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三十六章 新老交替,胡车逞凶
    像汪小飞这种色厉内荏的家伙,自然不是能够坚守秘密的人,但我曾经吃过他的亏,被他骗过一次,所以心中会有些提防,而唐道却并不在意这种小人物的想法,继续问道:“那个白七郎你见过没,很厉害么?”

    汪小飞摇头,说只是听这里的妖怪首领提起过,他们准备弄点儿祭品,将人给召唤出来,不过还在商量,这边就出了事,没有来得及,就赶了过来。

    唐道又问道:“这个地方,有什么厉害角色呢?”

    汪小飞说道:“最厉害的,除了他们这儿的首领和几个长老之外,恐怕就是佛像脖子上缠着的金蛟了,据说那玩意是南海龙宫的遗种,是很久之前的龙宫使者,留在这儿的坐镇神兽,那玩意才是最恐怖的……”

    龙宫使者?

    汪小飞说道:“就是白七郎那样的家伙,就是龙宫使者,不过之前不是他,好像这玩意是很久就会换一次,不是同一个人。”

    唐道沉吟一番,看向了我。

    敌人强大得超乎想象,而凭借着我与唐道两人,又如何能够在这样的鬼地方逃脱呢?

    大概是瞧出了我们眼中的迟疑,那汪小飞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开口说道:“你们,要不然放了我吧?我现在在胡老大面前还是挺有面子的,一会儿我帮你们求情,说不定会放过你吗……”

    啪!

    我听到,心中的厌恶攀升到了顶点,反手就是一巴掌,将那家伙的脸给扇肿了去。

    我扇过耳光之后,一把揪住了那家伙的脖子,冷冷说道:“你在胡车跟前有面子?你姐姐是怎么死的?你恐怕是忘记了吧?对于自己的杀姐仇人,你不但没有半分仇恨,还对他的一点儿示好沾沾自喜,你姐姐要是泉下有知,她会不会后悔在你小的时候,没有将你推进粪坑里淹死呢?”

    汪小飞这时慌了,瑟瑟发抖,说啊,我姐姐?我也是没有办法啊,如果我想要正常站起来的话,就得需要我姐姐的贞操和性命来献祭——胡老大是这么说的……

    听到他的话,我有些哭笑不得。

    所谓献祭,那肯定是无稽之谈,不过胡车大概是瞧出了这小子有一些夜行者的血脉在,想要通过这种屈辱,来激发他身上的基因锁,让他觉醒过来吧。

    只不过……

    汪燕燕啊汪燕燕,就为了这么一个畜生,把自己给搭进去,值得么?

    我为了那个没有见过几面的女歌手而不值,转头看了一眼唐道,他大概是了解我的想法,说道:“差不多了,没什么可以问的。”

    我说好,随后冲着那家伙微笑,说:“用你姐姐的命,来换你一对健康的腿,你觉得值,对吧?”

    汪小飞愣了一下,随即哭了起来:“我没有这么说……”

    他还待狡辩,而我却一把将他摔倒在地,随后捂住了他的嘴巴,认真说道:“我觉得不值。”

    说罢,我没有任何犹豫,举起拳头,就朝着那家伙的膝盖砸了下去。

    我这一拳,力量是足够的,即便汪小飞变成了夜行者,也扛不住这样的力量,给我左一下、右一下,只两下,就把那对重新恢复过来的双腿给重新弄断了去。

    汪小飞拼命挣扎而无果,因为过分疼痛,最终昏死了过去。

    唐道从头到尾,都没有问我一句话,若是在汪小飞昏死过去之后,他提醒我:“打起来了。”

    啊?

    我赶忙起身,朝着不远处瞧去,却看到胡车越众而出,与西门越拼斗着,至于霍二郎和查理杜,两人则挟持着那娇小身材的女子在一旁,其余人在另外一边。

    双方仿佛是经过了什么谈判,最终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打破僵局。

    唐道没有多说,扔下昏迷过去的汪小飞,朝着战场附近摸去,我也跟着,两人一前一后,摸到了窄巷附近处,而这时西门越与胡车斗作一团。

    那老头当初与我交手,单掌遮天蔽日,不过那是需要全力以赴,不做任何保留。

    在这样四周都是环伺强敌的情况下,他终究还是没办法放飞自我,故而小心翼翼,十分谨慎,乍一看,反而是胡车占到了上风。

    胡车手中,依旧是那根金丝楠木棍,这家伙的棍法并不系统,看上去所学颇杂,但他在用棍的天赋上是很强的,与西门越交起手来,凭恃着体内的霸下妖元为支撑,居然有模有样。

    我瞧见一棍前冲,叱咤风云的胡车,心中不由得有几分感慨。

    说起来,我虽然觉醒过程十分麻烦,但踏进这一行来,却比胡车要长久许多,按道理讲,我的见识,多少也比胡车强。

    然而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胡车此时此刻,甭管他的行为有多么的可恨和让人不齿,但从修为上来看,他已经是一方豪雄的趋势,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有了大人物的架势,而我却还给人追得满地乱窜。

    如此想想,还真的让人有些羞愧。

    不过话说回来,性格决定命运,胡车这人从我认识他以来,就一直表现出了一种超出他这个年龄的成熟度,无论是胆量、勇气,还是狡诈程度,甚至是出卖自己人时的果断,都显露出了枭雄的一面来。

    他这样的人能成事,也不是不可想象的。

    我心中感慨着,不过话说回来,我对此刻的胡车并不羡慕,对他的为人和行事,终究也还是不认同的。

    剑走偏锋,有的时候或许能够出得奇效,但最终还是会受到惩罚的。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这句话,我一直都是如此觉得。

    战斗还在持续,随着时间的推移,西门越那从战阵之中练就出来的本事和经验,让他渐渐地占到了上风,他一双肉掌拍出,竟能左右空间,通过不断压缩胡车的活动空间,从而获得施展的机会。

    好几次西门越都差点儿就将胡车毙于掌下,但最终都被胡车给狡猾地逃开了。

    几次之后,我发现胡车的身法极为灵动,而这个,可不是光凭着夜行者的本能,就能够学会的。

    这身法,也是师出名家。

    西门越好几次差点儿得手,又给生生逃脱了去,心态有些急躁,结果被胡车逮住空隙,一棒子抽到了腰间,踉跄后退几步之后,深吸一口气,指着胡车说道:“好小子,少林寺短打精要、岭南胡家沟猿猴身法、滇南白云谷的八步赶蝉……你到底什么出身,居然会这么多的轻身手段?”

    胡车得意地笑,说我的手段多着呢,你慢慢看。

    西门越冷然说道:“你所学颇多,但并不精通,都只是学到表象而已,想要赢我,你还得再等二十年。”

    胡车大声吼道:“二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说罢,他腾空而起,举棍往下,朝着西门越当头砸下,这一棍威势俨然有滔天之势,而他的身后,则浮现出了隐隐的霸下身影来。

    这竟然是用上了霸下神力。

    瞧见胡车直接下了死手,西门越不敢怠慢,双手往后一缩,随后陡然拍出,我感觉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黯。

    正是这一招。

    我心中惊叹,知晓这是西门越的看家手段,忍不住知晓胡车的破解手段,却不料那家伙棍势下落的一瞬间,突然张口,朝着西门越猛然吐出一物来。

    那玩意却有一道青蒙光华,如同子弹一般,飞射西门越脸上去。

    西门越全力拍击,想要遮蔽胡车无感,却不料那家伙居然还有后手,而且还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手忙脚乱之后,唯有回手遮挡,却还是给那飞出的霸下妖元给拍中,整个人落地,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来。

    而这一败,西门越竟然再也没有能够起来。

    他输了,输得很彻底。

    如果正常比斗,五个胡车都未必比得上一个西门越,但那家伙从来都不讲究什么公平,居然将那力量庞大的霸下妖元当做武器,直接给西门越来一下。

    那可是妖族大圣留下来的内丹,西门越即便是巅峰大妖、邻近妖王的实力,终究还是抵不过。

    他输给的,不是胡车,而是霸下。

    西门越给一击之下,跌落在地,生死不知,而胡车则收起了霸下妖元来,看向了霍二郎,说道:“说好的,他输了,你放人。”

    霍二郎并不傻,冷笑着说道:“我放了人,岂不是成为了你的刀下肥肉?”

    胡车脸色变得冷厉起来,说你居然敢毁约?

    霍二郎说道:“让我们离开,人我就放。”

    胡车冷冷地盯着霍二郎,不说话,旁边的妖府夜行者不解,问了他一句,他也不答。

    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随后我瞧见一大群人都朝着佛像那边跑去,口中嚷嚷着,有些惊讶,问唐道:“怎么了?”

    唐道开口说道:“海眼有动静,禺疆秘境的龙宫使者,过来了。”

    我有些惊诧,而唐道则快步往回撤,我不敢与他失联,紧紧跟着,很快来到了佛像边儿上,却瞧见有一男一女给众人簇拥着。

    那男的长得挺拔俊朗,而女的……

    秦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