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八章 剑法如神是吕祖
    这段咒文,显然不是临时掐出,而是经过很长时间的酝酿。

    马一岙让我帮忙拖住五分钟,并非只是虚言,随着最后一句“急急如律令”的出口,我感觉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阵凝滞,紧接着周遭的空气仿佛停止了流动,并且向着马一岙整个人坍塌了下去。

    就仿佛黑洞,将一切都给吸收一般。

    我在地上翻滚着,朝着马一岙望去,瞧见因为受刑、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底裤的马一岙,却是活生生地用那鲜血,在自己的身体上面涂抹出了一种古怪的花纹来,这种花纹乍一看十分随意而自然,但认真打量,却发现里面居然藏匿着无数的玄妙与奥义。

    要知晓,这是马一岙在众目睽睽之下弄出来的,他先前的战斗力低下,但凡被人瞧出一点儿破绽,就有可能会被阻止。

    如此不声不响的动作,着实困难。

    而除了自己的身上,马一岙还在地上弄出了一大圈的阴阳鱼图案来,那是用鲜血直接淋出来的。

    按照马一岙先前的伤势,应该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片,显然是在刚才那危急时刻,通过自残身体喷溅出来的。

    这血是什么血?

    马一岙可是金蝉子体质,通俗的说,也就是唐僧血。

    里面蕴含的力量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为了这一下,马一岙也是竭尽了全力。

    人,不是逼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这么拼的。

    我们此刻,走投无路。

    轰!

    当我凝视马一岙的那一瞬间,他脚下的圆圈血阵陡然间冒出了金光,那金光浮现的时候,一片炫目的金黄,而随后,又化作了万道多彩佛光,无数雾霭和光环浮现,将他整个人都给笼罩,而在天空之上,却是浮现出了一大片祥云来。

    那祥云仿佛连通头顶的亿万苍穹,以及漫天繁星,穿越无数光年的距离,落到此处来。

    随后,一道无端恢弘的声音突然响起:“谁人唤吾?”

    那声音,乍一听,仿佛天空之上落下,如同滚滚阵雷碾过大地,然而随后,我发现这只不过是共鸣而已。

    真正的声源,却是从马一岙的胸中发出。

    而随后,马一岙却开了口,朗声说道:“弟子马一岙,师承王朝安,师祖王子平,如今遭遇群魔刁难,妖魔作乱,无力维继,还请吕祖帮忙,赐我神力,借以除妖荡魔,还世间以清平,给天地以颜色!”

    先前那一句,充满了无上的威严和神性,让人听了,自惭形秽,恨不得伏地便拜,并非是马一岙的声音,而这一句,方才是马一岙说的话。

    但事实上,在旁观者看来,无论是前面提问的人,还是后面回答的人,都是马一岙一个人在弄的。

    我瞧见这情况,心中有些惊骇,终于知晓马一岙在干什么了。

    请神上身。

    这事儿我与马一岙曾经有专门聊过,从道家而言,这是一种恭请神灵降临于本体之上,从而让自己在短时间内获得超越凡尘俗世力量的一种手段,它需要虔诚的信仰,以及一定的诀咒法门,笃信者觉得这是去往另外一个世界先祖的力量,然而马一岙却对我说,先祖或许有灵,但真正修身成仙之辈,并未有得到过佐证,太过于虚无缥缈,不足以信。

    他更愿意将这种手段,称之为一种自我催眠,又或者说万物有灵,而灵,又非鬼神。

    这一套理论我和马一岙讨论过多次,他屡屡表现出批判和反省的态度,一度让我认为他对于这种事情并不相信,甚至有一些抵触,却不曾想,此时此刻,在这绝境时刻,马一岙却毫不犹豫地使了出来。

    这事儿的确是过于虚无缥缈,旁人瞧见,忍不住乐了,那福祥贝勒冷笑连连,说又在这里装神弄鬼?呵呵,真以为我们是傻子么?上,上,上,拿下这两个小杂种!

    众人应声而上,而就在这个时候,马一岙胸口一股气陡然喷出,一声清喝道:“如此,允了!”

    这话儿一落,笼罩在马一岙身上的金光顿时就凝如实质,我瞧见一个潇洒的青衣道人浮现在了马一岙的上空处,差不多有三米多高,随后陡然往下,附着在了马一岙身上去,将他整个人变得青蒙蒙的,原本玉树临风的相貌,莫名就多出了几分出尘之气,仿佛那历经凡尘俗世的道人一般。

    而双目之中,充满了大智慧,以及对于这世间的怜悯。

    而这时,一众黄泉引的狂徒已然冲将上来。

    我刚才与福临贝勒交手,竭尽全力,虽然将时间给拖住了,但最终却还是因为实力差距,使得最终落败。

    不但如此,我还遭受重创,滚落在地,而即便是勉强爬起来,但是在这四大贝勒的兵锋之下,却还是难以坚持许久,而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抓住了金箍棒,准备最后硬拼,却不料那浑身冒着青光的马一岙猛然一伸手,却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我给卷着,将我一送,腾空而起,最后落到了不远处的三楼楼顶上去。

    我如同腾云驾雾一般,身子落地的时候,居然还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我给承托住,让我没有硬着陆。

    而另外一边,将我送走的马一岙也与一众黄泉引高手交起了手来。

    负伤被擒、勉强逃脱的马一岙,此时此刻,算得上是赤手空拳,什么都没有,那把玉质折扇也不知道给收到了哪里去,反观他的对手,四大贝勒之中,福祥贝勒手中一把软剑,福临贝勒虽然化作半人半蝎,但手中还是拿着一把点钢枪,另外一人,手中一把厚背黑铁刀,再有一人,手中则是一根九节鞭。

    每一样武器皆非凡物,上面弥漫着浓郁的灵气,用行当里面的话来说,这些玩意要么是凝炼出来的法器,要么是杀人无数的凶兵。

    而不管是什么,都远比马一岙的双拳要占尽优势。

    而除了四大贝勒,围攻马一岙的还有那个默不作声的无须老者,另外还有几个泰国人,以及几个国内的夜行者高手,这些人有的手上有锋利的兵器,而有的人则直接拿着火器,伺机而动。

    除此之外,胡建总舵的负责人皮老狗,则带着另外几人,朝着我这边围了过来。

    除了不远处观战的长戟妖姬和一脸惊恐的肥花之外,其余的所有人都如同一台精密的机器,快速运转了起来,表现出了高效的专业实力来。

    然而面对着这般高效而凶狠的黄泉引,马一岙却是脸色平静,左脚前移,走入了人群之中。

    唰!

    他一个简单至极的错身,避开了福临贝勒陡然扎来的点钢枪,那锋利枪尖离他的左肋骨,只差分毫,而随后,马一岙撞入福祥贝勒舞出来的一大片璀璨剑花之中去,右手缓慢前伸,最终停住。

    他的手停住,福祥贝勒的绚烂剑花,也同时打住,万剑化百剑,百剑化一剑。

    化繁为简,只有一剑。

    那一剑,停在了马一岙的两指之间,纹丝不动。

    啊……

    福祥贝勒为人倨傲残暴,却是因为一身的修为和本事,此刻被马一岙双指定住手中软剑,却是感觉受到了莫大羞辱,口中陡然厉喝,迸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来,想要将那软剑再次舞动,翻滚如龙。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大家伙儿的眼前一花,那把剑,却是落到了马一岙的手上去。

    没有人知道这剑,是怎么落到马一岙手上的,就算是全神贯注盯着场间变化的我,在那强化神通的目力之下,也没有打量清楚。

    而随后,还是先前那种充满了无上威严的声音浮现:“剑,不是这么用的——你的剑,太花哨了,我来教你。”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有些好笑。

    事实上,福祥贝勒剑法的凌厉,我们刚才在地下室就已经有领教过了,我听说这世间练剑的修行者颇多,剑仙一脉的传承者和仰慕者,不知凡几,仿佛修行者不用剑,都有些落伍,但能够将剑气逼发出来的人,却少之又少。

    万中无一。

    一番剑舞,我旁边那整栋楼差点儿都要塌下,这代表着他福祥贝勒的实力,也是他接受全盘局势的底气。

    此人的实力,可以说算是黄泉引众多高手之中的第一人。

    然而马一岙却说,要教他剑法?

    这是要激怒对手么?

    我站在果园唯一一栋没有受到损伤的三层小楼顶上,尽管皮老狗已经带人朝着我冲了过来,却并不在意,而是认真地打量着不远处的主战场。

    紧接着,我瞧见马一岙用那软剑,精确地点开了一把高速旋转的点钢枪,和一道舞出炸响的九节鞭,随后陡然一振,于乱军丛中,铁骑突出,剑尖陡转,落到了福祥贝勒的胸口处。

    简单、直接、明了,仿佛非常随意的一剑,但那剑法出众的福祥贝勒却避无可避,躲无可躲,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这一剑,直接将我视之为顶尖高手的福祥贝勒,戳成了毫无抵抗力的傻子。

    大道至简,剑劲吞吐。

    当瞧见福祥贝勒整个人因为遭受重创,腾空而起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

    吕祖,这不就是剑仙一脉的顶尖大神,吕洞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