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四十九章 掌声热烈响起来
    如果是在别处,那个一米九说出这样的话来,并没有什么毛病,甚至还显得十分谦逊、礼貌。

    但这儿是什么地方?

    课堂上。

    一位学员,对授课老师说出“以武会友”、“切磋切磋”的话语来,怎么听都显得有些别扭——言下之意,其实也是表明了一个态度,那就是在他的心中,并不认可我这么一个师兄学长,能够成为大家的老师。

    也就是说,这人并不是站出来劝和的,而是单纯来挑衅我的。

    这个一米九,和刚才的那位眼镜兄,是一伙的。

    我甚至感觉到他们之间其实是存在得有默契的,也许早就有过商量,所以才会这般一唱一和,配合娴熟。

    只不过,我与他们无冤无仇,甚至都不认识,这两人为何会冒着“风险”,跳出来与我作对呢?

    我眯眼打量着身高一米九,鹤立鸡群的这男子,发现他的余光,却是小心翼翼地落到了旁边的楚小兔身上,顿时就明白了许多。

    我不怒、也不恼,而是平静地看着一米九,大概半分钟之后,我发现他有些不太自在了,方才缓缓说道:“这位同学,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昂首,傲然说道:“商都齐家,齐浩然。”

    商都?

    商都绿城是豫南首府,先前我们来金城的时候,还在商都一个军用秘密小机场转过机,所以难免有些印象。

    只不过除了这个之外,我对于那个城市就没有了太多直观的概念,毕竟我之前一直都在南方混迹,至于那里面的修行者世界、江湖,更是完全不懂。

    不过商都附近,有一个千年禅寺,嵩山少林,这个倒是全国知名的。

    至于残叶大师,我也曾听杨林师傅提及过。

    那是令杨林大师少数几个佩服的棍法大家之一,此人的降龙伏虎棍法独树一帜,颇有当年一苇渡江的达摩祖师风范。

    所以尽管这位齐浩然看上去并不像是和尚,不确定是否得到真传,但他胆敢站出来,在枪棒一门上,自然是有两把刷子的,而我先前望气的时候,他也是少数几个让我感觉到压力的人,修行的道行自然也不浅。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有胆气站出来折腾。

    我脑子里总结着所有信息,而表面上却显得十分平静,毫无波澜,淡淡说道:“我与诸位,不过是前后期的关系,从本质上来说,相差不大,所以受到质疑,也可以理解。我可以与这位齐浩然同学‘以武会友’,但我想说的,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我的课,再有人不守规矩的话,我会按照自己的节奏来走……”

    我摆明立场之后,看向了周围的人,然后说道:“所以,机会只有一次,除了这位齐浩然同学之外,还有人想要出来,掂量一下么?”

    班上一众同学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

    很显然,在这个时候选择跳出来唱反调的人并不多——有,也只是少数的几人,而这些人应该也是经受过考量,方才会派最厉害的齐浩然过来,与我对垒。

    眼镜男说道:“浩然一身本事,若是连他都输了,我们自然没话说。”

    每一届的高研班,都会有一些年少成名的学员,譬如第一届的李洪军和李安安,又或者是第二届的这位齐浩然,都是领头羊的角色。

    所以众人听到这话儿,也都表示认可。

    我瞧见事已至此,便也没有太多言语,东北人有一句话说得挺给力,叫做“能动手的,尽量别吵吵”,这话儿在修行者身上体现得更加深刻。

    正所谓“实力才是检验一切的标准”,江湖人么,还是拳头上面见真章比较合适。

    我指着课堂边儿上摆放的一排器械,旁边有天机处的工作人员,示意他挑两根硬木棍过来,而随后,我说道:“行吧,大家往后退一些,让出一点空间来。”

    瞧见是真打,一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员们顿时就开始自发散开,在原本是篮球场的课堂上空出了一大片的圈子来。

    我瞧见齐浩然接过了棍棒,掂量一番,试了手感之后,也拿过了那棍子来,横呈身前,开口说道:“残叶大师是一代枪棒大家,寻常人很难得见,你既然得了他的真传,自然是有本事的,所以希望你能够不要有所保留,全部使出来,免得到时候会留有遗憾。”

    齐浩然拱手,说那是当然,侯老师,得罪了。

    此人说得客气,但棍法却极为迅猛,棍头猛然一颠,身子就如同弹簧一般,朝着我陡然冲来。

    我抓着棍,平静地看着前方这个比我高出半个脑袋的男人。

    这棍子是枣木棍,质地坚硬和均匀,是很不错的材质,只不过与金箍棒相比,它的重心有些太过于均匀,并不是一头大一头小,所以在发力、借势和挥舞之间,其实是有一些区别的。

    这种区别虽然很小,但是上升到一定程度上,却有着“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效果,所以我必须尽快与这根棍子熟悉起来,从而忘却一些身体层面的习惯。

    所以一直到齐浩然的那棍锋落到了我的额头上来时,我都还是一动也不动。

    仿佛入定了一般。

    然而这终究还只是假象,眼看着齐浩然手中的枣木棍就要砸到了我的额头上来时,我也出手了,先是简单封挡,感觉到那家伙棍子上涌来的力量颇强,倘若不是我得了息壤,度过第三劫,恢复了一些血脉神通,或许还真的扛不住这家伙的力量。

    毕竟我的这修为是速成的,没有多久时间沉淀和积累,而齐浩然的这手段,却是实打实的童子功。

    从小练的。

    然而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太多紧张,因为我虽然入行晚,但经历过的事情,远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比拟的。

    铛、铛、铛……

    清脆的硬木撞击声,在空旷的课堂中响起,齐浩然为了表现自己,在一上来就用了很厉害的手段。

    他那降龙伏虎棍法也是相当精彩,舞动如风,幻化如影,让人目不暇接,一时之间,仿佛占尽优势,而我这位“老师”好像岌岌可危的样子。

    堂下一众学员瞧见,都有些惊讶,有人诧异,有人不解,也有人表示不屑。

    而齐浩然则越发凶猛起来,脸上也渐渐浮现出了得意之色。

    他觉得自己赢定了。

    而我与齐浩然接了十来招,发现他的棍法虽然有形,却无神,更多的时候,受限于套路之中,而难以挣脱,这样反而显得有些匠气十足。

    从这一点上来看,齐浩然虽然跟随着那位残叶大师有学过棍法,但应该是囫囵吞枣、不得精髓的。

    我大概是试探出了齐浩然的底细之后,突然加快节奏,风云突变,一连使出了三手。

    先锋手!

    画地为牢!

    夺命!

    九路翻云,一共九式,它蕴含了九种意境,而招式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正好与齐浩然的降龙伏虎棍法相反,有神而无形,再加上我自己对于枪棒的理解之后,神形兼备,所以陡然爆发出来。

    第三式下去之后,齐浩然原本气势如虹、高歌猛进的心思就急转直下,最后手中的枣木棍被我轻而易举地挑飞,胸口处被顶住了。

    我手抓棍身,棍尖顶住了齐浩然的胸口,尽管没有尖锐之处,但只要我蕴藏在棍身之上的劲气一吐,齐浩然就会受重创,甚至还会伤及经脉。

    但我到底还是没有做这一步,而是蜻蜓点水一下,随后抽身后撤。

    收放自如。

    齐浩然并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孩子,自然知晓刚才的那一下,胜负就已然分了,而就是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有一点儿懵,还有许多的不理解。

    刚才的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了,就跟变戏法一样,什么都瞧不清呢,自己就输了。

    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让他如何不惊讶。

    我没有理会一脸茫然的齐浩然,而是回过头去,环视众人,然后说道:“除了齐浩然同学,还有谁想要再试一试呢?”

    众人瞧见这神乎其技的手段,都有些惊慌,不过能够进入这儿的,自然都有些眼力劲儿,对我的实力也有了初步的了解,不敢再闹。

    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齐浩然仿佛着魔了一样,居然抓着跌落在地的枣木棍,一边狂吼,一边又朝着我冲来。

    他脑子进水了?

    在他挥棍出来的那一瞬间,我脑海里就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可能来。

    以他的眼力,难道瞧不出来他与我在棍法之上的差距么?

    还是说,他现在是硬着头皮上的?

    我不知道齐浩然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他既然不想“点到为止”,那么我就不会再做留手了,一定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方才能够镇住这一堆瓜娃子。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瞬间,我再一次出手。

    生死门!

    风云动!

    夺命!

    在极为短暂的时间里,我再一次使出了九路翻云的手段,而毫无悬念,齐浩然再一次地倒下。

    而这一次,我没有手下留情,一棍子下去,抽得齐浩然再也没有办法爬起来。

    哗啦、啦……

    目睹这一切的学员们,瞧见我这神乎其神的手段,终于心服口服,热烈鼓起了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