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二十一章 会场众相
    我看着面前的花脸神丐,没有说话。

    我没有想到他居然还敢再杀回来,而且还十分强势地质问着我,这话儿让我有些意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

    我该说些什么呢?

    此时此刻,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沉默吧。

    瞧见我缄默不语,花脸神丐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后他阴沉着脸又问道:“你小子,也修行《九玄露》?”

    我平静地看着花脸神丐,良久之后,方才说道:“有话直说,你想干嘛。”

    花脸神丐将我如此淡定,居然没有一丝恐惧,不由得诧异起来,不过还是简单明了地表达了自己的来意:“我听说那家伙送了你一本《九玄露》,而你又当众跟人说是真的——既然你修此法,就应该知道那本书是假的,你不能昧着良心……”

    我认真地说道:“不,他没有专门送我,而是买十送一,这样你懂了吧?”

    花脸神丐一愣,说买十送一?你们买了多少?

    我说你到底想要干嘛,直说吧。

    花脸神丐说你将他给你的那本书,给我看一看,我倒是要瞧一瞧,这老东西卖的,到底是真是假。

    我笑了,说凭什么?

    啊?

    我一句话把花脸神丐给噎得不行,他愣了好久,方才说道:“你花多少钱买的,我给你便是了。”

    我没有理他,看了旁边的李安安一眼,然后说道:“别理他,我们走吧。”

    我们准备转身离开,而花脸神丐再一次拦住了我们,他旁边的那个乞丐黑着脸说道:“嘿,胖子,别给脸不要脸,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么?”

    我停下了脚步,而这个时候,不远处走来一人,却正是先前喊出了天弦子身份的英气男子。

    他走上前来,瞧见这一幕,对我说道:“兄弟,怎么了?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么?”

    我点头,说对,这两人拦住我,莫名其妙地说了一通,然后威胁我,让我将刚才从天弦道长那里得来的书交出来,否则就要我好看——我有点儿不明白,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敢在南海观音法会这儿如此嚣张……

    听到我如此添油加醋,花脸神丐旁边的那家伙忍不住骂道:“我艹,你敢胡说……”

    他还没有说完,就给那英气男子给一把拽住,随后那男子对我说道:“知道了,我们会处理的。”

    说罢,他举起了手来,而旁边立刻有七八人走到了跟前来,将那乞丐和花脸神丐给团团围住。

    英气男子一脸严肃地说道:“道友,鉴于你三番两次的捣乱行为,我代表组委会宣布你成为了不受欢迎的对象,请你现在立刻离开会场,要不然我们会进行强制手段,将你给请出去……”

    花脸神丐给人当面轰赶,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一脸铁青。

    他恶狠狠地瞪着我,仿佛要将我的脸给记进脑海里去。

    不过他终究还是不敢大闹会场,毕竟此次前来南海观音法会的江湖宿老不知多少,就算是他这五省丐门统领的身份,也只是寻常角色而已。

    那家伙在会场保卫的监视下离开,李安安瞧见一脸淡定的我,忍不住笑了,说我听过这家伙的凶名,睚眦必报,可不好惹,你怎么一点儿畏惧都没有啊?

    我捏了捏自己的假肚腩,还有宽脸,说他恨就恨呗,管我什么事?

    李安安大笑起来,这才想起了我此时此刻的模样,也是一张假脸,那花脸神丐倘若是要忌恨的话,恐怕都找不到人。

    笑过之后,她对我说道:“传说此人的来历很厉害,门道很多,你多多少少还是得注意一点。”

    我说他师父是谁,你知道么?

    在我们这一行,师门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就如同知识界里面对大学的切口一样,能够迅速知道此人的来历和专长,外面对于花脸神丐的猜测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崛起得实在是太突然了,让人有些意想不到。

    李安安犹豫了一下,还是告诉了我:“我听说,是个异域客,至于到底是谁,这个我也不知晓。”

    两人聊了一会儿,马一岙和马思凡两人走了过来,我瞧见马思凡一脸古怪,就知道马一岙应该是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跟他说明清楚了。

    对于“喜当爹”这件事情,有的男人会喜出望外,毕竟无论是自己,还是家人,对于后代都是早有期待的,而有的男人则会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而所有恐惧的来源,则是因为害怕它会打扰到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害怕会干扰到自己对于未来的掌控。

    我瞧见马思凡的表情,不像是期待,也不像是恐惧,颇为复杂,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安安是何等聪明的人,一瞧见他这失魂落魄的样子,便问道:“你这么了?难不成是一岙兄跟你表白了?“

    她喜欢笑,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精致糯米一样的洁白牙齿,阳光灿烂。

    这样的李安安,无疑是最让人心动的,而马思凡更是如此,只不过此时此刻,心情复杂的马思凡不知道该怎么将这消息说出来,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然后对李安安说道:“这个,我、我……”

    瞧见他这模样,李安安顿时就知道不对劲儿了,收敛了笑容,认真问道:“到底怎么了?”

    马思凡并非是藏着掖着的男子,他眼圈红了一下,然后说道:“安娜怀孕了。”

    他倒是坦坦荡荡。

    李安安愣了一下,半天也没有想起来:“安娜,哪个安娜?”

    我瞧见马思凡快要哭的样子,只有在旁边提醒:“就是上次我们在小兴安岭的林子里,实战演习的时候,出现的那个女性贪狼夜行者,她不是过来取经么,正好就怀上了——不过我们不确定到底是不是思凡的,毕竟老外吗,比较奔放……”

    李安安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就捧腹大笑起来,对马思凡说道:“这是喜事啊,你哭什么?”

    马思凡一脸无奈,说我没哭。

    李安安没有跟他辩论,而是问我们:“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既然马思凡自己都说了,马一岙便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听完之后,李安安皱着眉头,对马思凡说道:“你怎么想的?”

    马思凡有些犹豫,说我跟她之间,是没有感情的,安安你得相信我。

    李安安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说我问你打算怎么办?

    马思凡小心斟酌着语气,说这个,如果没有孩子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是不理会的;但问题在于她肚子里怀着一孩子,而且有可能还是我们老马家的种,在这个时候,出现这样的事情,我如果置身事外,好像有点儿不太仁义。

    李安安一拍大腿,说太不仁义了。

    马思凡这才放松了一些,说对啊,不管怎么说,孩子无罪,所以如果有必要的话,最好还是把人给找回来,确定一下再说。

    李安安说必须的。

    马思凡瞧见李安安完全不介意,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然而我在旁边瞧着,却忍不住地想笑。

    李安安之所以不在意,是她对马思凡的情感归属并不在意,或者说,她甚至希望马思凡能够与安娜凑成一对,这样子她也不用那么辛苦地应付马思凡。

    这一点,马思凡终究还是没有想通。

    唉,情字一物,多少男女为它愁啊。

    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马思凡再也没有心思闲逛了,当得知我们正在追查此事时,便赶忙催促着去找马小龙。

    马一岙告诉他,说马小龙正在四处探寻消息,而他在得到了种种的线索之后,也没有闲着,立刻去找人询问了。

    这家伙以前在高研班的时候,就号称是“八卦王”、“百晓生”,什么消息都有,这除了他比较擅长打听之外,还有一点,就是人脉颇广,认识的人也多,此刻也是发挥所长。

    南海观音法会,是一次行当里面的聚会,大家在这江湖上晃荡着,都有一些熟人在,彼此交换信息,而我出道很短,认识的人不多,算是个孤家寡人,所以走一圈下来,他们都去打听消息了,我反倒变得孤单了。

    而就在这时,我瞧见一人,却是楚小兔。

    她是跟横塘老妖一起来的,许久不见,她的容颜似乎比之从前更加艳丽一些,脸上的稚气消解许多,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沉稳,和从容不迫。

    我没有想到她居然也会过来,下意识地左右打量着,发现她与横塘老妖一起,朝着不远处走去。

    而在那边,霍二郎正笑吟吟地等着她。

    这两人,是逢场作戏,还是真的好了?

    另外,她知道黄大仙也在这里么?

    我满腔疑问,而这个时候,旁边有人伸出了一个饮料瓶子来,对我说道:“我看你很紧张啊,要不要喝一点?”

    我低头一看,发现居然是一瓶ad钙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