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二十二章 多方线索
    给ad钙奶这饮料的,不是旁人,正是李安安口中那个不近人情的唐道。

    这个九命猫妖出身的夜行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然无息地出现在了我的身边,而他的另外一只手上,居然也抓着一瓶,正在一本正经地吸着。

    他这动作,很像是男人之间的散烟一样,无比自然。

    我给他这神出鬼没的出场给吓了一跳,随后方才反应过来,接过了他手中的ad钙奶,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道说道:“这边出了点事,总部目前比较忙,手里没人,就派我过来看看。”

    我将那瓶ad钙奶撕开,也没要吸管,喝了一口,感觉也就那味道,也不知道这小破孩子对它为什么如此情有独钟。

    三两口喝完之后,我问他,说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唐道说道:“味道。”

    啊?

    我愣了一下,抬起胳膊来,闻了一下,有些奇怪,说我怎么没有闻到呢?

    唐道说道:“我的嗅觉天生敏感,任何与我有所交集的人和物,都会在我的脑海里形成一个图谱,这是一种天赋,别人理解不了的。”

    他说起这话儿来的时候,十分平静,仿佛在跟你陈述很普通的事实一样。

    虽然内容确实是在吹嘘。

    这小孩,虽然一直沉稳而神秘,但到底还是年轻。

    我想起了李安安跟我的吐槽,问道:“你找我,应该不是过来叙旧情的吧?”

    按道理,李安安是高研班的副班长,而且跟官方的关系都还不错,即便如此,唐道在飞机上遇到,都完全不理会,更不用说跟我这种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的陌路同学来攀交情了。

    唐道并不是一个油滑的人,也不会将太多的精力用在维持人际交往上面。

    对于我的直白,他很认同,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听说你也卷入了弗拉基米尔家族的事情了?”

    啊?

    听到这话儿,我直接就懵了,好一会儿之后,方才问道:“弗拉基米尔家族,是什么东西?”

    唐道瞧见我完全听不明白,眯着眼睛,好一会儿,方才说出了一个名字来:“安娜·伊万诺夫娜·弗拉基米尔。”

    呃……

    我总算是明白了,唐道想要说的,居然是安娜的失踪案。

    我说原来是你过来办这件案子的?

    唐道点头,说对,我听说你和马小龙几个人,正在追查此事,马小龙更是到处找人打听,有没有这回事?

    我说你既然知晓,又何必问我,对了,你这边有什么消息么?

    唐道听到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件事情,涉及到保密原则,我没有办法回答你。”

    我说那你过来找我,到底是想要干嘛呢?

    唐道说道:“这件事情,牵涉到许多很复杂的东西,出于同窗情谊,我过来跟你说一声,让你千万不要卷入到这里面来,否则你自己都未必能够摘出来。”

    说完,他转身离开,而在不远处,有几个同样板着脸的人在等着他。

    没多一会儿,他就带着人消失在了人潮之中。

    而这时李安安走了过来,对我说道:“他找你干嘛?”

    我这才知道她在旁边看着我和唐道,举起喝了大半的ad钙奶,苦笑着说道:“告诉我安娜失踪案由他来接手了,让我和马小龙不要插手,并且警告我,说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一不小心,就会如进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李安安皱眉,说后面这两句,不像是他的语气,是你自己加的吧?

    我苦笑,说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这么聪明?

    李安安白了我一眼,说果然。

    我问她去到处打探消息,有没有什么收获,李安安摇头,说我这些年都在醉心练剑,哪里认识什么人啊,见到的几个江湖前辈,都是北方的,实在不熟悉,还是等他们过来再聊吧。

    时值中午,太阳正高的时候,马小龙、马思凡和马一岙这三位马家人都出现了,大家在摊子上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找到了无人的一棵棕榈树下面,简单聊了起来。

    至于马小凤,她这边也有生意,所以走不脱。

    李安安毫无收获,马一岙同样如此,但马小龙和一岙却都打听到了一些消息来。

    安娜此人,据说是私自偷跑过来的,至于为什么,这个众说纷纭,总之一句话,她跟她背后的夜行者家族闹翻了,故而跑到了南中国来。

    那个什么弗拉基米尔找了她大半年的时间,终于确定了人在海南,兴致勃勃地跑过来,结果发现人又丢了,而且看模样好像是被绑架了,顿时就勃然大怒。

    他们那儿有人跟天机处上面的人挺熟悉的,就将事情给通了上去,这才有了唐道的到来。

    这是马思凡打听到的小道消息,据说那弗拉基米尔家族,跟俄国即将在三月份出任总统的北熊大帝,都有着联系。

    正因为如此,使得上头不得不重视弗拉基米尔家族的请求。

    而马小龙则告诉我们,有人在五指山一带发现了一个村的麻风感染者,那个村子虽然非常封闭,但之前是很正常的,村子里三十多号人,也是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才陆陆续续感染上麻风的。

    因为这病,那村子更加封闭,不与外界交往。

    不过马小龙告诉我们,有一个人叫做麻七的家伙,曾经去过那里。

    消息就是从他的口中传来的。

    这个消息,按道理讲,跟整件事情并无关系,但与马小龙在刑警队的那朋友传回来的消息一对比,立刻就让马小龙警惕起来。

    随后他问了好几个知情人,别人都告诉他,那个叫做八难的村子,以前平平淡淡,并没有什么特别,也是在这一两年之内,突然就变得非常封闭。

    他就好像是一个黑洞般,任何人都不敢靠近那里。

    除了害怕被感染麻风细菌之外,再有一个,就是里面的人,变得无端厉害起来,与人打架,个个猛如虎。

    那个叫做麻七的人,他在岛上也算是一个人物,实打实的修行者,因为自己一个堂妹子被人给拐到了山里,所以一路找寻过去,被人提醒之后,并不罢休,以为凭着自己的一身本事,再加上小心提档,问题不大,结果最后断手而出,整个人也变得异常颓废,别人问他什么,都不答,仿佛遇到了什么很古怪的事情。

    马小龙已经打听好了那人的住处,准备赶过去问询一下。

    直觉告诉他,这里面,肯定有事情。

    虽然仅凭着一个麻风病状就这么判定,多少有一些武断,但当马小龙说出来的时候,我们都觉得很有道理。

    大家敲定之后,准备离开,去找寻那个叫做麻七的人打听情况,然而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远处的广场上,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我们停住了脚步,李安安回头望去,皱着眉头,想了想,对马思凡说道:“去打听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马思凡离去,而这个时候,黄大仙走了过来,他刚刚跟一个全身都是刺青的泰国老者聊完,瞧见我们,便来打招呼,说你们回酒店么?

    这里面就我跟黄大仙最熟悉,上前说明情况。

    黄大仙听到,说这么着急么?不等法会结束再走么?明后天都会有拍卖专场,听说会有一些很不错的法器,和压箱子的东西出现哦,你们要是错过了,挺可惜的。

    马小龙解释道:“也不一定要去五指山那一带,先跟那个麻七聊一聊,摸一下底。”

    黄大仙点头,说好,我这几日都在崖山,有什么事情,尽管跟我说。

    我想起一事儿来,将他叫到了一边,低声把横塘老妖和楚小兔过来的事情,跟他聊起,特别是楚小兔与霍二郎之间的约定。

    听我说完,黄大仙笑了,说横塘老妖那性子油滑得很,落井下石会有,其它的事儿,她是干不出来的,所以她虽然过来,但是见到我,估计会选择躲开,大家互相不见面,免得尴尬;至于你说的那个女孩,霍京跟我聊过,她毕竟年轻,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是正常的……

    得,我还在担心霍二郎会不会冲冠一怒为红颜,铤而走险,没想到他三两下,就将楚小兔给卖了个精光。

    我瞧见黄大仙如此淡定,犹豫了一下,又期期艾艾地说道:“那啥,前辈,如果有可能的话,不管那女孩做了什么,你看在我的面子上,放她一马,可以么?”

    黄大仙瞧见我这般说,忍不住笑了,说为什么啊?

    我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他却是人精一样的人物,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男儿多情,我了解,你放心,她一个小姑娘,我何必为难她?而且我当初顺手除了那人,也是不想这女孩儿遭受凌辱而已,你放心啊……

    有了黄大仙的承诺,我终于放下心来。

    而这个时候,马思凡一脸兴奋地跑了过来,对我们说道:“有人手上有禺疆秘境的确凿消息,现在正在张罗拍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