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五十章 安娜临产
    听到李安安的话语,不知道为什么,我莫名就感觉有几分别扭,而朱雀似笑非笑地瞧了我一眼,然后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秦梨落。”

    她倒是毫不客气地将“秦梨落”的身份往自己的头上戴去,丝毫不觉得尴尬,而李安安没想到朱雀这般大方,上前过来,与她握手,说一直听说嫂子你是南国第一美人,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朱雀笑吟吟,说南国第一美人不敢当,都说英雄易逝,红颜易老,容颜这种东西,是最不保值的——反倒是姐姐你,半身修为惊天下,一柄锋芒闯江湖,偌大的名头,经常听我们家的候漠提起你。

    两人说话,表面上亲热无比,但实际上却暗地里有了交锋。

    如此又聊了几句,马一岙问我到底怎么回事,那海眼为什么阻断了,打破了尴尬局面。

    我赶紧跟他讲起了禺疆秘境发生的事情,当听说禺疆秘境被毁去的时候,马一岙着急地说道:“那息壤你到底拿到手没有?”

    朱雀抢在我跟前回答,说:“没有。”

    “啊?”

    马一岙一脸懊恼,说怎么会呢?那怎么办?

    我瞧见朱雀在这儿恶作剧,而马一岙则懊恼不已的样子,不忍心骗他,直接说道:“东西拿到手了。”

    马一岙听到,瞪了一眼朱雀,然后对我说道:“在哪里?”

    我将息壤拿了出来,马一岙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端详一二,确认之后,点头说道:“对,跟古籍上的形容一模一样——侯子,你赶紧收着,回头的时候,我帮你弄一套方案来,帮你冲关。”

    他是真的为我高兴,我收起了息壤,而李安安则问道:“如果是这样,那禺疆妖元落到了谁手里?”

    我回忆了一下,说道:“东西应该是落在了霍京霍公子的手上,只不过他恐怕……”

    李安安听到,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麻烦可就大了,霍京可是霍家现如今的话事人,霍英雄最合适的继承人,而如果他也死了,霍英雄这一脉要么断绝,要么就只有传给女儿了——要是这样,他只怕对你,会更加仇恨啊。”

    我苦笑,说我当时想救他的,只不过大厦将倾,我们连胡车都来不及看,抱头逃窜,唯有保命,哪里顾得了那些;等到后来稍微平稳一些,我们再去找寻的时候,已经是人影无踪了。

    马一岙在旁听着,脸色一动,说也就是说,你们并没有发现尸体?

    朱雀撇嘴,说道:“当时那情况,山呼海啸、山崩地裂,什么东西都化作了瓦砾,就算是有尸体,只怕也瞧不见了。”

    马一岙摇头,说不,只要没有见到尸体,就说明还有希望。

    他再一次地强调,让我明白了他的用意,点头说道:“对,他说不定还活着。”

    霍二郎死了,还是失踪,这件事情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重要,但是对于霍家来说却十分重要,甚至会影响到霍英雄的许多决定。

    所以马一岙这样的说法,更符合我们的利益一些。

    我又说了一下后面的事情,然后对马一岙说道:“那个失踪的俄罗斯女郎安娜,在边缘的洞子里面藏着呢,现在应该还在。”

    李安安听到,说道:“我去吧,老马留在这里控场。”

    我这时方才瞧见这儿居然没有其他的夜行者,不由得一愣,说其他人呢?

    马一岙说道:“打了一架,然后给撂倒了几个,然后都躲起来了——其实我们也没有下重手,不过他们的提防心很重……”

    我表示明了,然后带着朱雀,与李安安一起,望着石林方向走去。

    走进石林里面,我能够感觉到周围藏匿着一些人,他们都躲在角落里,或者瑟瑟发抖,或者用仇恨的目光打量着这儿。

    不过不管如何,他们都没有露面。

    我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也晓得这梁子基本上算是结下了。

    好在先前白七郎将这妖府之中大部分的夜行者高手都给带走了,留下来的要么是伤员,要么是老弱妇孺,这才使得马一岙和李安安两人没有任何的挫折,就将场子给镇住了。

    要不然,即便是凭藉着李安安和马一岙的实力,也未必能够镇得住这一帮凶悍而不近人情的夜行者。

    我带着两人,赶到了原来藏身的洞子里,爬上了那三米高的山洞里去,我朝着里面喊,结果喊了一会儿,居然没有任何的回音。

    这状况让我有些惊讶,不由得心中猜疑起来。

    难道,安娜没有按照我们的吩咐,私自跑出去了?

    我心中一紧,却还是咬着牙,往前摸去,很快我来到了洞子的一处宽阔空间,瞧见了安娜。

    不过在安娜旁边的,还有几个人。

    其中一个,便正是那个脑袋上有着猫折耳、叫做绿芽的女子。

    她是中年首领的养女。

    我盯着她,冷冷说道:“将人放了,否则你们在场的所有人,有一个是一个,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那女人一脸警惕的望着我,却并没有被我的言语说恐吓住。

    瞧见她那一双无辜的眼神,我随即想了起来。

    她听不懂人言。

    好在朱雀这个时候跟了过来,瞧见这一幕,便与那绿芽交涉了起来,绿芽对我们显得戒备心很重,情绪也有些不太稳定,抓着安娜开始威胁。

    而安娜挺着个大肚子,给这边推搡着,难受得很。

    朱雀与绿芽,以及她身后的几个女伴沟通交流,她大概是聊起了绿芽的首领养父,以及其余高手的下场。

    绿芽听她这说法,应该不像是骗人的样子,顿时就“呜哇”一声,直接哭了起来。

    她倒是不太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

    绿芽哇哇大哭着,为自己的养父,以及那些同伴们痛哭,然而就在这时,一直憋着不求饶的安娜突然间也忍不住叫出声来。

    一开始我们还不注意,而随后当安娜瘫坐在地,身下流出红色的血液来时,一直将她作为人质挟持的绿芽等人首先就慌了。

    她们大声叫着,然后将安娜给扶着坐下,又慌张地跟朱雀说些什么。

    朱雀哪里瞧见过这种阵仗,也有些慌乱。

    我瞧见安娜高高凸起的肚皮,有些诧异,随即问安娜:“是不是肚子痛,要生了?”

    安娜扶着腰,一边疼得哇哇大叫,一边说道:“好像是,小家伙要出来了。”

    这怎么办?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懵住了,包括朱雀和绿芽在内,都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干嘛,而那些准备拿安娜作为人质挟持的几个女性夜行者,也不敢再限制安娜的自由,将她给放平在地,然后朝着我们这边求助。

    这个时候,李安安站了出来。

    她虽然并没有经历过,但是脑子却清楚得很,将安娜放平之后,摸了一下她的肚皮,然后对我说道:“帮忙准备一下热水和毛巾。”

    啊?

    我闹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过还是照做,从八卦袋中拿出了一打矿泉水来,放在地上,而随后朱雀上前,手一挥,却将瓶口给全部切断,又在指间燃起火焰,将温度给加高了去。

    李安安将安娜的裙子给撕开,观察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这里有我们呢,你没事儿的话,去外面站着吧。”

    随后,她有招呼绿芽以及其他几个女夜行者帮忙,绿芽等人刚才还打算挟持安娜,此刻却忙不迭地打起了下手来,而且还十分积极。

    我知道产房有许多的忌讳,此刻既然有人帮忙张罗,绿芽等人有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所以就往后退了去。

    我退到洞子的口子处,耐心等待着,听到里面时不时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叫喊声,有些揪心。

    不过这会儿,倒是我难得的清闲时间,所以我不免遐想起来。

    五大药引,我已然得了其三,到时候如果再找到另外两种,我是不是就能够觉醒为“真的”灵明石猴了?

    一想到这个千古以来都没有人能够完成的任务,即将解锁,我的心中就充满了说不出来的自豪感。

    那个时候,我是否能够领悟灵明石猴的神通,成为“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的灵明石猴了么?

    这般想着,我的脑子乱极了,而突然之间,一声清脆的婴孩哭啼身,从洞子里传来。

    小家伙还真的知道挑时间和地点,居然你在这个时候出来了。

    我有些手脚无措,一直到里面的秦梨落叫我,我方才赶过去,却瞧见李安安用棉质衬衫将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给抱住,而朱雀则说道:“她说是你救了她的性命,想让你帮孩子取个中文名呢。”

    我愣了一下,没有拒绝,而是下意识地问道:“男的、女的?”

    朱雀将衣服解开,露出了婴孩的小雀雀。

    我忍不住说道:“这个,不如等……”

    我刚想说让孩子的父亲马思凡来,然而却给李安安瞪了一眼,这才收住口,脱口而出道:“不如叫做,马……不,不,安娜、安娜——安全套?”

    马思凡:悔不戴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