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三十七章 出人意料
    不对,不是秦梨落,而是朱雀。

    那个说要去找禺疆秘境,最后不知道去了哪儿的朱雀,她居然出现在了这里来。

    瞧见她的一瞬间,我心脏猛然狂跳,想要过去招呼,然而随即反应过来,此时此地,这实在是不太方便。

    不管朱雀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里,我与胡车之间,终究是有一些不对付的,特别是他先前跟我说的事情,更是让我心中忌讳。

    他对我的仇恨,并不只是当初的那一点儿交集,也并不是我手中的熔岩棒。

    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晓。

    而就在众人都去迎接朱雀和那个帅气男子的时候,在另外一边,突然间发生了轰然之响,随后一声恐怖的爆炸声传来,众人都面露惊讶之色,纷纷转向跑去,而我身边的唐道这一个纵身,跳到了旁边的建筑“屋顶”上去。

    我瞧见人流涌动,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顺着巷子边缘,朝着那边摸了过去。

    两边距离不算太远,很快我就赶到了现场,却瞧见现场一片混乱,到处都是倒塌的废墟,刚才被霍二郎挟持的折耳猫女孩浑身是血地躺倒在地,查理杜昏死在一旁,人事不省。

    至于霍二郎,则被胡车给踩在脚下,随后他将那金丝楠木棍给高高举起,仿佛想要将霍二郎的脑袋给一下戳穿了去。

    然而眼看他就要动手的时候,终于有人叫住了他。

    说话的,是朱雀。

    她也赶了过来,瞧见这一幕,出声制止,然而胡车杀意浓烈,哪里会停手,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猛然戳去。

    就在这时,朱雀旁边的那个英挺男子出手了。

    只见他指尖一弹,却有一缕青光浮现,落在了那棍尖之上,将那去势给击偏,随后那人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骤然往前,出现在了胡车的跟前,一把抓住了那棍子。

    胡车用力一抖,却发现并没有能够将其抽开。

    他抬起头来,认真打量对方。

    我这个时候,也才来得及打量那人,发现他的额头之上,居然长着一对鹿茸一样的角质状物体,顶端分叉,不大,十分可爱的样子。

    这模样,再配上对方那古代白色长袍的打扮,着实是有一股复古的潇洒气质。

    胡车瞧出了对方的不简单,这才将那极具侵略性的架势给收了起来,将手中的金丝楠木棍放开,拱手说道:“阁下可是龙宫使者白七郎?”

    那男子有些倨傲地望着面前的胡车,懒洋洋地说道:“叫你住手,为何不听?”

    他说话的声音很好听,“温润如玉”,这样的词语用来形容他,很是合适,不过他言语里面透露出来的态度,却着实有一些高高在上。

    而且他也没有将那棍子交还给胡车。

    胡车并不介意,他指着地上的霍二郎说道:“这家伙刚才动手,想要杀了绿芽小姐,我来不及阻止,看到惨状,心中不忿,所以方才如此……”

    杀人质?

    我有些错愕,没想到霍二郎会干出这般的蠢事来。

    然而还没有等胡车说完,在他身下的霍二郎愤怒地骂道:“当真是个不要脸的家伙,动手杀人的是你,血口喷人的也是你,你真的当没有人瞧见么?”

    他愤怒反驳着,而胡车则下意识地抬脚,想要朝着霍二郎的心口戳去,制住他的话语。

    但那白七郎却出手了。

    他抬脚挡住了胡车的戳脚,随后将霍二郎给拉了过来,又将那金丝楠木棍前指,冷冷喝道:“你想干嘛?”

    胡车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冷哼一声,说你宁愿信他,也不信我?

    白七郎喝骂道:“你是谁,我凭什么信你?”

    胡车从口中再一次地吐出了霸下妖元来,将这玩意给顶在了右手食指的指尖之上,一脸端庄肃穆地说道:“吾乃霸下大圣的传承者,如今过来,是想要找禺疆大圣的继承人,共商妖族大业!”

    那霸下妖元落在胡车手中已经有些时日了,那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祭炼之法,使得霸下妖元与他有了一些默契。

    虽然无法完全使用,但用来当做暗器算计人,却是一等一的好用。

    此刻又被他拿来吓唬人,也是很不错的,那个原本有些倨傲的白七郎脸色变得认真起来,拱手说道:“敢问霸下大圣现在何处?”

    胡车一脸悲痛地说道:“它老人家受到了人类的侵犯,最终为了保存颜面,选择与秘境共毁了。”

    啊?

    听到这话儿,那白七郎睁大了双眼,愣了许久,最终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这,这……节哀顺变吧。

    他瞧见胡车潸然泪下的苦痛模样,忍不住出言安慰。

    而这个时候,旁边的朱雀却冷笑起来。

    她认真地看着那一脸哀容的胡车,说既是如此,你为何又获得了那霸下妖元呢?

    胡车理所当然地说道:“我乃霸下大圣的传承者,它虽然自毁于秘境之中,但不愿意自己这一脉断绝,所以才特地将此物传承于我,并且让我凭借此物,联络四方大圣,定要在这人道横行的天下,闯出一片属于我们夜行者的天地来……“

    他滔滔不绝地说着,一脸正色,然而朱雀却说道:“放屁!”

    胡车自以为当日之事,除了少数几人之外,无人知晓,却不曾朱雀作为当年的五圣之一,对于霸下秘境是格外的关心。

    在知道我去过那里之后,她曾经找我详细盘问过了当时的一切,知晓所有的细节,并且也凭借着这霸下妖元,知晓了面前的这个俊朗年轻人,却是当初偷走霸下妖元的麻风少年。

    霸下之死,自有原因,胡车处心积虑偷走那霸下妖元,也算是他的造化。

    只不过他却拿着这玩意来招摇撞骗,这事儿就有一些过分了。

    作为五圣之一的朱雀,自然是无法容忍的。

    但这些缘由,我知晓,胡车却并不知道,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长得异常漂亮的妹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当下也是虎着脸说道:“你是何人,胆敢在这儿胡言乱语,不要以为你是个女的,我就不敢对你如何了……”

    朱雀讥笑着说道:“当然,那个女孩儿如此可爱,你都舍得了下狠手的心,对我又怎么会留情呢?”

    胡车不耐烦地说道:“我都说了,人不是我杀的,是那个家伙。”

    两人争执着,这时却有人激动地喊了起来。

    我听不懂妖语,不过瞧见周围的人都朝着地上那满身都是鲜血的女孩围了过去,而随后,看上去仿佛已经死了的那女孩,居然在旁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她受了重伤,口不能语,但是却将手指,异常简单地指向了胡车。

    用不着任何的言语,所有人都知道了,动手的人,是胡车。

    这个家伙居然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龙宫使者吸引走的时候,朝着霍二郎悍然动手——尽管我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找到的机会,按理说即便是大部分人都跑去迎接龙宫使者,但还是有人盯着这边的。

    毕竟被挟持的这人,可是首领女儿。

    即便是养女。

    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那个中年首领终于站了出来,他冲着胡车一阵呵斥,愤怒地说着什么,而其余夜行者,也都呈现出了扇形,朝着胡车以及他的手下包围了过去。

    现场的形势在那女孩绿芽醒来之后,陡然转变。

    原本与野生夜行者达成合作协议的胡车,一瞬间就成了众矢之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胡车不但没有畏惧,而且还哈哈大笑起来。

    他肆无忌惮地笑着,随后猛然一跺脚,大声喊道:“哈哈哈,既然装不了好人,那就不玩了,正好你这所谓的龙宫使者也过来了,抓住你,禺疆秘境的开启方法,也就有了。”

    白七郎被胡车的狂言给气到了,指着他说道:“抓住我?我倒是要看看,你拿什么来抓我。”

    说罢,他朝着不远处的中年首领大声呼喝着。

    这首领是禺疆秘境的守陵人,白七郎对于他来说,相当于直属领导,自然得听他吩咐,更何况胡车还如此哄骗于他,甚至还将他的养女打成重伤,差点儿惨死,当下也是恼怒不已,将手往嘴里一放,随后猛然吹了一声口哨。

    口哨尖锐,刺破空间,随后从黑暗中,蹿出了十几头人脸蜘蛛来。

    这些蜘蛛可比我们先前遇到的要大上许多,落地之后,开始织网,显然是不想让这家伙给逃离。

    与此同时,中年首领带着身边众人,朝着胡车缓慢逼近。

    就在这时,胡车也吹了一声口哨。

    咝、咝、咝……

    一阵古怪的响声出现,现场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阴影,随后那阴影垂落下来,将场中都给覆盖了去。

    是那条盘踞在石佛脖颈之上的巨大蛟蛇。

    那畜生身长恐怕得有二十来米,落下之后,盘踞在了胡车的身后,吐着信子,双目凶戾,盯着那中年首领和他的身边人,仿佛他们再上前一步,就要扑食上去一样。

    众人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这一方实力最强的一员,居然已经被胡车给招揽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