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四十八章 定海神针
    如果是几十斤,上百斤的水淋在头上,对于寻常人来说,不过只是难受而已——毕竟,谁还没有淋过雨不是?

    但成千上万吨的水砸下来,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毕竟面对着大海啸过来,正面能够活下来的人,少之又少,就是这个道理。

    谁也没有想到,胡车这狗日的居然会如此的玩命,将那穹顶给撞破了去。

    按道理说,这地方建成千年,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那息壤穹顶自然是无比坚硬的,凡物难以破开。

    只可惜胡车手中的,也并非凡物,而是霸下妖元。

    这东西即便是数次耗损,但里面蕴含的超凡之力,也不是寻常人所能够知晓的,所以此刻如此孤注一掷,终于是将这秘境给毁了去。

    能够掌控一切时运筹帷幄,穷途末路时狗急跳墙。

    胡车此人,当真不简单。

    瞧见那穹顶破碎,剧变袭来,我感觉死亡离我只有一瞬间,而就在此时,不远处的唐道突然窜过来,将我猛然一拽,没有理会胡车,而是朝着右边的方向冲去。

    朱雀也如离弦之箭,速度快得惊人,拉拽住了我们两人,朝着不远处的大殿落去。

    刚才火烧连城,那大殿却如风暴中心一般,丝毫无损,是因为这儿几乎全部都是石块堆砌,结构完整一些。

    朱雀是想要凭借这这结构坚固的大殿,挡住第一波的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朱雀的速度达到了极致,终于赶到了第一波水流倾泻下来之前,带着我和唐道冲进了那宽阔的殿宇之中去。

    轰!

    冲天而落的恐怖水流,重重砸落在了那殿宇的顶端,让人牙酸的声音从头上传递而来,紧接着敞开的大门处,有汹涌的水流朝着我们这儿冲击而来。

    轰……

    巨大的冲击力将我们给带到了大殿深处去,而这个时候,那殿宇顶端也终究承受不住那样恐怖的力道,最终垮塌了下来。

    瞧见这一幕,我也从慌乱之中回过神来,看着一大片巨大的石块朝着我们砸下来,唐道和朱雀都有些精疲力竭,心中却生出了巨大的勇气来。

    前面是你们在拼命,争分夺秒,而此刻,该轮到我了。

    想到这里,我紧紧抓着熔岩棒,妖力疯狂灌注其上去。

    不但是我自己的修为,就连之前朱雀融入我体内的蛇蛟之力,也没有任何的保留,疯狂注入,而那熔岩棒在得到力量的支持之后,开始迅速地撑大,变粗变长。

    它扎根在地上,然后迅速往上冲去。

    它最终顶住了砸落下来的石块,不但如此,而且还不断往上冲去。

    瞧见这状况,唐道和朱雀也开始往我的体内灌注妖力,三人一起将那熔岩棒撑大,而这玩意的气息,仿佛对海水有着一种威慑之力,那原本恐怖的势能在它的作用下,居然变得没有那么凶猛了。

    定海神针?

    我的脑海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浮现出了这么一个字眼来。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几秒钟的时间,又仿佛许久许久,我感觉到按在我身后的手突然少了一对,回头一看,却瞧见唐道脸色痛苦,双目前凸,显得十分难过。

    而这时我发现,海水倒灌而下,整个大殿已经浸泡在了冰冷的水里,朱雀虽然不喜水,但多少还能坚持,至于唐道……

    难怪之前他不愿意跟我一起跳入水潭,原来他根本就不会水啊。

    我瞧见这一幕,赶紧激发出了身体里的癸水之力,并且将其扩散出来,形成了一个水泡,将我们三人都给囊括其中去。

    这个时候,海水直接倒灌进了整个禺疆秘境里面,到处都是动荡不休的水流。

    我们这儿因为熔岩棒的支撑,形成了一个短暂的避风港,还算平静,至于其他的地方,则是一片混乱,而且因为禺疆秘境给破坏掉了,光线昏暗,也无法瞧清楚太多。

    得到癸水之力的支撑,唐道终于缓过气来,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往外面吐水。

    而朱雀抬头望去,瞧着那黑沉沉的上方,突然间会想过来,说道:“糟糕,息壤没了……”

    我说怎么会呢?他只是戳破了一处,其余其它的地方,应该还有大片存留,一会儿等这儿稍微稳定一下,我们游上去取就行了。

    朱雀痛心疾首地说道:“什么啊,那整块的息壤,因为有法阵加持,又有精密而完美的计算,所以万物不侵,但既然法阵破碎,整个崩塌下来的话,零散的息壤就会在海水之中迅速消融,化作了无数肉眼瞧不见的颗粒去,这不就是相当于消失不见了么?”

    我一听,顿时就着急了。

    这毕竟关乎于我的性命,我赶忙问道:“那怎么办?”

    朱雀说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去看看啊,说不定还留了一点儿没有化完呢。”

    我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唐道,有些犹豫。

    朱雀瞧见,叹了一口气,说唉,还是我去吧,你在这里等着,哪里也别去。

    说罢,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往上跳,脱离了我用癸水之力创造出来的水泡,沿着高耸的熔岩棒,从那殿宇的豁口处往外游去。

    我有些担忧地看着朱雀,此刻虽然度过了最为惊险的时候,但外面到底怎么回事,谁也不清楚。

    再有一个,那就是我们千里迢迢地奔波而来,要是那些碎片息壤都融于水中,那可就麻烦大了。

    只不过,谁能知晓,那支撑千年,在水底之下构建出这么庞大秘境的息壤穹顶,在失去了法阵制成,没有了那完美的配比构建之后,居然会被海水给消融了去呢?

    我因为太过于着紧,所以十分紧张,甚至都有点儿呼吸不过来,而唐道终于恢复过来,从地上爬起来,看了我一眼,说你的手段还挺多。

    他指的,是我用癸水之力构建出来的这个环境,即便是不会水的人,也不至于在这水域之中溺死。

    我笑了笑,却不想解释太多。

    依照唐道那清冷的性子,想必也不会愿意听我解释什么。

    而就在这时,唐道突然说道:“这地方,还能多容纳两人么?”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唐道朝着右边指去,我抬头望去,却瞧见先前追杀唐道的那那对童男童女。

    两人正藏在熔岩棒构建出来的稳定区域内,只不过他们显然也不擅水性,只有憋着气,小脸蛋儿通红,感觉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却又惧怕我们的威势,小心翼翼,不敢上前来。

    我瞧见他们,年龄不大,六七岁的样子,都长得唇红齿白,晶莹剔透的乖巧模样,不过却有着很不错的实力,即便是唐道藏拙,但能够追着他到处跑的小孩,着实不多。

    我犹豫了一下,说可是可以,不过他们若是对我们动手,那可怎么办?

    唐道说道:“我会看着他们的。”

    他面冷心热,大概是从这两个小孩的身上,瞧出了自己的影子,终究还是有些心软,放心不下。

    我点头,说没问题,你让他们进来吧。

    唐道得到允许,冲着那两个小孩挥了挥手,童男童女一愣,有些犹豫,不过最终还是憋不住劲儿,终于朝着这边缓缓走来。

    当他们进入气泡之之中后,发现这儿能够呼吸,顿时就开始贪婪地吸气。

    我这水泡的空气有限,支撑不久,特别是这么多人的情况下,所以需要赶紧离开,浮出水面去,不过我又必须在此等待着朱雀的回馈,不由得心焦难捱。

    如此又等了一会儿,朱雀终于回来了,我瞧见她一脸懊恼的表情,顿时就感觉不妙,小心翼翼问道:“怎么样……”

    朱雀摇头,说都找了,那玩意一触即溃,早已没有了影子。

    我听到,浑身发僵,很是难过,不过却又不得不表现出坚强的态度来,说道:“没事,人没事就好。”

    这时禺疆秘境已经完全被海水倒灌了去,陷入了宁静之中,我说道:“咱们去找找,看看其他人还在不在吧。”

    朱雀点头,说好。

    我将那高约五六丈的熔岩棒收回,放入八卦袋中,然后一行人走出殿外,直奔刚才的地方,瞧见大水冲刷过后的禺疆秘境一片狼藉,刚才交手的地方,此刻什么也瞧不见了。

    胡车不见了,霍二郎也不见了,至于其他人,也都不知所踪。

    我们又找寻了一会儿,一无所获,而我感觉水泡也支撑不久,于是开始带着大家上浮。

    我们一路往上游去,没多一会儿,终于浮出了水面,发现此刻已经天色微亮,黑夜与白天在正在交替,海面上风急浪涌,冰冷而咸湿的海水拍打着我们。

    我们在海面上漂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终于碰到了出海的渔民,最终将我们给救了上来。

    那会儿我其实已经快要累瘫了,上了船,我直接躺倒在甲板上,而唐道用妖语将那两个小孩儿安抚住之后,去与渔船的渔民交涉。

    朱雀坐在我旁边,一脸懊恼。

    我明白她的心情,艰难地爬了起来,从八卦袋中将一堆东西给翻了出来,开解她:“咱们这一次也没有白来,你瞧瞧这些珠宝,回头拿出去卖了,不知道值多少钱呢……”

    朱雀哭笑不得,低头望去,突然间,双目瞪得滚圆起来。

    随后她脱口而出:“息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