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四十五章 运筹帷幄是朱雀
    我心头一跳,几乎就要转身逃离,但下一秒,我却将自己心头升起的巨大恐惧给按捺住了。

    因为我并不是一个人。

    我的身边,还有朱雀。

    如果我逃开了,那朱雀该怎么办呢?

    这般想着,我咬着牙,将自己心头的恐惧给控制住,然后大声怒吼着,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将熔岩棒给点燃,整根棒子都化作流质一样的模样来,充满了极大的震慑力。

    但这个对于禺疆僵尸来说,显然是没有什么鸟用的。

    它在目光锁定住了我们之后,下一秒,人就已经冲到了十几米外。

    吼……

    那家伙张开了嘴巴,露出白森森的尖锐牙齿。

    我刚才在远处,瞧见那家伙大展神威,那些修为高深的妖府高手,在他面前几乎如同那小孩子一样,一触即溃,有的甚至给一招击杀,场面着实让人惊骇。

    而以白七郎这样的修为和手段,都不敢有任何的念头,直接跪倒在地,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未知,就能够知晓,这玩意到底有多强了。

    如果可以,让我也跪倒在地,我也是愿意的。

    但这显然是不行的,那家伙就算是失去了大部分神志,但残存的魂魄还是能够让它分辨出敌友。

    更何况,我的熔岩棒一亮出来,它应该也就知晓了,火烧秘境的人,到底是谁。

    所以它是绝对不会饶过我的。

    与其跪着死,不如站着死。

    虽然同样是死,但我至少不会后悔。

    铛!

    说时迟那时快,我与那禺疆僵尸已经交上了手,那炙热无比的熔岩棒配合着九路翻云的先锋手,直接砸到了那家伙的跟前。

    那家伙毫不在乎,挥拳来挡,熔岩棒与之交击,发出金铁一般的金属响声来。

    好硬。

    这家伙的身体有如钢铁一般,砸上去就好像砸在一堵厚实的城墙上,不但没有给对方什么伤害,反而将我的双臂给震得发酸。

    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已经退无可退了,当下也是发了狠,怒声吼着,然后将身体里的烛阴之火陡然点燃。

    那是一个对自己人都下狠手的家伙,无比凶悍。

    我不敢托大。

    我直接将自己的状态给攀升至了巅峰,没有敢掉以轻心,也没有任何的退却之意,高举手中的熔岩棒,将九路翻云法、武曲破天枪以及种种手段在脑子里凝聚,然后朝着前方杀去。

    就算是是死,我的气势也不能弱。

    不能弱!

    铛、铛、铛……

    一阵激斗,每一秒钟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困难,就仿佛海啸迎面,山峦倾塌那般。

    即便是拥有着九路翻云棒法这样的强力手段,以及刚刚吸收到体内的蛇蛟之力,但是在禺疆僵尸的跟前,都还是如同蹒跚学步的小孩一样,艰难地气都喘不过来。

    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能与禺疆僵尸拼斗了十来个回合。

    而这个,也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事实上,那个时候的我,浑身气血翻腾,经脉混乱,身体发僵,双臂麻木,口鼻之中,都有鲜血渗出。

    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抗不下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朱雀在不远处高声叫了一声:“老咸鱼!”

    她叫得响亮,随后有从她的体内,有朱红色的气息洋溢出来,毫不掩饰。

    咚!

    大概是感受到了这样的气息,原本举拳,朝着我脑袋砸来的禺疆僵尸停住了脚步,缓缓扭过了头去。

    我奋起最巅峰的力量,朝着那家伙的腰间猛然砸去。

    又一次击中对方,那家伙一个踉跄,发出了恐怖的咆哮声,而我则被巨大的反震力,给震得飞了起来,落到了不远处的废墟之中去。

    我原本以为那家伙会朝着我杀过来,但它却并没有。

    它开始转身,朝着朱雀冲了过去。

    朱雀的真身被噬心魔带走,意识落在妖元之上,附身在了秦梨落的身体里,虽然那妖元打散,使得朱雀(秦梨落)的潜力大增,能够迅速成长起来,但修为毕竟还是秦梨落以前的基础,算不得太强,所以也没有与它对敌的想法。

    她只不过是想要吸引那恐怖僵尸的注意力而已。

    所以在瞧见成功吸引住了禺疆的仇恨之后,她转身就逃,朝着远处的火海跑了过去。

    然而她的速度,比起禺疆来,着实是差了太多。

    所以朱雀还没有跑出十米远,那家伙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朱雀的身后,伸出了锋利的爪子来,想要抓住朱雀。

    大概是感受到了身后劲风的威胁,朱雀没有选择继续逃,而是腾起了身子来。

    她跳到了那家伙的手上,然后一个翻身,落到了禺疆的身后去。

    那个长着食人鲳脑袋一般的家伙,在感受到了朱雀的气息,张口就朝着上方咬去,差点儿就将朱雀的右腿咬下撕裂。

    好在朱雀身体的协调性十分不错,即便是人在空中,也能够收腿,避开这一下。

    随后朱雀不去跟那家伙比拼速度,而是凭借着灵巧的身法,就在禺疆的身周游绕着。

    那家伙几次伸手,都没有能够抓到朱雀,气得嗷嗷大叫。

    禺疆在成为了僵尸之后,声带本来就已经蜕化,发不出尖锐的叫声,只有那低沉的“嗡嗡”声响,但是力量恐怖,将整个地面都震得一阵抖动。

    我瞧见朱雀涉险,岌岌可危,当下也是顾不得别的,箭步冲了上去。

    而这个时候,从另外的方向,又冲来一人。

    那人却是之前在这儿等待,准备埋伏胡车的霍二郎,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去追击胡车,而是在此刻,瞧见我们这儿危险,就义无反顾地冲将上来。

    他一出现,西门越就不得不硬着头皮也跟了上来。

    至于那妖府的中年首领,以及白七郎,则没有上前来帮忙,而是在搀扶旁边那些未死的同伴,看看还有没有救治的可能。

    四人迎战禺疆。

    但即便如此,在那恐怖的千年僵尸面前,我们的努力不过是徒劳而已。

    这一点,在冲出去的那一刻,我就有了这样的觉悟。

    事实上,像我这样的江湖新丁都清楚明白,霍二郎和西门越,也绝对是清楚的。

    但我们却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目的,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来了。

    即便前方是死亡,即便是心中满怀恐惧,但我们也还是慷慨奔赴,毫不犹豫。

    然而这样的情绪,并没有什么卵用。

    最先被击飞的,是西门越。

    在经过之前的重创之后,这位原本名震东南亚的霍家长老,状态已经是非常差了,此刻硬着头皮上来,又救主心切,终究还是又倒飞了去。

    而霍二郎此刻也是拼了命,配合着我,想要吸引那家伙的仇恨。

    不过不管我与霍二郎如何努力,那禺疆僵尸的注意力,从始至终,都集中在了朱雀的身上。

    我瞧见它那死鱼眼之中流露出来的戾气,想起了朱雀之前跟我说过的话。

    虽然是同一时期的人物,但她与禺疆,其实并不对付。

    事实上,她与禺疆,算是对头。

    这种仇恨,跨越了千年,即便是禺疆成为了僵尸,也并没有消弭了去。

    所以它才会对朱雀如此执着。

    朱雀凭借着灵敏的身法,以及禺疆刚刚复苏、身体十分僵硬的特性,避开了最开始一阵猛烈攻击之后,发现那家伙越发凶猛,而且经过先前的鲜血浸润之后,身体的韧性开始逐渐恢复过来,自己的逃避变得越来越艰难,突然对我说道:“走开。”

    啊?

    我一开始以为她要牺牲自己,让我逃离,当然是不答应。

    不但如此,我还越发奋力地上千,想要吸引住那家伙的注意力,帮朱雀解围。

    但朱雀在又一次地闪过了禺疆的一爪之后,又一次对我厉声喝道:“走开,我来对付她。”

    直到这个时候,我方才明白,她或许是有计划的。

    这般想着,我与霍二郎对视一眼,默契地往后撤去。

    然而当我们刚刚退往后面的一瞬间,少了我和霍京的牵制,禺疆变得无端凶猛起来,朱雀越发扛不住,突然间双脚一顿,朝着上空陡然一蹿,跳到了十几米的高空上去。

    瞧见这个,我方才想起来,朱雀对于御空之事,还是有心得的。

    她之前就用这手段,带着我们逃走过。

    原来,她是准备用这办法,避开禺疆僵尸的锋芒啊。

    我心中了然,转身就朝着外围狂奔,霍二郎跟在我的身边,一起奔跑,生怕反应过来的禺疆,因为够不着朱雀,反过来对付我们。

    我埋头前冲,然而几秒钟之后,我瞧见霍二郎停下了脚步,不由得疑惑,余光望去,瞧见他看向了头顶之上。

    我顺着他的视线,也往上看,却见那禺疆僵尸并没追向我们,而是同样出现在了半空之上。

    它,也能飞?

    我满心惊骇,瞧见那家伙跃上了半空,将朱雀给擒住,一只手抓住了朱雀脖子,而另外一只手,则擒住了朱雀的左手。

    那家伙的力量到底有多恐怖,我刚刚与它有过交手,所以最有发言权。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只要对方用上一点儿力,朱雀,也就是秦梨落的身体,恐怕会被瞬间捏碎,化作血浆。

    啊……

    瞧见这一幕,我的脑子炸裂,一股莫大的悲愤袭来。

    然而这个时候,我瞧见朱雀的右手,突然间变得无比炙热,闪烁着亮如烈日的光芒,往后一插,直接扎进了那禺疆僵尸的心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