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四十二章 淤泥之下青铜剑
    沙通海人是抓住了,但后续的审问工作如何做扎实了,让他无力翻案,这件事情还是需要办的。

    不然凭借着这家伙的影响力,出现反复,也不是什么复杂之事。

    当然,这也只是以防万一而已,毕竟这家伙忙中出乱,当众显化本相,已经是夜行者的大忌了,在某种层面上,已经敲定了他“妖怪”的身份。

    就这一点来说,他已经是被钉得死死。

    目睹沙通海显化本相的人很多,有在场的乡民,有前来办案的警察,还有一堆被邀请来“降妖除魔”的江湖同行。

    这些人,即便是江湖同行,也有几人未曾见过夜行者显化本相,更不用说那些乡民和警察了,都给吓得瑟瑟发抖,好在警察带队的那位李队长人还算是沉稳淡定,一连串的指挥之下,倒是很快就将场面给控制住,让众人的情绪给稳定下来。

    他先是安抚了震惊莫名的乡民,随后指挥人将恢复人身的沙通海给铐了起来,又在我们的指导下,将其五花大绑,防止他逃脱。

    随后,马一岙出手,将沙通海丹田处的气海破掉。

    这地方是夜行者凝聚内丹妖元的要害,此地被破,几十年的修为就毁于一旦,沙通海就算是再厉害,恐怕也凶不起来了。

    弄这个的时候,沙通海从昏迷之中醒来,破口大骂,而马一岙却并不在乎,毕竟此人为了一己私利,犯下滔天罪行,连续害了五条人命,对于这样入了邪道的夜行者,即便他是一直主张对夜行者要宽厚温和的“右派”,也不会有半分的情面留下。

    这种人,就得干,就得杀,就得让他知道教训,晓得畏惧和尊重生命。

    不然没有了规矩,这世间岂不是乱了套?

    而当李队长劝走了乡民和其余的江湖同行,又安排警察去上级通报,并且按照我们提供的电话,给有关部门(其实就是天机处)打电话之后,后续的审问工作便得到了继续。

    李队长对谈笑间破案的马一岙,以及我们十分敬佩,所以后续的审问工作,也委托了我们来全权负责。

    特别是在得知我们是有关部门的培训教师之后。

    他以为我们是公门领导,却不知道,我们不过是临时的教头而已,并没有深入体制。

    事情弄完一半就撒手不管,显然也不是我们的风格,所以马一岙应承下来这事儿,在清过场之后,将被破去功力,弄疼得昏迷之后的沙通海给再一次弄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沙通海,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不能打开我的炼妖球,对吧?”

    马一岙笑了,说我并非是骗你,你那炼妖球,我的确能够解开,并且破去禁制,只不过这是需要时间慢慢碰、慢慢磨的,就好像是开密码锁,需要反复不断的尝试才行……

    听到这话儿,沙通海顿时就长叹一声,知晓自己到底还是被马一岙给诈了。

    他如果稍微沉得住气一些,现在的结果,也未必是这样。

    太急了、太急了……

    当然,主要也是因为马一岙当时的“表演”细节做得太到位了,让他有一种炼妖球随时都要被破解的感觉,而那个时候,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正是因为这个,使得他不得不孤注一掷,选择趁着大家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时逃离,说不定能够逃脱生天。

    毕竟他的本相,是一头黑鳞蜥蜴,如果真的让他入了水,潜入水库底部去,我们未必能够奈何得住他。

    这家伙的谋算,环环相扣,其实已经相当厉害了。

    若不是碰到凑巧前来找寻小狗的我们,说不定这事儿,就已经让他办成了。

    而当我们告知他,说这件事情已经通报给专门处理夜行者、修行者的有关部门天机处时,沙通海对于自己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承认那些溺死的人,都是被他强行拖入水库而死。

    而所谓水库闹鬼的谣言,也是他找人散播的。

    当然,对于愚昧的乡民来说,这事儿只需要简单引导就行了,随后的发展,都用不着他来操心,这样的口口相传,到了后面,只会越来越玄乎,完全脱离现实。

    至于他,则会编造一个不在场的假象,等到关键时刻再现身,敲定结论就行了。

    就如同他先前所作的一样。

    只可惜,这家伙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成功,因为他的自作聪明,使得乡民们在找不到他的情况下,又去拜了别处的庙,请了其它的神——在沙通海的计划中,这些人他其实都是认识的,就算是请过来,也不会有什么太多的变故。

    然而他没有想到,乡民居然还会跑到金城去,请来了金天观的仙明真人。

    审到这里,案情基本上算是明了,只不过还有最后一个疑点。

    作案动机。

    为什么不让村民去挖水库,将淤泥给弄出来呢?

    对于这一点,沙通海似乎还想要隐瞒,但是在马一岙的手段之下,却终究没有坚持多久,撂了实话。

    在那淤泥之下,有一柄剑。

    一把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的青铜剑,而剑身之上,则隐约刻着两个字。

    泰阿。

    那把剑死死凝在了水库底部的一块石头上,又埋身于大片的淤泥之中,这是只有沙通海知晓的秘密,他曾经无数次尝试着去将这把剑给拔出来,但都失败了。

    那把剑有着极为强大的力量,仿佛又有着自己的意识,对于夜行者出身的沙通海,有着极强的排斥力,每一次他去拔,都如遭雷轰,折去半条命。

    但越是如此,沙通海越是不服气。

    他觉得他能够发现这把剑,绝对是缘分,他与那把神秘的青铜剑有缘,只不过是需要一些考验。

    所以在发现此剑八年的时间里,他总共试了三十六回,用尽了无数的办法,虽然每一次都会伤筋动骨,但一直都没有放弃。

    事实上,他一次比一次更加能够坚持,所以他相信假以时日,自己定能够征服这把剑的。

    但现如今乡民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居然想要清理淤泥。

    那淤泥一清出来,这藏在石头之中、与石头连成一片的青铜剑就会现世,而那个时候,他这个深藏了八年的秘密,就会公诸于众。

    这是沙通海所不能忍受的,所以他才会处心积虑,图谋杀人。

    而在此之前,沙通海其实虽然是夜行者,但双手一直都没有沾染过血腥。

    执念。

    听沙通海说完这些,我有些感慨。

    有的时候,执念真的是害死人。

    而那把藏在石头中的青铜剑,也引发了我的兴趣,这玩意,跟英国传说中亚瑟王的那把石中剑(the-sword-in-the-stone)很像,都是连在湖底的石层之中,需要特定的人拔出、威力十足……

    而马一岙听了,也是两眼放光。

    我很少瞧见他这般的状态,低声问道:“怎么,听说过么?”

    马一岙余光打量周遭,因为清了场的缘故,所以这儿除了李队长等几个警察之外,就只剩下了金天观的三个道人,以及小狗。

    即便如此,他还是压低了嗓音,低声说道:“你听说过华夏十大名剑么?”

    我因为之前并不是这个行当的人,所以了解的事物也有限,绞尽脑汁之后,说道:“干将、莫邪,还有鱼肠之流……”

    我学的是理科,对于历史之类的,还真的不是很擅长。

    马一岙点头,说你猜对了,所谓十大名剑,是指轩辕、湛泸、赤霄、太阿、七星龙渊、干将、莫邪、鱼肠、纯钧、承影。十大名剑的记载多见于古籍或上古传说,如《史记》、《越绝书》、《列子》、《吴越春秋》等,均有记载,每一把剑,都有相应的典故和传说,而这家伙所说的泰阿剑,极有可能,就是十大名剑之中的太阿。

    为了怕我理解混淆,马一岙一边说,一边用树枝,在地上给我比划出来。

    我听了,有些惊讶,说真的?

    马一岙继续说道:“太阿剑相传是战国名家欧冶子和干将两大剑师联手所铸,匠师们相信,此剑早已存在,只是无形、无迹,但剑气早已存于天地之间,只等待时机凝聚起来,天时、地利、人和三道归一,此剑即成。这是一把诸侯威道之剑,最终却铸成于当时相对比较弱小的楚国,引发了当时最强国晋国的不满,晋国因此伐楚,欲以索剑为名借机灭掉楚国。双方实力悬殊,楚国节节败退,大部分城池沦陷,国都被围困数年,即将沉陷之时,楚王捧着太阿剑,以为亡国,却不料一团磅礴剑气激射而出,城外霎时飞沙走石,遮天蔽日,似有猛兽咆哮其中,晋国兵马大乱,片刻之后,旌旗仆地,流血千里,全军覆没……”

    马一岙跟我说着太阿剑的过往,我听完之后,忍不住说道:“假的吧?”

    他笑了,说传说毕竟是传说,今人谁能得见?此剑最终落入了秦始皇之手,《史记·李斯列传》记载“今陛下致昆山之玉,有随和之宝,垂明月之珠,服太阿之剑”,后来到底是流落到火烧阿房宫的项羽之手,还是被陪葬秦皇陵,不得而知,所以水库淤泥底下的那把剑,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太阿剑,得去看看,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