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二十章 事态危机如悬卵
    “大师兄,不好了,师父又被妖怪抓走了……”

    听到这家伙的叙述,我的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想起了这么一段经典话语来。

    虽说马一岙是人类修行者之中极为罕有的“金蝉子体质”,但他本人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绝对要比黏糊的唐僧要强一万倍,做任何事情,也都有自己的主见,江湖历练更是强上无数。

    而即便如此,他最终还是被抓住了。

    难道这就是命?

    我问那家伙具体的过程,他应该并没有参与抓捕,所以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们的大司马,也就是长戟妖姬,她是亲自带了黄泉引的四大贝勒前往。

    那四大贝勒,每一个人都拥有着接近于妖王的实力,在这样强大的力量累积下,别说是一个修行者,就算是一支军队,都未必能够抵挡得住。

    四大贝勒?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的黄泉引编制,忍不住问起,那家伙却摇头,告诉我,他只不过是黄泉引下游组织的一个小头目,平日里根本无法接收到太多的消息。

    他更多的时候,只是负责打理黄泉引在榕城的一些产业,这一次是被临时抽调过来帮忙的,所以知道得也不多。

    那所谓的“四大贝勒”,和刚才被我斩杀的“那总管”,据说都是来自于内廷的。

    内廷,是黄泉引最核心的组织,里面的人会有一个独立的铭牌,再配合上内廷颁发的行走令,基本上是能够号令大部分黄泉引的外围组织。

    这一次内廷一共来了八人,每个人的实力都让人叹为观止,所以他知道,这一次,是个大行动,上头实在是非常重视。

    至于上头为什么这么重视呢,他也不知道,

    当然,他还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上头的目标,就是三人,一个是侯漠,一个是秦梨落,而最后一个,则是马一岙。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这三人的优先等级,分别是秦梨落、马一岙,再到我侯漠。

    这是那个夜行者交代的时候说出来的,我再三询问了他,在他表示没有差错之后,有点儿陷入了沉思之中。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排名呢?

    按道理说,黄泉引与我之间的仇恨,要远甚于马一岙。

    即便是朱雀是他们的必得之物,但我也绝对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什么马一岙还排在我的前面呢?

    想来想去,答案渐渐地就浮现出了水面来。

    那就是,马一岙拥有“金蝉子体质”的这个消息,也许已经传到了黄泉引的耳中去了。

    正因为如此,使得抓到他的紧迫性,急速增长。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留给我的时间可能就不多了,说不定下午马一岙就会被转移了去。

    大家都看过《西游记》,所以基本都不会有什么拖延症。

    我按捺住了心中的狂跳,从八卦袋中取出了一颗牛黄解毒丸来,让那家伙张嘴,然后扔进了他的嘴里去,随后故作严肃地威胁了一番。

    我用的是马一岙对付卢波等人的伎俩,那家伙大概是听说过我的凶名,脸色变得极为惶恐,不断点头,说我知道了,你说什么,我做就是了,只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许是我刚才击杀那硕根的手段太过于暴烈,那家伙倒也听话,我当下也是从八卦袋中摸出了一套衣服来。

    穿上之后,我问道:“为什么把那硕根,叫做那总管?”

    “这……”那家伙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他们内廷的人,自己都这么叫,而我总是闻到那老家伙的身上,有一股尿骚味,私以为……”

    他没有说完,我直接回答道:“太监?”

    身上有尿骚味,是因为某种男性器官没有了,使得排尿不尽,故而沾染到了裤子上了来,这是生理缺陷,并非是修行之后就能够避免的,也处理不尽。

    那人点头,说应该是吧。

    我勒个去,没想到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真的有人会当太监啊,想想都有些恐怖。

    我没有继续纠结,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讨好地回答:“罗胜。”

    我点头,说好,我们走吧。

    我带着罗胜走,五分钟之后,我们来到一公共厕所那儿,将身上的血迹和污秽洗去后,我站在外面的小公园里,思索了一会儿。

    之前的时候,有马一岙在旁边出谋划策,主动带节奏,许多事情都用不着我来操心,现如今那个承担一切责任的人已经身陷囹圄,我就必须要站起来了。

    解救马一岙,并非是只要知道他的下落,然后平推过去,将人救出那么简单。

    如果我是独孤求败的话,完全没有问题。

    但关键在于,有那什么四大贝勒,加上长戟妖姬带的一大票高手在,马一岙都束手就擒了,我过去只是送人头,又能够起到什么逆转性的作用呢?

    尽管我刚才费尽心思,将那个什么那硕根的总管给灭了,也不代表我可以继续这样的奇迹。

    准确地认识到自己的位置,不狂妄自大,这对于修行者来说,是最基本的素质。

    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希望,的确可以付诸于百分之百的努力,就如同刚才迎战那硕根一样,但如果希望是百分之零,那就得想另外的办法了。

    我想的办法,就是寻求“场外观众的支持”。

    第一个电话,打给了天机女皇的助理,希望能够直接联络到目前国内最有权力的领导者,能够获取官方的帮助。

    然而我打过去的时候,手机是关机的。

    这情况让我有些意外,毕竟当初田主任把电话给我们的时候,是说过有困难随时可以联系她的。

    难道上一次我拒绝秦梨落跟她走,她心中忌恨不成?

    想到这里,我有些黯淡,随后我又拨通了另外的一个电话。

    我同学李洪军。

    这家伙虽然加入天机处不久,但毕竟是天机处扛把子李爱国的孙子,再加上自小累积的名气,以及本身的实力,在天机处之中,也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而且与我们的关系也还算不错。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此刻所需要面对的敌人,是黄泉引,是无恶不作、为所欲为的黄泉引。

    这样极端的原教组织,正是天机处最应该大力打击的黑团伙。

    所以找李洪军,还并不是麻烦他,而是给他送功劳。

    我相信他不会拒绝的。

    这回电话打过去,通倒是通了,不过李洪军那边显得十分匆忙,对我说道:“侯漠同学,我这边临时有紧急要务得出去,所以你有什么事情,赶紧说,我刚刚开完会,准备去机场了。”

    我听到,忍不住问道:“去机场?准备去哪里?”

    李洪军嘴很严,低声说道:“这个就不方便告诉你了,你说你有什么事吧。”

    我说马一岙被黄泉引的人抓住了,我想问问你,天机处在胡建这一带,可有什么分支机构么?

    “胡建?你说你在胡建?胡建哪儿?”

    “省会榕城。”

    “我的天!侯漠,我也不瞒你,我现在也是紧急赶往榕城,刚才我们这儿接到内线消息,说在榕城老城区的一处大街上,出现了非正常力量的拼斗,然后有一个长得跟蜥蜴一样的家伙被一个浑身都是火焰的人给斩杀了,脑袋都滚落在地,当时还有警方人员和许多民众在场,事态闹得很大,我们赶过去,就是准备接手,并且启动紧急预案工作……”

    我没有等李洪军说完,开口说道:“那个浑身都是火焰的人,就是我。”

    “啊……”

    李洪军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说道:“是你?”

    我说对,就是我。

    他有些恼了,说侯漠同学,培训班的时候,老师有没有跟你讲过,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在公众面前暴露身份,免得引起民众恐慌?这事儿如果影响严重的话,相关人等,是需要负责的,你怎么……

    我不耐烦他打官腔,开口说道:“那头蜥蜴,是黄泉引的人,而且还是噬心魔直属内廷的总管,叫做叶赫那拉硕根,是他袭击的我,懂不懂?我没时间给你废话了,现在马一岙被他们抓起来了,带队的是黄泉引的大司马长戟妖姬,随行的据说还有内廷的四大贝勒,个个都是接近妖王实力的顶尖高手,我就问问你,在榕城这边,可有能够信任的高手,能帮忙救人的?”

    “啊……”

    李洪军再一次被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久之后,对我说道:“你等等,我去请示一下领导。”

    他挂了电话,而我的脸色则变得阴沉起来。

    很明显,天机处将会介入此事,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是坐飞机赶过来,只怕这帮救兵也赶不及了。

    我还是得自己行动,就算是不能救下马一岙,也得把时间给拖延住。

    只不过,就我一个人么?

    我有些忧愁,然而这个时候,不远处,却走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朱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