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三十五章 冲突爆发
    西门越到底有多厉害,只有跟他交过手的人,方才能够知晓。

    当初在港区小岛之上,这位在东南亚成名的霍家长老,一掌遮天蔽日,就将我给落於下风,差点儿就把我给干掉了的情形,至今我都还记忆深刻。

    此人的实力,即便不是妖王级别,也是大妖巅峰状态。

    而且他那一身真正杀人凝练而成的修为和手段,才是最恐怖的杀手锏。

    我先前很是奇怪,如果有西门越护卫在旁,霍二郎和查理杜怎么也不可能落到这般山精野怪的手中,我还以为他们之间是不是闹了什么意见,此刻一看,原来是走散了去。

    我与西门越遥遥相望,那家伙先是一愣,随即双目之中,迸发出了极为强烈的杀机来。

    我成为了夜行者之后,无论是视觉,还是听觉,都大大增强许多,五感通畅,脑子也清醒许多,瞧见他此刻的模样,顿时就明白过来。

    这家伙恐怕是误会了。

    他以为我们是这聚居点里的夜行者,自己被发现了。

    我的双目,是经过熔岩淬炼过的,不但能望气,而且能够自动调节瞳孔,适应低光、黑暗和远近距离,但西门越却不是。

    术业有专攻,隔着这么远,即便是我没有戴上黄老送的人皮面具,他其实也并不能将我给认出来。

    正因为如此,使得西门越误以为自己已然暴露了。

    他的选择,是手一扬,朝着我们这儿猛然甩了一物过来,随后没有理会我们,而是纵身,朝着那边的院落冲击过去。

    先救人。

    我几乎是凭着本能,下意识地就地一滚,避开了西门越甩来的暗器,随后爬将起来,瞧见西门越已经冲进了那边的院落里去。

    这家伙冲得很快,大概是以为自己被发现了,行事少了许多的顾忌,所以路子也极为刚猛。

    他直接将那院墙给踹开了去。

    那院墙我之前曾经研究过构成,泥土、黏土和贝壳碎片等,浇灌在一起,硬度很强,但是在西门越面前,却薄得如同纸糊一样,那坚硬不过是鸡蛋壳一般的硬度,所以直接垮塌了去,随后他冲入院子之中,大开杀戒,将查理杜给救了出来。

    紧接着他杀进了房间里去,遭受到了激烈的抵抗。

    那个首领女儿之所以能够压住一帮骄兵悍将,除了自己的父亲之外,本身也有着强大的实力在,即便是面对西门越,也不慌不忙,稳扎稳打,体现出了大将风度来。

    从这里,也可以感觉到夜行者男女之间的不同,一场为爱鼓掌之后,霍二郎瘫软如泥,而那妹子却越战越猛,如狼似虎,端的是厉害得很。

    不过她再厉害,与西门越到底还是有一些差距的。

    要知晓,西门越认真起来,那绝对是十分可怕的。

    所以她能够做的,只不过是保命,然后拖延而已,并不能够反过来压制住对方,所以很快西门越就将霍二郎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随后给他解开了关键的穴道和束缚。

    获得自由的霍二郎完全没有往日的儒雅,一边拼命地擦着红润的嘴唇,一边操起一根桌子腿,发泄一般地将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给砸掉。

    然而他到底还是没有对那刚刚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下手。

    此时聚居地的大部队已经赶了过来,查理杜虽然最为弱鸡,但脑子却十分清醒,赶忙提醒两人,然后开始往旁边撤退去。

    整个过程,我都没有出手的意思。

    毕竟说起来,西门越与我之间,还有仇怨,那家伙虽然是霍二郎的保镖,但最终还是听命于霍英雄的。

    而霍英雄对我,可是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他无时不刻,都在想着要杀我解恨。

    我并非是烂好人,这个时候过去,就算是帮忙将人给救走了,难道我还能够与西门越“相逢一笑泯恩仇”?

    这样的想法,也太不把人家在东南亚叱咤风云的前半生当一回事儿了吧?

    当人家肆意屠戮、挥洒残虐的时候,我估计还在襁褓里面吃奶呢。

    人需要有敬畏之心,所以我一动也不动,只是将自己藏好就行。

    而唐道也是如此。

    这个家伙或许已经习惯了冷眼打量这个世界,除了刚才被西门越暗器威胁时躲闪了一下之后,其余的全程,都在眯眼打量着,一句话都不说。

    我们继续占据高处打量,而随后,我在赶来支援的队伍之中,瞧见了胡车,和他的其余手下。

    我还看到了汪小飞那个二五仔,也身处其中。

    事实上,当那帮人冲将过来的时候,我的望气之术陡然启动,那花花绿绿的气息和颜色,陡然冲天,不知道有多少夜行者混居其中。

    除了拥有霸下妖元,实力强横的胡车之外,敌方还有几人,实力着实厉害。

    其中一个长相与正常人一样的中年男人,蓝色的气息毫不收敛,肆意发出,直冲穹顶而去,瞧那浓度,怕不是有妖王的境界。

    而还有一个背上披着龟甲、行动慢人一拍的老者,那气息也几乎与西门越一般模样。

    如此还有几人,都是说不得的强者,别的先不说,光那气势,就让我瞧得心惊胆战。

    这鬼地方,当得起“强者如云”这四个字。

    西门越带着霍二郎、查理杜且战且退,而妖府一众高手则迅速过来增援,在这样的极度困境之下,狗头军师查理杜思路十分清晰,叫拿下不甘追来的首领女儿,拿作人质。

    西门越不是蠢人,确定这女子十分重要之后,陡然出手,抬手就是一掌。

    这一掌拍出,日月无光,整个空间顿时为之一黯。

    我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因为我对这一掌,也是如此的熟悉,知晓其中利害。

    果然,那女孩也并不能幸免,给一下打懵,随后被西门越掌握手中,而这个时候,双方在一处窄巷处相逢,先是试探性的一番攻击,随后进入了僵持。

    而这个时候,如同那佛像一般平静的唐道,突然说道:“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

    啊?

    我愣了一下,关键时刻,买什么橘子?

    我闹不明白唐道这是要干嘛,然而他已经如同幽灵一般,跃下了高台,朝着人群之中快步走去。

    那家伙走路无声,行走之时,身形恍惚,倘若不是特别盯着,甚至都瞧不清楚此人,觉得毫无存在感,而随后,我当真也失去了他的身影。

    我心中诧异,为唐道的手段而吃惊,四处打量,却发现他如同消失了一般。

    我不得不将目光落到了西门越和妖府一众夜行者冲突之地,瞧见双方并没有再打起来,而是由胡车出面,与这三人沟通交流。

    这会儿因为相隔太远,我已经听不到他们之间的话语。

    我有心摸过去,然而得了唐道吩咐,不敢走动,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儿,突然间有一人被扔了上来。

    我箭步走去,却发现来人不是唐道,而是另外一个熟人。

    汪小飞?

    我很是意外,而当唐道也跃了上来时,终于明白,唐道所说的“买橘子”,原来是去“摸舌头”了。

    这是什么鬼暗语?

    唐道上来之后,按着嘴巴被堵住的汪小飞,冷冷说道:“你最好别反抗,也别喧闹,我没有什么耐心教会你规矩的,知道不?”

    汪小飞是个油滑狡诈的性子,真正的狠人面前,他不敢耍小聪明,赶忙点头。

    我在旁边看着,新仇旧恨,涌上心头,不过强忍着恨意,冷然旁观。

    汪小飞口中堵着的布条被扯开,他果然没有大叫,而是哀求着说道:“兄弟饶命,我只是小跟班,什么恶事也没做……”

    唐道冷然说道:“别废话,你家主子,跟那帮人都说了些什么?”

    啊?

    汪小飞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抬起头,却瞧见了我,一脸错愕地说道:“是你?”

    他认出了我来,而我则冷冷说道:“是我。”

    汪小飞有些慌了,说道:“我,我……”

    这家伙为了自己的苟延残喘,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而且还跟着仇人一起厮混,让我极为不齿。

    不过这会儿却不是秋后算账的时候,我也没有闲心了解其中细节,冷冷说道:“回答,不然,死!”

    我凶恶起来的样子,十分狰狞,这一点我是知道的,所以汪小飞不敢墨迹,赶忙交代:“我说,我说——胡老大告诉这帮人,他是霸下大圣的使者,过来求见禺疆秘境的主人,不过这帮守陵人却没有办法通知,因为他们进不了禺疆秘境里去。”

    唐道问道:“这儿不是禺疆秘境?”

    汪小飞摇头,说不是,这儿只是一处地宫而已,真正的禺疆秘境,在那大佛跟前的一处咸水泉之中。那儿,据说是直接连通南海龙宫的海眼——禺疆秘境,其实就是南海龙宫,里面有一人,叫做白七郎,他才是秘境真正的看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