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十二章 黄律师与三乞丐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的卢波,是见不着律师的。

    毕竟两千年的内地,并不是香港电影里面演的,被逮进局子里面去了,立刻就有律师出面来解决任何问题,你甚至都可以保持沉默,不用理睬任何人。

    所以突然多出这么一个角色来,无论是我,还是马一岙,都有些惊讶。

    哪里冒出来的什么鬼律师?

    然而很快,刘队长跟我们解释了,这位黄律师,跟政法委那边的关系不错,上面打了招呼,他们这边肯定没办法挡住;再说了,先前的时候,卢波这件事情基本上算是结案了,他们觉得翻不起什么浪来,所以才回同意。

    听到这话儿,马一岙的脸冷了下来,说:“刚才你为什么没有说?”

    刘队长讪讪地笑,说你也没有问不是?

    马一岙瞧见他的态度有点儿勉强,显然也是被马一岙的责问弄得有些烦了,他毕竟是做刑警的,而且坐到了这样的位置,自然也是有脾气的,此时此刻,还能够在旁边陪着,估计一是看在吴老鸠那朋友的面子,二来也是心中多多少少有些内疚。

    所以马一岙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他说道:“能把那人的信息,提供给我们吗?”

    刘队长点头,说可以。

    他将那黄律师的事务所地址,以及家庭住址都给了我们,马一岙又问了一件事情,说那人见过卢波几次。

    回答是两次。

    问有没有见过刘喜梅的时候,刘队长说没有,马一岙赶忙对他说道:“千万不能让他在去见刘喜梅了,如果让那个巧舌如簧的家伙说服了刘喜梅,让她帮忙串供的话,这件事情就真的有大、麻烦了。”

    刘队长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上来,自然不是蠢人,对我们说这个他也考虑到了,已经交代下去了,绝对不会给那家伙机会。

    聊完这些,随后我们告辞,离开了看守所。

    我们按照刘队长给的地址,让卢本才开着小货车,将我们给送了过去,抵达了那事务所的楼下。

    车停路边,我问马一岙,说怎么,直接进去问么?还是干嘛?

    马一岙摩挲着新长出来的胡子,说道:“卢波翻供,这个黄律师是最主要的关联方,而我们猜测的解毒者,恐怕也是他。如果是前者,那倒没什么,但如果后面的也跟他有关,那么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单纯的一个律师而已,说不定也是江湖人物。”

    我说能不能直接将他给抓起来,严加审问?

    马一岙摇头,说在没有足够的证据之前,贸然行动,很容易将我们自己也都给折进这里面去的,而且凭借着对方的狡猾,也未必会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我说那怎么办?

    马一岙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越是这样的时候,越应该沉着冷静下来,让我想一想。”

    我说道:“不如让吴老鸠这个地头蛇来盘一盘那个家伙的底细?”

    马一岙豁然开朗,说对啊,让吴老鸠来,不过不用他直接去盘底,而是找人打听一下,看看这个黄律师到底是不是行当里面的人,等明确这一点之后再说别的。

    我们商量妥当之后,给吴老鸠去了电话,让他去帮忙打听,而我们则守在楼下,思索着接下来的行动。

    我瞧见卢本才有些焦虑,便安慰他道:“这件事情你也别急,一应的证据都有了,相关的证人也都有,就算是卢波临时翻供,那还有刘喜梅呢。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反正谭师傅早晚都会出来的,只是时间会比预料之中的晚一些,用不着太担心。”

    卢本才苦着脸说道:“我都已经把消息传到师父家里了,他们还准备着过来接人呢,谁会想到竟然还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情?”

    他心里的确很失望,不过也知道他师父想要出来,必须得依仗我们,故而即便是心里有再多的怨气,也不敢发泄出来。

    我们等到了下午,瞧见一个梳着偏分头、戴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夹着公文包出了大楼。

    根据刘队长给的资料,这人就是那个关键人物黄律师。

    我们要找的人,就是他。

    那家伙出门之后,径直走向了楼下的一辆白色日产车,随后开车驶离,我们赶紧叫卢本才在后面跟着,又让他不要太暴露,远远跟辍着就行。

    那个黄律师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个挺大的餐馆。

    我们一路跟随,进了大厅,又跟着来到了黄律师的隔壁包厢坐下,随意点了几个菜,然后赶走了服务员。

    黄律师在我们隔壁包厢落座,但里面却只有一个人。

    他在等人。

    我故意装作上厕所,离开了包厢,然后去往洗手间,站在洗手间门口,朝着过道这边张望。

    大概等了十分钟的样子,我听到大厅那儿有争吵的声音,随后有三个乞丐模样的人在服务员的指引下,进了黄律师的包厢。

    乞丐?

    如果是以前的话,我或许只是觉得奇怪而已,但现如今对于整个行当都有着一定的理解,我早已不再是以前的侯漠,自然知晓,行当之中的确有一部分人是混乞丐的。

    通常情况下,大家伙儿会将这类人,称之为丐门。

    比如那个什么花脸神丐,又或者马丁之类的。

    当然,所谓的丐门,跟“丐帮”这种统一的帮派组织又有所不同,他们只不过是因为乞丐的这种职业而统一称呼、共同遵守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行业规则而已。

    所以这几个乞丐,未必会跟花脸神丐、马丁等人有关系。

    当然,这也不一定,毕竟江湖也就这么点儿大。

    我往回走,回到了包厢,服务员正在上菜,不过大家吃得都心不在焉,一对耳朵竖起来,正在听着隔壁的对话呢。

    我坐下,一边拿出筷子,掩饰性地夹菜,一边听着。

    黄律师跟那几个乞丐,正在围绕着蚀心散的解药在讨论,黄律师一开始还算是比较平和,然而后来,却突然拍起了桌子,动了怒气来。

    而我们在旁边听着,这才知道,卢波体内的蚀心散,其实并没有解开。

    事实上,那解药的确如同马一岙所说的一样,是那九华山青囊真人的独门手段,在江湖上流传得并不广,所以一时半会儿之间,就能够得到解药,这事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但为什么卢波却那般的嚣张和自信呢?

    因为他也被骗了。

    事实上,里面其中的一个乞丐,的确是认识青囊真人的一个徒弟,不过那人在皖省,就算人家愿意帮忙解毒,一时之间也是鞭长莫及的;不过那家伙却耍了一个花枪,用一种清淤药来替代,告诉卢波,说这个就是蚀心散的解药;卢波一开始也是不太信的,然而等他服用完毕,去厕所拉过一大团漆黑粘稠的粪便之后,突然间就来了精神。

    他以为那毒素已经排除完毕了,马一岙威胁不到了他的生命安全,顿时就心花怒放起来,殊不知这只不过是别人的缓兵之计而已。

    黄律师与卢波是朋友,所以能够站在他的立场上想事情,但这几个乞丐,却认为卢波的说辞绝对能够镇住谭师傅请来的帮手,所以觉得这件事情用不着那么着急。

    所以双方为此吵了起来,最后黄律师十分坚持,乞丐们退让了,说已经找人联系到了那青囊真人的徒弟,只要花上一部分钱,人家就会过来跑一趟。

    应该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了,让卢波再坚持两天。

    另外这里面产生的费用,也得卢波回头结了。

    双方聊过之后,黄律师告诉乞丐,说:“卢波说了,对付他的那几个人,都挺厉害的,一看就不是无名小辈,所以以后我们尽量电话联系,能不见面,最好就不见面,免得被人撞见,暴露了你们的行藏。”

    一直与他对话的那乞丐笑了,说黄律师,你看我们这穷哈哈的样子,哪里有手机来给你打电话?要不然,你赞助一点?

    黄律师说公共电话、ip电话不行么?

    双方聊过之后,都有些不太高兴,黄律师不想跟这几个乞丐同桌吃饭,买了单之后就离开了,而乞丐们却留了下来,美滋滋地享用着一大桌的菜肴。

    这时吴老鸠的电话也打了进来,告诉我们那个黄律师在江州挺出名的,专门打那种“生儿子没屁眼”的官司,帮着恶人干活儿。

    不过他虽然在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但并非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人。

    听完吴老鸠的情报,马一岙挂了电话之后,站起了身来,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朝着我点了点头,说道:“走,去会会那几位丐门的英雄?”

    我点头,说理当如此。

    在马一岙的带领下,我们来到了隔壁包厢的门口,马一岙叩了叩门,然后推入,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缓声说道:“各位,吃饱没?我来给大家伙儿敬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