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三十九章 背负“齐天大圣”之名
    场间的变化,当真是风云叵测,眼看着朱雀成了那蛇蛟肚子里面的食物,结果转眼之间,她就从蛇口之中挣脱而出,而且还将这条肆虐翻滚的冷血畜生宰掉了去。

    头颅破裂,甚至还给朱雀抢走了颅内结晶,这头让人头皮炸裂的蛇蛟,已经基本上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样的变化,不但我没有想到,场中的其他人,也是一脸诧异和懵逼。

    而我已经来不及刹车了,直接冲到了人群之中。

    场中到处都是混战,这妖府之中的夜行者,对于自己的同伴十分熟悉,所以瞧见陌生面孔,便下意识地以为是敌人,瞧见我手中的熔岩棒,则纷纷围了上来。

    经过那蛇蛟的肆虐,周围一片废墟,家园被毁,这帮家伙的火气自然也挺大,所以上来就下狠手。

    我连续用熔岩棒挑飞两人,还有人奋不顾身地扑将上来,却给朱雀给拦住了。

    她的手中,抓着一颗足球大的结晶,不规则形状,呈现出暗红色的暗光,上面满是斑斑血迹,充满了一种无形的威势。

    再加上她与龙宫使者白七郎一同出现,所以那些野生夜行者不得不停下了手。

    朱雀站在了我的面前,眯眼微笑,露出了一口白牙来,说道:“你不是不准备出来么?怎么又跑过来了,关心我?”

    秦梨落的牙齿很好看,就像是最上等的精糯米,一粒一粒的,整整齐齐。

    我本以为她生我的气,不会给我好脸色,没想到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天真烂漫之中,又带着几分小女孩的调皮,不由得心中一荡,忍不住跟她解释道:“我刚才并不是害怕,而是觉得自己的实力不到,不能太鲁莽,害怕你们受伤……”

    我说的这话,并非只是说辞。

    事实上,打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种反正我“烂命一条”的想法,所以该拼命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含糊,比谁都能够豁得出去。

    但如果实力相差悬殊,直接上去送人头,我终究还是保持着故有的理智。

    这并不是懦弱,而是审时度势。

    只不过,很多时候,处于眼界和经验的差距,我并不能够当即判断出形势,并且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但我内心里面对于朋友的重视,却让我在朱雀遇到危险的那一瞬间,本能一样地冲出来,忘掉了所有的顾忌和担忧。

    我想说的太多,然而朱雀却并不在意。

    她一脸灿烂地说道:“我懂,大圣哥哥也有低潮期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我一直陪着他度过的,所以你的想法,我也知道——喏,你不是说自己不够强大么?这个给你。”

    她将那血糊糊的结晶递到了我的跟前来,我为之一愣,说道:“这个是什么?”

    朱雀笑着说道:“这是那蛟蛇的内丹啊?哦,错了,这条蛟蛇并没有凝练成智慧,修行全凭本能,所以这个不能称之为内丹,顶多也就算是力量源泉吧。”

    我有些犹豫,毕竟这是朱雀拼了性命夺来的东西,而且她想要快速恢复实力,对这东西渴求的,不肯接受,说还是你拿着吧。

    朱雀瞪了我一眼,说叫你拿着就拿着,等你厉害了,保护我就行。

    她不容拒绝的样子,让我心中十分温暖,伸手过去,正要接过来的时候,突然间旁边有人冷冷说道:“等等。”

    我转头,却瞧见那白七郎一身尘埃地冲了过来。

    他原本穿着一身白袍,玉树临风,然而经过一番厮打和缠斗之后,原本潇洒的模样顿时变得略显狼狈,就跟工地里刚刚搬完砖的哥们儿一样,脏兮兮的,脸上也一片白、一片黑。

    他原本在与胡车拼斗,这会儿却出现在了这里,盯着我,又看向了朱雀,一脸警惕地说道:“他是谁?”

    朱雀解释道:“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大圣哥哥。”

    白七郎瞥了我一眼,大概是看穿了我的修为,不屑地说道:“他不是。”

    朱雀说道:“他只是还没有觉醒而已,只要你将息壤给了他,让他最终觉醒,成为了真正的灵明石猴,他就能够迸发出最强大的潜力来,成为新一任的齐天大圣!”

    白七郎冷哼一声,说就凭他?你这是在开玩笑吧?秦姑娘,我的态度已经跟你表达过了,息壤是禺疆秘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结构完美,缺一点,哪怕是一点点,整个秘境都有可能崩塌,那个时候,南海龙宫就变成了真正的龙宫,葬身海底了。为了这么一个不确定的小妖,赌上一切,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朱雀听到这话,顿时就恼了,怒目以对,说道:“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要看一下他之后,再做决定。”

    白七郎说对,我是想要见一见,那个让你牵肠挂肚、魂牵梦萦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现在我瞧见了,不过如此,为了这人,赌上未来的命运,不值得。

    朱雀说道:“所以,这就是你的决定?”

    白七郎继续说道:“秦姑娘,我的提议,你真的得好好考虑一下——放弃这个家伙吧,他全身上下,都透着杂鱼的气息,这样的家伙,能够给你幸福么?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愿意跟我成亲的话,整个南海龙宫,将会是迎娶你的聘礼!”

    啊?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原来白七郎这家伙,居然在觊觎朱雀。

    又或者是秦梨落身体、朱雀灵魂的结合体。

    这家伙……

    我的心中一阵不舒服,而朱雀并没有让我失望,直截了当地说道:“你做梦吧。”

    白七郎顿时就变了脸色,盯着朱雀,说不行?

    瞧见他那一脸铁青的模样,朱雀忍不住笑了起来,说你难道以为我会答应你?

    白七郎原本文质彬彬的模样一下子垮掉了,紧接着,他黑着脸,指着朱雀手中的蛟蛇结晶,开口说道:“既如此,那我就用不着照顾你面子了——那东西是我禺疆秘境的,不能给你们,把它留下。”

    朱雀顿时就恼了,说这东西是我凭本事弄来的,为什么要给你?

    白七郎理所当然地说道:“它是九功蛟体内的结晶,是依托在禺疆秘境的力量源泉,百年修行而言,而九功蛟则是我禺疆秘境驯养的镇殿神兽,我已经不追究你擅杀九功蛟的职责了,你怎么能够将它带走?你这样的行为,跟进别人家里偷东西,有什么区别?”

    他肆意指责着,翻脸不认人,朱雀听到,却是哈哈大笑起来。

    随即她双手合拢,深吸了一口气,将那硕大的结晶体给陡然一拍,那玩意顿时化作了无数碎片,而破裂之时涌起了强大的光芒来,被朱雀伸手擒住,陡然一转,竟然朝着我的胸口拍来。

    轰……

    我感觉胸口仿佛被千钧巨石砸落,整个灵魂都仿佛被拍出,而随后,那股力量狂涌而入,在我身体里的丹田处凝聚。

    那股力量恐怖到要爆炸,我身体的肌肉和骨骼,以及皮肤,被撑得如同气球一般,仿佛一根针戳过来,我就直接薄成碎片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股力量涌入其中。

    那是无端炙热的气息,与我体内的烛阴之力如出一辙,随后在这气息的引导下,那股力量开始不断地旋转。

    到了最后,如同龙卷风一般高速旋动,而最核心处,却保持着如同静谧湖面一样的宁静。

    平衡了。

    这样的过程说起来仿佛十分漫长,但现实之中,却只过了眨眼几秒,当我从极度的痛苦中恢复过来时,瞧见那白七郎怒气冲冲,指着朱雀,愤怒得仿佛要杀人的样子。

    而朱雀却冲着他眨了眨眼睛,调皮地说道:“你不是要么,找他拿吧。”

    白七郎恼怒不已,提枪就上,朝着我猛然戳来。

    他对我,倒是真的动了杀心。

    除了是那蛟蛇结晶融入我体内之外,更多的,恐怕是对朱雀有想法。

    他大概是觉得杀了我,“秦姑娘”就会落在他的手中。

    所以这一枪,不但有着仇恨,还有嫉妒。

    浓烈得让人反胃的嫉妒。

    这人的枪法,当真是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当初在小兴安岭北麓的时候,杨林老师教我们用枪,曾经自豪地说过,若论对于长枪之道的研究,他自谓能排前三,我也的确瞧得出他并非虚言,一举手一投足,枪法施展,当真有如神技。

    而这白七郎的枪法,不逊于杨林老师。

    更加让人为之敬畏的,是他的修为,也就是整体的硬实力,则比杨林老师要强大太多太多。

    这样的一个强者,对我杀意浓烈,并且朝着我展开了进攻,那是相当可怕的。

    我的身体还停留在感知体内的变化,而无端凶戾、杀气腾腾的枪尖,就已经朝着我的喉咙扎了过来。

    我在那一瞬间,就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而就在我犹豫的时候,旁边的朱雀对我大声喊道:“怕什么,只不过是一个比较稀少的辰龙夜行者而已,居然敢瞧不起你们,凭什么啊?你身上,可是流淌着齐天大圣的血脉——你害怕他么?”

    听到朱雀的话语,我的脑子,顿时就是轰然一下,战意顿时就燃烧了起来。

    对啊。

    就算是为了“齐天大圣”这四个字,我都不能输。

    想到这里,我双手抓紧了熔岩棒,朝着前方,猛然劈落下去。

    你要战,那便战。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