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四十六章 教务繁忙麻烦到
    在一栋苏式建筑的四楼办公室,我们见到了曾经是天机处最初创始人之一的赵鹏赵院长。

    这一位的资历,能够跟京城的白老爷子一样资深,他在五年前的时候就已经退休了,不过老头儿并没有回家颐养天年,而是愿意继续发挥余热,所以又以顾问的形式重新站了出来。

    在经过第一届高研班的种种问题之后,作为有着丰富经验的老同志,他便成为了天机处下属的修行者学院的院长,与培训部平级,开始了他教书育人的职业经历。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对于这样的老同志,我们的心中一直都是挺敬佩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们也希望与赵老保持不错的良好关系,但问题在于,他在去年的第一届高研班中,将尚良收为了自己的关门弟子。

    尚良是什么人?

    这个来自京中夜行者家族的纨绔子弟,天性就有着暴戾狡猾的一面,在去年的时候,又与黄泉引相勾结,虽然最终没有被查出来,但是在我们的心中,知晓那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好鸟。

    而赵鹏作为尚良的师父,到底知不知道这些,是被蒙骗的老同志呢,还是心有城府的老狐狸,这个我们都不得而知。

    好在时隔许久,重新见面之后,赵院长对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成见,与我们热情地打了招呼之后,又跟我们聊起了邀请我们过来的意义。

    从实际教学价值上面来说,我们在教书育人上面的经验,远没有天机处培训部的这些老师多,甚至可以说相差甚远。

    不过作为第一期高研班的“明星”学员,我们能够起到稳定军心和鼓舞士气的巨大作用。

    毕竟第一届实战演习的时候,是出了事故,死了不少人的。

    正因为如此,使得不管是上面,还是下面,对于是否继续举办高研班这件事儿,存在着很大的争议。

    天机处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在推进相关工作,而如果有了我们这样的“榜样”站出来,无论是学员,还是他们身后的势力,其实都是有不错的激励作用。

    学员们应该也会努力、刻苦一些。

    用心良苦。

    赵鹏聊了没多一会儿,结尾的时候,说道:“关于你们和霍家的恩怨,我也听过一些,如果你们在这一次的教学任务中表现出色的话,我会考虑请示上面,找人帮你们调停的。”

    我和马一岙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简单道了谢,随后离开。

    下了楼之后,马一岙对我说道:“这位赵院长当真还是沉浸在以前的官僚作风里面,真的把我们当下属看了。”

    我笑着说道:“对呀,他估计是不知道这背后的事情,要不是会为了能够参加白虎秘境的考察组,我们与他,恐怕是会相忘于江湖的。”

    赵老官威十足,这跟他前面几十年一直都在体制内的经历有关。

    不过对于我和马一岙来说,其实并不会被这样的气势给压倒,反而会生出一些逆反心理来。

    两人简单聊了一下赵院长之后,马一岙对我说道:“你这些天得小心一点,别给楚小兔的美人计给迷住了,做出对不起弟妹的事情来。”

    我有些心虚地摸了一下鼻子,说道:“怎么可能?”

    马一岙说怎么不可能?你刚才瞧见她的时候,眼睛都直了,你还敢说你没有动心思?

    我说我只是有些好奇,她怎么就过这儿来了?不是说名额很抢手的么?

    马一岙说以横塘老妖的知名度和权势,应该是帮不到什么忙的,但你可别忘记了,楚小兔可是跟港岛霍家的霍二公子搭上了线,甭管她与霍二郎之间比武招亲的那一段是真是假,但两者之间,是有联系的,而凭借着港岛霍家的关系,往高研班里面塞点人,问题不大。

    我说霍二郎不是失踪了么,怎么跟她操作?

    马一岙耸了耸肩膀,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不然你明天,找机会去问问小兔妹妹?

    我垂头丧气,低头说道:“算了,算了,我可不敢再招惹她了。”

    现在的楚小兔,与我最开始见她时的性情,完全不同了,不管是比武招亲时的果决,还是南海观音法会上的谋略,都让我刮目相看。

    黄大仙的遇袭事件,据说也与她有关——这样的妹子,已经超脱了我的理解范畴。

    仇恨还真的是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当天晚上,我们得知唐道已经抵达之后,前去找他,却扑了一个空,那少年并不在宿舍,别处也没有找到人,于是我、马一岙和李安安便只有三人出去,借了一辆车,开了二十多分钟,找到了一家还算不错的店子,烤肉、手抓羊肉、酿皮子,烤羊腿,再加上满是泡沫的啤酒,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李安安吃素,但不戒酒,倒是能够跟我们喝点儿,然后那香辣辣的面食,一碗一碗的上。

    修行者身体能量的转换和耗损,远比普通人要多,所以胃口普遍不错,大家边吃边喝,且聊着,十分开心。

    不过因为学院的规矩,我们还是赶在了十二点之前回来。

    而随后,我在教职工宿舍楼的楼顶上,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唐道。

    我望过去的时候,楼顶上的唐道显然也瞧见了我,朝着我挥了挥手,算作打招呼,我也与他挥了挥手,跟旁边的李安安和马一岙说道:“唐道在那儿,要不要去聊两句?”

    李安安对特立独行的唐道显然没有太多的好感,说道:“我喝得有点多,先回去睡了。”

    马一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回去睡吧,明天还要开教学计划会议呢。

    我点头,再望上去的时候,发现唐道已经不见。

    一夜无话,次日醒来,洗漱过后,我与马一岙一起去食堂吃早餐,而这天是学员报到的最后一天,所以人员也基本上来齐了,食堂里的人很多,毕竟第二届的人数规模可是比第一届要多出了一倍,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好在我们吃的是教职工食堂,也就是小灶,所以用不着跟学员们一起挤。

    我穿过大食堂,下意识地搜寻楚小兔的身影,没有瞧见,而学员们瞧见我和马一岙居然进了教职工小食堂,顿时就议论纷纷。

    有人惊讶,有人嘀咕,还有人知道我们的身份,便跟旁边的人介绍起了,时不时还有惊叹声出现。

    马一岙目不斜视,而走进了小食堂之后,对我笑道:“感觉不错吧?”

    我点头,说有点儿飘飘然了呢。

    教职工小食堂不大,但人也少,我们走进了,立刻有人跟我们打招呼,却是顶着一个兔子脑袋的楚中天楚教授。

    没想到他也赶了过来,我以为还得过些日子才能够见到他呢。

    除了楚教授之后,还有一些其他的老师,有党校过来教时政的,有中科院过来教生命科学的,还有各个相关部门过来的专家学者……

    这里面有一些是给第一届上过课的,有的则也是如我们一般新加入进来的,好在有楚教授在中间帮忙张罗介绍,倒也没有太多问题。

    专家们对于我和马一岙的态度也是相当友好的。

    食堂的早餐是自助形式的,菜式丰富多样,充分照顾了南北口味,甚至还有清真食品,考虑周全,很显然也是累积了足够的经验。

    吃过了早餐之后,一众教职工前往会议室,商讨教学计划。

    当然,这事儿其实是早就有了预案的,所谓商讨,其实也就是布置任务,分发课程表,并且进行教务讨论。

    会议是由培训部主任刘斌和赵鹏院长一起主持的,与会的还有一众大佬,我、马一岙、李安安和唐道这些都是敬陪末座的小角色,所以也只有听、没有说的份儿。

    会议到了结尾的时候,刘斌主任仿佛是刚刚想起我们几个来,看着我们说道:“对了,你们几位,也来聊一聊嘛。”

    我和马一岙都低下头去,不作声,而随后刘斌主任点了李安安。

    李安安起来发言,不痛不痒地说了两句,说会认真完成组织上交予的任务。

    赵鹏又点了马一岙的名,马一岙也是简单说了两句,问起具体的教学议程,马一岙想了一下,说那就跟第二届的师弟师妹们,交流一下剑法吧。

    几位领导对我们的态度十分满意,教务商讨会很圆满的结束。

    散会之后,我们领了课程表,准备离开,而这个时候,赵院长叫住了我们,对我们说道:“监察部那边来了两人,想要找你们了解一下永靖刘家峡水库闹鬼案。”

    听到这话儿,我和马一岙下意识地互看了一眼。

    该来的事情,终究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