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五十三章 霍二郎的态度
    (为@无不散席加更)

    狂笑声中,花脸神丐那脏兮兮的丑脸,上面那红蓝脸色的胎记,居然脱离了皮肤,化作了两道如有生命的彩带来。

    随后,无数的泥垢从他的身上飞出,不断地朝着那彩带凝聚。

    下一秒,那两道胎记,竟然化作了红、蓝两把长剑。

    那红剑一片赤色,宛如刚刚从烘炉之中熔炼出来的一般,充满了炙热的高温。

    那蓝剑一片幽蓝,宛如刚刚从深海寒冰中提炼出来似的,充满了极致的冰寒。

    双剑在手,花脸神丐陡然挥舞,随后放声高歌,曰:“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歌罢,他扬剑而起,朝着那玉树临风的岳壮实冲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我方才发现,没有了红蓝两道胎记的花脸神丐,那模样竟然不差,唏嘘的胡须和冷峻的眼神,显露出了男子的成熟和阳刚之美。

    他与跟娘们儿一样的岳壮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来。

    手持红蓝双剑,那花脸神丐如虎添翼,却显得格外利落,唰唰几剑,却将岳壮实的气势给陡然压住,随后那长剑与折扇拼斗,钢骨碰撞,却有火花四溅,岳壮实遇挫,开始往后回撤,而花脸神丐威势大涨,剑法却更加灵动。

    瞧见他那斩风的架势,我的脑海里,不由得又冒出了一个词来。

    廉贞披风剑!

    此时此刻的花脸神丐,瞧见他使剑的手段,像极了小黑屋之中,对于九玄露七法之中那廉贞披风剑的描述。

    先是禄存探云手,又是廉贞披风剑,连续两道九玄露七法使出来,让我忍不住有些惊叹。

    花脸神丐的这一身手段,到底是从何而来?

    他的养父“撮牙花”,只不过是一个底层的乞丐而已,就算是丐门的老油条,也使不出这般的手段来,而花脸神丐的崛起是很突然的,中间的断层无人得知。

    但可以知道的一点,是他显露出来的才学,却有南海凶鳄的风采。

    此人,来历不凡啊。

    两人继续,随着拼斗的持续,手持双剑的花脸神丐,已经开始逐渐占据了山峰,他那一套明显带着九玄露特色的廉贞披风剑,出神入化倒不至于,但天马行空之处,还是让岳壮实吃了不少的亏。

    又交手了十几个回合,那花脸神丐突然口吐清气,双剑风华舞动,相互交叠之后,却有一道凌厉的剑气陡然迸发而出。

    台下众人瞧见,下意识地往后退去,却瞧见那剑气一往无前,展现出了绝对的犀利来,竟然将特别加固的擂台一角给直接斩断了去。

    那高台本来同位一体,此刻陡然斩断,连同上面的岳壮实一起,朝着台下垮塌。

    台下众人纷纷后退,我反其道而行之,往前走去,却瞧见那一道凌厉剑气,即便是落到了七八米的地上,都斩出了一指长的痕迹来。

    这……

    须知人体气劲,皆行走于经脉之中,即便是夜行者,也是如此,如果能够将其逼发于体外,那需要极为强大的修为,和精纯的修炼法门,方才可以。

    而像花脸神丐一般,需要用那长剑,将其淬炼,最终化作如此凌厉无双的剑气,更是极为困难。

    这需要人与剑,合二为一,如同臂使一般,最后丹田里陡然之间的爆发力,要十分的强。

    说这么多,我其实可以断定一件事情。

    这个花脸神丐能够激发出如此犀利而恐怖的剑气,除了那两把剑与他融为一身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已经凝聚成了妖元。

    凝聚妖元的夜行者,要么是大妖巅峰,要么就是妖王。

    难怪他有如此的自信,胆敢整合五省丐门。

    岳壮实被一道剑气,连人带着擂台,一起垮下去,但他却并没有放弃,足尖一蹬,人便腾然而起。

    花脸神丐一剑裂地,哪里能容他卷土重来,当下也是长剑向前,朝着半空之中无法借力的岳壮实陡然斩去。

    刚才的那一下,只不过是先手。

    而这一剑,方才是胜负手。

    唰!

    又一道的剑气从那红剑之中凝聚而出,带着一往无前的炙热,射向了半空之中的岳壮实。

    台下瞧见这一幕的人们纷纷惊叹,有的女子甚至大声尖叫了起来,因为在她们的眼中,身子在半空之中,毫无借力之处的岳壮实,轨迹是恒定的,一定会被那一道剑气斩中。

    而从刚才花脸神丐使出的威力来看,那剑气必能将岳壮实给斩成两截。

    一想到这个肌肤如凝乳、容貌如鲜花的小哥哥就要命丧当场,许多妹子的心中都生出了强烈的不舍来——这样的小哥哥,如果给我玩儿,那得有多好?

    我定要让他三天三夜,下不了床。

    唰!

    然而就在无数人的惋惜之中,岳壮实的身子陡然拔高,随后悬停在了三米高的半空之中。

    他,居然凭空悬浮了起来。

    这,简直违反了物理原理。

    然而随后,当众人瞧见岳壮实的身后,伸出了两对近乎于透明一般的薄膜蝉翼,以一种极为快速的频率扇动翅膀时,方才明白,我们看到的这一切,并非是幻象。

    是真的。

    被迫显露出了部分本相来的岳壮实脸色有些发黑,他眯着眼睛,冷冷说道:“我生气了。”

    仿佛这一句话并没有能够表达清楚他此刻的情绪,岳壮实想了想,又说道:“我很生气。”

    瞧见悬停于半空之中的岳壮实,花脸神丐冷然说道:“我平日里,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帮嗡嗡嗡的苍蝇了,烦人……”

    “我不是苍蝇!”

    岳壮实愤怒地嘶吼着,紧接着他双手一挥,却有无数黑云,从他身下的长衫之中陡然飞了出来,朝着花脸神丐席卷而去。

    这些黑云,嗡嗡作响,却是由一只又一只个头硕大而畸形的马蜂组成。

    呜……

    一大片的黑云席卷想了花脸神丐去,这架势恐怖,让见多识广的花脸神丐有些惊诧。

    他先是往后退了七八步,来到了舞台边缘之后,发现自己退无可退,顿时就恼怒起来,怒声吼道:“跟我来这般的把戏,真的当我是泥人么?”

    他双剑在手,往高台之下一插,那高台陡然碎裂,却是化作了无数的碎石,朝着那乌泱泱的马蜂群拍打而去。

    这一下,马蜂群被驱散大半,而台下也遭了秧,无数看客给那带着劲风的石子砸到,疼得嗷嗷直叫。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陡然的变故,让场中一部分实力不济的看客吓得往外面跑去,而另外的人却不愿意错过这等高手对决,纷纷上前来观望,却瞧见岳壮实夷然不惧,催动剩余蜂群,朝着花脸神丐不断进攻。

    他长衫之下,不知道藏了多少的马蜂,源源不断,不管花脸神丐如何挥剑,密不透风,那擂台都差点儿给他拆了,却依旧挡不住这无孔不入的蜂群。

    没多一会儿,花脸神丐好几处地方被那马蜂针蛰到,迅速肿大起来。

    如此坚持了片刻,花脸神丐终于坚持不住了,孤注一掷,陡然跃起,朝着岳壮实发动最后进攻。

    这个时候,就能够瞧出花脸神丐的真实实力来,但见那红色长剑掠空而过,却将空气都给点燃了去。

    而蓝色长剑所过之处,周遭的马蜂都如同被冰冻了一般,纷纷落下去。

    如果他真的能够与岳壮实近身相斗,谁胜谁负,谁也不知。

    但岳壮实瞧见来势汹汹的花脸神丐,居然选择了避而不战,身子陡然身高了十几米,居高临下地放马蜂。

    花脸神丐腾然而跃,却失去目标,落地之时,却是跌在台下。

    他败了。

    即便岳壮实赢得极不光彩,但他终究是败了。

    被蛰了十几处伤口,满身都是红肿的花脸神丐直勾勾地望着半空中的岳壮实,指着他,满脸戾气地说道:“今日是你赢了,但总有一日,我会亲手将你这个懦夫给射下来,然后将你给一刀阉割了去。哈、哈、哈……”

    花脸神丐满是愤怒和怨毒地说完,然后哈哈一笑,扬长而去。

    他走得极快,几个起落,人影无踪,而岳壮实却浑不在意,从半空中缓缓落下,收回了蜂群。

    那高台给花脸神丐毁去,根本没有落脚之地,他不得不悬停一片狼藉废墟中,对着台下一众人等说道:“怎么样,还有谁想要?”

    台下众人给这两人的拼斗波及,焦头烂额,此刻听到了岳壮实的询问,纷纷低头,不敢应下。

    毕竟他刚才的大马蜂战术,着实让人头疼。

    瞧见众人皆无反应,岳壮实转过头来,对着阴沉着脸的横塘老妖说道:“既如此,那就算我赢了?”

    横塘老妖没说话,楚小兔一脸惊恐,而这个时候,一直安坐在边缘处的霍二公子缓缓起身来。

    他一脸温和地看着岳壮实说道:“本来我对阁下并无意见,只不过刚刚听说你对待女人这方面,着实有些过分,所以我自不能让你得逞。来吧,接下来的这一场,我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