和马一岙会参加由419办牵头,前往昆仑山的科学考察小组?”

    我愣了一下,说对,你怎么知道的?

    唐道剥开来手中那瓶ad钙奶的瓶口锡纸,喝了一口,然后说道:“我也会去。”

    我听到,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说道:“那挺好,到时候可以相互照顾一下。”

    唐道平静地说道:“谈不上相互照顾,不过我想多提醒一下你,我在国家图书馆的档案室里查资料的时候,得到一些信息,那白虎秘境十分凶险,据说是连着地狱八重寒界,一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你出发前,最好写一封遗书……”

    啊?

    我给他的话语惊了一下,下意识地问道:“什么叫做八重寒界?”

    唐道说道:“是地狱八重寒界,那地方据说是这世间最危险的地方之一,而正是那里,却又蕴含着中国古代神话史中关于永生的秘密,西王母传给后羿的不死药,据说就是地狱八重寒界之中炼就而成的。”

    我说西王母,后裔?那只不过是神话传说而已。

    唐道很认真地盯着我,然后说道:“灵明石猴,也是神话传说。”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说你是说许多神话传说,其实在历史上,是能够找得到原型的,对吧?

    唐道点头,说对,古人因为资讯不发达的缘故,会在许多事情上面做一些杜撰和演义,但是在某种特定的点上面,却还是有相通的地方,所以有的时候,善于从传说之中,找到符合现实的点,这是一件需要大智慧的事情——总之,希望你能够有点儿心理预期……

    他跟我认真地说着,而这个时候,旁边突然走来一人,对我说道:“侯漠老师,我们能跳一曲么?”

    我抬头,发现邀请我的人居然是楚小兔。

    她不是一直装作不认识我么?

    怎么这会儿又叫我跳舞了?

    我瞧见楚小兔那有些复杂的眼神,还有旁边一些男性学员那嫉妒的表情,以及不远处李安安瞟过来时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对不起,我这边在谈事。”

    楚小兔愣了一下,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而随后,她与那位叫做齐浩然的高个儿学员进了舞池里。

    唐道瞧了一眼失望而归的楚小兔,说道:“最难辜负美人恩,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我忍不住笑了,说你年纪轻轻的,还懂这个?

    唐道眯眼,缓缓说道:“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