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五章 满嘴谎言
    (为@不吸鸦、片加更)

    听到手机里面,那位唱歌神似邓丽君的歌手燕燕在电话那头焦急地求救着,一向乐于助人、特别是对美女如此的马小龙却有些不耐烦。

    倘若是平日里,他或许会第一时间赶过去了,但现如今老相好魏晓琴因“他”横死,结果唯一的线索又断了,心情烦躁的他哪里会想着什么英雄救美,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拒绝,说燕燕,我现在有点儿事情要忙,很紧急,你如果真的有麻烦的话,打电话报警吧,就这样……

    手机那头的燕燕慌张喊道:“哥,龙哥,你别挂电话,我不敢报警啊,他们说警察内部,有他们的人,我别说报警,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跑不掉,而且我弟弟还落到了他们手里去了……”

    马小龙已经很不耐烦了,不过还是强忍着,说道:“燕燕,你应该认识晓琴吧,她刚刚被人在臭水沟里发现,你说说,我这个时候,是不是得找到凶手,帮她报仇?”

    燕燕说道:“龙哥,我弟弟,我弟弟你见过吧,汪小飞,他今天早上还告诉我,说他昨天晚上瞧见了晓琴姐,瞧见她被人给带走了。”

    “什么?”

    原本都准备挂断手机的马小龙一听到,脸色顿时就变得严肃起来。

    他认真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燕燕说道:“当然,晓琴姐是我们大富豪的红人,我弟他认识的,今天早上还跟我聊,说那几个人看着很古怪,怕不是找她麻烦吧,结果刚才就听说了晓琴姐出事的消息了。”

    马小龙说你弟现在在哪里?

    燕燕很是恐惧地说道:“他被人抓走了,那帮人现在在找我,我不敢回家,在红光村这边,我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找过来,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么?“

    马小龙说好,你跟我说具体地址,我现在就赶过来。

    燕燕跟他说了一个地址,马小龙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道:“去那边?”

    马一岙点头,说好。

    我们下了楼,上了车,往红光村方向开的时候,我忍不住说道:“这个电话,打得也太及时了吧——那个什么燕燕,会不会有问题?”

    马小龙给我们介绍起了燕燕的来历,她原本是燕京人,家里很有权势,后来父亲调集单位资金,在海南炒楼,海南楼市崩塌的时候,她父亲也崩塌了,先是被解除职务,然后双规,后来入狱。

    一系列的变故之后,她不得不辍学,几经辗转,又回到了父亲梦断魂的地方来,好在有个好嗓子,这才得以立足。

    这样的人,身家背景其实都是简单清白的,问题倒是不大。

    当然,说是这样说,因为我们在旁边,马小龙到底还是多了一些提防,到了地方之后,打电话询问清楚之后,让我们在外面等着,他自己一个人去就好。

    我有些担心,最终还是选择陪着他一起去,而马一岙与朱雀两人在外面接应。

    燕燕住的这地方,是一个出租房,是歌舞厅鼓手的家,我们赶到的时候,那个鼓手开的门,他警惕地朝着我们身后的楼道看了一眼,这才放我们进来。

    进了屋,鼓手领着我们到了一个房间,推门进去,里面没开灯,但我瞧见那日在台上熠熠生辉的歌手燕燕,此刻却是素面朝天,一脸惨白地站在窗边,朝着外面望去。

    当马小龙顺手去开灯的时候,她却出声阻止了:“别,别,别开灯。”

    马小龙皱着眉头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燕燕在电话里说得很含糊,而见到面之后,她不得不说实话:“我弟弟欠了别人一点钱,还跟那帮人发生了冲突,他现在人已经给抓走了,那帮人还放了话,说要找我麻烦,想要让我去卖身还债——他们的人已经堵在了大富豪,还有我现在的住处,我没有地方可去了……”

    马小龙听到,平静地说道:“你刚才可是说有人要杀你。”

    燕燕说对,他们说如果我不帮着还债,又不肯卖身帮他们赚钱,就要杀了我……

    她这种现编出来、模棱两可的话语,让马小龙听了很不舒服,不过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那你弟弟人现在搁哪儿呢?”

    燕燕说道:“在凤塘村那边,他惹到的,是一个叫做吴万青的人,我听说他在崖州这一带,很有势力,他……”

    马小龙打断了她的话,说吴万青我知道,万里归云吴万青嘛——你弟欠了多少钱?

    燕燕低头,说:“我听我弟讲,好像是七万多。”

    马小龙不耐烦地说道:“到底多少?”

    燕燕赶忙回答:“七万八。”

    马小龙说这个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对于寻常人,肯定是天价,但对你来讲,你在歌舞厅唱了这么久,多多少少,应该还是有一些积蓄的吧,不至于一点儿都还不起。

    燕燕低头说道:“龙哥,我的确是能赚一些钱,但在崖州这个地方,吃穿和租房子都很贵,而且我弟弟这个人,还改不了以前的臭毛病,花钱如流水,我手头,实在是拿不出,而且几个朋友也没办法……”

    马小龙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个钱,我暂时可以给你垫付,不过你打算怎么还呢?”

    燕燕赌咒发誓地说道:“龙哥,只要你把钱借给了我,我、我到时候一定还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她说这话儿的时候,还有些笨拙地往前靠了靠,将胸给挺了起来。

    倘若是往日,马小龙或许还有些兴趣,不过现在却没有理会,而是认真地说道:“好,我跟你去领人。”

    马小龙应下此事,然后带着燕燕下了楼。

    我一路都没有说话,等到燕燕上了后车座的时候,我问他道:“那个吴万青,你认识么?熟?”

    马小龙摇头,说不熟,本地人,地头蛇,崖州这边几个很厉害的修行者之一,只听过名字,没见过面,不过大家都在崖州,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接触一下,谈一谈总是可以的——我在这边的名头也还行,实在不行,把我家老头子搬出来就是了。

    我们上了车,乘着夜色赶往凤塘。

    这路程遥远,差不多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方才赶到了那个村庄。

    在村口的时候,马小龙停车,让燕燕给吴万青的人打电话,而他则跟我们商量:“吴万青这人我没有打过交道,但听说这人的脾气挺怪的,一会儿见面了,未必好说话,所以我们的人也不能全部进去,需要留点在外面放风,关键时候还得去接应一下。”

    我因为心怀内疚,所以说道:“我跟着你吧。”

    马一岙说侯子你的江湖经验少,这个时候,还是我来吧,多多少少还能说上话。

    我不愿,而这个时候朱雀则说道:“行了,你们都去吧,到时候万一真的有问题,我过来接你们就是了。”

    简单讨论结束之后,大家也不纠结,而燕燕这边也跟绑走她弟的人联络上,跟我们说对方在村西头的一家汽车维修厂等着我们。

    朱雀下了车,而我们则直接开车前往村西头。

    那汽车维修厂十分好找,毕竟有一个很大的招牌,我们开到了铁门口,有人出来,用方言问了一句之后,将门打开。

    马小龙将车子停在了院子里,然后有两个晒得浑身发黑的小伙子过来搜身,怕我们带武器。

    特别是手枪。

    为了避免冲突,我们没有阻止,让人搜过身之后,给带进了车场里面去。

    刚刚进到汽油味浓烈的车场,跟着来的人就将出口的三扇卷闸门全部都拉了下来,紧接着几束强光从几个角落里射来,然后房间里走出了十几人来,将我们围住。

    有一个吹成爆炸头的年轻男子一脸阴沉地走到了我们跟前,冷冷说道:“你还敢过来?”

    燕燕的身子都在发抖,不过有我们在旁边,也强撑一口气,说道:“我弟在哪里?”

    爆炸头说道:“你弟就在后面,怎么着,叫了几个人,是准备过来抢人的么?”

    他一脸挑衅地看着我们,而马小龙这时方才不急不缓地说道:“我叫马小龙,亚龙湾的东北老四马小龙,找吴万青吴老大来说话。”

    那人显然是听说过马小龙的名字,听到他自报家门,脸色一顿,沉默了两秒钟之后,转身离去。

    其余人则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有人还将手往后腰摸去。

    过了两分钟,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晒得黝黑的半老头子给爆炸头领了过来,瞧见马小龙,拱手说道:“马老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这人气定神闲,神光内敛,却正是当地的地头蛇,万里归云吴万青。

    马小龙与他客气几句,寒暄过后,开门见山地谈起,说这件事情他应下了,钱由他来给,希望吴万青能够高抬贵手,放人。

    听到这话儿,那个黝黑肤色的半老头子犹豫了很久,方才说道:“看在马老板的面子上,可以。”

    马小龙松了一口气,而燕燕则是大喜过望,然而那人却接着说道:“不过汪小飞那家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要三十万的医药营养费,还需要打断他的双腿,这个没问题吧?”

    啊?

    马小龙一脸错愕,说为什么?

    吴万青阴沉着脸,冷冷说道:“那小畜生搞了我女儿,还把她殴打流产,我总不能一点儿说法都没有吧?”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