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二章 肥花现身是厨娘
    如果是碰到一个陌生女人,在这样的时刻,我几乎是会毫不犹豫地下重手,即便不是死人,也务必让对方重伤昏迷,难以对我的营救计划有所威胁。

    但问题在于,这个女人,我不但认识,而且渊源很深。

    肥花。

    小院伙伴之一的她被马一岙当做亲人一般对待,与小钟黄、马一岙和王虎、海妮等人一起,有着最为深厚的感情。

    她当初与我们在霸下秘境之外失散,后来被马丁的同伴卖到了一家生物研究机构,而后来为了找寻她,我和马一岙找遍了华中、华南地区的好多个省份和地区,却一直都没有找到任何踪迹。

    为了她,我们还在情报贩子的那儿挂了很高的价钱,就是想要将这个家人给找寻回来。

    然而让人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就在这柴房里,一脸错愕的看着我。

    她在这儿,是什么情况?

    我的脑子里无数的可能飞速掠过,而她却没有给我太多思考的空间,张开嘴,就要大声叫嚷起来。

    我吓了一跳,直接贴身上去,伸手过去,捂住了她的嘴巴。

    肥花被捂住嘴,下意识地反抗,猛然抽手,用手肘来顶我,我给她顶到了胸口,疼得直抽冷气,使劲儿地咬住牙齿,感觉到肥花的这状态,有些不对劲,便顺势将她给扑倒在地,随后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低声喊道:“肥花,肥花,我是侯漠小哥啊,你还记得我么?”

    然而不管我如何表明身份,肥花都在拼死挣扎。

    她本来就胖,好大一坨,此刻拼命挣扎起来,我还真的有点儿按不住她。

    我想到我可能是带着人皮面具,她慌乱之中,可能认不出来——这玩意紧紧贴着我的皮肤,因为我对烛阴之火的力量控制得当,所以即便是我浑身灼烧,那衣服都烧透,它也没有任何的损伤——我赶忙从八卦袋中摸出了配置妥当的咸液,往脸上一抹,将人皮面具脱了下来,收起,再跟肥花说道:“你看,你看我是谁?”

    然而即便是我露出了真面目,肥花却依旧奋力挣扎着,对待我,如同一仇寇。

    直到这时,我终于明白了,肥花恐怕是和当初的王虎一般,神志已经被人夺去,变成了受命于人的一个躯壳和奴才了。

    而对她动手的人,很明显就是黄泉引的人。

    可恶!

    我心中怒火蔓延,但人却越发理智,感受到身下的肥花反抗力越发增强,没有再多犹豫,陡然出手,重重一下砸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砰!

    我这一下的力道谈不上有多精准,但力量是足够的大,陡然往下,肥花双眼一翻,终于挨不住这力道,昏迷了过去。

    瞧见昏迷倒地的肥花,我也是累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

    这胖妹天生一股好蛮力,如果不是我刚才果断出手,真的让她发起疯来,只怕我也未必能够压得住她。

    我歇了一会儿,站起身来,左右打量,发现地上散落着一堆木柴。

    很显然,肥花刚才正好到柴棚这儿来抱柴,然后准备离开,却好死不死,正好碰到了我。

    她,在这儿的地位,就是个粗使丫头?

    我将昏迷过去的肥花拖到了柴房深处,想了想,用那木柴将她给掩盖住,随后凑在了柴房的透气孔,朝着外面张望过去。

    外面一片平静,风平浪静,好像那静谧的湖水一样,但我却知道,只要一颗石子投进去,这儿立刻就会变得沸腾起来。

    而到时候涌起的波涛,会一瞬间就将我给淹没。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变得镇定一些,随后我回头,看向了肥花。

    曾经,我和马一岙为了她跑遍好多个省份和地区,吃尽苦头,而现如今,她就这般摆在了我的面前。

    按道理说,我不应该放弃肥花的,但作为一个有理智的成年人,有的时候,我们不得不面临着一些必须的选择,就如同现在,选择肥花,还是马一岙。

    如果我选择了肥花,现在就可以想办法将她带走,用不着再四处找寻。

    但是这样一来,我就会打草惊蛇,从而失去了营救马一岙的机会,不但如此,此刻的肥花已经成为了敌人的奴仆,也就是被洗了脑,如何让她回到以前的状态,对于这事儿,我一点儿也不懂。

    事实上,之前从黄泉引手中营救回来的王虎,现在还痴痴呆呆,什么也不懂呢。

    而如果是救马一岙的话,我根本没办法管得了肥花。

    等等,试一试炼妖球。

    我拿出炼妖球来,试了一下,却发现此刻的肥花,完全进入不了状态。

    为什么会这样呢?

    王虎可以,为什么肥花不行呢?

    我思索了一会儿,勉强能够判定,大概是此刻的肥花,实力比之以前,有着太多的增长,已经到了我手中的炼妖球无法承载的地步——就如同我的这炼妖球,无法携带那几头食铁兽一样的道理。

    而八卦袋,又无法装有生命的存在。

    我长长叹息了一声,将散落一地的木柴收拾干净之后,瞅准四周无人,便小心翼翼地摸向了主楼去。

    我不确定这儿是否有暗哨,所以行动的速度一定要快,几乎是箭步而走,很快就落到了那主楼的墙边,我沿着墙,小心翼翼地走着,来到了一处窗户前,瞧见里面没有人,便翻身,爬了进去。

    这儿是一个储藏室,里面满是粮油和蔬菜,旁边还有一个小冷库,我往门口摸去,结果听到那儿传来动静,赶忙闪身,将自己藏在了货架之后去。

    我这边刚刚藏好,就听到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两人。

    这两人在翻找蔬菜,两人一边翻,一边说道:“四季豆在哪里?唉,这帮家伙的嘴真叼,又不是孕妇,想吃啥就吃啥,真难伺候。”

    原来是厨子。

    另外一人笑了,说你就别抱怨了,刚才不说了么,吃完饭马上就走——再说了,他们不是自带了一厨娘么,只是让咱做点下面人的伙食,至于那几位大人物,也用不着咱们来管。

    前面那人继续抱怨,说哼,大清朝都亡了多少年,这帮人还一副天生贵族的作派,真不知道老大是怎么想的,居然会屈身于这样的一帮家伙。

    另外一个人听到,有些紧张,说老胡你可别乱讲,小心隔墙有耳——前天小六子一不小心得罪了那个娘娘腔贝勒爷,现在已经在他最喜欢的石榴树下躺着了,这帮人杀人不眨眼,都不拿我们当人看的,你要是给他们听到了,活不到明天的。

    老胡说怕什么,那帮人不是抓到一个人么,都搁地下室那里呢,谁会跑过来?

    他说着,越发气愤,说就是因为小六子,我才这么一肚子火,唉,老霍,你说要不然咱们往菜里面放一包砒霜,爽死那帮孙子吧?

    这老胡戾气十足,显然是因为小六子的死,对于黄泉引这帮人恨之入骨,而那老霍却是清醒得很,说道:“都跟你说了,无论是那个什么大司马,还是那几个阴阳怪气的贝爷、总管,人家都自带厨子,你真的要毒,估计死的也就是那帮泰国人,而咱们这儿的小虾米而已,到时候咱们跑不了,有的是人治你——别胡思乱想了,赶紧找到四季豆,拿去厨房吧,那个厨娘去柴房拿柴,很快就会回来了。”

    老胡给劝住了,戾气却不减,骂骂咧咧:“妈的,真的是不信我们啊,连烧火用的木柴,都自己去选……”

    两人大概是找到了四季豆,发了几句牢骚之后,又离开了去。

    我听到,终于明白了肥花的身份。

    黄泉引的御用厨娘。

    这……

    她并非无关紧要的人,也就是说,她的失踪,应该不可能持续太久,一定会有人注意到她的,所以我的时间,也很有限,必须赶在肥花被发现之前,我得找到马一岙。

    好消息是,那帮人还没有转移,马一岙也没有转移。

    他们给我提供了一个最重要的信息。

    人,在地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