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四十一章 沙通海忽悠瘸了
    小狗的话语,仿佛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沙通海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大声嚷道:“你们这是在栽赃陷害!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扯到我身上来了呢?”

    马一岙说道:“是真是假,让人搜一下你的身上,不就知道了?”

    沙通海恼怒地说道:“搜什么搜,凭什么搜?要万一他在我身上放了东西,栽赃陷害我怎么办?”

    小狗抱着胳膊,缓声说道:“我之前可没有跟你打过照面,我刚才和仙明真人一起去水库南边搜寻凶手,这才刚刚回来,跟你完全就没有交集,哪里有机会对你栽赃陷害?”

    我在旁边也围了上去,认真地说道:“沙大师,还没有搜,你就怕了,难道是心里真的有鬼?”

    旁边几个曾经有嫌疑的行内人也围了上来,纷纷说道:“对呀,老沙你刚才还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歪——怎么,这话儿用在我们身上合适,用在你身上就不行了?”

    “对、对,沙和尚你这样子,可不公平啊。”

    “沙和尚,人不是你杀的,你怕个吊?”

    众人三言两语地说着,沙通海愤然说道:“好,好,好,你们这么污蔑我,不就是想要在我身上搜出什么证据么?那好,我就让你们搜,不过事先我得提醒一下各位,要是搜不出来怎么办?”

    马一岙看向了小狗,而小狗则自信满满地说道:“若是没有,我只当给你赔礼道歉,然后在城里面,给你摆一桌赔罪酒,如何?”

    沙通海摇头,说你们对我这么泼脏水,怎么可能让尔等如此轻易就过关?

    小狗有些恼了,说你想如何?难道要给你跪下不成?

    沙通海说你们若是执意要诬陷我,我也认了,不过如果没有搜出来,那你、你、你,你们三个人,都得剁一根手指下来,给我赔罪,如何?

    他指向了马一岙、我和小狗,目光凶狠,听到这话儿,我们都还没有说话,旁边的李队长却开了口,说沙大师,你这个太为难人了。

    那赵神婆也说道:“对呀,别人就是怀疑你有作案嫌疑,搜一搜你的身而已,你就这么激烈的反应,还要剁人家手指,这个也太过分了吧?”

    沙通海理直气壮地说道:“名节于我,如同性命一样,我沙通海在这永靖,十里八乡的,哪个说起我来,不是竖起大拇指?现如今他们这么诬陷我,朝我身上破脏水,我若不追究的话,以后我还如何在永靖立足,如何在金城立足?如何在这江湖上立足?”

    他说得慨然,而就在这时,马一岙已然无意再看他的表演,开口说道:“好,照你说的办。”

    沙通海还待再多煽情,没想到马一岙答应得这么爽快,不由得一愣,随后看向了我,说道:“你也同意?”

    我笑了,说自然,我相信小狗的判断。

    马一岙和我都点了头,作为当事人的小狗自然也是没话说,而沙通海也没有了推脱的借口,终于点头,同意搜身,只不过不愿意让我们来弄,生怕我们搞手脚,所以让警方的李队长来做这事儿,对于这个要求,我们并不在意,所以达成了一致意见,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李队长开始对沙通海进行搜身,将他随身的背包,以及兜里的所有东西都给弄了出来。

    为了避免疏漏,甚至连沙通海的私密部位,都摸了一遍。

    沙通海满脸通红,显得十分尴尬。

    众人则是哈哈大笑。

    我们则全神贯注地盯着那搜出来的东西——一个布袋钱包、钥匙、一些不知用途的石块、几张黄纸符箓、一柄铜钱剑、一把自制匕首、一捆红绳、朱砂和石墨,以及几颗圆形珠子……

    沙通海身上的东西其实算不得多,当全部都摆在旁边一块石头上的时候,也是一目了然。

    这里面,并没有什么能够装那尸语虫的坛坛罐罐,连盒子也没有。

    小狗错了?

    众人都有些惊讶,而沙通海则哈哈大笑,随后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对我们说道:“各位,开始吧,需要工具的话,我这里有一把轧钢打的匕首,正好可以给你们用——来来来,从谁那里开始?或者你们有人,需要我来帮忙么?”

    他那得意的表情,让人厌恶,而就在这个时候,马一岙俯身下去,拾起了一颗圆形小球来,那沙通海脸色大变,怒声说道:“你干什么?这东西很珍贵的,碰坏了你可赔不起。”

    他伸手去夺,马一岙却一晃身,避开了他的手指,然后说道:“炼妖球嘛,我自然是认得的。”

    沙通海阴沉着脸,说自然认识,就知道这玩意有多贵重了,还给我。

    马一岙却不理他,而是看向了小狗,而小狗则吸了吸鼻子之后,点头说道:“对,就在这里。”

    马一岙笑了,对沙通海说道:“现在事情一目了然了,沙和尚,别挣扎了,将东西给拿出来,我可以跟李队长求个情,算你投案自首,帮你争取宽大处理,你看如何?”

    不远处的赵神婆忍不住笑了,说什么宽大处理啊,杀了五个人,再宽大,也不过是一颗花生米而已。

    她这般一说,那沙通海的脸色越发阴沉下来,梗着脖子说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这就是一颗普通的琥珀球而已,里面什么也没有。”

    马一岙瞧见他垂死挣扎,眯着眼睛说道:“你是笃定这炼妖球认主之后,别人无法拿出里面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死鸭子嘴硬,是不?”

    沙通海直接装傻了,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听不懂。

    他耍起了无赖来,众人都笑了,而马一岙却则平静地说道:“说起来,你的运气是真的不太好——我最近呢,遇到一位前辈,很老很老的前辈,凑巧得窥天机,知晓了一些世间规则的运转,所以对于解开这炼妖球的封印,也有一些心得……这么说,你真的不打算主动坦白么?”

    沙通海既然选择了装傻,怎么可能理会马一岙的话语,他只以为马一岙这是在诈他,却不知晓,马一岙所说的那位前辈,却是吕祖。

    眼界决定一切。

    沙通海死不承认,但马一岙却并不在意,他的右手将那炼妖球托住,随后左手则在上面划了一个圈,口中念念有词。

    他显得十分专业,举手投足之间,颇有讲究,众人瞧见,纷纷议论,说不愧是那个什么湘南奇侠的高徒,瞧瞧人家这手段,当真不是盖的。

    有一个人说道:“对,王朝安,我听说过,之前丝绸之路一战,他就在其中,一战平定边疆,居功至伟啊。”

    这些人如此说着,沙通海的压力越发大了,额头上开始冒出了冷汗来,马一岙却不管,专心致志地掐动法诀,而那珠子,也开始不断地滚动跳跃,仿佛就要脱离了他的掌控里去。

    瞧见这场景,特别是那炼妖球跳起,王朝安终于崩溃了,趁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马一岙的手上,突然就朝着不远处的水库冲去。

    我虽然表面上一直看着马一岙,然而实际上却无时不刻地盯着沙通海。

    所以他身子变得僵硬,随后陡然蓄力冲刺,我都看在了眼里。

    他一动,我也跟着动了,猛然一跃,伸手拉向了那家伙。

    没想到沙通海不动则已,一动则如同迅捷奔走的猎豹,快得让人意外,我这一抓,却只抓到了他的衣角,猛然回扯的时候,只能将他的外衣给扯了下来。

    不过好在盯着他的人,不止我一个。

    小狗已经横呈在了他与水库的中间,猛然一脚蹬来,正中了沙通海的胸口。

    啊……

    那家伙惨叫一声,在地上滚动着,我飞扑过去,想要将他擒住,没想到那家伙在地上一番滚动,居然化作了一条两米长的黑鳞蜥蜴,冲着我猛然张嘴,那森白的牙齿尖锐而犀利,带着几分寒风,我下意识的往后一退,这家伙却已经一出溜地蹿动,爬到了水边去。

    唰!

    马一岙已然收起了炼妖球来,左手一甩,那柄玉质折扇便飞出,落到了那家伙的尾巴上,将其死死钉在了滩涂之上。

    而小狗一个纵身,却是扑到了那黑鳞蜥蜴的身上,一人一妖,在水边翻滚着,掀起无数浑浊。

    等我赶到那浅水边儿上的时候,那沙通海化身的黑鳞蜥蜴已经被小狗揍了不知道多少拳,已然没有了挣扎的劲儿,奄奄一息地躺在了污泥之中。

    我走上前,问道:“怎么样,还行不?”

    小狗喘着粗气,活动了一下筋骨,然后说道:“无妨。”

    说着,他将这家伙的尾巴揪着,拖回了岸边上,而马一岙也过来,将他那柄折扇给收了起来。

    小狗将这头两米多长、满目狰狞且丑陋的黑鳞蜥蜴扔在了众人面前,说道:“行了,案子破了。”

    围观众人瞧见这玩意,满脸恐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尼玛……真是妖怪啊?

    毁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