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三十四章 田女皇的闭门羹
    关于王朝安与田女皇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因为需要对自己的师父避讳,所以马一岙一直都不愿意提及。

    事实上,他也未必知晓太多,毕竟对于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像王朝安师父这般内敛的人,应该也不会主动与自己的徒弟说起。

    但我知道一点,两人之间绝对是有故事的,而且还关乎于男女情事。

    不但如此,两人当年分开的时候,应该也是相当不愉快的。

    通常情况下,王朝安师傅应该是不太愿意来见田女皇的,特别是她现在正处于高位之上,更是不想来求人。

    毕竟这对他来说,多多少少有些折煞自己的腰杆。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就这般义无反顾地来了。

    他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和不甘愿啊,但是为了我,他居然就这般不动声色、千里迢迢地赶了过来,让我如何不感动?

    我不但感动,而且还有一点儿内疚和心酸。

    我要是稍微能够让他省点儿心,老先生也不至于这般屈辱地赶过来。

    这般想着,我红着眼睛说道:“前辈,要不然就算了吧?”

    王朝安大概是猜到了我在想些什么,温和地笑了笑,说道:“我与英男,也有二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之前的时候,一直没有她的消息,现在听一岙说她如今立身于朝堂之上,而且还身居高位,忍不住过来,与她叙叙旧,聊一些当年情谊——怎么,你要拦我?”

    我苦笑,说我如何敢拦你?只不过……

    马一岙走上前来,揽着我的肩膀,笑着说道:“行了,行了,别磨磨唧唧的,还孙大圣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小脚老太太呢。”

    小钟黄也在旁边搭腔,说道:“哎呀,我还没有见过大人物呢,走走走,去瞧一瞧。”

    我瞧见他们师徒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却是将那尴尬的气氛冲散许多,也不想太过于折煞风景,毕竟王朝安师父既然赶到了这儿来,就一定是有过思想斗争的,既然如此,我再做阻拦的话,多少也有些辜负了别人的心意。

    我不再阻拦,和马一岙将病号服换下之后,从小钟黄的手里接过了那轮椅扶手,亲自推着王朝安师父走出了房间去。

    唯有如此,方才能够表达我心中的感激。

    天机处有人守在病房这儿,不过并非是监视,而是保护,免得我们被黄泉引杀个回马枪,正因如此,所以对我们的来去并不限制。

    他们甚至在得知我们准备前往天机处的临时驻地时,还打了电话,叫人派车。

    在天机处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离医院只有两公里距离的天机处临时驻地,这是一处高墙大院,门口有持枪站岗的哨兵,再加上围墙上面的标语,让人知晓,这儿应该是“军事禁地”。

    因为天机处的人带着,所以进出的手续倒不复杂,随后车子停在了一栋三层的小红楼前,那工作人员对我们说道:“田副主任在三楼楼梯口左边的第一个办公室,不过她事务比较繁忙,最好提前预约,或者找苏烈同志帮忙通传一下。”

    我们点头,表示感谢。

    那人离开之后,我们直接进了三层小红楼,刚刚进到一楼门里面去,就给人拦住了,问是干什么的?

    我们说明了来意,那人听到,回房间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儿走了出来,告诉我们,说田副主任去永泰了,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来,让我们过两天再来。

    马一岙上前,问道:“那她今天晚上回来不?”

    那人眉头一挑,说我怎么知道?再说了,上级领导的行踪,你们少打听,知道么?

    那人表现得很不耐烦的样子,瞧见他过来要驱赶我们离开,我的眉头忍不住就跳动了两下,下意识地朝着怀里摸了过去——王朝安师父为了我的事情,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现如今又接受这样的折辱,让我的心中如何能够释怀呢?

    我有点儿想要大闹一场的冲动。

    而这个时候,对我十分了解的马一岙却伸了手过来,握住了我的手腕,然后缓缓地摇头,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

    随后他赔着笑说道:“那我们在外面等一下,可以么?”

    那人听到,刚要拒绝,却瞧见了我双目之中迸发出来的凶光,犹豫了一下,挥挥手说道:“行倒是行,不过你们站远一点,不要影响我们的正常工作,知道么?”

    马一岙点头,说好,好。

    随后,他带着我们出了红砖小楼,几人来到了不远处的一排银杏树下,小钟黄有些不满地说道:“拽什么拽啊,我瞧那小子也不厉害啊,我感觉我都能够击倒他。”

    马一岙说道:“衙门都是这样子的,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向来如此,咱们过来,没必要跟人置气,等等就等等吧。”

    听到他的话语,王朝安抚须而叹,说道:“人立于天地之间,需要方正,宠辱不惊方才是真正男儿,一岙你这两年的行事,有进步了。”

    马一岙赶忙拱手,说师父您夸奖了。

    王朝安又看向了小钟黄,说你多跟你师兄学学,知道么?

    小钟黄低头,有些不太情愿地说道:“知道了。”

    如此教训完徒弟之后,王朝安耐心地坐在轮椅上等待着,我也不好发作,在旁边陪着,看着这儿的人员来来往往。

    瞧得出来,中央那边的确是有了态度,所以投入的人手有些集中,这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员,有不少的高手,有的甚至气息凝聚于体外,冲天而起,显露出了十分高深的修为。

    我们在银杏树下等着,看着人来人往,聊起了莽山的事宜来,王朝安告诉我们,他们过来了,家里面的一应事情,都托了人照顾,问题不大。

    就连那四头痴肥的食铁兽,也都有人定期去看管,出不了什么大事的。

    另外,他还收到一封信,是从甘肃寄过来的。

    写信的人是小狗简大勇。

    王朝安将信拿出来,递给了我们,马一岙将信封拆开,里面有两张薄纸,我们两人凑在一起看,上面是小狗关于自己西行的一些讲述,碰到的人和事,说得都很简略,不过字里行间,却能够感受得到他的那一份情谊。

    信封最后,他写了一个地址,在甘肃金城,他目前在那儿的一处道观里面修行,不过不是拜师父,而是如同游方僧人一样的形式。

    他说如果我们有空的话,可以去甘肃玩儿。

    那里有许多好玩的东西。

    看过信,收起来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王朝安甚至还当场指点了马一岙一些修行上面的疑惑,而对于这些,他们都没有避讳我这么一个外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渐渐变黑了,然而田女皇却依旧没有回来。

    我瞧见逐渐变得稀疏的院子,忍不住说道:“要不然,咱们先回去,改天跟他们约好了再过来?”

    王朝安师父平静地摇了摇头,说不,再等等。

    我有些着急了,说可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她要是今天不回来的话,我们是不是要枯站一宿呢?

    王朝安笑了,说你们是站,我是坐。

    我有些憋屈,红着眼说道:“前辈,我……”

    王朝安摆了摆手,不再多说,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的黑暗中走来一人,瞧见我们这边,快步走了上来,冲着这边招呼道:“请问您,可是……湘南奇侠王朝安,王前辈?”

    我抬头,瞧见那人却是中州大侠邹国栋。

    王朝安瞧见那人,拱手说道:“正是我,不知道你是……”

    邹国栋有些激动地走上前来,躬身行礼之后,方才认真介绍自己:“前辈你好,久仰大名——在下邹国栋,豫南人士,您可能没有听过我,但我师父是黄全安,不知道您是否记得?”

    王朝安听到,忍不住笑了,说原来是老黄的弟子,记得、记得,如何能忘记呢?想当初我与你师父还在壶口瀑布并肩作战过呢……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眼,那么多年都过去了。

    邹国栋恭声说道:“我常听我师父说起你的故事,心中一直仰慕得很,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得见。”

    他这话儿说得虚伪,事实上,他邹国栋与马一岙是认识的,而且定然也知晓马一岙的师父就是王朝安,但我从未有听马一岙提及过,这位中州大侠曾经跟他打听过。

    不过这话儿虽然有些假,但说出来的确好听,王朝安与他又聊了几句,这时邹国栋才看了我们一眼,问道:“几位站在这儿,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做?”

    马一岙说道:“我们过来找田副主任,只不过她好像去了下面的区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邹国栋一听,有些惊讶,说去了区县?不能啊,她刚才还打电话,叫我去她办公室开会呢?

    什么,田女皇在这儿?

    听到这话,我的脸一下子就变青了。

    敢情人家知道我们过来了,这是在故意晾着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