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三章 追迷踪杀人灭口
    马一岙问卢本才,说这个猜测,你跟办案子的警察说过没有,他们是怎么说的?

    卢本才说啷个没说呀,讲了的嘛,不过他们那帮人不但不信,还非骂我胡思乱想,在这儿乱造谣——我哪里造谣?刘喜梅那烂货肯定是见异思迁,想要跟烂鼻张那王八蛋在一起,所以才处心积虑弄出这么多事情,最主要的,是她居然还想到要栽赃到我师父头上来,简直就是“最毒妇人心”啊……

    他有些激动,双目通红,显然是想起了自己师父这无妄之灾,心中难过。

    其实卢本才讲的这个逻辑,也说得通,谭师傅是什么人,我们都晓得,这样的高手,下手怎么可能没轻没重?

    人肯定不是他杀的,而刘喜梅这女人心怀鬼胎,满口谎言,很有可能就与谋杀案有关系。

    不管那个凶手到底是烂鼻张,还是别的人,找到刘喜梅本人,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当然,如何让那恶妇开口,这事儿还是有些难度的。

    马一岙与我对了一眼,然后与卢本才说道:“行吧,不管怎么回事,我们去见一下你师父,让他安心,这件事情,交由我们来处理。”

    卢本才苦笑,说我师父现在的情况特殊,现在是禁止探视的……

    我们看向了旁边的吴老鸠,他是这儿的地头蛇,不知道在局子里面有关系没有。

    吴老鸠大概是得到了李安安的吩咐,所以对我们倒还算客气,说这个,我去试着安排一下吧。

    他起身去打电话,而我问卢本才,说那个叫做啥,刘喜梅的女人,现在在哪儿呢?

    卢本才说道:“给她男人办完丧事之后,消停没两天,就跟烂鼻张姘居在一起了,我上回还见过她,找她说起这事,给她骂得一脸口水……”

    我说你就没有想办法,从她嘴里撬点儿什么东西出来?

    卢本才一愣,说什么意思?

    马一岙听不下去了,说道:“也就是说,把那女人给绑了,找个地方仔细盘问一下。”

    卢本才摇头,说那,那可是犯法的,我师父跟我说过,这个不行……

    得,这家伙给谭师傅给教傻了,白染了一头黄毛。

    没多一会儿,吴老鸠打完了电话过来,跟我们说,可以安排,不过这件事情不宜张扬,所以只能有一个去见谭师傅,让我们商量一下。

    我与马一岙简单聊了两句,由他跟着吴老鸠去见谭师傅,了解了一下当时的情况,而另外一边,让我和朱雀跟着卢本才一起,去找那个刘喜梅。

    不过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马一岙告诉我,在他回来之前,让我确定一下她在哪儿就行了,先别动刘喜梅,免得打草惊蛇。

    那娘们既然有如此运筹帷幄的本事,心眼一定挺多,指不定憋着什么坏水呢。

    他估计我未必能够应付得过来,反而惹了一身骚。

    我知道马一岙想要干嘛,他先前展示出来的催眠术让我为之赞叹,想必也是准备用这一手,来让那娘们说实话。

    我表示知道,于是大家兵分两路,各自行动。

    我与朱雀,还有卢本才一起坐着他的小货车离开了市里,前往镇子上去,傍晚的时候,我们赶到了那镇子,随便找了家店子吃了点汤粉,然后卢本才带着我们赶往烂鼻张的住处。

    烂鼻张住在镇子东头的一处院子里,我们赶到的时候,铁门紧闭,卢本才瞧了我一眼,张嘴欲语,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瞧见他这模样,有些无语,只有自己出头张罗,上前拍门。

    我拍了半天门,院子里才有动静,走出一个七八岁的小萝卜头儿来,打开铁门里的一条缝,瞧了我一眼,说你谁啊,干嘛的?

    我瞧见是一小孩,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道:“你好小朋友,请问刘喜梅在不在这里?”

    小萝卜头一听这名字,顿时就没好气地将那挡板给关上,说道:“不在。”

    我听他这是要走,赶忙拍门,砰砰砰,小孩儿不耐烦了,说敲什么敲,都跟你说了,那骚娘们不在,回娘家了。

    嘿,这人小鬼大的劲儿。

    我有些意外,看向了卢本才,他有些意外,说回娘家?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我说她娘家在哪儿?

    卢本才说道:“庐山脚下的一村子,离我们那儿挺近的。”

    我说那走吧。

    卢本才愣了一下,说这就走了?

    我瞧见小黄毛还挺可爱的,忍不住笑了,说不走,难道还准备留在这里吃晚饭?

    卢本才赶忙带着我们赶往刘喜梅娘家,路上的时候,他问我,说他师父这事儿还有希望不?

    我说没事,只要刘喜梅翻供的话,就没问题。

    卢本才忧心忡忡,说那家伙要是肯翻供才怪呢,我之前找过她几回,都不得行。

    我笑了,说没事,我们来跟她说,问题不大。

    随后我跟朱雀聊起了关于文曲勾兑丹的话题来,那本从白七郎书房里抢救出来的残卷里面,关于这一篇是最完整的。

    只不过它上面记录的,是关于如何凝练妖丹的事情,这事儿对于我一个都还没有完全觉醒的小妖而言,着实是有一些太远了,而我也并没有从这里面,看出什么关于“八九玄功”的线索来。

    反倒是对于朱雀来说,有一些用处,因为她这些日子的修行,又有所感。

    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将秦梨落的修为,直接从平妖巅峰,提升至大妖境地去。

    不过朱雀本身有着自己的内丹融练之法,对这个更多的,只不过是借鉴罢了。

    如此聊着,地方就到了,此刻天色已晚,我们赶到了刘喜梅的娘家,卢本才来过多次,跟她母亲还挺熟,敲开了门之后,问起刘喜梅来。

    她老娘告诉我们,刘喜梅中午的确是回来了一趟,不过天擦黑,晚饭都没吃就走了。

    卢本才问去了哪儿,她老娘有些不太高兴,说我怎么知道?

    有刘喜梅这样一个不省心的闺女,她老娘当真是操碎了心,而卢本才又是谭师傅的徒弟,老人家心中满是疙瘩,也不怎么肯讲,我们没办法,又调头离开。

    车子开到村口的时候,有一个人瞧见这车,便喊了卢本才一声。

    卢本才停了车,跟那人聊了两句。

    原来这人是卢本才的一同学,两人见面,聊了几句,那人问卢本才过这儿来干嘛呢,卢本才如实告诉他,说是来找刘喜梅的。

    那人笑了,说你又帮你师父忙活呢?那事儿不是快判了么,我听说你师父算是过失伤人,应该判不了几年的……

    得,这事儿传到十里八乡都知道了。

    卢本才不好跟他谈及我们,便敷衍两句,而当他说起找不到人时,那人笑了,说我刚才还在村东口的小饭庄见到她呢,她在跟咱村的王大顶在喝酒。

    卢本才一听,赶忙问道:“她还在不?”

    他同学摇头,说提前走了。

    卢本才说她没有回娘家,你知道她会去哪儿不?

    他同学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来,说王大顶老婆不是去了纺织厂上班了么,这几个月都没有回来过几次,你说这孤男寡女的,大晚上在那里喝酒吃饭,完了能干嘛去?

    卢本才这时反应过来,说你的意思,是她可能在王大顶家?

    他同学笑了,鼓动道:“唉,咋样,你这是要去抓奸么?要是的话,我去多喊两个人来,帮忙堵后门……”

    卢本才看向了我,我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他这才说道:“算了,懒得管那闲事。”

    他同学瞧见卢本才不愿出头,有些遗憾,说哦,那行吧,有空来家里坐啊。

    卢本才本来要走,想了想,问道:“对了,王大顶家住哪儿呢?”

    他同学指着村西头,说那边,大槐树旁边往里走,第三家就是了。

    卢本才同学离开之后,他问我,说干嘛不去?如果真的抓到了,那女人的臭名传出去,她先前说的话,公安机关或许就会重新考虑呢?

    我摇头,说用不着。

    卢本才问我,说那怎么办?

    我说你出村去,把车停好,我们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下了车,按着他同学说的地方找了过去,首先找到了那大槐树,随后往里走,找到了第三家,发现屋子里黑乎乎的,什么都没有。

    我走到门口,耳朵挨着墙,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男女交、欢的声音,想着难道两个人已经完事,现在已经躺下去了?

    我继续耐着性子听了一会儿,突然间听到有痛苦的呻吟声。

    我看向了旁边的朱雀,她朝着我点头,表示也听到了。

    我脑子“咯噔”一下,顿时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杀人灭口。

    糟了,我没有再多犹豫,直接一脚踹开了门,冲进了房子里面去,径直走向卧室,将灯一打开,瞧见床上躺着两个光溜溜的男女,而两人口中,则吐着白沫,眼看着就快要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