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四十三章 狠辣镇定是马哥
    搞清楚了案子的前因后果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沙通海最先发现了那把古剑,然后不断尝试,又不断失败,但不管如何,他一直觉得,那把剑,就应该是他的,谁也不能夺走它。

    这件事情就好像是英国作家托尔金作品《指环王》里面的咕噜一样,对魔戒有着异样的执着,甚至愿意为了它,与全世界为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沙通天也是一个可怜人。

    他为了一个虚妄、不可得的东西而背弃了心中的良善,最终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马一岙没有太多犹豫,让沙通天将那把剑身上有“泰阿”的古剑给直接指出来。

    沙通海并不是大恶之人,生活在世俗社会的他也并不是视人命如草芥的野妖和异类,心中其实一直背负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所以被抓之后,整个人的精神就垮了。

    他没有作太多的辩解,就被人押着,带我们往淤泥区走去。

    我在旁边看着,欲言又止。

    说句实话,这把古剑,甭管是不是传说中的太阿,既然沙通海如此执着,必然是有着过人之处的,如果我们能够将其占住,倒是一件让人欣喜的事情。

    更何况马一岙虽然有了一把从岳壮实手中缴获的玉质折扇,但与人的对抗性到底还是差很多。

    这把剑,若是给了马一岙,说不定会对他的实力有很大的提升。

    毕竟他先前请神吕祖,是学了一些剑法和手段的。

    然而如果这般公然过去,将东西给拿出来的话,它或许就会变成证物,成了官方的东西,到时候落到谁手上,就不得而知了。

    正所谓“天与弗取,反受其咎”,这东西与其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们啊?

    我并不觉得马一岙是那古板、不懂变通之人,想来应该也不会拒绝这样的好处吧?

    过去的路上,我朝着马一岙使眼色,他与我相处良久,与我的默契度很高,自然明白我的意思,不过他却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暗示我不要轻举妄动。

    我瞧见马一岙心中自有计较,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跟着一队人往前走。

    如此走了十来分钟,来到了一片滩涂来,这儿虽然也是水库的一部分,但水并不算深,往水里望去,是郁郁葱葱的水草和淤泥。

    马一岙眯眼打量,说是那里?看不出来啊。

    沙通海垂头丧气地说道:“我用了压制气运的封条石,做了一个罗刹雕像在水中,用来镇住那剑的气息。”

    马一岙目光巡视,最终落到了一处幽碧的深水区,说那里?

    沙通海瞧见马一岙一下子就指出了地方来,有些惊叹,也晓得面前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男子,是有真本事的,点头说道:“对,就是那里。”

    瞧见那水深,马一岙左右打量一番,有些为难,而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说我去。

    马一岙点头,说小心一点。

    我有癸水灵珠的气息护翼,能够在水中行走自如,故而自告奋勇,当下也是照着马一岙指点的方向,缓步下手。

    我们这边过来的,除了我、马一岙和小狗之外,还有被捆得严严实实的沙通海、金天观仙明真人师徒三人,以及由李队长带领的一部分警方人员。

    而在更远处,那帮心有不甘的同行也没走,而是在远处眺望着。

    也有大胆的村民在远处跟着,毕竟国人爱看热闹的天性,是永远都不会被浇灭的。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我并没有显露太多的东西,看上去与寻常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在水下,我便将那癸水灵珠的力量将自己全身包裹住,然后往下沉身而走,走了没多一会儿,当那淤泥没过我的双腿时,我得到了马一岙确切的提示,便俯身下去,深入浑浊的水中,伸手摸去,却摸到了一片冰冰凉的玩意儿。

    我双手抱住,往上一抬,却有一尊将近三尺高的石像。

    这玩意表面漆黑发亮,隐隐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气息,却正是修行界中比较常见的封条石。

    这玩意大多用于陵墓、禁地以及一些需要掩藏气息的场所,可以将某些法器的气息给压住,算是寻常,不过大多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如同此刻这般大块的,其实还是挺少见的。

    这东西很珍贵,沙通海显然是花了大精力的。

    我将那尊石像给抬开,往岸边走了七八步,将其甩上了岸边来,而马一岙则跟上,从兜里摸出了一张黄色符纸来,贴在了那玩意湿漉漉的额头上。

    这是将其残存的气息给压制住。

    而符纸贴上之后,我回望水中,发现那石像所在的区域,的确有一小块水面,变得青蒙蒙的斑点,有如铜钱一般大小,不仔细看的话,是很难看出来的。

    事实上,这偌大的刘家峡水库,谁会没事儿往那波光粼粼的水面里打量呢?

    但如果乡民真的去挖淤泥、翻修养鱼的话,这秘密未必能够保得住。

    我往下走,那湖水整个儿都将我给淹没,而我继续往下,克服住水下的浮力,然后掏出了金箍棒来,让它化作一根铁钎,按照那光线往下挖。

    如此挖了半米多深,我终于瞧见了一根剑柄。

    我伸手去摸那剑柄,想要拔起,结果上面竟然传来了一股浩然气,无数厮杀的画面朝着我的脑子里涌入,就好像是一个气球里灌注了太多的水,差点儿就要将我的脑子给撑炸了去。

    我头疼欲裂,而浑身又如过电一般疼痛,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沙通海会说他每试一回,都会伤筋动骨许久,没了半条命。

    我自问我的抗打击能力还算不错,但是在这玩意的面前,还是有些扛不住。

    我不是那种固执之人,知晓了这玩意的厉害之处后,也就没有执意去再做尝试,而是将旁边的淤泥给挖开来。

    沙通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弄一次,所以这边的淤泥远比周围要浅一些,没一会儿,我就将这边整理出了一个半米直径的坑儿来,也瞧见了这把剑的大半部分——它跟战国时期的青铜古剑一样,造型古朴而简单,相当板正,不过剑身之上,有美丽的花纹,抹开上面的淤泥,能够瞧见天然镌刻的篆体“泰阿”二字。

    而剑身的另外一半,则死死地插在了一大片的石块之中。

    我抬起金箍棒来,往那石板猛然砸了两下,却发现石板之上,居然浮现出了一片仿佛立体的符文来,而这些古怪的符文则彼此交叠,将那巨大的冲力给抵消了去。

    即便是我用尽了全身力气,也只能够感受到一点儿震动。

    难怪沙通海反复不断地尝试着拔剑,却没有想过将这岩石层给砸开带走,原来这里面也有许多讲究在。

    我鼓捣了一会儿,没有办法弄出来,只有浮出了水面。

    我出水之后,一点儿水珠都没有,而众人瞧见我走了过来,纷纷上前过来,问道:“如何?”

    我没有当众说起,而是在马一岙的耳边低声将情况说明清楚,他眯着眼睛,想了想,对旁人说道:“我去看看。”

    那李队长有些担心,说道:“要不要等局里面的支援过来再打捞?”

    马一岙摇头,说不用。

    他跟着我一起下水,我用癸水灵珠的力量将其包裹,两人一同来到了水下的泥坑边缘,马一岙打量着那青铜古剑,并没有直接上手去拔,而是一边观察,一边呢喃着,仿佛在持咒。

    因为在水中,即便是有癸水之力的护翼,但因为隔着一点儿距离,所以我无法听到马一岙在说些什么。

    而几秒钟之后,马一岙的双手在那剑柄上方结了一个法印,朝着下方猛然一拍。

    噗……

    一股水泡从他双手交叠处腾然而起,随后马一岙双手坚定地抓住了那剑柄,而剑身之中的力量也瞬间传递过来。

    我因为需要给马一岙提供癸水之力的保护,所以跟他是有肢体接触的,那股力量一瞬间就传递到了我的身上来,我仿佛给什么东西给猛然撞到,整个人直接飞出了几米远去。

    等到我在那湖水的阻力下停住的时候,我猛然回头,发现浑浊的湖水中,马一岙双手紧紧抓着那剑柄,身子如同筛糠一般颤抖着。

    他表情狰狞,脖子上的青筋浮现,双目似乎要突出来,整个人就好像是碰触到了高压线一样。

    马一岙抖得厉害,甚至还有血水从衣服里面渗透出来。

    很显然,这柄剑排斥外界的力量,并非只针对于夜行者,而是任何人。

    我瞧见马一岙痛苦万分的样子,赶忙上前去拉扯他,想要让他脱离,然而马一岙却在剧烈的痛苦之中,强忍着,牙齿都快要咬碎一般,还朝着我摆手,示意我不要过去。

    这家伙,别看文文弱弱,但性子是真的狠。

    而随后,他继续抓住那剑柄,仿佛与那一把剑,融为了一体。

    我瞧见马一岙这状态,提心吊胆,害怕他坚持不住死掉,然而随着时间的继续,他没有再抖动,反而是那把剑开始激烈颤抖起来。

    又过了几秒钟,马一岙双臂有力,怒吼一声,一股青芒从他头顶冲天而起,水花冲天。

    而那把剑,居然就脱离了岩石。

    他,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