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三十六章 朝中有人好办事
    王朝安不但能够站立起来,而且之前的苍老,此时此刻,也一下消失许多,整个人变得精神焕发、神采奕奕,又恢复了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超然和卓尔不群。

    虽然他与先前一样,完全没有改变装束,但莫名之间,却又显露出了几分说不出来的仙风道骨。

    老帅哥一枚。

    他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们都很惊讶,而刚才还在跟我们聊天的苏烈则赶忙站了起来,恭声说道:“王前辈。”

    有外人在,王朝安没有跟我们具体聊什么,而是缓声说道:“咱们先回去。”

    我们起身,跟着王朝安走到了楼下,门口这儿安排得有车,我们上车之后,我下意识地望了一眼红砖小楼,发现只有苏烈过来送我们,而田女皇却并未有露过面。

    这两人,到底谈了些什么?

    我、马一岙和小钟黄的心里一直都藏着这疑问,只不过当着这司机的面,王朝安却并不愿意说起。

    好在我们这回去的,并非是医院,而是旁边的招待所,天机处安排我们就住在这儿,所以等安排好住宿之后,我们来到了王朝安师傅的房间。

    他让我们坐定之后,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们的心中都很好奇,为什么我会站起来,一切都是因为这个……”

    他说完,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散发着土黄色光芒的圆珠子来。

    那圆珠子差不多有乒乓球大小,乍一看有点儿像是玻璃球,不过它的材质,更接近于抛光打磨之后的琥珀。

    不但如此,里面仿佛蕴含着一点灵光,如同风中烛火一样不停地跳动,而正因为这跳动,使得珠子的光芒也在跟着闪烁,时而明亮,时而黯淡,让人感觉到十分的惊讶,充满了世间造化神奇。

    我直勾勾地盯着那玩意,脑子里突然间开了窍,脱口而出:“后土灵珠?”

    王朝安点头,说正是它,就是有了它,我方才能够站立起来。

    马一岙问道:“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他问的这一句,相当于废话,很明显,这玩意应该是田副主任给的。

    然而王朝安到底是马一岙的师父,自然知道他想问什么,开口说道:“在霸下秘境——英男在得知我被人暗算中毒、需要后土灵珠破解之后,专门派人督办此事,一边搜寻日本人加藤次兵卫的踪迹,而另外一边,则在挖掘霸下秘境的遗址。这件事情是交给水木大学考古系的人来办的,大概弄了一年多时间,终于在里面,挖掘到了这颗珠子……”

    马一岙瞧见这个,小心翼翼地问道:“她就这样,送给你了?”

    老头儿有些不太好意思,低声说道:“也不是送我,这珠子毕竟是国家财物,此刻予我,只不过是让我拿着调养身体,祛除毒素而已,还是需要归还的;所以我这些日子,可能就要常驻榕城,等将毒素完全祛除,并且将这两年因为毒素而萎缩的身体机能重新恢复之后,方才能够离开。”

    马一岙点头,旁边的小钟黄就问道:“对了,师父,你到底跟田女皇聊了些什么?”

    他还是个孩子,自然是心急,而听到这话儿,王朝安却瞪了一下自己徒弟,呵斥道:“别没大没小的叫人外号,论起辈分来,你应该叫她阿姨,知道不?”

    田阿姨?

    小钟黄给这么一训斥,都有点儿懵了,他可还记得先前被人晾在门外、吃闭门羹的难过呢,怎么没多一会儿,就攀上亲戚了?

    不过在王朝安严厉的目光注视下,他还是点了点头,表示知晓。

    而王朝安则顺带着解释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叙叙旧,聊一聊当年的情谊而已。对了,侯漠,你的事情我帮你问了,消息绝对是没有错的,他们的确是从那个叫做窜天猴的掮客嘴里,得到了白虎秘境的消息,就在昆仑山,而天机处打算在两周之后,前往那里进行勘测工作,英男也答应了我,可以带上你和一岙,只不过她有一个条件……”

    啊?

    听到这话儿,我赶忙问道:“什么条件?”

    如果是让我加入天机处的话,这事儿我还真的有一些疑虑,毕竟如果是我刚刚踏入江湖的时候,有这么一份公务员的工作的话,我绝对是无法拒绝的,但混迹了一两年,我的性子都浪荡了,也自由惯了。

    此刻让我再进入体制内,别的先不说,光我自己的性子,都有些受不住这样的约束。

    这个跟觉悟无关,跟道德层面也无关。

    好在田女皇大概也知道这些,并没有为难于我们,而是通过王朝安之口,说出了另外的一件事情来。

    第二届全国修行者高级研修班已经在甘肃金城开班了,这一次的规模,远比第一届要更大,师资力量的需求缺口也更多一些,所以田女皇希望我和马一岙能够作为第一届高研班的佼佼者,参与进来,成为第二届高研班的代课老师,跟新一届的学员们,聊一聊修行,以及一些实战的讲究。

    这并非是她灵机一动,一拍大腿就想出来的,事实上,除了我和马一岙之外,还有李安安和唐道,都得到了返聘。

    这样做,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给第二届的学员树立一个榜样的作用,告诉他们,只要是能够从这个高研班以优异成绩毕业出去的学员,无论是在朝堂、还是江湖上,都是一等一的人才。

    而这样的展示,远比让那些老学究们,给学员们上什么政治课、“打鸡血”要有效许多。

    听完这话儿,我和马一岙面面相觑,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事实上,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一来那白虎秘境之中的乌金,对我而言是志在必得的东西,二来给高研班的学弟学妹们上上课,聊聊理想这事儿,我们也并不抗拒。

    事实上,这种相当于“衣锦还乡”的事儿,对我来说,其实还是挺在乎的,能够满足我一部分的虚荣心。

    我是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而并非是看淡世间一切的老头儿,还到不了淡泊名利的时候,是人,自然会有虚荣心、好胜心——你看为什么后世许多名人功成名就之后,就爱回自己读书生活过的地方去演讲呢,还不都是一样的调性?

    想想京东刘在宿迁中学演讲时的意气风发……

    所以没有意外,我和马一岙都点头答应了下来,而聊完这些,王朝安也显露出了些许疲态来,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腰有些酸,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聊。”

    我们赶忙点头,说好好好,您休息。

    我出了房间之后,有些兴奋地对马一岙说道:“你师父可真行,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这话儿还真的不是盖的。”

    马一岙却没有我那么兴奋,而是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唉,也许吧。”

    这一次,我和马一岙没有再睡一间房,而是分开。

    毕竟在天机处对口的招待所,黄泉引就算是再嚣张,也不可能有胆子跑这儿来闹腾。

    一夜无话,次日醒来,我起床洗漱之后,在床上修行了一个周天之后,出了房间,去叫马一岙,发现房间空空,而我来到了王朝安师父的房间,发现里面挺热闹的,门口还站着两个天机处的工作人员。

    我进了屋子里面,发现不但王朝安、马一岙和小钟黄在里面,而且田女皇和苏烈也在,大家聊得挺热闹的,而一向板着脸的田女皇,脸上也有了笑容。

    不但有笑容,眉梢之上,还有几分温柔,脸上也有些红润光泽。

    很显然,这位田女皇的心情还算不错,瞧见了我,居然也没有发火,而是对我说道:“你的事情,老王已经跟我说了,两个星期之后的考察小组,你和马一岙的名单会塞进里面去,但我需要你们跟419办签一个协议,那就是你们只能拿乌金,至于其他东西,都得上交,不能私自截留,这个可以做到么?”

    我点头,说行。

    田女皇又说道:“关于第二届高研班的事情,你和马一岙会负责带几堂课,具体的教务问题,到时候你们直接找赵院长沟通,后天的时候会有一班飞机飞往金州,从鹭岛出发,你们准备一下,别耽误了时间。另外等你们从昆仑山考察回来之后,可能还需要参加高研班的实战演习相关工作,这个没问题吧?”

    我点头,说没问题。

    田女皇点头,说好,就这样吧,这边的事情你们也别担心,我们一旦有了秦梨落的消息,会第一时间找人通知到你们的,另外关于肥花的事情,419办也会酌情处理。

    说完,她准备离开,这时苏烈接到了一个电话,讲了两句,随后跟田女皇附耳聊了两句,田女皇又看向了马一岙,说道:“凑巧了,有一个学员因为个人原因,临时不能来,你提的那个简大勇,可以顶替这个名额。”

    马一岙赶忙说道:“谢谢,谢谢。”

    田女皇带人离开了,我这才回过神来,问马一岙道:“你让小狗也参加高研班?”

    马一岙点头,说对,这个对人的提升还挺大的,我只是尽量争取一下,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进了……

    这田女皇还真的挺好说话的。

    我想了一下,又问道:“对了,那个什么赵院长,谁啊?”

    马一岙说道:“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