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三十八章 岸边浮尸第五人
    迎面走来一人,却是个中年大叔,地中海的发型,满脸络腮胡子,又披着一件油腻的长袍子,跟《西游记》电视里面的沙和尚,还真的有那么几分相似。

    我因为自己就是那灵明石猴血脉的缘故,所以对于这事儿有些敏感,特别是马一岙居然还是那所谓的金蝉子体质,所以下意识地打量起了那人来,想着莫非这人就是西游f4里面的其中一员?

    然而当我仔细瞧的时候,发现此人虽然是一个修行者,但能力低微,算不得什么厉害人物。

    像这样的,我一只手都能够撂倒。

    这样的人,也敢自称沙和尚?

    我有些意外,而中年大叔则走进了早餐店,用当地方言对老板说道:“老哥,来碗牛肉汤,多加料,香菜来一把,再给两个饼子……”

    老板招呼,说好嘞——对了,沙大师,这两个人也是为了刘家峡水库老鬼案来的,您给他们说道说道吧。

    说完他去盛汤,而那沙和尚坐在了我们对面,打量了我和马一岙一眼,说道:“后生仔,这件事情很复杂,不是你们两个小娃娃能够处理得了的。年轻人有好奇心是好事,但千万要量力而行,别把自己给搭进去,这刘家峡已经死了四个人了,你们可别是第五个,知道不……”

    马一岙饶有兴趣地问道:“沙大师,我瞧见你也吃肉啊,为什么他们叫你沙和尚?”

    沙和尚听到,忍不住大笑起来,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秃的地中海脑门儿,然后说道:“还不是拜了父母给的姓,再加上我这年少就薄的发际线,还有每年暑假都在播的《西游记》,让人见到就喊沙和尚?做不得真,做不得真……”

    他倒是个和善的性子,也好聊话,马一岙便与他攀谈了起来。

    沙和尚是当地永靖的一神汉,所谓“神汉”,其实就是所谓的男巫,在古代是巫师是用来驱除魔鬼的,在现在也有这种职业,一般是农村居多,而且一般都是骗子,有真本事的人不多。

    在古代如果有人生病,那病人的家属就会请神汉来跳驱魔舞,来为病人驱除魔鬼和疾病。

    它与神婆类似,都属于封建迷信的范畴。

    不过沙和尚这神汉呢,倒也不完全是骗子,毕竟骗子靠的是上下两张嘴巴皮,完全靠混,而他还是有一些修为的。

    他平日里除了帮乡人祈福驱魔之外,还会带一些弟子,叫他们修行吐纳的手段,强身健体,类似于武馆,也算是一个正当职业,在当地的地位也还算是比较高的。

    都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马一岙有心在当地找到一个向导,想要赶紧找到小狗,所以刻意与沙和尚攀谈起来。

    两人一来二去,言语之间,就显露出了马一岙的真本事来。

    那沙和尚一开始的时候,对我们还颇为怠慢,只当是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而随后发现这个漂亮得像女人一样的汉子,居然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当下也不敢怠慢,放下正在喝的牛肉汤,站了起来,拱手说道:“在下沙通海,永靖人士,敢问先生大名?”

    因为黄泉引的原因,马一岙不敢报自己的名字,只有拿师弟出来挡枪:“在下钟黄,师从湘南奇侠王朝安,这是我的朋友猴大晟,这次过来,主要是找寻金天观一行人里面的一个小哥,叫做简大勇。”

    沙和尚一愣,说你们不是过来破案的?

    马一岙笑了,说并不是,我们是到了这儿,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的,不过既然碰上了,免不了得走一遭——世间本无鬼,庸人自扰之,这水库案传得这般玄乎,但说到底,估计也还是人祸,而并非什么找替死鬼。

    我点头,说对,若是找替死鬼,一个足以,何必连着找四个之多呢?

    沙和尚不好当着早餐店老板的面来下判断,所以对于我和马一岙的话虽然认同,但并不表态,只是说好,我在这乡里也有几个朋友,吃完早餐,我带你们去找人。

    吃完热腾腾的牛肉汤,我们去抢着去结账,结果老板却大手一挥,说嗨,你们都是过来给我们帮忙的,吃我几口牛肉汤,还给什么钱?这不是羞煞我了么?

    我们推脱一番,老板坚决不收,无奈离开。

    西北民风之淳朴,可见一斑。

    出了早餐店,沙和尚带着我们去找当地乡老,也就是请他过来的人,而去金城金天观请仙明真人的,也是他们这一批人,只不过不知道是谁而已。

    只要找到人,就能够知晓仙明真人以及我们要找朋友的下落。

    我们跟着沙和尚走,走到乡场街道的尽头,来到了一处大院外,沙和尚上前敲门,没多时,里面有人问到:“谁啊?”

    沙和尚开口,说是我,沙和尚,过来看事了。

    里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门开了,两个年轻人,扶着一个老头子,瞧见沙和尚,赶忙上前,说道:“沙大师,您来了?里面坐,里面坐。”

    沙和尚挥了挥手,说不了,我过来,问你一件事情。

    乡老说道:“什么?”

    沙和尚突然发难:“这水库闹鬼的事情,你们既然找到了我,这事儿我就一定会给你们办得妥妥帖帖的,为什么又要跑市里面去,找什么金天观的道士呢?”

    乡老愣了一下,有些尴尬地挠头,说这,这……沙大师,这不是那天找你的时候,你去了别处,不知道啥时候能过来,我们着急么?

    沙和尚说那也不能一家女配几家吧?我听说除了金天观,还请了其他人?

    乡老更是尴尬,支支吾吾,不敢答话。

    那沙和尚先发制人,随后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对了,金天观来的,是不是仙明真人?”

    乡老点头,说对,对。

    沙和尚又问:“他身边,是不是有一个白白胖胖的小伙子?”

    乡老说对,你怎么知道的?

    沙和尚说人呢,我身边这两朋友,是过来找那个小伙子的。

    乡老指着西南方向,说道:“来了几家,都去水库蹲守了,我叫我家大柱子带你们去。”

    沙和尚这才满意,说好。

    乡老叫了自家大儿子,开一辆农用三轮,带着我们去水库。

    抵达水库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西北冷,这会儿的寒气还挺重,我们在水库南岸下车前行,走了二十多分钟,才到了水库边儿上,瞧见靠岸那里聚着一群人。

    我们走过去,发现有乡民,也有明显是修行者的人,沙和尚瞧见,赶忙箭步走上前去,拉了一个人问:“怎么了?”

    那人显然是认识沙和尚的,回答道:“又死了一人,第五个了。”

    沙和尚大惊,说这么嚣张?不是请了很多人过来么?这么多人看着,怎么还出这事儿?

    旁边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听到,忍不住说道:“你沙通海说得倒是轻巧,这水库的水岸线五六十公里,我们就算是插上了翅膀,也不能顾得上全局啊。”

    旁边几人都颇为不忿,说对啊,对啊,你沙和尚有本事,你来。

    沙和尚听了,跟这几个明显是同行的家伙直接吵了起来,现场一片热闹,我左右打量,并没有发现小狗,也没有穿道袍的人,赶忙挥手,大声喊道:“先别吵,各位知道金天观的道长在哪儿不?”

    有人回答,说仙明真人大概是发现了什么线索,过来查看完死者之后,带着人朝着南边追去了。

    马一岙问道:“走多久了?”

    有人回答,说大概一个多小时吧。

    马一岙挺大,想了想,又问:“有说去哪儿么?”

    那人说嗨,老道士神神叨叨的,生怕我们跟着,坏了他的功劳,哪里肯告诉我们?

    这人对仙明真人显然是有意见的,而我也知道,这帮人过来帮忙,也并非是学习雷锋好榜样,乡民可是凑了钱的,谁要是破了这案子,可是能够得两万块钱的。

    这钱在当时的西北边陲,算得上是一笔大款子,方才让人趋之若鹜。

    马一岙想了想,对我说道:“我去南边看看,你在这里等着,他们说不定会回来,咱们随时保持联系。”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

    马一岙离开了,而这边则没过多久,就来了警察,对现场进行勘测和保护,不过对于沙和尚这些人,人家还挺客气的,不但不驱赶,而且带队的老警察还过来散烟,攀谈几句。

    这期间各人也都没有闲着,四处搜索,我在旁边,也听了许多消息。

    警察勘测完现场之后,准备带着那溺水的死者离开,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寒风一吹,那个溺水者的尸体突然之间,就直挺挺地坐了起来,发出了一阵诡异的大笑。

    桀、桀、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