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五十章 三英教学,满满干货
    望着躺倒在地,再也无反抗能力的齐浩然,我拄棍而立,平静地说道:“怎么样,还来么?”

    齐浩然显然是有强烈的胜利意愿,所以即便是身体支撑不住了,也还是想要爬起来,却不曾想我刚才那一棍,直接将他打得浑身僵硬酸麻,刚爬起来,又撑不住了,直接歪倒了去。

    旁边的眼镜男和几个相熟的同伴慌忙上前,将他扶住,说齐老大你没事吧?

    我瞧见这些家伙一脸关心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放心,我下手自有分寸,伤不了他的。

    齐浩然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能够爬起来,颓然说道:“我输了。”

    我看向了周遭的人,说道:“还有谁,觉得我没有资格的,现在一样可以站出来,我可以陪你好好玩,错过了这一次的机会,到了后面再跳出来打扰我的教学计划,就不会是爬不起来这么简单了。”

    我一来是为了立威,二来是为了撒气,虽然并没有让齐浩然受到什么暗伤,但这一整天,想要爬起来,应该是很困难的。

    而且他还得等下课之后,配合着学院医疗组的治疗和推拿才会无碍。

    就是这么刚。

    在齐浩然的榜样示范下,刚才几个明显很跳的学员都不敢接触我的目光,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

    又有一些实力还不错的学员,眼神变得热烈起来,朝着我望来,眼中充满了渴求。

    我能够理解这样的情绪,跟当初我瞧见杨林老师时的心情是一样的。

    这是对有真本事的老师,发自内心的敬重。

    我巡视众人两圈之后,发现无人再敢质疑我,便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继续教学——说些什么好呢?就拿刚才我与这位齐浩然同学的比斗来说吧,大家或许都看出来了,从修为上来说,我们两人的实力或许旗鼓相当,但为什么在实际的交手过程中,他会一触即溃呢?这涉及到修为与手段的博弈,牵涉到“术”与“道”的争端……

    你们看过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没有?华山派有剑宗和气宗的争端,其实也就是此刻你们所需要面对的问题……

    有人或许觉得,只要我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就能够一力降十会,强无敌,但事实真的如此么?我可以不夸张地跟你们说,“功夫再高,板砖撂倒”——这句话绝不夸张,我就曾经干过这样的事情,在港岛,我还只是刚刚入行的时候,就将当时一个比我强了不知道多少的高手,一闷棍给干倒过……

    但没有修为支撑的手段,又显得过于苍白无力,没有办法做到圆润周密,原本厉害的手段,使出来就会破绽百出,所以我们得齐头并进,多点开花。

    各位的修为是已经成型了的,但与人拼斗的经验,却可以无限增长,我今天在这里,可以跟大家聊一聊比斗的经验,还有枪棒之法的一些讲究。

    其实说起来,长武器的手段来来去去,其实也就那么多,劈、崩、抡、把、扫、缠、绕、绞、点、拨、云、拦、挑、撩、挂、戳,但如何将这些简单的动作串联到一起来,变成招式,实现自己的战术意图,这里面的讲究就很多了……

    ……

    没有人的打扰,我开始一边抡着棍子,一边跟众人讲解起来。

    我说的也并不仅仅只是棍法,还有枪法、棒法等等一众长兵器的手段,共同点和差别点,都会一一说来,这些理论的主体,其实还是脱胎于杨林老师的教程,只不过学到了九路翻云和武曲破天枪的我,在某些领域的理解上面,与杨林老师又有许多的不同,而正因为这些的差别,使得学员们听起来津津有味,感觉满满都是干货。

    因为是第一堂课,我尽可能地讲解理论知识,而并没有像杨林老师一样,叫人过来陪练,一边打,一边分解动作,讲解意图和要领,所以在形式上,显得会比较枯燥一些。

    而且我讲的这些,并不期待所有的人能够听懂。

    它大部分都是意识流,只是我的个人感受而已,懂的人自然会觉得甘之如饴,而不懂的、或者没有兴趣的人,或许就会觉得着实是枯燥无比。

    但我并不管这些,从头到尾,上了一个半小时,口干舌燥,而这时下课铃响起,我拍了拍手,对台下一众学员说道:“好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了,我以前读书的时候,最恨拖堂,现在既然也有机会为人师表,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这里最后总结一句,枪棒之道,在于猛、在于刚,但也在于周旋与转折,枪棒是直的,人却是复杂的,用脑子和智慧来与人对敌,方才能够战胜你的敌人,最终战胜你自己,谢谢。”

    我说完,将手中的棍子扔给了远处天机处的工作人员,朝着台下点了点头。

    就在我准备走的时候,学员们都从地上站了起来,报以最热烈的掌声,我瞧见下面一张张热情洋溢的脸,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此时此刻的我,远比开学典礼上的大美女李安安,要更受欢迎一些。

    看得出来,除了少数的调皮捣蛋鬼之外,更多的人,心还是热的,只要是有干货,都会受到学员们最直接的欢迎和尊敬。

    出了教室,走到了场馆外面,我瞧见马一岙在等着我。

    他今天没课,要等到明天。

    我的心中其实有些忐忑,但刚才那么多人,必须得装一下,而见到了马一岙,这才放下心防来。

    我知道他一直都在外面看着,低声问道:“怎么样,我刚才的表现还行吧?”

    马一岙笑了,说道:“那是相当的可以,不比杨林老师差。”

    我摇头,说杨林老师可是我的偶像,这怎么能比呢?

    马一岙说道:“至少下马威这事儿,你们都干得不错。”

    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想起了,当初杨林老师也是拿夜行者小班的班长豹哥王岩来开刀,最终确立了自己的威信,而这样的过程,与我刚才做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的。

    唯一的区别,在于杨林老师是主动挑选,而我则是被动防守。

    不过效果却是一样的,技惊四座之后,再也没有调皮捣蛋的学员。

    一堂课都沐浴在学员们仰慕和敬佩的目光之中,这种感觉,其实相当不错。

    马一岙对我说道:“慢慢来,你后面还有五堂课呢。”

    晚饭的时候,我、马一岙和李安安又聚到了一起来,马一岙今天没有课程,但李安安却有。

    她下午带了普通班,好在以她的名气和实力,再加上普通班的学员年纪都普遍偏小,所有倒没有什么胆敢跳出来捣乱的,不但如此,学习的气氛十分良好,学员们都很积极踊跃。

    唯一让人头疼的,就是有好几个登徒子,大胆地表现出了对她的倾慕之意,下课之后,一直缠着她问问题。

    如果问的是八卦,或者私生活的问题,李安安大可板着脸,完全不理会,但人家问的是修行和与课程有关的,她就不得不耐着性子留下来回答。

    结果一来二去,就又拖了半个小时。

    大概是李安安的随和、平易近人给了其中一个家伙足够的勇气,那学员居然脑子一热,就朝着李安安表白了。

    那是一个世家子弟,家里面挺有背景的,而且潜力十足,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有着足够的勇气和把握,然而李安安的回答也很干脆,直接告诉他:“等你能够打得过我的时候,再来说这句话吧。”

    简单、霸气、果决,看似希望无限,但实际上却又是冷冰冰的拒绝,毕竟我们这一辈的年轻人里面,能够胜过李安安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

    别说那小孩儿,就算是我、马一岙和李洪军,也没有谁能够说有把握胜过她。

    因为共同的背景,我们三个经常凑到一块儿来,而与我们一起的唐道,却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总也找不到人,一开始我还想跟他多多交流,聊聊天,到了后来就直接放弃了。

    或许对于唐道来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样的相处方式会更愉快一些吧。

    开学典礼第三天的下午,马一岙的课到了,我和李安安因为没课,所以都去看,他上的是高级班,面对的是一帮年轻一辈修为拔尖儿的学员,不过有着深厚学术背景的马一岙并不怯场,站在讲台上挥洒自如。

    他讲传统修行手段,讲现代科学与修行之间的辩论,讲剑法,讲许许多多加入了自己私货的学术知识……

    他那渊博的知识和堪称完美的相貌,以及风趣幽默的谈吐,不但迷倒了那十来个女学员,就连其他的男学员,也睁大眼睛,屏住呼吸,忙不迭地记着笔记,生怕错过了任何的一点儿小细节。

    瞧见台上熠熠生辉的马一岙,我有些感慨。

    这时的马一岙,真的是光芒四射。

    当天的授课气氛热烈至极,学生们甚至拉着下课后准备离开的马一岙,如同追星一样的不让他走,效果十分完美,这让我们都很开心,而当天晚上的时候,王朝安老爷子也打来了一个电话,告诉我们,事情已经办完了,让我们用不着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