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三十五章 田与王之间默契
    听到邹国栋说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时,我顿时就觉得一股火气从胸口冒出,直冲天灵盖去,双目顿时就变得通红起来。

    而随后,我下意识地捏紧了拳头来,想要发作。

    但是马一岙却伸手过来,再一次按住了我,让我不要乱来。

    我下意识地瞪了他一眼,却发现马一岙的目光有一些严肃,就如同一瓢凉水浇到了我的头上。

    我再看向了旁边的王朝安师傅,发现他面容平静,并不意外的样子,显然也是知道这事儿的。

    敢情只有我被蒙在了鼓里,傻乎乎地去相信人家的胡诌。

    邹国栋说完之后,瞧见场中气氛有些僵硬,大概也知晓了自己的不对,赶忙说道:“要不然,我去帮你们通传一声?”

    王朝安笑了,说不用,我们在这里等等就好,你去吧,别耽误你工作。

    邹国栋没有再多停留,而是赶紧离开,进了小红楼里去,等他的身影消失之后,我看向了马一岙,说到底怎么回事?

    马一岙却说道:“难怪邹国栋一直想靠近公门,但总是谋不到合适的职位,这人的小心思,还真的蛮多的。”

    我对他这“顾左右而言它”的态度有些不满,说我说的不是这个。

    马一岙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没有再说,反而是坐在轮椅上的王朝安开了口:“她估计还是对我有怨气的,所以才会故意避而不见,免得失态……”

    听到王朝安的解释,我突然想起了,从我们离开病房的那一刻起,我们的行程,其实都是落到了天机处的眼里。

    而王朝安到来的这事儿,作为天机处此地的负责人,田女皇应该是知道的。

    所以刚才那门房的态度一出来,马一岙和王朝安,其实都是已经知晓会这样了。

    只不过,为了我,他们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待遇而愤然离去,而是在这银杏树下,如同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耐心地忍受着,默默等待。

    想到这里,我越发难过,忍不住说道:“前辈,我……”

    我感觉眼眶有些热。

    王朝安却温和地笑了,说这件事情的起因是你,但后面的事情,却与你无关了。我这次过来,只不过是想要了结一桩藏了几十年的心事,这里面的因果在我身上,所以你用不着难过。孩子,有点耐心,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慢慢来……

    我心情很是复杂,不过事到如今,再多的话语也还是说不出口,只有点头。

    人生在世,谁不受点屈辱?

    想当年我为了推销出我们公司的药水,死皮赖脸地跟人纠缠了一个多星期,不知道吃了多少闭门羹,却一点儿都不觉得什么。

    这会儿之所以心情复杂,是因为受辱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最为尊敬的行业前辈。

    我,侯漠,会一直记住今时今日的。

    就在我心中难过的时候,这时候从小红楼那边走来一人,却正是与我们有过交集的苏烈。

    他走了过来,一副行色匆匆的样子,开口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跟田副主任刚刚从永泰回来,听说王老师来了,田副主任叫我赶紧请诸位去她办公室,走,走……”

    他又是拱手,又是赔笑,仿佛真的就是忙碌完了的样子,看似很客气,但实际上,一点儿都没有将我们晾了许久的不好意思。

    我第一次发现他的笑容,其实挺假的。

    不过对于他,无论是王朝安,还是马一岙,都显得十分客气,简单聊了几句,说也没有等多久,也是刚到。

    我们在苏烈的引领下,走进了小红楼,而这个时候,邹国栋正好从楼上下来。

    他瞧见我们,点了点头,打了一声招呼,却没有多聊,与我们擦肩离开。

    我们来到了三楼,在苏烈的引导下,来到了田女皇的办公室。

    苏烈许是早就得到了指示,所以没有敲门,而是直接推开,而当我推着王朝安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发现田女皇一直都站在窗边,背对着我们。

    而从她站着的那个位置来看,显然是能够瞧见银杏树下的我们。

    也就是说,我们在银杏树下站了多久,田女皇其实一直都是看在眼里的。

    苏烈领着我、马一岙、王朝安和小钟黄走进宽敞的办公室之后,咳了咳嗓子,然后说道:“主任,人来了。”

    “好,我知道了。”

    田女皇没有回头,而苏烈则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我打量这儿,发现在窗边的小圆桌上,居然有一个高脚玻璃杯,里面还有残余的红酒,在灯光的照耀下,有些发光。

    苏烈离开之后,田女皇转过身来,目光从我们的身上扫量而过,最后落到了王朝安的身上来。

    随后,她平静地说道:“你还真的难请。”

    王朝安却笑了,说我这不是来了么?

    两人简单的两句对话,却透着极为丰富的信息,让我有些瞠目结舌,而旁边的马一岙也是有些惊讶。

    我这才明白,那个乌金的消息,应该是李洪军在田女皇的授意下,故意透露给我们的。

    不但如此,田女皇还故意晾着马一岙,逼得他没有了办法,最后求助到了王朝安那里,而王朝安为了让我能够得到乌金,顺利渡劫,也不得不带着余毒和重病,不远千里地从莽山,跑到了这胡建榕城来。

    这一切都是出于田女皇的算计,而瞧见王朝安的淡然自若,他显然也是知道田女皇的意图。

    两人之间,一直都有着某种默契在。

    如果说先前的我,感受到的是屈辱,那么此时此刻,却发现自己恐怕是会错了意,把事情给想岔了去。

    这时,那田女皇眉头一掀,然后说道:“你这次过来,如果是想要帮忙说情的话,那么请回吧,白虎秘境对于国家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可能对非公人员开放的,所以你不要白费心了……”

    她虽然当了统领全局的领导,气质内敛了许多,但个人风格却从未改变,还是那么的简单直接,不管是一开始的开门见山,毫不避讳,还是后面的直接拒绝,都充满了鲜明的个人特色。

    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从未有改变过。

    也无需改变。

    田女皇的强势一如既往,在明确表示没得谈了之后,我以为王朝安会选择离开,没想到他却笑了笑,说道:“没有,我过来,只是叙叙旧而已……一岙,你带着小侯和钟黄出去等等。”

    我没有想到王朝安居然会想要支走我们,有些发愣,而马一岙却伸手过来,揽着我,带着我离开。

    我虽然不解,但还是跟着马一岙走了出来,三人来到了走道上,没想到苏烈居然猜到了我们会出来,正在楼道口等着。

    他瞧见我们,笑着说道:“我办公室在二楼,去我那里喝杯茶吧,雨前龙井,是地方上送来的,听说很是珍贵,但我却品不出来,帮我尝一尝,看看那帮小子是不是骗我的……”

    马一岙笑了,说我也不太会品茶。

    说是这么说,但他还是跟着过去了,我跟着下楼,却十分清楚,苏烈之所以等在这儿,应该是怕我们蹲在门口,偷听田女皇和王朝安之间的对话,所以才会如此。

    而马一岙虽然嘴上说不会品茶,但还是跟着过去,也是为了表示配合。

    苏烈的办公室远比田女皇的那儿要小许多,连沙发都没有,还是去旁边的办公室搬的椅子,而所谓的雨前龙井,显然也名不副实,但大家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心不在焉地喝着,又心不在焉地聊着,表面上好像十分客气和热烈,但心思却都在了楼上去。

    不知道是这儿的建筑有效地阻隔了音波的传递,还是田女皇那里有什么手段和布置,即便是以我的听力,也完全听不到上面发生了什么。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尝试着听一听,但到了后来,却不再去管,而是与苏烈聊起了这几日的案件进度来。

    他告诉我们,天机处这几天也不是没有战果,事实上,黄泉引在榕城,甚至整个胡建的几个窝点,都给他们带人端掉了,从目前的反馈来看,基本上是彻底打垮了对方的组织,甚至还获得了江浙、江阴和赣西等地的一些分支线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战果很大,收效卓著。

    但让人沮丧的,是长戟妖姬,和那几个内廷高手,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的消息。

    田副主任对于这样的结果很不满意,已经当众训斥了好几回。

    他们的压力,真的很大。

    如此聊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这时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随后门被敲响,我们朝着门口望去,却瞧见原本坐在轮椅上的王朝安,此刻居然出现在了门口,朝着我们挥了挥手,说道:“走吧,我们回去了。”

    马一岙瞧见,霍然而起,一脸惊喜地喊道:“师父,你能够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