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二十三章 拜访麻七
    在听到“禺疆秘境”的一瞬间,我整个人的脑海里浮现掠过的,是朱雀的脸孔。

    她来了?

    她在这儿,然后生我的气,所以才会站出来,拍卖禺疆秘境的消息么?

    不过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个猜测,因为在我看来,朱雀是一个情商很高的女子,尽管她表现出来的性格大部分天真烂漫,但那只是表象——一个活了上千年的生命,就算是再无邪,也会有着独特的思维和考量在。

    朱雀不会这般幼稚。

    马一岙和李安安,都看向了我。

    他们是少数的知情人,了解“禺疆秘境”对我的重要意义。

    马小龙也看向了我。

    这些日子,我们带着“秦梨落”一直在崖州四处找寻,到底找寻什么,我们没有说,但并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

    我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去看看。”

    一行人朝着会场之中走去,拍卖的地方,在大雄宝殿的后院,一处满是灵龟和锦鲤的池边,高高的拱桥上面,一个短须男人高声唱和道:“三百二十万,三百二十万,还有没有再多的?”

    三百二十万,是什么概念?

    许多人可能没有办法理解,这么说吧,后来市值突破4.5万亿的肥企鹅,在当时的互联网寒冬时期,pony马差点儿就想要100万直接卖给gd电信了,要不是人家咬定着只给60万不放松,说不定现在的互联网天下,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三百二十万,很值钱。

    而拍卖还在继续,江湖人,修行者,对于“禺疆秘境”的执念,显然要比那什么肥企鹅要强太多,不断地有人出价,气氛无比的热闹着。

    马思凡给我们介绍那个知晓“禺疆秘境”的家伙,却是短须男子旁边一个大脑袋、高个儿的年轻人。

    那家伙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寒酸窘迫,看上去有一些经济拮据的样子,而此刻听到那不断攀高的拍卖价,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紧张和兴奋之中,呼吸变得越发急促起来。

    他,知道“禺疆秘境”的下落?

    我打量着他,不说话,而旁边的马一岙则坐不住了,低声问我:“要不要出钱?”

    我摇头,说不用。

    事实上,此刻的价格已经叫道了五百万了,而且还有往上走的趋势,我们即便是从港岛弄了点儿钱财来,但也还是玩不起这事儿来的。

    不如静观其变。

    拍卖又持续了一会儿,价格最终定在了五百六十三万这儿,短须男子再三声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想要妄图做任何小动作的人,都将是与整个南海观音法会为敌。

    我有些不解,旁边的马小龙则跟我们解释:“这笔钱,南海观音法会的主办方,会收取两成,当然,与之对应的,是会给予双方足够的保护。”

    原来如此。

    最终拍下这个消息的人,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

    那胖子是真胖,一米七的个子,三四百斤的肥肉,走起路来都气喘吁吁的样子,仿佛十分艰难。

    然而马一岙和李安安几个人却都认识他,告诉我,说此人名叫胡八万,外号叫做“现代沈万三”,是江湖上最会做生意的人之一,他手下有一个机构,网罗了江湖上一大堆画符、炼器、炼丹的好手,高薪留人,随后规模化生产,对于许多流水线的实体业来说,他那儿可能也就是一个小作坊,但对于整个江湖来说,那里却是一个物美价廉、性价比极高的出产处。

    墨一阁,正是他的产业。

    也只有这样的江湖大豪,方才会随身带着那么多的钱来,瞧见拍卖结束,那大脑袋、大眼睛的年轻人,与胡八万一起,在组织方的带领下进了殿宇里面去具体交易,马一岙皱眉,问我道:“要……”

    他只说了一个字,不过凭着我们这些日子以来磨砺出来的默契,我也懂了他的想法。

    我摇头,说不用。

    “禺疆秘境”这四个字一传出来,无论是那知晓地点的年轻人,还是拍下消息的胡八万,都会如同裂开了缝的臭鸡蛋一般,招来无数的苍蝇,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盯着他们。

    毕竟,江湖上的土豪多,穷鬼也不少。

    人家穷,并不代表没有志向和欲望,也不代表他们对于“禺疆秘境”没有任何兴趣。

    事实上,这帮人,更加期望一夜暴富,能够找到“禺疆秘境”,拿到秘宝,走上人生巅峰。

    所以在那个年轻人宣布这个消息之后,他们就停歇不了。

    至少这几天,他们没有可能直接去“禺疆秘境”找东西,按照我的推算,那胡八万要么等一段时间,待风声过去,要么就将这消息转给值得信任的属下或者朋友,让别人代他去验证。

    他若是想要自己去,恐怕就不是探险,而是带团旅游了——“哎,让一让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禺疆秘境一日游,先交费,再进园,不准吵,不准闹了啊,我当导游,赚的也是辛苦钱……”

    李安安明白我的意思,开口说道:“也许并不一定是真的。”

    “禺疆秘境”的消息拍卖,耽搁了一下我们的时间,随后大家简单讨论了一下,决定兵分两路,李安安和马思凡,跟着盯着生意的马小凤留在会场这边,随时探听消息。

    而我、马一岙和马小龙,则赶往麻七住的地方,找到人,询问关于麻风村的事情。

    因为那个麻风细菌携带者,即便不是绑架安娜的人,也与燕燕、魏晓琴的死亡有关。

    我们出了南山寺,开车前往崖山市区,如此行了一个多小时,在一处老旧的居民区,我们找到了麻七的家。

    那是典型的海南民居,自建房,两层小楼,外面贴着马赛克瓷砖,小院子里满是绿植,看得出来,主人还是蛮有生活情调的。

    我们敲门,没多一会儿,有一个老妇人过来开门,一脸疑惑地打量着我们。

    我们说明来意,她顿时就变了脸色,一边关门,一边说道:“这儿没有叫做麻七的人。”

    眼看着她就要把门关上了,马小龙一把抓住了铁门,随后他从兜里摸出了五张老人头来,递到了老妇人的面前,平静地说道:“阿嬷,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我们就只是问几句话而已。”

    老妇人原本很有脾气,但这些脾气就如同春日之下的冰雪,在金钱的力量下冰消瓦解了去。

    不过她接了钱,还是有一些担忧地说道:“他现在的情绪很不正常,你们不要太刺激他了,要不然他会打人的。”

    疯了?

    马小龙说了解,然后在老妇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打开门,里面黑乎乎的,窗帘也关上,只能瞧见床上蜷缩着一个人,不停地发着抖。

    那个黑影,看来就是麻七了。

    没想到一个在岛上还有一些名声的修行者,此刻会变得如此模样。

    老妇人是麻七的母亲,她非要在旁边看我们盘问,马一岙给了我一个眼色,我赶忙跟老妇人作思想工作,将她劝到楼下去,又拿出之前跑业务的谦卑姿态来,跟她说了不少的好话,给马一岙和马小龙拖时间,让他们能够跟麻七好好聊一下。

    结果下楼没多久,就听到楼上传来歇斯底里的吼声,也不知道两人使了什么手段,那麻七如同见鬼一样的嘶吼着。

    老妇人听了,顿时就坐不下去了,一边骂着当地土话,一边拼命想要上楼。

    我勉强拦着,不让她走,老妇人就抓我、挠我,朝着我吐口水。

    我满腹怒火,然而面对着一个普通人,而且还是老人,终究没有发作,只是耐着性子忍着,而又过了几分钟,楼道处有声音传来,随后有一个声音开口说道:“娘,别为难人家了,我没事。”

    说完,一个削瘦的身影出现在我旁边,然后朝着那老妇人跪倒了下去。

    老妇人听到,浑身一震,走过去,抱住了那人,大声哭嚎起来:“我的儿啊,你终于醒过来了……”

    小佛说:中午加更,妥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