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四章 地下室里激斗勇
    “什么?”

    听到这话儿,原本还在商量撤离之事的长戟妖姬顿时有些错愕,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那边人说道:“不知道,下手很重,是被敲晕的,现在还没有弄醒过来。”

    紧接着,这边传来了脚步声,仿佛有人拦住了长戟妖姬,说道:“小姐,我和福康去就行了,您在这儿继续审吧?”

    长戟妖姬说道:“该审的都审了,那家伙嘴硬得很,得带回去上手段才行——我去看看吧,那朱娘子虽然人浑浑噩噩,但做饭的手艺却是没得说,自从她跟了我之后,我的嘴巴都变刁钻了,再吃别人做的饭菜,如同嚼蜡一样,她若是出了事,让我再去适应别的厨子,还真的有些困难呢……”

    她说着,朝着厨房那边走去,而其余人则随着她一起,从我藏身房间的门口路过,随后渐走渐远。

    我在这帮人从门前走过的时候,差点儿让自己的心跳都停住了。

    只要是被发现,我绝对是没有活路。

    一直等到脚步声远去,我方才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朝着不远处扫量了一眼,发现人都进了厨房去,我便闪身,走到了刚才的楼梯口,发现地上还有一滩血在这儿,而楼梯向下那儿,则无人守着。

    我小心翼翼的往下走,从楼梯往地下室走去,发现那儿的门是虚掩着的。

    我摸到了门口,探头进去,瞧见里面的光线昏暗,周围堆满了东西,而最中间,则有一盆炭火。

    炭火之上,吊着一个男人,除了底裤之外,全身没有一件衣服。

    伤痕累累的马一岙。

    瞧见马一岙被绑得严实,吊在梁上奄奄一息的样子,我的心一阵狂跳,随后我发现他身上插着七根银针。

    那银针的长度不一,最长的一根足足有半米,从马一岙胸口透体而过,最短的,也露出体外十几厘米,而在他的脑袋上,前额、后脑勺和左脸处,分别插着三根。

    这七根银针,将马一岙制得死死,完全动弹不得。

    而除了马一岙之外,那炭火旁边还有一人,却正是先前肆意杀人的福祥贝勒。

    那家伙在摆弄着火盆里面的刑具,那烙铁被烧得通红,随后他扬起了,对着马一岙的胯下比了过去,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刚才小姐呢,太文明了,让你看轻了我们的手段,这事儿我认。不过刚好她走了,我来陪你玩玩——我有点儿好奇,你这金蝉子的身体,恢复能力强,是不是连鸡儿断了,也能续上?”

    瞧见那炙热的烙铁慢慢靠近自己的命根子,原本奄奄一息的马一岙突然抬起了头来,死死盯着他。

    他说士可杀不可辱,你们要我说的,我都说了,何必这般折辱我呢?

    那福祥贝勒却哈哈大笑,说关于你自己的,你都撂了个底朝天,但那侯漠和秦梨落的下落呢?你别说你们分散了,没有约定碰面的地方。

    马一岙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福祥贝勒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阴柔地说道:“你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说而已。好义气啊,只不过,你想过没有,你在这儿为你那兄弟担着一切,但你兄弟呢?现在说不定正在抱着美人爽歪歪呢——来吧,你再不说,我就给大家加个餐,来一个铁板唐僧鸟……”

    他说话的时候,手中那烙铁高高举起,逼近了马一岙的裆部去。

    马一岙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十分恐惧,毕竟这是出于男性的本能,然而随后,他却笑了起来。

    因为,我已经从那虚掩的门中走了进去,如同一只灵巧而诡异的猫,一步一步,走到了福祥贝勒的身后。

    我与马一岙的目光对视。

    他瞧见了我。

    他用生命的代价,硬撑着,不供出任何关于我的消息,而我也并没有如同福祥贝勒所说的一样,与朱雀双宿双飞,而是一路顺藤摸瓜,找到了这里来,

    这才是兄弟,不离不弃。

    我在那一刻,屏气凝神,仿佛将自己融入到了整体环境里面一样,我就如同这儿的一块砖、一箱货,一盆炭火。

    而就是这样的融入感,才使得那福祥贝勒没有任何的察觉,而当我离他只有两米的时候,我的手朝着那家伙的脖子缓缓摸了过去,心里忍不住生出了几分轻蔑——什么大妖巅峰,堪比妖王,再厉害的家伙,只要挡不住我的致命一击,都得死。

    英雄一世,子弹一颗,这种事情不是没有。

    死吧!

    我沉默颇久,陡然出击,想要将那暴戾的福祥贝勒给陡然击杀,却不料那家伙原本毫无感觉,却在我出手的一瞬间,手中的烙铁猛然一转,朝着我砸了过来,

    滋……

    烧得滚烫的红烙铁落到了我的右手之上,而在这一瞬间,我身体里的烛阴之火也爆发了,将那热力挡住。

    不但如此,那热量还顺着红烙铁一直蔓延,将那木制手柄都给烧燃了。

    “啊……”

    福祥贝勒大叫一声,猛然甩开了握住红烙铁的手,往后一跃,随手朝着我陡然一挥。

    飕……

    我知晓这家伙的铁弹子能够夺人性命,当下也是抓着那红烙铁,猛然一挥,却发出了“砰”的一声响,准确地将那家伙投掷而来的铁弹子给击飞,随后我将手中那玩意也朝着对方猛然一掷。

    福祥贝勒一个弹腿,将那烙铁踢飞,而随后,却被漫天而来的火炭弄得向后退了好几步。

    那是我将地上的火盆给踢了起来。

    而就在对方后撤的一瞬间,我陡然跃起,掏出贴身匕首来,将吊着马一岙的绳索斩断,随后将落下来的马一岙抱住,手上并不停,匕首如游龙,将他身上的绳索给全部割断了去。

    而这个时候,那福祥贝勒已经站住阵脚,朝着我陡然扑来。

    他右手猛然挥出,却将地上刚刚跌落的炭火,又拍飞起来,朝着我兜头落来。

    我取出金箍棒,猛然一挥,将他的掌势破去之后,问马一岙,说如何?

    马一岙伸手,将插在头上的三根银针取下——这过程痛苦无比,即便是以他的耐力,也忍不住嘶吼起来,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面不改色,咬牙说道:“无事,你顶着他,给我一分钟时间。”

    说着话,满脸都是血的他,已经开始拔胸口处那根半米长的银针来。

    马一岙急需拔掉那些插在他身上的银针,恢复修为,为了给他争取时间,我明知道对方实力强劲,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金箍棒在挥出去的一瞬间,烛阴之力就在狂涌。

    因为我发现,这家伙虽然修为深厚,却有一个弱点,那即是害怕灼热之物。

    要不然以他的修为,不可能会惧怕一盆火炭的。

    金箍棒前挥,下一秒,我使出了九路翻云棒法之中的先锋手,陡然落到了对方身前。

    福祥贝勒伸手来缠,想要空手夺白刃,却不料那手刚刚一触碰,恐怖的热力传递过去,顿时就变了脸色,往后一跃,厉声说道:“好小子,敢阴我?”

    他怒声大骂着,从腰间摸出了一把软剑来,微微一抖,朝着我陡然斩来。

    那软剑看似柔软,然而抖过之后,却变得笔直,我挥棍挡击,却感觉到那剑上蕴含的力量,不但雄浑磅礴,而且还多了几分阴狠诡变的气息,让人为之惊骇。

    而这一剑在手,那福祥贝勒的气势也变得越发强盛起来,当下那剑光飞舞,却如游龙,不断地朝着我周身要穴击来。

    这人,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剑道高手,对于这种近距离缠斗,最有心得。

    事实上,这地下室地方狭小,软剑远比我手中的金箍棒要好用许多,而且此人一旦认起真来,当真恐怖,那剑尖之上,有剑气逼发,凌厉的剑气如同迸飞的子弹,所过之处,那到处一片狼藉,木屑纷飞。

    我用那金箍棒奋力抵挡,震得双手发麻,而就在这时,那福祥贝勒往后一跃,双手翻腾两下,口中厉喝道:“瞧咱家这一招,飞龙观海!”

    轰!

    一声炸响之后,那家伙的剑尖之声,迸射出一道金光来,脱离剑尖之后,却是化作了一道面目狰狞的恶龙,朝着我扑脸而来。

    那恶龙之凌厉,让人头皮发麻。

    我感觉这气势难挡,忍不住回头,一把拉住了马一岙,朝着旁边滚落过去,却听到一声让人牙酸的炸响,那玩意落到了支撑房间的柱子上,轻而易举地将其击溃,整个房子,都朝着下方垮塌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马一岙一把拽住了我,冲着我喊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