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十三章 唇枪舌战
    是人就要讲理,特别是有黄大仙这个中立方在场的情况下。

    眼看着苗王不准备善罢甘休,我并没有畏惧,而是极力的争辩着,因为只要我站住了对方先动的手,心怀鬼胎这一点,事情说不定就会有回旋的余地。

    因为虽然我们被人骗了,跑到了南梗苗寨来,但我们并没有动手,而是老老实实地过来打探消息。

    就算是我们撒了点儿小谎,但总还是合乎常理的,而南梗苗寨的人,却做得太过分,不但对我们的人下毒,而且还不问青红皂白地直接动手。

    正因为对方的莽撞和不沟通,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只要我能够在道理上讲赢对方,事情就会有转机。

    这是我这几年闯社会、跑业务得来的经验,虽然不知道是否如此,但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在这儿撑着,不敢泄气。

    好在那苗王到底还是讲脸面的,一下子就听懂了我的话语,转头看向了旁边的安丽,而这个苗家姑娘却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去,说我没有给他下毒。

    黄大仙朝着不远处的马一岙拱手,说小兄弟,好久不见,过来说话。

    马一岙笑吟吟地走了过来,冲着黄大仙拱手说道:“黄老前辈,许久不见。”

    黄大仙瞧见他神色如常,问道:“你被下毒了?”

    马一岙一愣,说啊?没有啊,怎么可能。

    黄大仙指着我说道:“可是你朋友侯漠,却说你被人下了毒。”

    马一岙冲我笑了笑,说侯漠你别瞎说,惹人笑话呢。

    我瞧见眼前这个有些陌生的马一岙,倘若不是我与他十分熟悉,此刻都差点儿以为是被人给换了呢。

    我瞧着马一岙浅浅的笑容,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指责么,还是发火?

    就在两人对视无语,有些冷场的情况下,旁边的黄大仙却突然说道:“安丽小妹,‘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是常理,男女亦然,但有的时候,得求而有道,你觉得呢?”

    他说得平淡,笑吟吟的,仿佛聊天一样,而苗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黑了起来,对着安丽严厉地说道:“你到底怎么想的?弄出来……”

    安丽往后退去,咬牙哀求:“爷爷……”

    苗王怒目以对,冲着她骂道:“族里面,你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我都可以帮你去办,但是此前就跟你说过,不要找山外人,你当我说的话是放屁呢?”

    安丽指着平静如水,仿佛置身事外的马一岙说道:“我就要他,只要他。”

    苗王暴怒,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安丽不闪不避,给硬生生扇了一巴掌,小脸颊一瞬间就肿胀了起来。

    不过她虽然泪水在眼眶里面流着,却倔强地咬着牙,说道:“爷爷,从小到大,我都依着你,这一回,你就不能依我一次么?”

    苗王瞧见自己倔强的孙女,仿佛苍老了好几岁一样,长叹一口气,然后说道:“他到底有什么好的?”

    安丽认真地说道:“我不知道,反正我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认准了,我要跟这个男人过一辈子。”

    苗王说道:“可是人家愿不愿意跟你过一辈子呢?你想过这问题么?”

    安丽摇头,说我不管。

    苗王沉默了一会儿,看向了旁边的黄大仙,还有虎视眈眈的我,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对安丽说道:“你要么就将那情、蛊给取出来,要么我出手,将那小东西给毁去——两个选择,你自己决定吧。”

    听到爷爷的话语,安丽猛然一愣,难以置信地抬头,说道:“爷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苗王面无表情地说道:“我固然知道这情、蛊是你花了八年心血炼制出来的,与你呼吸与共,不管是取出,还是毁去,你都得掉半条命,但你现在也长大了,必须记住一点,那就是在这个江湖上,任性很有可能会死的,我的宠溺,说不定是让你加速死亡——这个马一岙,他是民国十大家王子平的徒孙,他师父湘南奇侠王朝安名满华南,一身风骨,我也是极佩服的,所以我不能让你肆意妄为……”

    安丽听了,脸色惨然,良久之后,她张开了被咬破的嘴唇,颇为失意地说道:“如此,我自己来吧。”

    她说罢,就要动手,而这个时候,黄大仙却拦住了她。

    黄大仙说道:“情、蛊之物,情系一生,如果接触到异性之血,就会变异,即便是收回,也会有所损耗,安丽小妹这十几年的苦功,只怕就一笔勾销了。我这里有一个法门,只需要七日,便能让情、蛊将男子精血排出,虽然比不上最初之时,但留下七八成功力,应该是没问题的。”

    听他说完,苗王惊讶地说道:“果真?”

    黄大仙笑了,说你我五十来年的交情了,你觉得我会在这上面骗你么?

    正所谓“关心则乱”,苗王对于自己这个孙女的疼爱,旁人一眼可见,而他则大大松了一口气,对我说道:“依黄兄之法,可以么?”

    我点头,说行,但必须让我这兄弟恢复原本神志。

    苗王点头,说当然没问题。

    他看向了安丽,而安丽虽然极为不情愿,满脸委屈,但还是咬破了右手的中指血,滴在了马一岙的额头上。

    马一岙在旁边微笑着,傻乎乎的,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然而当那鲜血落在了他的额头上时,从他的左眼眼球出,却浮现出了如树木根须一般的肉色触须来,够到了那鲜血,随后一呼一吸,那鲜血三两秒钟之后就不见了。

    而马一岙则浑身抖了一下,双眼恢复了往日神光,瞧见披着一件大衣的我,和周围众人,问道:“怎么了?”

    马一岙醒转过来,而安丽则很不好意思地低头,走到了自己爷爷的身后去。

    显然,她并不愿意面对清醒过来的马一岙,让马一岙知晓自己对他下了情、蛊,托付终身的事情。

    众人在场,不合适说太多,我走上前,在马一岙耳边低声解释了一遍,大致讲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听完之后,朝着苗王拱手说道:“前辈,此事说到底,还是我们太过于唐突了,方才闹出这样的误会来,我代大家,给诸位道个歉。”

    他明白情况之后,没有上前问责,而是将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去,这样的作态让原本紧绷的气氛宽松许多。

    那苗王听到,老怀大慰,赞道:“都说湘南王朝安,一代人杰,往日不知,如今见到他徒弟,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当得起这名声……”

    马一岙又说道:“前辈客气。对了,我这人别的本事不行,但精通医药调养之道,诸位伤者,能不能交由我来处理,照着伤势,多则半个月,少则一两天,应该都能痊愈。”

    啊?

    他说的第二句话,直接将苗王给镇住了,他愣了一下,指着地上疼得直咧嘴的熊王飞说道:“他这样的,也行?”

    马一岙点头,说对,你要信得过我,便尽管让我试一试。

    熊王飞不领情,撇嘴说道:“谁要你救?”

    苗王却瞪了他一眼,朝着他拱手说道:“马小友,你倘若能将人都给医好,我回头摆上一桌,亲自给你赔礼道歉。”

    马一岙抱拳,说您客气了。

    双方谈好,不再多聊,马一岙转身,找寻马小龙,而既然谈妥了,南梗苗寨的人自然也不会多作为难,事实上,就在我刚才与熊王飞交手的时候,马小龙就已经给控制住了,也有人帮他止血,所以问题倒也不大。

    马一岙跟苗王谈妥,让他帮忙找一处静室,若干药物,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一个一个来,不准人窥视。

    我知晓马一岙是要用自己的唐僧体质来救人,没有打扰,换了衣服,去看了一眼朱雀,发现她真的只是醉了,外面闹得翻了天,她依旧呼呼酣睡,香甜得很。

    确定了朱雀的安全之后,黄大仙过来,找我叙话。

    南梗苗寨的人没有进来,显然是给我们叙话的单独空间。

    这一点他们做得倒是大气。

    黄大仙与我许久没有见面,开头聊了几句这儿的事情之后,便问及了我当日去北方的际遇。

    当然,有些信息是公开的,像他这样的江湖地位,只要想了解,都是没问题的,譬如我参加了第一届修行者高级研修班,并且获得了第二名这样的好成绩,又譬如我出现在港岛霍家的订婚仪式上,搅乱了会场,还把霍家接班人的未婚妻抢走了……

    而有的信息是未公开的,或者旁人不曾知晓的,他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譬如前往北方的遭遇。

    黄大仙待我如师长一般,所以我不会避讳太多,除了南华前辈和与朱雀的事情之外,很多事情都跟他聊起,他认真地听我说着,然后啧啧称奇,气氛十分愉悦。

    聊了许久关于我的事情,我这才问起他。

    黄大仙告诉我,说他是过来参加南海观音法会的,你们不是么?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