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七章 马一岙请神上身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

    这个道理,放到哪儿都一样,所以福祥贝勒可以怼资历远不如他、但地位高于自己的长戟妖姬,却不能对自己兄弟太过于严厉,毕竟这几人是自己发号施令的基础,如果都得罪了,只怕他手中有着黄泉令,都没有办法顺利地掌握指挥权。

    毕竟他刚才之所以能够逼迫长戟妖姬退出,除了手中的黄泉令之外,还因为四大贝勒之中的另外三人,都是支持自己的。

    他不能自己打脸。

    所以福祥贝勒同意了大饼子脸,也就是福临贝勒的请求,只不过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速战速决。

    事实上,一边是大妖巅峰,不知道遇见过多少的大阵仗,手中有过多少的性命的黄泉引内廷高手,一等一的强者,而另外一边,则是初出茅庐、甚至都还没有完全觉醒的小妖——这样的对比,无论从什么角度,都不可能构成对等式。

    即便是知道那硕根总管那老头子是落败于我手中的,但出于主子的骄傲,他们还是选择性地忽略了。

    那只不过是意外,而这里,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泥鳅终究是翻不出大浪。

    那行吧,开始吧。

    大饼子脸也不废话,手中的点钢枪朝着我如探穴毒蛇,陡然游来,没有一点儿温情脉脉的状态,也并不因为我是晚辈,而谦让几分。

    很显然,这位叫做福临的贝勒爷虽然被我的激将法惹上,但人家并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时间宝贵的道理。

    人家之所以会“上当”,并不是瞧不出我的小心思,而是觉得自己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将我给赶紧摆平。

    就是这么自信。

    铛!

    长枪前扎,与金箍棒重重撞在了一起,上面传来了一股回旋不休的力量,将我双臂都给震得浑身酸麻难挡,让我知晓,对方真正使出浑身解数的时候,两人的水平,终究还是相差有些大。

    我不由得怀念起了当初在禺疆秘境里,吞服了那蛇蛟精元时,无视于一切的巅峰状态。

    那个时候,我从来都不用因为敌人的强大而恐惧,因为我有着足够的底子,与人对敌,用不着担心被别人一力降十会,将我给镇压。

    不过那蛇蛟精元早已消耗完毕,成为了往事。

    好在它将我的经脉给扩展许多,随后我度过第三节关口的时候,修为又增强许多,整个人的实力,也提升了不少。

    要不然,按照以前的我,说不定一个照面,就要给人直接撂倒了去。

    咬牙,坚持。

    我为了避免马一岙被殃及池鱼,主动向前一跃,紧接着九路翻云棒法就施展了出来,此法精妙,不像是江湖寻常套路,反而类似于战阵厮杀,是那用人命历练出来的手段,而经过南华前辈的提炼和感悟,演化成了近乎于“道”的真义,此时此刻,我将其施展出来,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符合里面的种种心境,自我救赎一样。

    铛、铛、铛……

    一瞬间,我与福临贝勒交击而过,那枪棒之间的交锋也格外凌厉,铮然之声响起,激烈地如同打铁铺子,我一边试探着敌人的强悍之处,一边将自己的修为逐渐提升。

    而随后,我时不时又掺杂着使出了武曲破天枪的手段来,风格陡变。

    一开始的时候,那福临贝勒表现得十分强势,咄咄逼人,每一下都仿佛要将这一场比斗给结束了去,然而我却稳扎稳打,凭借着扎实的基础,以及九路翻云棒法,将那难以抵御的攻势给应承下来,而随后,我还努力通过九路翻云棒法的精妙与奥义,将场面给稳定下来。

    这九路翻云棒法,当真是精妙绝伦,即便是我与福临贝勒之间的实力相差甚远,都能够凭借着它来弥补,使得那胜利的天平,并没有一瞬间就朝着他那边偏移过去。

    而正是因为这等惊艳的手段,让福临贝勒渐渐就生出了好奇之心来,好几次的危机,被我用九路翻云的手段化解之后,他开始收敛了汹涌如潮的恐怖力量来,更偏向于快攻快打,想要凭借着手中的枪法,来与我交手。

    事实上,他这样做,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一昧的狂攻猛击,即便是以他此刻的修为,也有些吃不消。

    其二则是惜才,又或者说对我的这九路翻云棒法感兴趣。

    这事儿就如同那学剑的人,瞧见独孤九剑一样,心中难免会痒痒,想要一窥全貌的。

    既然已经确定了面前这人就要死了,何不在他死之前,瞧一瞧这旷世手段的全部呢?

    枪、棒,不分家。

    正是如此,使得我不得不掺杂一些武曲破天枪的手段,让福临贝勒产生出更多的疑惑来,从而手脚会放慢一些,不至于将战斗迅速结束。

    毕竟,我从始至终,最初的想法一直都是给马一岙拖延时间,争取那五分钟,就是最后的胜利。

    要不然,即便是我打了鸡血,大发神威,将这位大饼子脸的福临贝勒撂翻了,我们想要逃脱出去的可能,也是少之又少,几乎不存在的。

    我有心拖时间,这事儿如同福临贝勒这样的人物,不是不知道,只不过他觉得自己胜券在握,优势很大,料定我翻不出什么浪花,所以才会有一定的容忍度。

    两人就这般交手着,又过了两分钟,我感觉到压力越来越大了,就仿佛有一座大山压在了我的身上,让我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之中,别说战胜对方,就算是保持足够的安全,都显得无比困难,我即便是实力提升了一个档次,又有九路翻云这样的手段防身,但对于福临贝勒这种老牌高手而言,终究还是太过于稚嫩了。

    渐渐的,我的身上就已经出现了一些伤痕,尽管这些伤痕不大,每一次在至关重要的时候,都被我避开,但随着时间的累积,我开始落入下风。

    而高手交击,一旦陷入下风,是很难翻盘的,对方的优势一点一滴地累积,而我则手忙脚乱,每一下的抗击,都变得无比复杂和艰难。

    铛、铛、铛……

    激烈的战斗还在持续,而福祥贝勒显然已经不满意这样的进度了,在不远处出声提醒道:“老三,速战速决,速战速决——对付这样的毛孩子,你都需要用这么久的时间么?这事儿说出去,你就不怕被人笑话,抬不起头来?”

    他的催促让略显有些沉默的福临贝勒越发凶狠,那点钢枪在一瞬间,却是化作了万道银芒,朝着我兜头罩来。

    那等威势,让人心中震撼,不过我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抵御。

    惊澜。

    长棒横扫,迸发出绝境求生的惊人勇气,两人再一次交击之时,那福临贝勒的气势陡然狂增,却有浓黑之色将他周身笼罩,仿佛陷入一个吞吐不定的黑洞之中去,而那黑漆漆的空间里,陡然一枪,却是朝着我的胸口扎来。

    那高速一枪,看似平平无奇,然而却带着恐怖的螺旋气劲,枪尖周遭的空间,气流不断旋转,将空间扭曲、撕扯和碾碎,让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更是闪避不得。

    这意境,却与九路翻云里面的“风云动”一模一样。

    只不过,他这是大成之境,的确能够影响空间和人之间的联系,而我却终究达不到那种控制全场的境界。

    我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出路,就是与他正面刚枪。

    然而我终究抵不过对方,这样一来,就相当于梭哈,一招之后,全盘皆输。

    原来,人居然能够强到这个份上。

    真正拥有着强大实力和杀戮经验的人,是可以完全掌握节奏的,所以之前的时候,对方只不过是陪我玩玩而已,想要窥见九路翻云的全貌,而此刻,在福祥贝勒的催促下,再加上即便是交手,也未必明白九路翻云的奥义,所以他骤然的变化,却是将场中的主动权,陡然扭转,直接要置我于死地。

    强!

    事到如今,我也终于不再留手,当下也是用那烛阴之火,猛地点燃了我的血脉之力,烈焰浮现于我的周身,金甲浮现的一瞬间,我向前猛然冲去,金箍棒与对方的点钢枪陡然相撞之后,我浑身狂震,口吐鲜血,整个人的经脉都接近于溃散,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却与福临贝勒扑在了一起,身上的烈焰将他也给灼烧起来。

    我要将自己,也当做一件武器。

    两人在地上翻滚着,那福临贝勒给我搏命的攻击给弄得嗷嗷直叫,而两人翻滚之后的下一秒,他周身的黑雾陡然一敛,然后整个人化作了一条巨大的蝎子来,巨大的尾巴猛然支撑,朝着我陡然戳来。

    那强横的身体里涌现出来的力量,让人惊骇,而我猝不及防之下,被对方的手段猛然击中,整个人腾空而起。

    而那福祥贝勒瞧见,猛然挥手,喝道:“胜负已分,不必再等,上!”

    他一声令下,众人向前,而就在这个时候,筹备许久的马一岙突然大声喝道:“……一声涌永宁,全家伙龙虎;有此圣灵咒,万魔成束首;太上吕帝君,急急如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