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二章 抵达崖州
    崖州自古以来,就一直都是流放之地,然而到了科技和交通都发达的现代,却成为了旅游胜地。

    早几年的时候,海南的楼市崩溃,使得整个海南岛哀鸿遍野,资金断裂,造成烂尾楼无数,好在世纪之后,经济开始回暖,崖州的旅游业逐渐恢复生机,著名的景点有亚龙湾、天涯海角、南山佛寺等等,都是如雷贯耳的。

    我曾经听过无数次,都挺想去瞧一瞧的,只可惜之前是没有钱,后来是没有时间,一直都没有付诸于行动。

    不过我们现在正在找寻肥花,所以我并没有特别着急,而是反复地问询朱雀,说你能确定么?

    小姑娘白了我一眼,说大致的信息是这样的,具体在哪里,我只能到了地方,再慢慢感应,哪里能够跟你做保证?

    我这才想起来,朱雀出身于张宿秘境,本身就是洪荒大妖之一。

    她与其它的秘境,说不定是有一些气机牵引的。

    我看向了旁边的马一岙。

    马一岙倒是没有太多犹豫,很是高兴地说道:“这是好事,侯子你倘若是能够找到禺疆秘境,并且得到里面的息壤,就能够离你的觉醒,更进一步。”

    我说可是咱们现在,不正在找寻肥花的下落么?

    马一岙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已经找了好几个月,之所以一直坚持,并非是真的有什么足够的线索,更多的,只是我们不愿意放弃而已;现如今既然有了禺疆秘境的线索,我们觉得我们还是及时调头吧——这几个月来,我们频繁在这一带活动,其实也挺引人注意了,上回李洪军还找到我,说他有听说,有瞧见霍家的人出现在临安一带,估计就是听到了我们相关的消息……

    听到这话儿,我有些郁闷。

    事实上,这一段时间来,我们的几个仇家,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地找寻我们,欲处之而后快。

    双方毕竟都是翻了脸,起了杀心的。

    与马一岙简单地商量一番之后,我们决定启程前往海南岛。

    两日之后,我们抵达了崖州,

    走出凤凰机场,通道口有人举着“爱鸟协会”的字样来接我们。

    这典故取自于之前在冰城之时,天机处的组织者用那“第一次全国爱鸟协会研讨活动”来掩饰集训营活动,现如今我们联系的地头蛇,也将这个梗给用了下来。

    当然,这地头蛇,其实也是我们高研班的同学。

    马小龙,马小凤。

    是的,就是我们的那两位东北同学,隐形富二代,他们两个正好就在海南崖州。

    我们对于这一带并不熟悉,有人帮忙领着到处转一转,能够省不少的事情。

    对于他们,我和马一岙都是比较信任的,毕竟这交情摆在那里。

    马小龙开了一辆蓝色沃尔沃,动感十足,领着我们出了机场之后,十分热情地问道:“你们这一次来几天?如果时间充裕的话,回头我去租一艘游艇,咱们到时候出海去玩一玩——跟你们说,这儿被叫做‘东方夏威夷’,可不是白叫的,到处都是可玩的地方,温暖的阳光、细腻的沙滩和穿着比基尼的俄罗斯美女,嘿嘿嘿……”

    我说怎么还有俄罗斯美女?

    马小龙说道:“老毛子自从苏联解体之后,日子是一天比一天还不好过,以前的时候,他们跑东欧列国,跑西欧,现如今咱们国家崛起了,有生意了,就开始跑咱们这儿来了——俄罗斯跟咱们东北人是一个脾气,大概是在天寒地冻的地方待够了,最向往的,就是温暖的地方,所以这地方的俄罗斯美女特别多。对了,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晚上了我给你们安排……哎哟!”

    他说得眉飞色舞,结果却给副驾驶室上的马小凤掐得直抽冷气。

    马小龙恼了,说你干嘛啊?

    马小凤冲着他骂道:“你个老疙瘩的,看把你能耐的。自己放荡也就算了,还敢教坏别人不成?你也不看看,侯哥是带着家属来的。”

    这一次因为要坐飞机,所以我们并没有特别化装,只是把自己打扮得普通一些,没那么突出而已。

    然而秦梨落的身体,自从融合了朱雀妖元之后,不管如何,都是充斥着一种天生的气场在,刚才出来的时候,马小凤都看呆了,抱着朱雀的胳膊,好是一顿聊,弥补了上次没有瞧见真容的遗憾。

    听到这话,朱雀一脸天真无邪,说道:“你放心,我可不会管侯漠干嘛……”

    啧啧啧……

    马小龙笑嘻嘻地说道:“看看,什么叫做贤惠,这就叫做贤惠。”

    马小凤白了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这时马一岙反倒是问道:“对了,我差点儿就忘了,比武招亲这事儿,还有后续不?我们当天离开得急,都没有继续关注了。”

    听到这问题,我忍不住竖起了耳朵来,而马小龙则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事儿啊,一言难尽。”

    我说怎么了?

    马小龙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你们当日走了之后呢,其实也没有发生什么,就是摆寿宴嘛,不过喝到一半的时候,后院一阵热闹,我们问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说,到了后来,我才听人说那位大姐彭流美的对象,就是那个杨森居然跑路了。横塘老妖有些恼怒,派人去追,等到我们第二天走的时候,都没有见着人影……”

    旁边的马小凤说道:“你说这人也是哈,你要是不喜欢人家,你就别上去啊,等比完了,却想要悔婚,你说这算怎么回事?”

    这里面的缘由,我们其实是知晓的,不过也不想解释太多,于是问道:“然后呢?”

    马小龙说道:“没有什么然后了啊……哦,对了,本来说好第二天是举行小妹王妙淳的比武,结果后来通知说不比了,有人还闹过一回,不过这回横塘老妖挺硬气的,一点儿都不怵,许是巴结上了港岛霍家吧。”

    我说霍二郎跟楚小兔结婚了?

    “霍二郎?这个名字挺有趣的……”马小龙说道:“没呢,本以为比武招亲完了之后,就是洞房花烛夜,毕竟都是江湖儿女,不过没有,听说只是作了约定而已,真搞不明白,那帮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嘘,我跟你们讲,我听过一个说法,讲那位霍……对,就是霍二郎,他是个弯的呢,对女人不感兴趣。”

    他说这话的时候,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举起了,食指和中指并拢,刻意弯曲着。

    马一岙的脸色有一些不太好看,说都说谣言吧?再说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要站出来呢?

    马小龙说也许背地里有什么合作吧?

    我说如果是这样,你岂不是还有机会咯?

    说到这个,马小龙变得沮丧起来,说道:“那天瞧见了那个花脸神丐、岳壮实和霍二郎之后,我就知道,像楚小兔这样的女人,根本不是我能够沾染的,既如此,我还不如珍惜眼前,及时行乐……”

    马小凤在旁边一脸鄙夷,说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人将吃喝嫖赌的这事儿,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的!

    哈、哈、哈……

    被自己妹子毫不留情地怼着,马小龙不以为意,放声大笑着,显然也是从前一阵子的失落中走了出来。

    随后我们又问起了岳壮实的下落,马小龙不知,反倒是马小凤告诉我们,说壮实哥哥,有可能被霍二郎带回霍家去了。

    当然,这也只是传闻,至于具体的,谁也不知道。

    兄妹俩将我们带到了亚龙湾海边的别墅酒店,这儿装修颇为豪华,出入其间的,有好多打扮讲究的成功人士,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我有些担心他们破费,说要不然换个地方,结果马小凤哈哈大笑,告诉我们,这个酒店,其实就是他们家的。

    呃……

    好吧,对于这样的土豪,我决定不会再替他们心疼钱。

    接风宴是一顿海鲜大咖,去的是一家看上去十分普通的大排档,什么螃蟹、鲍鱼、石斑、象拔蚌和濑尿虾,不要钱的上,很有特色,而且味道还别说,真的只能用“鲜美”二字来形容,因为是本地人,所以价格也格外公道。

    买单的时候我们去抢,给拦住了,马小龙拍着胸脯跟我们说道:“到了我的地头,你们谁敢花一分钱,就是瞧不起老子。”

    得……

    吃过饭,我们去海边的沙滩上走一走,这会儿已经是冬天,之前我们在鹭岛的时候已经很冷了,然而这儿的温度却跟夏天没有什么区别,散着步,吹着海风,瞧见沙滩上的游人,感觉还真的是不错,让人来了都舍不得走。

    晚上的时候,马小龙征求了一下我们的意见,特别是朱雀的意见,在得知无妨之后,带着我们去了一家不错的酒吧。

    说是酒吧,其实也是夜总会,台上唱歌的歌手,台下陪酒的舞女,霓虹灯闪烁,应有尽有,充满了纸醉金迷。

    马小凤陪着马一岙,我陪着朱雀,而马小龙叫了一个相熟的夜场老相好,喝酒聊天。

    他那老相好一看就知道是风尘之人,聊了一会儿,低声调笑,问我们要不要开开洋荤,她是可以联系的。

    说完这个,她还朝着不远处,指了一下。

    我朝着她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却瞧见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那一群俄罗斯少女之中,穿红裙子的那个,可不就是之前在北国边境,我们遇到的狼女么?

    她怎么会在这里?

    小佛说: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因为和谐的关系,所以很多地名,我都用了代称,所以大家可能知道是哪里,但是我却不能说,知道就好,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