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四十一章 息壤穹顶
    经历重创之后的西门越,远没有了之前的锋芒毕露,他那只独眼死死盯着我,声音沙哑地说道:“你居然在这里?”

    说着话,他就要上前来动手了。

    很显然,霍英雄对手下人的吩咐,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那浓烈杀意,显然是对我动了真怒的。

    瞧见西门越缓步走来,我抓着手中的熔岩棒,毫无畏惧,随时等待着与他交手。

    以前的西门越的确可怕,我即便是进步神速,也未必能够挡得过他的那一掌,但现如今的西门越,中了胡车暗算之后,到底能够支撑多久,这件事情还是挺值得考量的。

    我刚刚与白七郎酣斗颇久,身子活动开了,正是精力充沛之时,又何惧一战?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有人出现,制止了这一幕。

    来人却是恢复了精神的霍二郎。

    他大声喊着,让西门越保持克制,随后走上前来,对我说道:“侯漠,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别动手,成么?”

    霍二郎当初对我有些恩惠,特别是我们逃离港岛的时候通风报信,对我们帮助挺大,而且与这样一个未来的山头领导人者交恶,显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所以我点了点头,往后退开。

    然而西门越却有些咄咄逼人,一步一步向前,朝着我走来。

    霍二郎拦在了他的跟前,说道:“西门长老!”

    他的脸色有些严厉了,而西门越对他却并没有太多的敬畏,而是咬牙说道:“二公子,这人与你,有夺妻之恨,你如何能够看着这对狗男女在这儿卿卿我我,而无动于衷呢?”

    霍二郎板着脸,说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子。

    西门越说那为什么呢?

    霍二郎说道:“他们刚刚救了我。”

    西门越越发恼怒,说就因为这点儿小恩小惠,你就忘记了他们加诸于你身上的屈辱了?

    霍二郎铁青着脸,缓缓说道:“我与侯漠之间,是有协议的,秦梨落与我之间的婚约,只不过是我爷爷的一厢情愿,他妄图通过婚姻来绑定一个拥有朱雀传承的家族成员,却忘记了,强扭的瓜从来不甜,这样的牵绊也并不牢靠——相比这样老式的手段,我更愿意尝试别的办法,来维系两者之间的联系。”

    西门越说道:“你这是在质疑你爷爷的做法,对吧?”

    霍二郎不耐烦地说道:“随你怎么说,我父亲给你的指令,是让你保护我,而不是对付他们,你有什么情绪和想法,就先忍着,听我吩咐;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回了港岛,我再自己去跟父亲解释。”

    他将事情一律承担下来,西门越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满,也没有对我动手的理由。

    更何况,以他此刻的状况,也未必能够打败我。

    霍二郎安抚住了西门越之后,问道:“小杜他……”

    西门越叹了一口气,说死了,已经没气了。

    霍二郎的双目之中,流露出了最深沉的悲伤来,他的城府素来很深,情绪很难外露,然而在此时此刻,他终究还是没有忍得住难过。

    不过他并非感情用事的人,即便是心中悲伤,也没有忘记此刻的处境,转过头来问我,说侯漠,你们准备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朱雀,她却并不答话,显然是想要把主导权交给我。

    我对他说道:“你也知道的,我想要彻底觉醒,摆脱基因崩溃的结局,就需要五种药引,而禺疆秘境里的息壤,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所以我们会跟过去。”

    霍二郎想了想,说道:“我跟你一起。”

    我说当然没问题,咱们一起,还能够守望互助。

    我看向了朱雀,她没有任何意见,而是开口说道:“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

    朱雀是跟着白七郎,从禺疆秘境之中过来的,对于里面的情况,她应该是熟悉的,但她为什么会跟白七郎在一块儿,又是怎么找到的禺疆秘境,这些我都不得而知。

    只不过有霍二郎和西门越在,我即便是满腹的疑惑,也没有办法当面问起。

    一行四人走到了大佛旁边,而这个时候,整个聚居点的建筑差不多都被毁掉了,没有跟着白七郎离开的妖府夜行者则都聚在了这边。

    白七郎老巢被端,自然是愤怒无比,在他的威压下,这儿的一流高手都跟着去了。

    那个中年首领也随之离开。

    这样的情况,在我的思维中,是很奇怪的,毕竟这儿还有“敌人”,而自己的家人也在,如果是搁我身上,我恐怕未必能够做到那般义无反顾。

    不过正如唐道所言,生活在现代社会之中的夜行者,和这些野生夜行者,除了相貌之外,最大的区别,也就是思维。

    我们坚持认为自己是人,而这些野生夜行者,恐怕也都认为自己是异类,是妖了。

    此刻留在场中的,要么是在刚才与胡车以及他手下的交锋中受了伤的,要么就是真正的老弱病残,先前我们靠近过来时瞧见的那妇人,和几个小孩也都在。

    只有几个实力看上去还算不错的人在这儿守卫,不过他们瞧见刚才我与白七郎拼斗的场面,下意识地就有些慌。

    都说野生夜行者天生凶悍,但这个也是看人的。

    任何生物,都有趋利避害的天性,即便是野生夜行者,对于死亡,也还是有着充分的畏惧感。

    不过在恐惧与职责面前,他们最终选择了后者。

    这几人手中抓着各色武器,有狼牙棒,有金属刀具,还有棍子,守在人群之中,不准我们靠近,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有人走出来,喊了一声:“阿尼……”

    我打量那人,居然是首领的女儿,那个脑袋上有折耳、叫做绿芽的女孩。

    她看着霍二郎,一脸深情的样子。

    然而霍二郎却脸若冰霜,一副拔鸟无情的架势。

    这儿没有人能够说汉语,好在朱雀本就是妖族大圣出身,走上前去,冲着这帮人一阵呼喝。

    也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些啥,那些人犹豫了一下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散开,让出了一条通道来。

    我有些诧异,说你都说了什么?

    朱雀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既然是夜行者,就应该得会夜行者的语言,毕竟许多关于夜行者的修行法门,都没有人类语言版本的——回头的时候,我来教你说。”

    我听到,点头,说好。

    我们来到了那传说中的“海眼”跟前,瞧见这是一汪泉眼,差不多两米的直径,里面瓦蓝瓦蓝的,有如电视上海洋宣传广告一样的。

    不过它看着清澈,但却仿佛深不见底一样。

    那些人,都是从这儿进入的禺疆秘境?

    我心中惊骇,看向了朱雀,而她则说道:“这儿之间是存在晶壁禁制的,只有掌握了禁制权限的人,方才能够进出,刚才那家伙将这禁制给击破,只怕他手中的霸下妖元,实力要折损大半了。”

    我有些惊讶,说他怎么会这么舍得?

    朱雀说道:“那家伙是个赌徒心态,认定风险越大,回报越高,而且当时他也是慌不择路,只有如此。”

    即便如此,我还是觉得胡车这家伙的魄力,当真让人钦佩。

    他是真的敢打敢拼,毫无畏惧。

    我说怎么走?

    朱雀说往下跳就是了。

    我有些惊讶,刚才我们下到这地方来的时候,就是进了那个无底洞,没想到这会儿又往下走,那禺疆秘境,到底在哪儿呢?

    朱雀却没有给我太多缓冲的时间,拉着我的手,然后看向了霍二郎,淡淡吩咐一句:“跟紧了。”

    说罢,她拉着我,往那海眼里跳了下去。

    我深入其中,感觉一股吸力将我往下拽了过去,一直往下,我睁着眼睛,打量周遭,发现起先是一汪瓦蓝,而随后陷入了漆黑状态,再到后来,我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道光。

    紧接着那光开始扩散,化作乐五颜六色,绚烂多彩起来。

    我们居于这绚烂光芒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双脚落地,却是踩在了一块一块的白玉地板之上。

    我刚想要左右打量,却给朱雀拉到了一边去。

    噗通……

    紧跟着我们下来的霍二郎和西门越也落了地,不过两人显然是没有准备好,在地上摔倒了去。

    我往旁边走,发现这儿并不是一处黑暗的空间。

    我脚下一片晃荡不定的光影,而周围则是一片广场,不远处有巨大的宫殿,和高低错落的建筑,而十几米远之外,有几具尸体,也不知道是哪一方的。

    瞧见周遭的情形之后,我忍不住抬头望去,光线是从上面来的,而上方,则是一处穹顶,就如同海洋馆里的深海玻璃场馆一样。

    而穹顶之上,是……大海?

    我一脸错愕地看着朱雀,而她则说道:“对,你没看错,这就是我们之前一直找寻的禺疆秘境,那支撑空间,保证海水不渗漏下来的东西,就是息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