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怒海余波第一章 龟甲之中的秘密
    1999年发生了很多事情,就世界范围而言,欧元正式启动,美国推进导弹防御系统,北约轰炸南联盟,土耳其大地震,俄军清剿车臣,中美达成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协议,科学家完译第22对染色体遗传密码,中国政、府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

    这些都是报纸和电视上天天报道的,人尽皆知。

    而在人们不知道的角落,却也发生了许多秘而不宣的事情。

    在这一年里,我从一个刚刚踏入修行者世界的小角色,完成了一个极为华丽的转身,无论是获得了烛阴之火的传承,还是在第一次修行者高级研修班中获得第二名这等优异的成绩,又或者是大闹了港岛霍家二公子的订婚宴,并且抢了霍家未来话事人的未婚妻,从容离开等事情,都向当时的整个江湖,宣示着,有这样的一个人,崛起了。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关于我的消息,也在消息贩子、情报掮客以及江湖人的口口相传中,不断地传递着。

    然而江湖之大,是有着偌大的国土和庞大的人口作为支撑的。

    正所谓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

    人们更多的时候,都关心于眼前和当下,对于其他的事情,也就当听个新闻而已,所以除了相关的当事人之外,在意的人倒也没有太多。

    这些事情,就如同一颗石子扔进了湍急的河流中,虽然有一些动静,但最终还是归于无形。

    没有人会去关心太多的闲事。

    于我而言,除了名声的积累之外,更多的是收获。

    九玄露的奥秘,月华录的习得,烛阴之火,六甲神将化身的金色盔甲以及九路翻云棒法,这些是我在这江湖上立身的根本。

    与此对应的,是我交下的仇敌。

    从黄泉引,到港岛霍家,到禅城的宝芝林,再到花脸神丐的五省丐门,以及一个不知来历的神秘研究组织……

    这些人的存在,让我无时不刻地警惕着江湖险恶,也更加刻苦的修行,所为的,只是在这个看似风平浪静、实则风波险恶的江湖上,努力挣扎,求存下来。

    当然,除了敌人,我还认识了许多的朋友。

    我甚至还收获了一份爱情。

    以及一份亲情。

    如果说,朱雀叫的“哥哥”,是我的话。

    在世纪之交的那一段时间,我和马一岙,以及朱雀,一直都在找寻肥花的行踪。

    尽管那个研究所的档案和记录都离奇失踪,但相关的线索还是存留了一些的,而从一个存留下来研究员的笔录中,我们得知,肥花在研究所待了差不多两个星期的时间,随后她因为血型特殊,连同着十一个研究对象,被移交到了另外一处秘密基地去。

    为了找寻那个基地,我们奔波了鄂北、江南以及闽北三省,十余个城市,最终又捣毁了两处小窝点,但最终都没有找到肥花的下落。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的收获,从种种迹象来看,肥花身上的血脉,远远不只是亥猪夜行者那般简单。

    根据相关人员的交代,如果只是普通的、稀疏的夜行者血脉,基本上就只是会被囚禁在研究所的地下实验室中,不可能被转移的。

    事实上,那一次的转移行动,肥花是最主要的原因。

    而在那一段时间里,我们与李洪军频繁互动。

    作为第一届修行者高级研修班出来的优秀学员,虽然没有能够拿到自己心仪的名次,但因为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所以也直接加入了419办,也就是我们口中的天机处,并且成为正式的调查员。

    与他一起的,还有获得第一名的唐道,就是那个每天都要喝一瓶ad钙奶的少年郎。

    只不过,我们跟李洪军打的交道要更多一些。

    尽管在学校时的联系并不算紧密,但出了之后,联系却反而多了起来,而李洪军也代替了苏烈,成为了我们与官方的联络人。

    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之前因为朱雀的关系,顶撞了天机女皇,使得双方的关系一下子就变得冷淡了起来。

    有时候我和马一岙聊过这件事情,觉得可能是在学校之时,大家的竞争意识太过于强烈。

    而出了社会,那两个月的共处时光,反而又变得让人回味起来。

    所以大家越发珍惜彼此的关系。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李洪军也开始逐渐重视起了我和马一岙的能量来。

    千禧年的那天晚上,我、朱雀和马一岙在闽北鹭岛一个人民广场上度过的,现场的人群拥挤,仿佛全市的人都挤到了大街上来,倾听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当广场时钟的指针指到凌晨准时的时候,人群之中发出了巨大的欢呼。

    年轻的、年老的,还有年幼的,男男女女,都奋力欢呼着,庆祝着新世纪的到来。

    天空中出现了绚烂的烟火,不认识的人们相互拥抱着,有好几个长相不错的年轻女大学生一直围绕在马一岙的身边,待钟声响起的一瞬间,全部都生扑了上去。

    我紧紧拉着朱雀的手,请求她把秦梨落的意识给放出来,却遭到了朱雀的断然拒绝。

    事实上,这么久来,我就见过秦梨落几次,相处的时间,也不过是几分钟而已。

    秦梨落告诉我,她修炼的“天妖无念”,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如果能够度过这个关口,她的意识境界将会发生质变,实力也将会指数级增长,如同凤凰蜕变。

    而如果没有成功的话,她很有可能就会陨落。

    所以她没有办法随时出现,这件事情,并不怪朱雀,而是她自己的选择。

    对于秦梨落的解释,我表示理解。

    只不过,长时间的生疏,使得我总感觉非常别扭,与秦梨落之间的情感交往,总是把握不住,这事儿就如同异地恋一样。

    而更加让我难过的,是相处的时间太短暂了,那陌生感都还没有消除,人就已经离开了。

    这事儿让我挺痛苦的,好在朱雀除了偶尔使一些小性子之外,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一个比较好相处的人。

    她时而像个缺少关爱的少女,向我和马一岙撒娇,时而又老气横秋地教训我们,指点修行,时而又嗜睡如命,很难将她给叫醒过来。

    而随着时间的累积,她的修为开始越来越厉害,有一种直线往上的趋势。

    2000年的元旦在一片欢呼声中到来,而五天之后,我们突袭了鹭岛的一处偏远岛屿,结果发现得到的情报是假的,这儿根本就只是一个荒岛而已,上面除了高高低低几栋废弃的破落房子之外,还有的,就是厚厚的鸟粪,以及成窝的海蛇。

    我们将岛屿搜了一个底朝天,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的发现。

    夕阳西下,我坐在岛屿的小山坡顶上,将八卦袋之中的东西翻出来整理。

    这里面有一些补给品,食物和水,还有野外露宿的帐篷,以及成套的衣服,马一岙的,我的,还有朱雀的,都塞在这里,以及零零碎碎的一些工具等。

    基本上,大家随身的东西都扔在我这里,变成了一个小小杂货铺。

    好在这玩意的空间还算足够,要不然还真的盛不下这么多的东西。

    东西多了,自然就乱,我不得不将东西分门别类地拿出来整理,免得到时候翻检困难。

    朱雀在我的不远处吹着笛子。

    这爱好是在不久之前捡起来的,据她自己说,对于这种丝竹之类的乐器是有研究的,而正是这个,陪伴她度过了漫长而又寂寞的岁月。

    我起初是不信的,不过当我在地摊上花了二十块,给她买了一根笛子,听她吹奏起来的时候,发现她虽然不会吹什么完整的曲子,但随着那婉转悠扬的笛声想起来,莫名就能够感受到一种旷古悠远的意境,而且无论是高亢、低回,还是悠扬、激昂,她都能够驾驭得住。

    这种并不是受过专门培训过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声音,越发让人觉得感动。

    然而当我翻出了当初了一片龟甲之后,笛声骤然而止。

    下一秒,那龟甲落到了朱雀的手中。

    她一脸认真地打量着那上面模糊难懂的符文,好一会儿,方才看向了我,问道:“这东西是哪里来的?”

    这东西,是我在高研班获得第二名之后,得到的奖励。

    据说上面有着禺疆秘境的一些线索。

    而息壤,则在禺疆秘境之中。

    只不过,我并没有能够从这些乱七八糟的符文之中,瞧出个什么来,所以最终还是将它塞在了角落里去。

    我跟朱雀聊起了这东西的来历,而她很是激动,对我说道:“你有现在的地图么?”

    我说什么地图?

    朱雀说:“什么地图,世界地图啊,笨蛋!”

    我瞧见她如此激动的样子,赶忙相问,朱雀却并不愿说,我赶忙汇合马一岙,然后离岛,回到了鹭岛市区,找了个书店,买好地图,给朱雀铺开。

    她一边对着龟甲,一边看着地图,打量许久之后,手指落到了一个地方,开口说道:“在这里。”

    我低头一看,瞧见她手指指着的地方,却正是崖州。

    海南岛的崖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