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三十四章 妖府浮世绘
    唐道跃下了洞口,瞧见我没有动,回过头来,看我,说怎么?

    我指着洞子里面,说安娜呢?

    他愣了一下,说你们很熟悉?

    我说你过来,不就是负责找她的么?再说了,把一个孕妇扔在这里,不太好吧?

    唐道说道:“做事呢,瞻前顾后,拖拖拉拉,能干成什么?再说了,我已经跟她沟通过了,让她好好藏着,一会儿再来接她。”

    我并非是黏糊之人,听到唐道的话,觉得有理,于是跳下山洞,跟着他往石林里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在石林的阴影处小心走着。

    之所以将我们所处的空间,称之为“天坑”,而不是洞穴,是因为这儿真的很大,鬼知道这五指山下,为何会有如此巨大的地下空间,但我们这一路摸过来,小心翼翼,差不多都花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方才摸到了先前瞧见的那一片建筑群。

    那一片建筑群,高低错落,但最大的特点,就是有顶无盖。

    显然,这儿不用担心下雨的问题。

    百十栋房子的中心处,有一座巨大石像,先前走得匆忙,来不及仔细打量,而此刻我和唐道摸过来的时候,四处张望,小心翼翼,方才瞧清楚这石像的真面目,却是一座巨大佛像。

    这佛像跟乐山大佛相比,自然是算不得大,但与平日里我们在庙宇里瞧见的金身菩萨而言,又显得十分巨大。

    这样的山洞里,为什么会供奉着一尊巨佛呢?

    我心中惊讶,而唐道却如同一只灵敏的大猫,悄无声息地在石林中穿梭着,没多一会儿,他左右打量一番之后,朝着我挥了挥手,示意我跟着他,摸到那边的建筑物群去。

    我心中紧张无比,但是在唐道这个年岁小我许多的夜行者面前,却又不肯弱了气势,于是小心翼翼,低伏着身子,快速行进着。

    没多一会儿,我们接近了最边缘的房子,我贴着墙壁边儿上,用手摸了一下,发现这玩意是碎石、泥土和……贝壳碎片浇灌出来的,十分坚硬。

    贝壳碎片,是什么鬼?

    我心中震撼,而这个时候,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唐道拉了我一把,将我给拽到了旁边去。

    我与唐道两人藏在一处豁口处,瞧见有两个小孩儿一边打闹,一边争抢,我探头望了一眼,瞧见他们争抢的东西,居然是一颗大白兔奶糖。

    这两个小孩都是人类模样,只不过身体有某些特征没有退化,一个脑袋硕大,而另外一个,两只腿瘦得跟麻杆一样。

    正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个肥胖的妇人出现,她的下半身居然是螃蟹一般的脚,横着走来,手中抓着一把奶糖,大声嚷嚷着。

    她说的话,每一个音节我都能够听清,但组合在一起,我却完全听不懂。

    妖语。

    我转过头来,瞧见唐道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几人离开之后,我低声问道:“你听得懂么?”

    唐道点头,说当然,我以前的时候,就曾经在这样类似的地方待过,你觉得呢?

    啊?

    我不由得大吃一惊,说你以前也是野妖?

    唐道冷冷说道:“我们称自己为血统纯正的夜行者。”

    我没想到他还有这样的忌讳,愣了一下,还待再问,唐道却说道:“与其关心我以前的事情,还不如多看看周围吧,我们要是被发现了,依照这帮人对外来者的仇视程度,我们绝对活不出去。”

    我说那胡车又怎么可以呢?

    唐道说道:“你这不是废话么?胡车那家伙的手中,拿着的,是妖族大圣霸下的内丹,这玩意在夜行者界,特别是与世隔绝的山野夜行者群落里,简直就是如同佛陀舍利子一样的存在,你觉得那帮人会对他动手么?”

    听到这话儿,我不由得怀念起了朱雀来。

    如果她在的话,我们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如同老鼠一样,偷偷摸摸,不敢露头了。

    我心中有些思念,不过很快就将这股情绪给压了下来,随后唐道轻车熟路地带着我往前走。

    这家伙本就是山野夜行者聚居点的出身,对于这些布置仿佛十分熟悉,没多一会儿,就带着我来到了一处看上去颇为宽敞的院落边儿上。

    随后他带着我们爬上了一处两丈高的土堆。

    这儿算是一个小制高点,从这儿能够瞧见大半个聚居点的景象,包括中心那尊大佛。

    我忍不住朝着那儿打量过去,却瞧见在大佛的脖子上,居然盘踞着一条水桶粗的大蛇,那玩意满身青绿,落在大佛之上,如同多了一条绿色围巾一般。

    我的目光去找寻那玩意的脑袋,发现居然不是蛇。

    没有什么蛇的脑袋,是长角的。

    是……传说中的,龙么?

    我有些惊奇,而唐道瞄了一眼,低声说道:“蛟而已,跟龙差得远了。”

    蛟?

    听到这传说之物,我依旧很好奇,不过瞧见唐道不屑一顾的样子,忍不住说道:“你之前遇见过么?”

    唐道不答,而是指着不远处的院落,说他们在那里。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瞧见刚才被押解过来的霍二郎与查理杜两人,被押到了那院子里来。

    不过那帮人显然没有施加暴力,而是意见相左,大声吵闹着,不知道有什么可争执的。

    我因为听不懂夜行者的原始语言,所以一头雾水,但大概能够感觉得到,这儿分作了两帮,一部分人想要立刻处死霍二郎两个,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是要保他。

    不过我没有瞧见胡车一行人,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我看向了唐道,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有一个女的,瞧见霍公子皮相长得不错,所以想要跟他一起,希望能够生出一个漂亮的宝宝来。”

    啊?

    听到唐道的话,我有些懵,认真打量,方才发现要保住霍二郎和查理杜的那一群人,大部分都是女的。

    这些女的长相各异,穿着也很简单,简单的麻衣,仅仅能遮住部分女性特征,其余的部分则是直接裸露出来——还别说,夜行者的基因普遍不差,这些女的长相都很漂亮,大概就是所谓的“女妖精”。

    不过大概是退化不够的缘故,所以都会保留一些与人类不同的东西,比如毛茸茸的耳朵,或者尾巴之类的。

    还有爪子。

    而为首的那位,却与周围那火爆身材的同类不一样,她长得小巧玲珑,大概也就一米六五左右,除了脑袋上一对毛茸茸的猫折耳之外,其余的地方,与人类完全一样。

    至于另外一堆人,则大部分都是男性,长得五大三粗,千奇百怪,当真就是“妖魔鬼怪”。

    我瞧见双方争论不休,还以为会持续很久,没想到那个猫折耳女夜行者大声叫了一声,朝着闹得最凶的那人瞪了一眼,那帮人居然潮水一样地退去。

    我有些意外,问唐道,说到底怎么回事?

    唐道眯眼,打量着那个小巧玲珑的猫折耳,冷冷说道:“她是首领的养女,抬出了自己父亲,所以就没有人敢争了。”

    这……

    我有些懵,而接下来的进展更让我为之错愕,这帮夜行者当真没有人类社会固有的礼义廉耻,当众人退散之后,那首领的女儿直接将五花大绑的霍二郎给拖进了房间里去,而其余的女伴,则哄然大笑,饿虎扑食一样的朝着查理杜扑了过去。

    没多一会儿,查理杜身上的衣服就给撕成了碎片,露出了锦缎一般白嫩的肌肤来。

    我们站在高处,而那地方又没有房顶,所以将这一幕给瞧得分明,我瞧见查理杜如同野兽幼崽一样惨叫,于心不忍,问唐道,说要上么?

    唐道看了我一眼,说你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我愣了一下,伸进怀里,摸着熔岩棒的手,有慢慢地拿了出来。

    我就算是再能,也没有这样的自信。

    院子里,一众茹毛饮血的女妖精在狂欢,而屋子里,首领的女儿独享霍家公子。

    不过这过程有些曲折,诸多变故,如果没有和谐神兽的话,我可以用上八千字,用白描的手法,来给大家呈现出一场精彩浮世绘,但出于某些原因,在此略过,总之一句话,无论是院子内,还是房子里,双方都十分不满意。

    不过那个脑袋上有着可爱猫折耳的小姐姐显然是走肾又走心,即便是霍公子表现得不尽如人意,但她还是表示理解,还抱着霍二郎安慰了许久。

    我问唐道那女孩儿都说了些什么,他阴沉着脸,不说话。

    我不知道他的情绪为什么会这样,想了想,问道:“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乘着看守不严去救人”

    唐道指着不远处,说救人的事情,用不着你来操心。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却瞧见在墙角的阴影处,有一个蜷缩的身子,正在朝着那院落缓缓摸去。

    那家伙的动作十分谨慎,倘若不是唐道提醒,我甚至都没有能够发现。

    我打量着那人,而那家伙似乎有所感应一般,抬起头,朝着我们这边望来。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我终于瞧清楚了那人的模样。

    西门越。

    他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