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四十三章 烽火连城
    我往后退了两步,却瞧见那白发老太的手掌,居然贴到了我的胸口处来。

    好诡异。

    我感觉对方的手掌力量陡然用力,人便不由自主地腾然而起,胸口难受,一口鲜血喷出。

    好在朱雀反应迅速,伸手过来,将我给揽住,然后冲着那白发老头大声喊了一声。

    她用的是妖语,所以我完全听不懂,但这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很浓,几句话之后,就发生了争吵,紧接着,白发老太赫然腾空,那脑袋居然就变成了一条扁扁的鱼头,随后整个人都化作了一条大鱼。

    它口中张开,无数黑色雾气,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

    那雾气一出,顿时就朝着周遭扩散而去,将整个空间都给染得朦朦胧胧。

    我感觉空气都仿佛沉重了许多,而这个时候,朱雀一把拉住了我的右手,说道:“有毒,我们得撤。”

    她拉着我往后走,霍二郎与西门越也自行离开,我瞧见唐道给那两个小萝卜头用剑缠着,心中不远,指着他说道:“那人是我朋友。”

    朱雀一愣,随即说道:“他用不着你来管。”

    我听得不是很明白,有心想要上前帮拳,却不料唐道仿佛听到了这边的对话,回过头来,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双腿一蹬,人便冲向了另外一边去。

    那两个小萝卜头提剑上前去追赶。

    我瞧见唐道及时撤离,也跟着朱雀往另外一个方向退去,而那条大鱼居然在半空中一直跟随着,不断地朝着我们吐毒雾。

    朱雀带着我们一路逃,走过许多的院落和殿宇,那大鱼一直在后面紧紧跟随着。

    它仿佛是盯死了我们。

    霍二郎有些着急了,问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朱雀说道:“墨茈鱼,一种剧毒之海鱼,它喷出来的那玩意,只要吸到肚子里去,就会让你的血肉发脓、溃烂,从而直接化作一团血水——当初的禺疆养了一大群,不少都能够修行得显化人形,号称“冥血军团”,但凡是水域之地,所过之处,所向无敌,臭名昭著,最是凶恶,后来要不是人类想出了更毒的毒药蓝海鹤顶红,只怕这玩意能够肆虐整个南海……”

    霍二郎问道:“鹤顶红?是砒霜么?”

    朱雀摇头,说不是,那是丹鼎派的一种炼丹制品,砒霜只是其中的一项原材料而已,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当时的人类分作多个门派,英才辈出,此物一出现之后,原本肆虐南海的墨茈鱼,近乎绝迹,没想到这里居然还存留得有,代代繁衍。

    我说这个到底怎么办?

    朱雀说道:“这玩意出了放毒,别的倒也没有什么战斗力,难就难在如何近身。”

    我听到,有了想法,说我去吧?我身上有癸水灵珠的力量,能够排斥一切液体,只要我屏住呼吸,应该不会中毒的。

    朱雀说它的毒,还能通过皮肤的接触吸收。

    我说如果我将烛阴之火逼发出来呢?

    朱雀停下了脚步,想了想,说你这么讲,的确可行。

    我得了她的认可,没有再逃,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提着熔岩棒,朝着回疾走。

    这一转身,就瞧见那条长达一丈的大鱼,摆动尾巴,浮空掠来。

    那大鱼瞧见我,圆鼓鼓的眼睛变得通红,紧接着口中开始朝着我喷出如束的黑雾,而那黑雾在离开口中数米之后,又化作了一大团来,将我给笼罩其间去。

    我不敢怠慢,早早屏住呼吸,癸水之力激发,青色荡漾,将我整个人包裹,随后我的体表之上,又开始浮现出了烈焰来。

    我如同一个火人,直接闯入了那一片混沌之中去。

    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那些黑雾居然是易燃的,一挨着我身上的火焰,顿时就开始自燃起来,随后朝着头顶上迅速蔓延而去。

    那火势一下子就落到了大鱼的跟前,它瞧见这一幕,有些慌张,小小的鱼翅一振,尾巴摆动,开始腾空而去。

    而火势,居然开始蔓延起来,刚才它喷出的那些黑雾,布满了小半个区域,此时此刻,火势朝着我们刚才奔逃的方向燎了过去。

    随后有火焰簌簌往下落,将下方的建筑给点燃了起来。

    另外一边,那大鱼虽然往上冲去,但却仿佛磁石一般,也紧紧地吸引着火势,一路拔高。

    瞧见这一幕,我不由得愣住了。

    这局面,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在我的计划里,只是想要将那大鱼拦住,一棒子将它敲晕就行。

    我与它无冤无仇,即便是它刚才想要置我于死地,也不过是在保护自己的地盘而已。

    所以我并不打算对它如何。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我的掌控,大火点燃了黑雾,蔓延而走,虽然那墨茈鱼吐出的毒雾是有限的,但它就如同火油一样的着火物,燃过之后,落在地上,沾附在建筑物上,石质的建筑和广场,倒也无事,烧完了就烧完了,并不受影响,但是木质的地方,则就不一样了,大火在那一片区域,开始出现,并且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内,熊熊燃烧,映照了半个天空。

    我瞧见越发炙热的火势,心中有些惊,脸色发僵,感觉自己是闯祸了,而这个时候,朱雀却推了我一把,说愣着干嘛,赶紧回去找东西啊。

    我有些愧疚,说这……

    朱雀说道:“你想什么呢?这火跟你有什么关系,要不是那家伙想要致我们于死地,如何会变成这样子?再说了,白七郎说要用这整个禺疆秘境作为聘礼娶我,现如今聘礼没了,你有什么可惜的?难不成,你真希望白七郎来娶我?”

    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我,我跟她这般一说,没了言语,点头说道:“好,走。”

    一行人重新往回走去,此时火势正浓,我们不得不另外走一条路。

    走了两分钟,突然间瞧见不远处有打斗的身影,我举目望去,瞧见正是胡车与白七郎,两人在一处高台之上龙腾虎跃,斗得正酣呢。

    霍二郎瞧见了胡车,腿就迈不动路,停了下来,对我喊道:“侯漠,你自去翻找息壤,我留在这里,看看有没有机会。”

    我知晓他与查理杜的感情深厚,所以也没有多加阻拦,只是说道:“那你小心。”

    西门越与霍二郎留在了这边,盯着不远处的胡车和白七郎,准备着找机会抽冷子偷袭,而我和朱雀则寻路,折返回了我们刚才撞见唐道的地方。

    如此又走了一会儿,终于抵达,不过这儿的火势依旧很大,大火之下,好几处的房屋给熊熊燃起来。

    大火冲天而起,院子里的植株给火舌舔舐,肆虐而出。

    这样的地方,温度很高,而且空气稀薄,刚才那两个小孩儿,已然不见了踪影。

    也不知道他们是去追唐道了,还是被这火势给吓到。

    我与朱雀体质特殊,并不怕火,于是毫无顾忌地冲入了火场之中,穿过一片院子,来到了一处燃烧着大火的建筑里,朱雀对我说道:“这儿应该就是白七郎的居所,你负责左边,我负责右边,翻找息壤——那玩意跟普通的泥土颜色很像,不过结构很有韧性,手感有点儿像是现在的橡皮泥……”

    我点头,说好。

    两人冲进了冒着熊熊大火的屋子里,我往左边走,第一间是个客厅,里面的布置典雅古朴,不过给烧得七七八八了。

    在往里走,却是书房,书架子上摆放着许多书籍,但也给大火肆虐一空,我瞧见不靠前的书架上还在燃烧,其中一本书封面被烧了,书页也被烧了大半,而在那火焰翻腾之中,页面上的一张图像,十分眼熟。

    我心中一动,冲上前去,将那书抢下,火焰拍散之后,剩下残页,打量一眼,发现上面有图绘,仿佛是某种手段法门,而备注却满是古怪文字,完全看不懂。

    妖文。

    当时的形势紧急,我瞄了一眼之后,来不及多看,收入八卦袋中,继续往前,走进卧室里去,发现里面已经烧得七七八八,而床榻之下,则有一口铁皮箱子,表面被烧得通红。

    除了那玩意,再无别物。

    我伸出了熔岩棒,用上黏字诀,将那通红发亮的铁皮箱子勾住,然后往外拖去。

    我冲出房子外面来的时候,那屋子也承受不住巨大的火势,直接垮塌了去,我转过头来,发现朱雀也冲了出来。

    不过她双手空空,并无所获。

    那房屋垮塌之后,火势稍微减少了些,朱雀瞧见这口铁皮箱子,让我打开。

    我用熔岩棒轻挑,将箱子打开,发现最上面是一堆瓷瓶,还有下方,而是许多珍珠、宝石和玛瑙之类的玩意儿。

    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朱雀瞧见,气呼呼地一脚踢在了箱子上,骂道:“那家伙脑子里面是不是进水了,床下居然会放这等阿堵物?”

    没有找到息壤,她十分郁闷,而我却并不失落,将那本抢救出来的残书递给她,问道:“帮忙看看,这是什么?”

    朱雀接了过来,开口念了一句妖语,随后翻译道:“文曲勾兑丹?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