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四十六章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样的变化,让人莫名惊讶。

    当朱雀的右手毫无阻碍地伸进了那恐怖的禺疆身体里时,形势陡然转变,原本不可一世、气焰滔天的禺疆僵尸,直接开始发生了变化,身体开始迅速膨胀起来。

    它化作了一头身长五六丈的巨大凶鱼,随后从半空之上坠落了下来。

    朱雀也随之往下坠落。

    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豁然开朗,终于想明白了朱雀的谋算。

    她应该是早就预料到了那禺疆会跟着她一起腾身于半空,只不过那家伙已经化身为僵尸,就算是能够御空,灵活性恐怕还是欠缺一些。

    而这个时候,恐怕也是禺疆最为脆弱的时候。

    朱雀则以自身为引,将自己置于绝境之后,陡然反击,终于是完成了一波反杀。

    秀,陈独秀的秀。

    朱雀的表现让我为之惊讶,她不但见识和经历都厉害,就连与人拼斗的手段,都如此高明,已经脱离了全凭蛮力的阶段。

    她在用脑子来杀敌。

    我心中满是敬佩,然而随后,我瞧见朱雀也仿佛失去了力量一般,往下陡然坠落下来的时候,方才明白,将那禺疆直接打回原形的朱雀,并非是轻轻松松。

    我猛然狂奔,朝着朱雀和那条大鱼落下来的方向跑去。

    然而没有等我赶到,又有一个身影,从角落里冲了出来,抵达了那落点处去。

    胡车。

    这个家伙与人交手的时候,人影无踪,而攫取胜利果实的时候,他却从来都没有迟到,表现出了对形势的强悍把控力来。

    我瞧见胡车的身影,整个人紧张无比,发足狂奔,拼了老命的冲过去。

    砰!

    那大鱼终于砸落在地,我们脚下的大地传来巨大的震动,紧接着那条大鱼在地上蹦跶了两下,尾巴使劲儿地拍打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来。

    我瞧见胡车已经跃到了上面去,奋力冲前,然而当我抵达的时候,却瞧见站在大鱼背脊上的胡车,他一手擒住昏迷过去的朱雀,而另外一只手,则抓着一个满是黑蓝色气息、拳头大的血珠子。

    那玩意,并非是霸下妖元,看上去深沉无比,充满了诡异的光芒。

    而在他脚下的那条大鱼,除了肌肉反射一样地拍打了两下地面之外,再无动静。

    这……

    瞧见这一幕,我的心中无比的懊恼,不过已经来不及将这情绪沉淀,陡然一跃,扬起手中的熔岩棒,朝着那家伙砸了过去。

    那家伙毫不在乎,冲着我大声吼道:“你敢上前,我直接掐死她,你信不信?”

    胡车有恃无恐,我的身子有些僵硬,双手紧紧捏着熔岩棒,终究没有敢上前。

    而胡车镇住了我之后,转头看向了另外一个方向,冷冷说道:“你也别乱来。”

    那是霍二郎,他本来想要抄个后路,陡然突袭,却没有想到胡车那家伙当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并没有让霍二郎得逞。

    不过话说回来,胡车这家伙当真是冷静得可怕,对于时机的把握,也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

    原本朱雀一波谋算,算得上是极限操作,将当前一边倒的局势给骤然扭转,惊住了所有人,而胡车呢,一个好不容易挣脱包围、最终逃匿的家伙,一个看上去已经无足轻重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再一次地扭转局势,重新成为了场中焦点来。

    他一手拿着那个看上去很像“禺疆”妖元的血珠子,而另外一边,则掌控着昏迷过去的朱雀。

    一时之间,他仿佛掌控了现场的主动权。

    霍二郎偷袭不成,自然不可能强攻,当下也是脸色发青,冷得可怕,而这个时候,胡车又指向了不远处的空地,冷冷说道:“你觉得你能够逃过我的法眼么?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敢上前来,我就杀了这女的!”

    我朝着那儿望去,并没有瞧见任何人,然而几秒钟之后,那空地上,浮现出了另外一个身影来。

    唐道。

    原本被那两个童男童女追得不见踪影的唐道,他居然在这里,而且看样子好像是准备出手。

    只不过藏匿得如此隐秘的他,也都给胡车认了出来。

    这家伙,简直是神了。

    我心中有些震撼,没料到胡车居然瞧穿一切,这显然已经脱离了脑力活动的范畴,而是与他夜行者血脉之中蕴含的神通有关了。

    这家伙,难道也是某种神奇的夜行者血脉么?

    唐道被胡车给喝住,不敢轻举妄动,场面一时给僵住了,而胡车则开始肆无忌惮地端详起了左手之上的血珠子来。

    这玩意,上面还有粘稠的斑斑血迹,里面有蓝黑色的光芒在流转着,显然是刚刚从那禺疆的鱼身之中掏出来的。

    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就是禺疆妖元了。

    胡车一脸迷醉地望着那玩意,忍不住惊叹道:“这简直就是艺术品啊,钟天地之灵秀,蕴万物之造化,不愧是上古大妖的精华,只可惜化作僵尸之后,阴气沉重,蒙上了尸毒,没办法立刻使用……”

    他这般看着,有些得意,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道劲风,朝着他杀将而去。

    胡车猛然抓住了那血珠子,握紧,然后猛然扭头过去,怒声喝骂道:“我不是说过,你们谁敢上来……”

    他的话音还未落,那攻击已经抵临跟前来。

    是白七郎的枪尖。

    一汪幽蓝的背后,是白七郎扭曲而狰狞的脸孔。

    瞧见自己守护秘境的主人,化作了一条大鱼,而所有修为凝聚而成的妖元,掌握在了这个俊俏少年郎的手中,白七郎心中的仇恨和愤怒滔天而起。

    他对附身秦梨落体内的朱雀,的确是有爱慕之心,但也仅仅只是少年慕艾而已。

    那禺疆方才是他人生里面的所有意义。

    现如今禺疆死了,他存在于世的意义也就消失了,他如何会顾忌朱雀的一条性命?

    这是胡车没有想到的,在瞧见那陡然而出的长枪时,他也知晓自己的威胁着实是有一些对牛弹琴,当下也是踉跄后撤。

    那大鱼身上满是黑毛,但体表还是有着许多黏液,胡车遇到这意料之外的变故,并没有敢去对朱雀动手,因为如果他动了手,我们便会再无顾忌,怀着巨大的仇恨去对付他,所以只有往后退。

    而他一退,那鱼背之上的黏液是如此的滑,使得他没有能够站稳,直接就摔了下来。

    我先前慢了一步,造成如此局面,心中早已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此刻也是全神戒备,瞧见变故出现的一瞬间,我就出动了。

    我这边快,霍二郎和唐道却也不满,三方陡然前冲,却是手持熔岩棒的我更快一分。

    当下我也是将那熔岩棒猛然前递,重重砸在了胡车的右手之上。

    那家伙受痛,下意识地往回收缩,而我也终于找到机会,一把就将昏迷过去的朱雀给拽到了怀里,随后往后撤退。

    唐道则上前来,护在我的身前,拦在了我与胡车之间,掩护着我。

    而霍二郎则将目标,锁定到了胡车左手之上的血珠子。

    那是禺疆的妖元。

    即便是禺疆化尸,成为了黑毛僵尸,那妖元受到了污染,含有许多尸毒,但对于修行者来说,也还是一等一的天材地宝。

    正是因为霍二郎的出手,使得胡车在保朱雀,还是保禺疆妖元中做出了选择,所以他没有跟我缠斗,而是揽住了禺疆妖元,猛然一掌,将霍二郎给逼退开去。

    霍二郎一击不成,往后退开,而另外一边,红着眼睛的白七郎,与那位妖府的中年首领则联袂而至。

    别看两人在禺疆面前瑟瑟发抖,不敢多言,但实际上他们还是非常厉害的。

    不但如此,而且他们对于禺疆的态度,也是崇拜多于恐惧。

    毕竟他们是守陵人。

    所以白七郎和那中年首领对于胡车是恨意浓烈的,尽管将禺疆打落下来的人是朱雀,但是将其最后致命的,却是将禺疆的妖元夺去的胡车。

    一瞬间,四人交手,尤为激烈,而我则将朱雀扶着,脱离战场二十几米远,随后将她放平在地,将妖气输入她的体内。

    几秒钟之后,朱雀悠悠醒了过来,瞧见我,问道:“那老咸鱼呢?”

    我指着不远处,说死了。

    朱雀松了一口气,随后想起来,说那家伙的颅内有妖元,快去挖出来。

    我苦笑着说道:“哪里轮得到我?”

    朱雀听到,在我的搀扶下爬了起来,朝着场中瞧去,而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边的战况已经变得白热化,胡车奇兵陡出,祭出有些暗淡无光的霸下妖元,将那中年首领给打成重伤,却在霍二郎和白七郎的围攻下,顾此失彼,身形有些踉跄。

    不过那家伙倒是真的强,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咬着牙,再一次甩出那霸下妖元,将白七郎给击翻了去。

    不过这一回的力道轻缓了许多,白七郎翻倒之后,居然还能勉强爬起来。

    朱雀瞧见,对我说道:“你快去,别让那家伙得逞!”

    我有些不放心,她直接推了我一把,说快啊,我没事的。

    我不再犹豫,提棒而上,而这个时候,突然间那地板上伸出了一双手来,将正在与霍二郎拼斗的胡车给抱住。

    随后西门越露出了半个身子来,冲着霍二郎喊道:“少爷,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