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五十二章 两大高手的对垒
    本地山神,风公子。

    瞧见这龙飞凤舞的七个字,我下意识地瞧了一眼旁边的马一岙,发现他也是一脸错愕。

    随后我们往台上望去,却听到那扇子的那人扬声说道:“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如此佳人,却要落入你这么一个又丑又臭的乞丐手中,当真是明珠暗投,太过晦气,既如此,不如我来吧……“

    此人身材高大,一袭白色的麻衣,端的是玉树临风,而当那折扇落下,众人打量,发现他相貌英俊,温润如玉,风神俊朗,与那丑恶如鬼的花脸神丐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忍不住纷纷惊叹。

    台下的一些女孩子,甚至忍不住叫出了声来。

    最夸张的,是刚刚安顿好兄长的马小凤,瞧见这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年轻男子,顿时就大声叫道:“哇,好帅啊……”

    花脸神丐用一手漂亮的组合拳,将范伟鹏击败之后,得意洋洋,没想到这人刚一露面,就抢了他所有风头,脸色顿时就变得很是难看。

    他指着那略微显得有些娘娘腔的男人说道:“你是谁?报上名来。”

    我和马一岙在台下,一脸古怪地说出了同样一句话来:“岳壮实。”

    是的,没错,这位跃上台去的大帅哥,漂亮得让男人都直不起腰来的男子,正是之前我们在湘西大山之中,遇到的假山神岳壮实。

    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东西,因为常年吸食女子精血,使得此时的模样,却仿佛十八九岁的少年郎一般。

    而他美好的生活,以及那个所谓“落花洞女”的传说,则被我们给打破了。

    这家伙也中了小虎的蛊毒,最终狼狈逃窜而走。

    我本以为他应该是身中蛊毒,最终惨死于野地,无法活下来,却不曾想这家伙却如此风骚地出现在了比武招亲的会场,并且跃上了高台,与势不可挡的花脸神丐做了对手起来。

    这……

    事情变化得太快,实在是太具有戏剧性了,我一直以为霍二郎会出手,应下最后的一战,却不曾想却蹦出了这么一人来。

    事实上,众人都对这个莫名出现的大帅哥充满了好奇,不过瞧见他那细皮嫩肉的模样,不少人对他都充满了质疑,而台下一些年轻女子,甚至忍不住低声呼唤道:“小哥哥,别去了,太危险了,我不用比武招亲的,只要你招一招手,我今天晚上,就去你房间……”

    我听到这话儿,忍不住朝那个言语大胆的妹子望去,却发现那妹子一身好肉,差不多有三百来斤,比肥花还要肥硕,忍不住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

    岳壮实也听到了这话,下意识地望去,随后拱手说道:“我,还是在这里拼命比较合适。”

    随后,他对那花脸神丐说道:“我叫做风轻扬……”

    呸!

    花脸神丐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又腥又臭的浓痰,不屑地说道:“风清扬啊,我还令狐冲呢——真当老子没读过书,拿小说里面的人来哄老子呢?告诉你,像你这样藏头露尾,不敢报出真实姓名的家伙,不配与我交手。”

    岳壮实摇着扇子,不慌不忙地说道:“风轻扬,风是‘大风起兮云飞扬’的风,轻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轻,扬是……”

    花脸神丐一脸不耐烦地打断了他,说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别他妈的在这里拽文行不行?”

    岳壮实认真地说道:“你说不报姓名,就不能交手,那你……似乎也没有说自己叫什么名字啊?”

    花脸神丐冷脸说道:“刚才台下有人喊了,你难道聋了,没听到?”

    岳壮实说道:“我只听了别人喊你‘花脸神丐’,但你具体叫什么呢,这可没有人知晓。”

    花脸神丐道:“等你打赢了我,再说话吧。”

    岳壮实哈哈大笑,说你看看你,人长得丑吧,还爱唧唧歪歪,搞什么双重标准,非要逼问我的姓名出来,自己却是个藏头露尾的鼠辈,哼……

    花脸神丐的脸色阴沉,一字一句地说道:“老子在这江湖上,扬名立万,个个都晓得老子的威名,跟你这等不出名的小角色,能比呢?”

    岳壮实眯眼,变得严肃起来。

    他认真说道:“我闯荡江湖的那个时候,可没有你什么事,小子。”

    这一声“小子”说出口,表现出了岳壮实心头那一份卓然的傲气来。

    当年他被游侠联盟逼迫,躲藏深山,一躲不知岁月,此刻出来,天下大变,早已不再是他的时代了。

    面对着如此狂傲的花脸神丐,岳壮实如何能够释怀?

    他,曾经可是山神啊。

    “妖王”岳壮实。

    花脸神丐可不知道面前这小白脸的真实身份,瞧见台下众人纷纷为这个家伙鼓掌,终于不再废话,猛然一喝,开口喊道:“长得跟个娘们儿一样,说再多的漂亮话,有个毛用?来来来,咱们手底之下,见真章吧!”

    岳壮实微笑,折扇一展,朗声说道:“正有此意。”

    轰!

    他话音刚落,花脸神丐就已经冲到了跟前来,右拳如同那出膛的炮弹,陡然砸在了岳壮实的胸口处去。

    然而这冲势,在下一秒,却被一面折扇给挡住了。

    岳壮实之前的玉质折扇,变成了马一岙的战利品,不过这家伙大概是习惯了用折扇作为防身武器,此刻又弄了一把来。

    不过材料不齐,他那折扇的骨架却是金属的,而扇面则是某种丝绸物。

    岳壮实之前在湘西的时候表现很差,并不是因为他本人实力不行,而是诸般因素导致,此刻他敢上台,自然是有足够信心的。

    他陡然挡住花脸神丐的手,微微一震,那花脸神丐就仿佛被高压电触到一般,下意识地往后退去,而随后,岳壮实身子一转,却是朝着花脸神丐开始进攻了起来。

    他一把折扇在手,扇面翻滚,如同繁花,施展开来,当真是如同跳舞一般,煞是好看。

    花脸神丐给岳壮实反而压制,脸色就有些难看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开始正视起了面前的这个小白脸来,双手挥舞,与岳壮实认真交手起来。

    两人一番龙争虎斗,相当激烈,而台下也是颇为热闹,大声叫好着。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打扮得白白净净,浑身清爽的岳壮实,显然要比花脸神丐要更加得人心一些,除了许多如马小凤一样两眼冒光的花痴妹子之外,不少年轻人也为岳壮实加油打气。

    他们觉得,也只有这样丰神如玉的男子,方才能够配得上楚小兔的美丽。

    然而作为楚小兔本人,却不这样认为。

    她是见过岳壮实的,也知道此人的本性到底如何——说起来,岳壮实的这一身皮囊虽然很是光鲜,但他的那恶毒作为,以及马蜂一般的刺,却并不比脸如恶鬼的花脸神丐强上多少。

    事实上,如果真的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岳壮实,另外一个是花脸神丐的话,楚小兔绝对会选花脸神丐。

    因为花脸神丐即便是又丑又凶,浑身邋遢,散发恶臭,但他终究还是不会害楚小兔的。

    但如果是岳壮实,一夜春宵之后,楚小兔估计又跟那落花洞女村落的大嬢孃的等人一般,容颜逝去,神志皆无,生不如死了。

    她虽然表面平静,但飘忽的双眼,还是出卖了她的情绪,而随后,她时不时地转身过来,与霍二郎交流着,又与横塘老妖耳语,显然是在告知两人这个小白脸的来历和身份。

    不过无论是横塘老妖,还是霍二郎,都是很有城府之辈,得到了说明之后,却依然面不改色,耐心观看着。

    而就在此时,突然间台上传来一声巨大的轰鸣声。

    咚、咚、咚……

    花脸神丐被岳壮实陡然一击,向后退了数步之后,狞然笑了起来:“很好,既然阁下这般纠缠,那就让你瞧一瞧,我到底是凭着什么,混到今天来的!”

    小佛说:中午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