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十九章 买十送一
    伸向《九玄露》那本线装破书的脏手,主人身上有一股让人恶心的油腻气味,而这气味对于我来说,其实是有一点儿小熟悉的。

    来人正是花脸神丐。

    2000年的时候,咱们国家的人口有多少来着?十二亿,还是十三亿,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从这些数据上来看,可以想象世界是多么的广阔。

    但对于修行者的江湖来说,能够出头的也就那么多,所以在这儿瞧见花脸神丐,我并不会有多惊讶。

    唯一让我觉得“人生何处不相逢”的,是这家伙居然抢在了我的前面,将那一本《九玄露》给拿了起来。

    事实上,《九玄露》到底有多厉害,只有真正修行过它的人,才有体会。

    所以不但是花脸神丐对它有所执念,我也是。

    瞧见那家伙抓起了这一本老旧的破书,然后开始毫不忌讳地翻看起来,我整个人的注意力,也都被他吸引了过去。

    马一岙也忍不住打量着那人。

    花脸神丐翻看了第一页,双目之中顿时就迸射出了精光来,用嘴唇舔了舔手指,然后立刻就往下翻。

    而这个时候,那个书摊老头却伸手,拦住了他来。

    花脸神丐正看得兴奋,被这么一阻挠,顿时就目露凶光,一脸吓人的煞气。

    他这些日子以来,颐指气使惯了,居移气,养移体,渐渐就有了一股上位者的气势,完全不是以前街头扒手的模样,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书摊老头。

    那书摊老头却夷然不惧,指着旁边的牌子,重复了一遍:“买书的时候,试看有限,传记类的,每本只能看五页,功法秘籍类的,每本只能看两页,小本生意,赚钱有限,自看价码,谢绝议价……”

    花脸神丐怒气冲冲,冷冷说道:“老头,你是怕我付不起钱?”

    书摊老头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笑着说道:“金钱有价,知识无价,您觉得呢?”

    花脸神丐说道:“钱,我有,但是我需要确定一下,你这书到底是不是正品。”

    说罢,他将书往怀里扯去,想要继续看。

    但他用力之后,发现那老头儿稳稳地抓住了书页,一动也不动,而如果他再扯下去的话,那本看上去有些年头的旧书,恐怕就要给撕烂了。

    花脸神丐是什么人,以一人之力,统领五省丐门,妥妥的开山怪,却没有想到居然抢不过一个糟老头子,当下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认真说道:“阁下报个名号,让我也见识见识,您到底是哪路高人……”

    他这般说着,却并非服软,而是充满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挑衅劲儿。

    与他这种极具攻击和侵略性的态度相比,书摊老头却相对于平淡一些,他咧嘴笑,露出一口子这个年纪罕见的洁白牙齿来,随后说道:“我就是个做小本生意的老头儿,混口饭吃而已,你若是肯遵守规矩,公平交易,我自然也好好招待,若是想要强行装逼,我可不会答应——南海观音法会的主办方,想必也不会让你这般嚣张吧?”

    的确,为了保证会场的秩序,南海观音法会是请了不少高手来坐镇的,而且大部分修行者出于尊重,都会不自觉地维持这融洽的气氛。

    所以在花脸神丐有闹事倾向的时候,旁边就有不少人围了上来。

    这些人不乏高手,只要花脸神丐再表现得过分一些,他们恐怕会毫不犹豫地出手,上前来教训他。

    在这样藏龙卧虎的会场之上,就算是五省丐门的领导人,也不过是江湖的一份子而已。

    没有谁,能够凌驾于规矩和秩序之上。

    因为这就等于凌驾在所有人的头上了。

    面对着书摊老头的威胁,花脸神丐脸色越发冷厉,不过几秒钟之后,他终于还是退让了。

    他挥了挥手,旁边走来一人,是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小乞丐,从那脏兮兮的书包里面,码出了整整齐齐的一大堆钱来。

    钱不是新钱,但弄得整整齐齐,那小乞丐办事认真,数得整整齐齐,总共十万,随后摆在了摊子前来。

    花脸神丐指了一下地上的钱,说数一数。

    书摊老头笑呵呵地说道:“不用数,这小兄弟弄得仔细,我瞧见了,应该没错。”

    说完,他松了手。

    花脸神丐得了书,立刻就翻看起来,而那书摊老头则从腰间摸出了一个布袋子来,将那满满当当一堆钱,全部都塞进了里面去。

    那么一大堆钱,落在了他的布袋子里,居然一点儿鼓起来的迹象都没有。

    纳须弥于芥子。

    与八卦袋一模一样,瞧见这个,我的心头有些震撼。

    李洪军当初瞧见我的八卦袋,满脸羡慕,然后告诉我,即便是天机处这样天生含着金汤匙出身的机构,各种资源都唾手可得的地方,这样的东西,据他所知,也就只有两个。

    有且只有两个,一个在他爷爷李爱国手中,另外一个,在继任者天机女皇田英男那儿。

    至于别人,想都不要想。

    却不曾想,这个看上不不显山不露水的书摊老头手中,居然也有一个。

    高人啊。

    就在我对书摊老头的那布袋子为之惊叹的时候,刚刚花了大价钱的花脸神丐,将那一本《九玄露》给直接扔向了书摊老头的脸上,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老骗子,居然敢卖我赝品?”

    书摊老头仿佛是早有准备,那宛如暗器的破书,给他稳稳地接了下来。

    他一脸正色地表示:“居士可别这么说,我汤老头的书摊,讲的可是口碑,你这样满口胡言,血口喷人,是要负责人的。”

    花脸神丐恼怒地大骂道:“什么叫做满口胡言,这本《九玄露》是假的!”

    书摊老头一脸淡然,说是假的?你怎么证明?

    花脸神丐伸出了脏兮兮的右手,五指成爪,陡然一拢,一股五色气芒凝现出来,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我修行的,就是这门功法,是真是假,一看便知——赶紧的,退钱。”

    书摊老头呵呵一笑,用手指了一下书摊上面摆放的招牌。

    上面除了他刚才念诵的一行规矩之外,下面还有一行小字——“买时斟酌,量力而行,银货两讫,恕不退还”。

    得……

    花脸神丐的脸直接就黑了,当下就要动手,而这个时候,从不远处来了一队和尚,个个手持长棍,英姿勃勃,领头的还有一个剑眉英气的男子,目露精光。

    那男子并非南山佛寺的人,走到这边来,瞧见剑拔弩张的花脸神丐,却理也不理,而是冲着地摊老头拱手说道:“天弦道长,有人闹事?”

    一听到这人开口的称呼,旁边立刻传来了一阵吸气声。

    我也忍不住瞪圆了双眼。

    跟着马一岙厮混这么久,我也不再是初入江湖的新人,自然知道“天弦道长”的名声。

    峨眉金顶天弦子,一个在佛教圣地修道的奇人,此人的修为,据说离超凡入圣,只差一步,只因迟迟不能顿悟,所以游戏人间。

    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一堆经诀秘籍,遇到有缘人,便给一本,倒是给了不少人造化,而这些人在成名之后,谈及此人,皆以为恩师,故而在江湖上的名声极佳,被誉为“桃李满天下”,端的是一代传奇。

    这样的人,我本以为是那仙风道骨、高来高去的陆地神仙,却不曾想居然是一个摆摊卖书的糟老头子。

    他老人家,居然亲自过来卖书,而且还是没有书号的书。

    难道不怕,被有关部门追责么?

    呃……

    好吧,我可能想得有些歪,总之一句话,花脸神丐这一下可是踢到了铁板上,当书摊老头的身份一揭晓,他便满脸通红地转身离开,也不敢再讨要钱财。

    结果刚走两步,那天弦子却又叫住了他。

    花脸神丐一脸茫然地转过头来,却见天弦子将那本破书递给了他,说道:“都说了银货两讫,你花了钱,东西已经是你的了,我可不占你这便宜。”

    花脸神丐失魂落魄地接过了书,一句话都没有说,灰溜溜地走了。

    那家伙走是走了,但经过他这么一闹,周围顿时就热闹起来,大家知道了这位地摊老头的身份,自然热切起来,开始翻看起摊子上的书籍来。

    不过没有人再敢顶牛,全部都按照规矩来办。

    而那剑眉男子瞧见无事之后,朝着天弦子一拱手,随后离开。

    我在旁边瞧着,马一岙问那“养鸡场场主”的著作,说多少钱一本?

    天弦子伸出手掌,五指张开,说一本五百。

    这价格,对比正规书店的书,自然是不菲,但对于刚才那十万rmb,又亲民许多,马一岙没有犹豫,赶紧掏钱,把“民国十大家”系列,一样来了一本。

    而我瞧见老头儿从旁边的纸箱子里又拿出了一本《九玄露》,忍不住笑了,说这个呢,还卖十万?

    老头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对,不过我这里还有一个规矩。”

    我说什么规矩?

    老头伸出了一对手来,说买十本送一本,你朋友买了十本,这本你要,自己拿去。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