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马猴崛起第一章 谭云峰蒙冤错案
    2000年的春节,因为需要筹备冲击第三重关口的相关事宜,我并没有跟父母一起度过。

    为此我特地跟父母打电话聊过此事,好在老两口刚刚开了一家饭店,据说生意还非常火爆,口碑爆棚,忙得不可开交,听到我不回来,反而十分高兴,告诉我,让我跟着那个马大哥一起,好好混着,一看人家就知道是场面人,跟着多学学是没坏处的。

    这话儿听得我很是郁闷,有点儿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了。

    除夕的时候,我做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招待大家。

    我这厨艺是家传的,从我爸那一辈就有手艺,而后来我出去闯荡,当药水供应的业务员,经常会有吃吃喝喝的事情,吃得多了,就慢慢有了研究,也爱好这个,所以弄出来的水准还算是不错。

    王虎经过这么久时间的沉淀,人还是浑浑噩噩的,不过已经不再疯癫,能够安安静静地待着,就像是个两三岁的小孩儿一样。

    钟黄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照顾着几位老人和王虎,时不时还得去喂养那四只食铁兽,颇为辛苦。

    所以除夕夜的时候,我都不用他来动手。

    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然后就是守夜,这一帮江湖上还算是有些小名气的高手,围在火炉边打麻将。

    对于这项活动,朱雀的瘾儿最大,自从沾上了这东西,总是张罗着来玩儿。

    不过她的牌技一般般,与我一样,经常都是输家。

    反倒是钟黄和马一岙两位师兄弟,天生就有聪慧的脑子,打起牌来,各种花样,每次都能够让我们输得喝一肚子的凉水。

    对的,我们打麻将,赌的不是钱,谁输了谁喝凉水。

    哈哈哈,正能量不?

    说到钱,我先前从禺疆秘境之中弄了一箱子的珠宝来,这些东西的价值都颇高,而且品相极好,马一岙征询了我的意见之后,拿出了一部分来,找人出手,市场反应很不错,又收拢了一大笔的款子来。

    而有了这些资金的支持,使得马一岙接手操办我的渡劫之事有了底气,不少十分珍惜的药材,都毫无顾忌地买来。

    除此之外,马一岙还托人在羊城和鹏城买了几套房子。

    他告诉我,说资金留存在手里面,是最不划算的,整几套房子呢,一来我们江湖飘零,总也有落脚的地方,二来则是可以当做投资用。

    对于这些,我什么也不懂,都由他来弄。

    正月十五,出了新年,又陆陆续续等待了一段时间,俗话说得好,“二月二,龙抬头;三月三,生轩辕”。

    三月三是个好日子,而马一岙给我安排冲关的时间,也正是在这一天。

    我等待良久,心情有些紧张,好在一切都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且连王朝安老爷子都过来帮忙坐镇,所以并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以息壤为药引,将我身体里的经脉构建,重新疏通之后,我顺利地冲破了第三关,感觉整个人的精神气质,都截然不同。

    先前的时候,我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刃,即便是藏住了身体里的气息,但也掩饰不住那股凌厉锋芒。

    而渡劫之后,我整个人都变得厚重许多,神色内敛起来。

    小钟黄告诉我,说我现在变得朴实无华了。

    朴实无华,这句话用在修行者的身上,算得上是一种赞誉了。

    除了修为的提升之外,有一个东西也很明显。

    那就是我屁股后面的尾巴。

    这玩意从最初的一小截,到现在一尺多长,变化着实有一些大,我基本上已经穿不了紧身的裤子了,否则勒出来的凸起,着实会有一些迷之尴尬。

    这玩意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我甚至想要将它给斩掉去。

    不过马一岙告诉我,这个就是夜行者的标志,难以掩盖的,如果我将它斩断,一来力量会受损,二来没过多久,它就会如同头发一样,又重新长出来。

    所以完全没有用。

    只有抵达了平妖巅峰,或者大妖境界,能够对于本相达到收放自如了,这玩意就可以收回体内去。

    要不然,这种状态会一直陪伴着我。

    说来说去,还是得渡劫。

    依照我此刻的实力,只要能够渡过五重关,我应该就会很快冲过大妖境地。

    否则,这玩意将会伴随着我一身。

    当然,除了这烦人的尾巴之外,其他的一切都还算不错。

    感受着实力一点一点的增强,我的精神状态也变得好了许多,而随后,马一岙开始拿变卖珠宝的钱,去各路消息掮客的手中收购另外两种药引的消息。

    一个乌金、一个叵木,只要有了这两样东西,我就能够冲破关口了。

    因为有着朱雀在,所以只要有一些线索,我们就能够找寻得到。

    那段日子,我一边努力修行,一边训练,有着朱雀这样经验丰富的人帮忙喂招,我与人拼斗的实力越来越不错,感觉自己冲破了第三关之后,实力也有了一定的提升,越发自信起来。

    随后绿芽被接到霍家的消息,传到了我们的耳中来。

    这些日子马一岙一直跟外界保持着信息畅通的状态,很多消息,从各路而来,并不闭塞。

    我们知道霍家抵达崖州之后,在与天机处进行沟通之后,进行了几次的深海打捞工作,不过情况并不是很好,一直都没有找到霍二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对于此事,霍英雄的情绪也很不稳定,甚至与天机处都发生了冲突。

    好在李洪军这人的协调能力不错,又有天机处的前辈坐镇,所以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岔子。

    但当霍英雄知晓霍二郎出事的时候,我们也在场时,顿时就把我们给记恨上了。

    有消息说霍英雄买了杀手,势必要干掉我们。

    另外只要有我们下落的消息,他也花大价钱来买,总之就是一句话,戾气十足。

    绿芽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发现怀孕,为了安抚暴跳如雷、处于崩溃边缘的霍英雄,天机处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了霍家,而霍家的反应也很快,立刻就派人过去,将绿芽给接走。

    至于这里面到底还有着什么样的内幕交易,我们就不得而知。

    这段时间,我们主要是以蛰伏为主,要的就是消化掉目前的收获,然后找寻下面的乌金、叵木,至于其他,我们基本上是能不动就不动。

    不过在我渡劫成功的一个星期之后,李安安打来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李安安问我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做“谭云峰”的人。

    答案自然是“认识”。

    当初我们在霸下秘境里历经生死逃出,结果却遇到了马丁背叛,带着许多人过来找我们麻烦,当时的我和马一岙实力有限,对付不了马丁,于是就去找了通背拳一脉的庐山谭家当家人谭云峰帮忙。

    按道理说,谭云峰跟我们素不相识,完全没有必要帮我们。

    但他却并没有,仅仅是马一岙亮出了“游侠联盟”的牌子,他就义无反顾地扛着一铁扁担,跟着我们下山了。

    虽然后来并没有办成事,但他的仗义行为,还是给我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

    我问李安安怎么了?

    李安安告诉我们,谭云峰目前惹上了官司,据说是谋杀,已经是证据确凿了,但是他一直都不肯承认,喊冤,而他的徒弟则四处找人帮忙,找到了武当的一个俗家弟子。

    那小徒弟还告诉这人,说他认识马一岙和侯漠,只不过没有这两人的联系方式,否则就去找那两人了。

    最近这半年,我和马一岙也渐渐闯出了名堂来,知道的人还挺多。

    后来那俗家弟子把事情反馈到了武当山,李安安听到了,就打电话过来,问问我们的意思。

    听到这话儿,我顿时就坐不住了。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道理我还是懂的。

    所以我挂了电话之后,立刻就去找马一岙商量,而他听完了大概之后,没有二话,直接拍板,启程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