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十一章 唇枪舌战显疯狂
    我们赶到看守所,然而卢波却并不愿意见我们,并且表现出极为抗拒的情绪来。

    我有点儿搞不懂,难道不见面,他就不会死了?

    大哥,拜托,蚀心散是喂进肚子里面去的毒药,又不是下蛊、需要当面弄你好吧?

    当然,我们在没有确定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也不可能轻举妄动,让卢波直接挂掉,所以这一面,是必须要见的。

    我们得知道卢波到底是哪儿来的勇气。

    梁静茹给的么?

    我们这边警务系统里面有人,直接以协助调查的身份介入,作为一个杀人嫌疑犯,卢波虽然不想见我们,但还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正如同他不想坐牢,但还是得在看守所里面待着一样。

    不过人员不宜太多,所以闻讯而来的卢本才和跟着我们的朱雀都没有进入会面室,只有我和马一岙在。

    当然,警方这边也派了人,正是先前与我们有过交接的刘队长。

    这件事情归他负责。

    这场见面,不做记录。

    我们在见面时等待着,马一岙问刘队长,说除了这家伙翻供之外,没有别的事情吧,刘喜梅的情绪怎么样?

    刘队长说还好,她没有翻供,不过就是会经常询问我们,她会不会也需要偿命,当我们的人告诉她相关的量刑之后,她松了一口气,配合得比较积极了。

    马一岙又问:“其他的证据收集工作弄得怎么样,现场指认了没有,还有其他的……”

    刘队长说道:“那家伙是用拳头将林松活生生锤死的,所以没有杀人工具,足迹方面,他当时很小心,套了塑料袋,又可以掩藏,所以查不到相关的痕迹,刘喜梅和林松家的钥匙,他之前告诉我们说丢了——那家伙很狡猾,在做笔录的时候,用了很多含糊的话语,又有故意弄了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这些是我们复查的时候后来发现的……”

    马一岙问道:“现场指认没做?”

    刘队长有些心虚地说道:“没,最近局里面的事情比较多,好多个大案子累在一块儿,先前专案组的人也抽调得差不多了,所以没有来得及……”

    先前的侦查方向,是落到了谭云峰谭师傅身上,后来事情弄得差不多了,于是就减了人手,这个是很自然的。

    毕竟是地方市局,在人手和资金比较紧张的情况下,不可能抽出太多的精力来。

    马一岙盯着刘队长,说也就是说,卢波贸然翻供,其实是很有可能洗脱全部的罪责的,对吧?

    刘队长含糊地说道:“这个不一定,毕竟前面我们做的笔录还是很充实的……”

    马一岙说既然充实,为什么卢波前面留套的时候,你们没发现?

    刘队长被马一岙的质询弄得有些下不来台,脸色有些不太好,刚要说话,这时门被推开,卢波给人带了进来。

    相隔几天,再一次瞧见卢波,我发现他此刻的精神状态还算不错,比被我们擒住、特别是被马一岙给降得服服帖帖时,要强上太多,脸色也有了血色,显然这两天过得还算不错。

    而且他虽然一直低着头,但与我们打照面时,眼神之中却流露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得意。

    我看向了马一岙,他没有再跟刘队长纠结这些细节,而是平静地看着卢波。

    因为是重刑犯,卢波戴着手铐和脚链,狱警将他给安置在房间中间的铁椅上,并且将他安置妥当之后,朝着刘队长行了一个礼,然后离开。

    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人,与卢波一个。

    先前已经明确了此事由我们主导,而刘队长只是在旁边起一个监督作用,所以刘队长刻意地坐在旁边,并不说话。

    马一岙也不说话,冷冷地打量着卢波。

    卢波低着头。

    场面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之中,良久之后,马一岙方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幼稚,你觉得临时反水,就可以力挽狂澜?”

    卢波低着头,依旧不说话。

    马一岙瞧着一副不愿意配合的样子,终于有了脾气来,说卢波,每个人做事情都是需要负责任的,你得仔细想一想,别一时冲动,到时候后悔。

    这个时候,卢波终于抬起了头来,盯着马一岙,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来。

    他说怎么,图穷匕见,准备威胁我了?

    马一岙说不是威胁,我只是给你一个忠告而已。

    卢波咬着牙,嘿然笑道:“我已经把你之前对我做的事情捅出去了,只要是你敢动我的家人,警察就能够立刻找到你,证据确凿,你是一个拥有着大好前程的人,没有必要跟我搏命吧?”

    马一岙慢条斯理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对付你的家人?”

    卢波冷笑,说当着警察的面,你自然不肯承认,不过这是事实,不是你不承认,就可以抹杀的。

    马一岙有些无语,知晓这人是在往我们的身上泼脏水了。

    只不过,他为什么会这么自信,相信马一岙不会动手,引发蚀心散呢?

    他说马一岙对他动的手脚,警察就能信?

    证据呢?

    不,不对,他一定是有所依仗,所以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

    我们可能漏掉了一些东西。

    马一岙死死盯着卢波,许久之后,又问道:“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没得谈了,对吧?”

    卢波梗着脖子,说道:“对,先前我是性命被威胁,所以才会顺着你们的谎言编下去的,现在我已经在看守所了,受到了警察的保护,对你就用不着担心了,我现在只需要将真相公布出来,你真的要对付我,那就来吧,拿我的性命来换你的性命,我不怕,毕竟黄泉路上有人陪着,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你说对吧?”

    说完这话儿,他突然疯狂大笑起来,口水都快要喷出来了,双目之中,满是疯狂和挑衅之色。

    面对着这样的卢波,马一岙显得无比平静。

    他知道卢波已经是铁了心翻供,怎么劝都没有效果之后,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冷眼瞧着骄狂的卢波,好一会儿,他转过头来,对刘队长说道:“可以了。”

    “啊?”

    刘队长很是诧异,愣了一下,说就完了?

    他得了上面的吩咐,以为我们过来,能够直接将卢波的心理防线给击垮,却没曾想见过卢波之后,都没有聊几句,谈话就结束了。

    马一岙点头,说对,可以了。

    刘队长敲了铃,狱警过来接卢波,那家伙离开之时,还很是挑衅地盯着马一岙,瞧那眼神,好像是在说:“你有本事,过来弄死我啊?”

    等到卢波离开之后,马一岙对刘队长说道:“我跟我朋友聊两句。”

    刘队长知趣地离开,而等他关了门之后,马一岙对我说道:“侯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家伙有恃无恐,仿佛对蚀心散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我注意到了他说的,是对蚀心散不在乎,而不是对生死不在乎,于是问道:“你的意思,是他已经不怕蚀心散了?”

    马一岙点头,说对,他之前说的一大堆话,都不过是掩饰,他之所以翻供、并且状态变得如此轻松的真正原因,是没有受到死亡威胁了,所以才会如此,否则他不可能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一岙揉了揉额头,说鬼知道怎么回事啊,这家伙的状态让人有些意外啊,难道是……

    他突然沉吟起来,而我也猜到了一些,说道:“除非是有人帮他,将这蚀心散的毒给解了,所以他才会有恃无恐,妄图凭借着翻供来完成绝地大翻盘,对不对?”

    马一岙点头,说对,只有这么一个原因,能够解释所有的疑问。

    我说那是谁,将蚀心散的毒给解了呢?

    马一岙说道:“蚀心散是九华山青囊真人的独门绝活,而青囊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手段在江湖上流传得并不多,除了他,还有几个徒弟之外,像我这样也懂得的不多,按道理说,不可能这么凑巧,就有人能够解开这毒药的……”

    我说不管是什么,卢波绝对不是一个人。

    马一岙点头,说对了,我们只需要调查一下,这几天时间里,他到底见过什么人,就知道了。

    两人商谈妥当之后,出去找到刘队长问询,随后得知,就在卢波翻供的两个小时前,他的确是见过一个人,而那个人,是一个律师。

    卢波的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