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三章 遗老暴戾局凶危
    人在地下室是没错的,但问题在于,那一大帮子的人,可都在地下室。

    我该怎么进去?

    我要是能够一个打八个,那么事情也就是简单了,但问题在于,别说长戟妖姬,就算是那个什么四大贝勒,单独拎出来一个,我都够呛,所以当下之事,只能智取,不能力敌。

    那两厨子也说了,这帮人是准备吃饭的,吃完了饭,立刻就转移,而他们做的,是给下面人的,长戟妖姬和内廷的那帮人,是吃肥花做的饭。

    而肥花人被我打晕在了柴棚里,这事儿很快就会被发现,事情一闹起来,我就有机会摸到地下室去。

    而到了那个时候,我能不能绝地反击,就凭天意了。

    我小心翼翼地摸出了库房,往外面望去,旁边是厨房,里面有腾腾热气和饭菜的香味传递而来,还有喧闹嘈杂之声,而另外一边,则是长长的走廊。

    我知道此刻其实十分危险,但还是咬着牙,硬着头皮往外走,如此走过一截路,瞧见拐角处守着两个人,正一边抖腿,一边抽烟呢。

    其中一人,似乎有所感应,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我赶忙缩头,退了回去,而就在这时,仿佛从另外一边走出一人来,冲着这两人怒声吼道:“你们两个混蛋,知道这是哪里么?不知道大司马最讨厌人抽烟么?罗胜的手下,这么没规矩么?”

    其中一人忍不住说道:“皮老狗,我们富民果园,用不着你来喧宾夺主。”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落下,紧接着最先训斥人的那个男人恶声骂道:“你们富民果园?知道你们老大罗胜是谁的手下么?黄泉引,你们老大罗胜是在香堂里拜过香、盟了血誓的,此生入了黄泉引,一辈子都是黄泉引的人,身家性命,包括你们这些小杂鱼,都是,懂不懂?而我皮老狗,可是胡建分舵的舵主,管管你们这帮游兵散勇,有问题么?马勒戈壁,喧宾夺主,你他妈的还挺会拽词的嘛——这么能,你倒是写小说去啊?”

    他破口大骂,那被打的人也是一肚子的怨气,怒声吼道:“罗胜老大入了你们黄泉引,但老子没入——嘿,你个乌龟养的,老子白华不干了行吧,去你娘的……”

    那人大声吼着,仿佛要转身离开,却没想到那皮老狗冲将上去,将他擒了下来。

    这个自称“白华”的男人拼力反抗,不过正如皮老狗所说的,他不过是小鱼小虾而已,如何能够敌得过一舵之主呢,当下也是给三两下就按倒在地了去。

    我探出头去,瞧见白华旁边那人,一直在劝一个秃头汉子,大概是求他手下留情,而那白华却是个硬性子,即便是被制住,也毫无惧色,破口大骂起来。

    他骂了几句,从楼梯那边走来一人,那人跟先前的那硕根一样打扮,长袍马褂老鼠尾,不过年纪小一些,长得白白净净的。

    不过那人一开腔,音调颇为别扭:“怎么了这是,吵吵闹闹的,让俺们家小姐很不高兴呢。”

    原本怒声呵斥手下的皮老狗瞧见这人,赶忙爬了起来,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赔笑着说道:“福祥贝勒,打扰到您了,对不住,对不住……”

    那福祥贝勒鼻子里哼了一下,说打扰到我有什么关系,最主要的,是打扰到我家小姐了——到底怎么回事?

    皮老狗赶忙道歉,说对不住,对不住,教训手下呢。

    福祥贝勒眉头一挑,说教训手下,那就拉远一点啊,不知道小姐在下面审人么?

    皮老狗拽着地下的白华,说好,好,我这就走。

    他在手下面前气势汹汹,然而在这福祥贝勒面前,却当真如同一条老狗般驯服,让人惊愕,不过想来也是这什么福祥贝勒的威势所致,就连刚才满口恶语的白华,也如同小白鼠一样,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而就在这时,那福祥贝勒突然说道:“慢着,我刚才听说这小子说他不干了,要走?”

    皮老狗虽然刚才教训手下的时候颇有些狗腿子,但这个时候,却懂得维护起属下来,一脸讨好地说道:“哎,那说的都是气话来着,当不得真的——您忙您的,我这就将这狗贼给拖走,可不敢耽误您……”

    他说着,作势就要将人给拉走,结果福祥贝勒却开口说道:“慢着,我问他话。”

    说完,福祥贝勒看向了白华,和颜悦色地说道:“怎么,觉得黄泉引不太好,对吧?年轻人,起来,跟我说实话,我们都是讲道理的嘛,你说对不对?”

    他笑起来,很像那满脸慈祥的老太太,然而那白华却仿佛瞧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哆哆嗦嗦地说道:“我,我不是,我……”

    他话都说得不完整了,而那福祥贝勒瞧见他的模样,嘴角轻轻一撇,冷冷说道:“敢做不敢当,废物!”

    说罢,他的手指一弹,却有一颗铁弹子从他的指间射出。

    噗……

    那铁弹子射入了白华的额头上,那个男人双目一睁,下一秒,居然就朝着后面轰然倒下,再无声息。

    谈笑之间杀人,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不但与白华一起的那人吓得浑身直哆嗦,就连皮老狗也吓得够呛,往后退了两步,方才说道:“福祥贝勒,这,这……何至于此?”

    福祥贝勒脸上那洋溢的笑容骤然收起,随后他盯着皮老狗,缓声说道:“皮舵主,虽说我黄泉引在内地的势力,也只是近些年才发展的,管理不足,但你的表现,着实是让我有些不太满意,这下面的人员,实在是太散漫了……”

    被这般质疑,那皮老狗吓得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地上,然后赶忙解释道:“福祥贝勒,这人是罗胜的手下,他加入我们黄泉引不久,手下一直藏着掖着,不让我管理,我、我……”

    福祥贝勒摇头,说我不是怪你,只是想跟你说,管理手下,得恩威并重,咱们是谁?咱们是夜行者,是比人类更加高级的物种,这些人在我们的面前,就跟猪羊一样,你不要被俗世间的价值观蒙蔽双眼,你得站在超越人类的角度看待一切,只有这样,你才能拥有足够宽阔的视野,知道么?

    皮老狗不敢辩解,低头说道:“是,是,福祥贝勒您教训得对。”

    福祥贝勒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将这家伙处理一下,另外问一下厨房,什么时候开饭?吃完我们准备撤离这里来。”

    皮老狗慌忙点头,说好,这就去。

    他连同旁边的人将地上那白华的尸体给拖走,而我则将自己藏在转角处,瞧见那福祥贝勒朝着这边走来,我赶忙退后,伸手推了第一个门,发现锁住了,我来不及砸锁,只能将自己的身体嵌在门框那儿,使劲儿收腹。

    这样的藏匿,基本上在过道尽头,一眼望不到,但如果有人走过来,就一定能够发现我。

    我屏气凝神,耐心等着,想着一旦那个家伙朝着这边走来,我必然要先发制人,将那个暴戾的福祥贝勒给制住,否则要是给了他反应时间,我说不定就给拖在这儿了。

    只不过,不管如何,我想要秘密潜入的计划,就都变成了泡影。

    好在那家伙只是望了一眼,随后就转身离开了,我松了一口气,回过神来,反手拧住了那门锁,烛阴之力蔓延进去,结构改变,很轻松地将其打开,随后我摸进了里面去,发现是一个存放农具的房间,狭小而逼窄。

    我这边刚刚进了屋子,却听到过道尽头的厨房那里传来了一阵喧闹声,紧接着,我听到有人在喊:“朱娘子不见了……”

    楼道口这边,有人走了出来,朝着那边喊了一声。

    这人说的,不是中文,但我却能够听出来,说话这人,却是长戟妖姬。

    而随后,那长戟妖姬吩咐道:“福临叔叔,你去看一下怎么回事。”

    有人应声离开,旁边有人问道:“不会出问题吧?前面的消息回来了,说老那已经死了,应该是被那个侯漠给斩杀的,其余几人,都给打昏,被警察带走了。要万一被审问出什么来,说不定会知道我们就在这里……”

    长戟妖姬说道:“大陆官方,除了身处中央的天机处之外,针对修行者的地方机构不多,这边就算是得到了风声,一时之间,也凑不齐足够的人手来,问题不大,不过这个马一岙身份特殊,我刚才跟老爹打了电话,他很激动,让我们赶紧将人送回去,中途就不要太多耽搁了——船联系好了没有?”

    那人回答:“联系好了,车队也准备了,我们得赶紧离开了。”

    长戟妖姬又说了两句,然后催促道:“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那个朱娘子一直老实巴交,应该是不会乱跑的……”

    正说着,有人在远处喊道:“找到了,被人打晕在了柴棚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