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九章 升米恩,斗米仇
    事情都谈开了,就没有什么可以遮拦的了。

    卢波在离开江城的这几年里,在外面的世界和江湖也是有闯荡过的,江湖人到底有多么的心狠手辣,我是在老金被杀的时候感受到的,而他,想必有着更深的体验。

    正所谓“侠以武犯禁”,一旦人有了超出常人的力量,而得不到道德和法律层面的约束时,能够做出多恶的事情来,是很难想象得到的。

    有一句俗话说得好,叫做“人心远比鬼怪更可怕”。

    这一点,不管是修行者,还是夜行者,都是一样的道理。

    又或者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卢波怂了,事情反而就变得简单许多,随后我们回到了先前落脚的招待所,将昏迷过去的刘喜梅安置妥当之后,由马一岙来负责审问卢波,而我们几个则在旁边学习。

    的确是学习,马一岙出道很早,在这江湖上晃荡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所以对于人心的把握,远比我们都要强上许多。

    无论是问话技巧,还是语言逻辑的陷阱设置,又或者是对于谎言的判别,马一岙都有着很娴熟的认知,没多一会儿,基本上就把事情的大概经过给还原了出来。

    卢波说得没错,他跟刘喜梅的确是青梅竹马,而且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亲密到什么程度呢?

    刘喜梅的一血,就是卢波拿下来的。

    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天生都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情存在。

    即便是卢波很渣,睡过之后,厌烦了,对她就弃之如敝履,但即便如此,刘喜梅对他也还是存在特殊感情的。

    而卢波这一次过来,正好碰到了她,两个人旧情复燃,一夜春宵之后,卢波就开始劝说刘喜梅,让她帮着完成自己的计划。

    最开始的时候,刘喜梅是不愿意的。

    毕竟她就算是再瞧不起林松,但人家给她吃给她穿,而且不管她如何批发绿帽子,林松都没有追究过,甚至都舍不得打她一下。

    这样没脾气的老实人,说句实在话,真的很难再找到。

    而且两个人之间,多多少少也是感情的,就跟你养了个小狗小猫一样,时间久了,就习惯了。

    特别是这件事情,有点儿太过于凶戾恐怖了,杀人偿命啊,作为普通人的刘喜梅,即便是水性杨花,也做不出那“潘金莲杀夫”的恶事来。

    但卢波是什么人?

    社会人啊,人家在江湖上晃荡那么久,别的没学到,坏水却是攒了一肚子,当下也是竭尽全力,将刘喜梅给伺候得美美的,最后又用真爱来感动她。

    他说只要刘喜梅办成这件事情,等这案子过去了,他就带着刘喜梅远走高飞,去大城市里面过好日子。

    刘喜梅本来就是眼窝子浅、虚荣心强的浪荡女人,头脑也不复杂,给这么一蛊惑,终于就成了卢波的牵线木偶,在他的指挥下,开始了一步一步,滑向深渊。

    对于这件事情,卢波是筹划了很久的,所以所有的细节他都注意到了,环环相扣,将警方的视线给一下子锁定在了谭师傅身上去。

    然后他又将所有的漏洞给补齐了。

    先前是刘喜梅曲意相配,将林松给灌醉的,然后趁着林松迷迷糊糊的时候,跟他玩什么s-m,让林松的印象中留下这么一个影子,不敢反驳谭师傅的质询,而随后刘喜梅被卢波暴打了一顿,便去叫来了谭师傅。

    等两人离去之后,卢波小心翼翼地遮住自己的痕迹,用之前配过的钥匙开门进屋,将林松给杀害,随后离开。

    然后就是第二天事发,嫁祸到谭师傅身上的事情。

    就连刘喜梅事后搬去与烂鼻张同居,也是卢波安排来转移视线用的。

    一切,他都谋划清晰,毫无漏洞。

    除了刘喜梅之外,无人知晓他的存在,而即便是刘喜梅,他也在这女人的意识思维之中,种下了心理暗示。

    所有的一切,如同完美,但即便如此,刘喜梅还是他最大的破绽。

    这女人通晓他的一切。

    不但如此,事后刘喜梅还屡次找到卢波,要求他兑现承诺,带着他远走高飞,而且还不止一次地威胁他,说如果卢波不办到的话,她就会去警局揭发他。

    刘喜梅是什么人,自从被卢波抛弃之后,彻底地自暴自弃,宛如公交汽车。

    这样的女人,卢波偶尔玩玩还可以,真的娶来当老婆,怎么可能呢?

    而且像这样的女人,活着不如死了去。

    所以他就起了杀心。

    不过林松刚死不久,刘喜梅又突然暴毙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引起人怀疑,所以卢波是准备拖一段时间的。

    一直到刘喜梅再一次地跟他闹起,让他意识到,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很有可能是个大、麻烦。

    所以他才会铤而走险,在食物里面下毒,想伪装成食物中毒的意外。

    在失败之后,刘喜梅又一次致电他,在知道她被人盯上的情况下,卢波再一次地出手。

    他其实是心存侥幸的,觉得如果只是像卢本才这样的人,他应该是能够应付,却不曾想,这事儿竟然引来了马一岙和我。

    一山更有一山高。

    讲完这一切,卢波流下了悔恨的泪水,然后开始跟我们说起了谭师傅对他的种种严格和苛刻来。

    他告诉我们,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他未必会对谭师傅有那么强烈的恨意。

    他唠叨半天,马一岙不为所动,待结束之后,他平静地说道:“单纯只是这样的话,杀人动机还不够成熟,告诉我,你被逐出师门之后,屡次三番地回来,到底是因为什么?”

    被马一岙直接点破,卢波愣了一下,许久之后,他低声说道:“老东西有一本秘典,叫做天罗无极剑,相传是修剑痴留下来的法门,当年修剑痴就是凭借着这一手段,名扬四海的,我想让他屈服,将这本书给我。”

    马一岙看向了旁边的卢本才,问道:“是么?”

    卢本才点头,说有这么一本,不过我师父说,学这个需要很高的天分,否则很容易驾驭不住,反受其害,所以不但不传给我们,他自己也不学的。

    盘问结束之后,已经是五更天,我去前台取来了纸笔,然后让卢波自己将整个过程,写成“陈情书”,有盖了手印,算是一份纸面证据。

    随后马一岙又给卢波喂了那一小包白色粉末,正是那含有剧毒的蚀心散。

    弄完这些,马一岙笑着说道:“你那精神催眠的手段还挺不错的,从哪里学来的?”

    卢波低头,说从一个游方道人那里,不过他后来病死了。

    马一岙说我其实是可以直接破掉你的那心理暗示的,不过这个,对刘喜梅的神智有损,就放弃了,你自己来吧,帮她解开——记住,我在旁边看着的,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样,我不会给你第二次的机会,懂么?

    卢波的精神都蔫了,显得十分老实,点头说好。

    随后我们将刘喜梅给弄醒了过来,由卢波给刘喜梅解开了那一层心里印记。

    随后由卢本才将五花大绑的卢波押到了旁边房间,我们这边又给刘喜梅做审讯工作。

    对付这女人,就有些麻烦了,因为她毕竟不是江湖中人。

    不过马一岙也有办法,先告诉她,说这件事情的主谋是卢波,实施者也是卢波,而她刘喜梅才是从犯,从法律量刑上来说,截然不同。

    如果量刑浅的话,刘喜梅其实坐不了几年牢。

    当然,这是在她主动投案自首,并且积极配合调查的前提下。

    其次就是卢波的供词,这玩意才是重磅炸弹,直接将刘喜梅心里面的最后一丝幻想都给掐灭了去,让她不得不认真面对起卢波的杀心和虚伪来。

    如果不把卢波送进监狱里面去,那么她面临的,就不是牢狱之灾那么简单了。

    而是死亡。

    如此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的劝导,刘喜梅最终交代了一切,随后与卢波一样,写了陈情书,并且签字画押,盖上了手印。

    弄完这一切,天色已白,我打电话给了吴老鸠,说明情况之后,询问起了后续的相关事宜来。

    吴老鸠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就有了惊天逆转,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随后他表示立刻赶过来。

    我们在招待所等到了中午,吴老鸠带着四个警察过来了,为首的国字脸,是市刑警队的刘队长。

    在吴老鸠这个地头蛇的穿针引线下,大家相谈甚欢,而随后刘队长对卢波和刘喜梅进行了简单的问询,两人供认不讳,事情基本上就敲定了,随后他押着两人,又带着相关材料离开了,而我们则放松下来。

    卢本才着急回家去告诉谭家人这个喜讯,而吴老鸠则请我们去当地一家很具特色的馆子吃饭庆功。

    一切仿佛都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