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四十四章 禺疆化尸
    文曲勾兑丹?

    听到朱雀的口中,说出了这么一个名字来,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九玄露七法,分别是贪狼擒拿手、巨门金刚身、禄存探云手、文曲勾兑丹、廉贞披风剑、武曲破天枪和破军千步。

    文曲勾兑丹,是九玄露七法的一种。

    也就是说,这本被烧毁大半的古籍,极有可能是妖文版的《九玄露》。

    我的脸色变得热切起来,对她说道:“下面呢?”

    朱雀继续往下翻,说道:“这一节下面,还有一个破军千步,不过……只有一页图像,后面的注释烧没了。”

    我有些郁闷,因为如果我们早来一步的话,估计就能够拿到妖文版的《九玄露》全本了。

    只不过,这儿怎么会有《九玄露》全本呢?

    那九玄露不是南海派的传承么,如果这样说来,那南海派的源头,莫非就是这个地方。

    禺疆秘境,又或者说南海龙宫,其实就是南海派?

    不对,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南海凶鳄不可能一点儿都不提此事,而且禺疆秘境这么神秘的去处,是不可能在外面开宗立派的。

    更多的可能,是那南海派或许是从禺疆秘境流落出去的一支夜行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能够解释得通了。

    我接过了朱雀递回来的残页,发现文曲勾兑丹的内容还算是完整,便小心地收了起来,对她说道:“回头的时候,你帮我翻译一下。”

    朱雀点头,说好。

    这时那一整栋房子都垮塌了下来,掀起灰尘无数,我们往后退开去,感觉热力翻滚不休,不但没有止住火势,而且还冲天而起。

    按道理说,那黑雾燃烧殆尽之后,火势就应该会止住的。

    而这个时候发生的事情,着实是让人有些意外,我瞧见那火势开始迅速蔓延,四周的一切都陷入火海之中,心中有些惊骇。

    朱雀说走吧,我们得去空地上,免得到时候房子垮塌下来,将我们给埋了。

    我瞧见不远处那滚烫的铁皮箱子,犹豫了一下,跑过去将里面的瓶瓶罐罐,以及一大堆的宝石珍珠,都给收入了八卦袋之中去。

    不当家不知油盐贵,我南漂数年,看透了人情冷暖,吃过苦,自问还做不到视钱财如粪土的心境。

    当初我和马一岙为了一点儿钱财,差点儿将自己的性命都给搭上了。

    这堆明显就很值钱的珠宝摆在面前,如何能够错过?

    我弄完这些,这才跟着朱雀往空地上跑去,没多一会儿,我们穿过火场,来到一处小广场前,这儿是正殿的后方,也是唯一一处没有燃起火焰的建筑。

    这儿的殿宇,全部都是用石砌出来的。

    我们刚刚站定,突然间,脚下的条石开始抖动起来,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远处殿宇倒塌之后的余震,然而后来,我才发现,这动静,居然是从地下的深处出来的。

    这是什么?

    感觉到正中心的位置有力量在蕴积,我和朱雀都往旁边靠去,而突然之间,那那条石裂开,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来。

    我想要上前查看,朱雀却拦住了我,说等等。

    她的话音刚落,那窟窿处,却浮现出了一尊巨大的水晶棺材来。

    那棺材长约一丈多,通体冰寒,呈现出蓝色冰花,里面黑黝黝的,并不透明,而就在我琢磨着要不要上前查看的时候,却瞧见那棺材盖腾空而起,飞到了十几米的高空,最后落了下来。

    我本以为它会砸在地上,化作粉碎,毕竟看起来就好像很脆的样子。

    然而让我惊诧的,是那棺材盖,如同一把尖刀,直接斜斜地插进了地板上去。

    这硬度,让人惊骇。

    而随后那棺材里面,伸出了一只毛茸茸的手来。

    那一只手非常巨大,只有四指,然后自家尖锐如刀,上面的黑色毛发,看着十分不自然。

    瞧见这个,我心中惊诧,而朱雀更是脸色大变,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将我朝火场这边给拽了过去。

    我弄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也跟着往后退,刚刚挨近炙热的火场,就瞧见棺材里面的那一位,已经从里面坐了起来。

    那是一个拥有人的双臂和鱼的身子的怪物,脑袋如同凶猛的食人鲳,硕大而狰狞,一对鱼眼睛往外鼓着,充满了邪恶的气息,身子上面满是青色的鳞甲,而间隙处,则有又粗又硬的黑色毛发往外面冒出来。

    那狰狞鱼头的脑袋两侧,挂着两条不断扭动的青蛇,浑身黏糊糊的,看上去十分恐怖。

    我瞧见这模样,心中惊骇,看向了朱雀,不敢发出声音,只是张嘴比口型:“禺疆?”

    朱雀脸色苍白,猛然点头。

    而正当我们两人都为之惊骇的时候,那家伙却是豁然站了起来,我瞧见它有着一对粗壮的双腿,上面也满是黑色毛发。

    随后它僵硬地扭着头,仿佛在侧耳倾听着什么。

    下一秒,它猛然一跃,跳过了这边的火场,朝着刚才胡车与白七郎拼斗的高台跃了过去。

    那家伙一走,朱雀方才松了一口气,原本僵直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

    我很是不解,说你不是说那家伙不可能活到现在的么?

    朱雀叹了一口气,说我哪里知道他对于“永生”的执念,会那般的强大——你知道为什么这儿的火势,会如此的凶猛么?

    我说为什么?

    朱雀说我原本也不理解,现在明白了,正是因为那家伙,将此处布置成了养尸地,用阴气来滋养他的身体——这会儿燃烧的,是养尸地里最浓郁的阴尸之气,而正是因为这玩意给烧完了,它方才会从地下的棺材里爬出来。

    我听她说完,愣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这禺疆大圣,已经不再是它本人,而是一具尸体?”

    朱雀说道:“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具僵尸——一具魂魄残缺,全凭本能的行尸走肉。”

    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说挖槽,还有这样的操作?

    朱雀没有跟我再多聊,拉着我,说道:“走,去那边看看……”

    我们望着原先的高台处疾走,很快就来到了那里,瞧见高台之上,除了胡车和白七郎之外,刚才从水晶棺材里面跳出来的禺疆也在。

    这头满身黑毛的僵尸出现之后,头顶就一直有一股冲天黑光,宛如气柱凝聚,即便是隔得很远,我都能够感受得到。

    这家伙的实力,太耀眼了,让人为之畏惧。

    而它落到了那高台之上,死鱼眼扫量场中两人之后,一瞬间就决定了自己的对手。

    白七郎。

    这选择超出了常人的理解,但对于我来说,却并不陌生。

    当初霸下的选择,也是如此,在苏醒过来之后,那怒火倾泻下来的对象,正是自己定下的守墓人。

    这大概是对于守墓人玩忽职守的愤慨吧。

    白七郎跟胡车酣战许久,周围还有几个手下,至于胡车这边,却只有一人,眼看着就要将胡车给斩于枪下,却突然间出现了这么一个程咬金,当下也是有些诧异,慌忙后退。

    他并不知道这家伙,其实就是自己一直守护的秘境主人。

    他还以为是过来打秋风的好汉呢。

    所以他大声呼喝着,叫人来阻挡,却不料这头满身黑毛的鱼人僵尸无端凶悍,见人就杀,转眼之间,两个跟着白七郎下来的妖府高手,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而且还是被最为暴力地撕裂,场面着实血腥。

    胡车这边的情况并不好,在白七郎的围剿下,身上多处受伤,岌岌可危,所以瞧见这等变故,当机立断,直接逃开了去。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禺疆僵尸身上时,他已经跃下了高台,逃到了不远处去。

    而这个时候,白七郎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因为那禺疆僵尸,已经大开杀戒。

    转眼之间,白七郎身边就只剩下了两人,一个是那个中年首领,还有另外一个,则是先前与绿芽争执,并且发生对峙的那个年轻人。

    至于其他的人,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而这时,白七郎已经认出了面前这个宛如恶魔一般的怪物,就是禺疆秘境的主人,他浑身颤抖,直接跪倒在地,口中大声呼喊着,祈求原谅。

    那个中年首领一愣,也跟着跪倒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那个年轻人在瞧见自己那么多的同伴被残杀之后,心中不忿,并没有跟着跪倒,依旧在奋战。

    结果禺疆毫不犹豫地挥起了手来,猛然一下,将其首级给枭了下来。

    那人头颅跌下,鲜血冲天而起,落在了白七郎和中年首领的身上,他们却低着头,一动也不敢动。

    大概是感应到了他们的顺从,只存在本能的禺疆并没有继续逞凶,而是走到了白七郎的面前来,朝着他恶狠狠地踹了一脚。

    这一脚实在,白七郎给踹得滚出十几米远去。

    而随后,那长得无端丑陋的家伙,头颅扭转,居然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

    糟糕,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