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完
    我没有想到杨森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来,愣了一下,方才说道:“杨兄,我看你并非夜行者,如何知晓《九玄露》的呢?”

    杨森说道:“我并非夜行者,但有一个朋友却是,而且他修行的,也是《九玄露》。”

    啊?

    我并非蠢人,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说就是你刚才说喜欢大姐彭流美的那个朋友?

    杨森说对,正是他——事实上,我与花脸神丐之所以结仇,也是因为此事。

    我点头,说花脸神丐修行的手段,也是《九玄露》。

    杨森说:“花脸神丐所学,与我那朋友所学,虽然同源同种,但他们并非是一个师父,各有所长,所以才会找我那朋友麻烦,为的就是要补齐自己的缺憾,最终得到完整的《九玄露》,却不曾想我那朋友性格刚烈,宁死不屈,最终闹了个一拍两散的下场——我曾经听说过《九玄露》的来历,乃南海一门的手段,不知道侯兄方便透露你这门手段的来历么?”

    我笑了,说自然方便——就是我入这行当时,马兄送我的,那是他师门留下来的。

    马一岙补充一句:“我师父叫做王朝安。”

    杨森点头,说湘南奇侠的名声,我还是听过的,既如此,事情反倒是有了解释——当年南海一门,北上中原者有三人,各有《九玄露》的基础心法上篇,又分了下篇的七门手段,我听那朋友说,其中一人,似乎就是落在了王子平前辈手中。

    我想起当初在冰城小黑屋之中瞧见的涂鸦,知晓另外一人,应该就是那南海怪鳄。

    如果是这样,那么杨森那朋友,和花脸神丐,又是什么传承呢?

    我说九玄露下半篇,总共有七法,我瞧见花脸神丐用过了两手,分别是禄存探云手和廉贞披风剑,不知道你朋友会的,是什么?

    杨森瞧见我说得头头是道,也不隐瞒,说道:“是巨门金刚身和武曲破天枪,还有……文曲勾兑丹。”

    我说原来如此,花脸神丐想必是没有这三门手艺,所以才会用强。

    我有心想询问一下这三门手段的下落,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这事儿随缘。

    杨森叹了一口气,说道:“听说,如果七门手段凑齐的话,里面蕴藏着《九玄露》更上一级的心法。”

    我一听,有些惊讶,说难道是《八九玄功》?

    杨森惊讶,说这个你也知晓?

    我点头,说隐约知道一些。

    杨森对我说道:“花脸神丐手头拥有的,是禄存探云手、廉贞披风剑和破军千步,我既然都已经瞧出你心法的来历,想必他应该也是有所了解的,所以我不得不提醒一下你,那家伙同样也会盯上你来。所以,一切多加小心,特别是对街边的乞丐,多少防备一些……”

    我拱手,说多谢提醒。

    杨森对我说道:“我那朋友死得突然,并未留下任何的东西,所以我虽然有心帮你,却也没有办法传授你那些手段,抱歉。”

    我瞧见他主动提及,不由得笑了,说道:“客气了,我对九玄露七法,乃至传说中的《八九玄功》,虽然好奇,但并无执念。”

    杨森说完,松了一口气,不再多言。

    我们当天步行,用了一夜的时间,将杨森送到了市区,随后他搭了一辆出租离开。

    双方分开之后,马一岙带着马丁去冰冷的河边,对他一顿猛搓,将他身上那酸臭之气全部清洗,又弄了一套衣服给他穿上,稍微整理一番之后,给他吃了一颗丹丸,对他说道:“马丁,千心丸,你可知晓是什么?”

    马丁的脸色惨白,说道:“离别岛的毒药,三天发作,穿肚烂肠,如何不知?”

    马一岙说道:“既然知道,我就不多跟你废话,这几日,你自己收敛一些,如果闹什么花样的话,就算你抱了花脸神丐的大腿,他也救不了你。”

    马丁叹气,没有多言。

    随后我们又进行了简单的化装,然后乘火车,赶往巴陵。

    路上的时候,趁着身受重伤的马丁昏睡,我问马一岙,说当初你师祖得的那一套《九玄露》,下篇传承的,到底是什么功夫,为何会觉得是“残忍深奥”?

    马一岙苦笑,摇头说道:“我知道的,都说给你听了,别的我也不知晓。”

    我有些头疼,说我只是想不通,你看啊,当年南海,总共来了三人,一个南海怪鳄,被天机处的前身抓住了,最终成魔,他会的,只是贪狼擒拿手,而杨森的朋友这边会了三门,花脸神丐又会三门,上面都是有所传承的,那么被你师祖拿下的那人,又是谁呢?

    马一岙笑了,说你何必为这个苦恼?你这是陷入了思维误区,许是那几人又传了徒弟,导致传承不绝呗。

    我挠了挠头,说原来如此。

    马一岙瞧见我对这件事情如此上心,问我道:“怎么,有想法?”

    我说对于强大的信念,一直都有,那《八九玄功》,传说是阐教之镇教护法神功,远古时代的顶尖手段,我如果能学得,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弱鸡,被人四处追杀,连真面目都不敢显露出来了。

    马一岙叹气,说这世间之事,便是如此,山外青山楼外楼,再厉害的高手,总会有比你强的人,修行无止境,哪里能超脱其外啊?

    说完这话,他话锋一转,然后说道:“其实,杨森这人,说的话其实还是有所保留的。”

    啊?

    我说怎么?

    马一岙说道:“花脸神丐组织了这么多的力量,从北方一直追杀到了湘南来,难道就只是因为那么一点儿私人仇怨么?而且算起来,杨森的那个朋友已经死了,双方之间就算是有仇怨,那也是杨森对花脸神丐多一些,为什么花脸神丐这般主动呢?”

    听到马一岙提出来的种种疑点,我不由得倒吸一口气,说这是为何?

    马一岙踹了旁边马丁一脚,冷冷说道:“既然醒了,就别装睡,你来说说吧,花脸神丐为何对杨森穷追不舍?”

    我转过头来,瞧见马丁果然睁开了眼睛来。

    他被马一岙点破之后,也不尴尬,低头说道:“我只是个听招呼的命,哪里知道这么多?”

    马一岙冷笑,说你可别忘了,自己肚子里面有什么。

    马丁犹豫了一下,说道:“花脸神丐之所以对杨森志在必得,是因为淳于远临死之前,曾经将自己的东西交给了他,而只要花脸神丐得到了那三门手段,就补齐了所有的短板,能够将七门手段运用于身,如此一来,他就有可能发现《八九玄功》的奥妙——你说说,他如何能够不上心呢?”

    我忍不住说道:“就算是得了那三门手段,花脸神丐不是还有一手没得么?”

    我指的,是贪狼擒拿手。

    然而马丁却说道:“一个月前,有一个神秘人找到了花脸神丐,那人有最后的一门手段,便是那贪狼擒拿手,所以只要得到淳于远的手段,他就完全不缺了。”

    神秘人?

    我心头一跳,说你知道那人是谁么?

    马丁苦笑,说若连我这种外围的人都知晓了那人的身份,他又何至于叫做“神秘人”呢?

    我与马一岙互看了一眼,眼中都有些猜疑。

    事实上,我脑海里第一反应过来的,就是假死的尚良。

    那个成魔的尚良。

    不过这世间之事,未必会那般的巧合,至于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有亲自经历了,方才能够知晓。

    但这里面的水,还真的是浑浊。

    我们没有说话了,一路到了巴陵,下车之后,由朱雀在前面押着马丁,马一岙落到了后面,与我说道:“关于杨森对我们有所隐瞒的事情,我希望你别太在意,毕竟我们只是刚刚见面,并不算熟悉,即便是我们救了他一命,也是如此。他对我们有所提防和防范,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听到,忍不住地笑了,说道:“我的当务之急,并非是探寻那什么《八九玄功》的奥义,而是活下来,前者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后者,才是生存的根本;再说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需要长时间的磨合和积累,这一点,我还是懂的。”

    马一岙瞧见我心无芥蒂,方才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能这么想,很好。

    在马丁的帮助下,我们见到了岳阳楼的大把头安莫西。

    当然,我们是乔装打扮了的,马丁与安莫西套话,最终得知,肥花被卖到了汉口一家叫做“汉东生物制药研究所”的地方去了。

    我们当即启程,前往汉口,在郊外找到了那家研究所。

    这是一家披着制药研究,却针对夜行者进行残忍实验的外资机构,我们大闹了一回,将这家机构给捅了个底朝天,还救下了三十多名奄奄一息的夜行者,但最后却并没有找到肥花。

    我们查找记录的时候,发现一年前的档案,居然离奇的消失了。

    事后我们联络了李洪军,由他来收尾,而对于全力配合我们的马丁,马一岙终究还是没有狠下心来,帮忙解了毒,只是断了他的左右手尾指,以作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