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大圣抢亲第四十七章 猖狂的马丁,神秘的杨森
    (为@北京天机处李洪军加更——李少爷吉祥。)

    马丁是一个长得贼眉鼠眼,浑身邋遢的中年男人,这模样从前如此,现在也一样。

    所以他一上台,众人都纷纷起哄,想要将他给轰下台去,而他却浑不在意,一副混不吝地模样,抱着打狗的硬木棒,冲着台下嘘他的众人说道:“我只是长得老相而已,其实年龄并算大……”

    下面有人看不下去了,说你一个乞丐,还想着讨什么老婆?你养得起么?

    马丁嘻嘻一笑,说养不起老婆,老婆可以养我啊。

    众人纷纷大骂无耻,而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格外严肃,厉声说道:“怎么的,你们这帮家伙,歧视我丐帮么?”

    他这话儿一撂下来,大家都没有敢接茬了。

    马丁说的丐帮,其实就是花子帮,之前的时候,都是一帮烂人在这行当厮混,完全没有侠客小说里面的忠义,整天弄一些残疾小孩去讨钱要饭,着实让人厌恶。

    不过近些年,鄂北的花子帮出了一个厉害角色,叫做花脸神丐,厉害得很,虽然他与其它花子帮分支并无关联,但拜的都是同一个祖师爷范丹,那人又有意扩大叫花子在江湖上的影响力,故而对待自己的同行,很是仗义,屡屡出手,闹出了不少的事情来。

    这事儿,我曾经听马一岙跟我聊起过。

    正因如此,那花脸神丐风头正劲,到处都在找茬,大家虽然谈不上怕,但也不愿意惹上麻烦,故而不再开口。

    而马丁用言语堵住台下众人之后,回过身来,朝着横塘老妖方向拱手,说道:“马三眼,三十三岁,宁夏银川人——前辈不会跟台下那帮没有见识的人一样,不准我打擂吧?”

    三十三?

    这家伙简直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就他这模样,说四十,别人都未必相信。

    然而横塘老妖却显得十分平静,轻描淡写地说道:“比武招亲,不论身家和相貌,江湖儿女,只靠手上的真把式,你若是能够拿下那叶冀欢,并且成功守擂的话,也算是我女儿的一场造化。

    听到这话,马丁狂傲地大笑起来,然后冲着横塘老妖拱手,说都说前辈乃湘地豪杰,如今一见,果不其然啊。

    几人在台上对话,而我则低声说道:“这家伙平白无故地跳出来,看上去不正常啊。”

    马一岙并没有太多的感慨和情绪,他当初选择离开,就已经对这段恩怨放下了,此刻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看出来了?”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感觉他是故意出来搞事的样子。

    马一岙说他站出来,估计是帮别人试探一下横塘老妖的底线而已,并不是真正想要娶下那貌美如花的彭流美小姐,抱得美人归。

    我脑子有点儿转不过来,说他不是为了比武招亲?

    就在我们两人低语之时,台上已经打了起来,马一岙说道:“先看吧,一会儿就能够知晓他到底想要搞什么鬼了。”

    说话间,台上风云变幻,马丁一根硬木棍在手,开始屡屡出击,手中那一根棍棒,翻滚若游龙,一上来就凶狠果断,端的是先声夺人,狠戾得紧。

    而相对于马丁,连赢四局的阿欢则维持着前几局的风格,温温吞吞,就好像是公园里老头老太太练太极的架势。

    不过他每一次腾挪翻转,都很精准地避开了马丁的长棍,没有让他占得先机。

    不过随后,马丁手中的硬木棍开始越发厉害起来,棍影抖动,几乎充斥了阿欢的周身去。

    他的这棍法,应该是有过苦练,并且相当得法的,即便是在我这个饱受顶尖棍棒行家熏陶的人眼中,都算是很不错的。

    此等棍法,虽然不能与沧州的枪棒双绝赵生、八十万禁军教头杨林所比拟,甚至更不如南华前辈的手段。

    但从我认识的这么多人里面,这棍法,也能够算得上是一流手段。

    占了武器的便宜,又有初临擂台的锐气,马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稳扎稳打,占得上风之后,开始对阿欢展开了围剿来。

    那硬木棍,开始雨点一般地落下,马丁不断移动,想要避开这棍棒,但最终还是中了几下。

    特别是捅在右腿的那一下,让他直接就瘸了去,行动不便,眼看着马丁就要趁胜追击成功,他大声喊道:“等等,我也要用兵器。”

    他先前托大,并没有主动拿兵器,觉得自己应该很快战胜对手,此刻方才发现,这个其貌不扬的乞丐,居然如此厉害。

    马丁丝毫不听招呼,继续上前,根本不听,眼看着阿欢就要败落,台下扔出一根双节棍来,阿欢接住,这才架住了马丁的攻势。

    不过在随后的时间里,马丁完全没有给阿欢缓过气来的机会,攻势如潮,暴风骤雨。

    阿欢擅长以柔克刚,但问题在于敌人的攻势着实猛烈,那根弦在僵持了没多一会儿,就断了,而这个时候,马丁却依旧不留手,棍子雨点一般地落下。

    先前的几局,阿欢都是将人推出、台下,判定输赢,而此刻,他的对手却毫不留情,想要将人打倒,来论胜负。

    没多一会儿,阿欢的身上就满是伤痕,鼻青脸肿,看着十分凄惨。

    而即便如此,他还有着求胜之心,坚持不下台。

    他的同伴瞧见,已经急得不行了,被人拦住,上不去,只有在台下大声喊道:“阿欢,阿欢你下来吧,不然会死的……”

    阿欢却听而不见,咬牙坚持着。

    他实在是不愿意放弃,一来是对于彭流美的爱,再有一点,就是他着实懊恼,感觉自己与对手的实力相差不大,此刻的败局,只不过是因为自己先前的托大,以及车轮战的结果。

    但擂台哪里有这么多的道理可讲,马丁更是不会给他什么机会,最后的时候,直接出棍,将阿欢的腿骨打断。

    台上的大佬杜子腾瞧不下去了,出面叫停。

    横塘老妖请来了江湖上著名的神医胡翰林,对治疗这种打斗最有心得,比斗一结束,立刻上台,将人给拖到后面去治疗,争取不留下太多的后遗症。

    一阵闹哄哄之后,台上留下了守擂者。

    化名为马三眼的马丁。

    众人瞧见他刚才的行为,都颇为不齿,然而马丁却完全不以为意,将手头的硬木棍挽了一个棍花之后,朝着台下挑衅,说来,来,来,谁再来?

    这家伙的行为惹了众怒,立刻就有几个年轻人上台,与其拼斗,然而最终的结果却都以失败告终。

    这个马丁的修为算不得高,但也不低,而且与人比斗的经验又十分充足,这几个年轻人里,虽然有修为比他厉害的,但都受不住他的狡猾,一不小心露出破绽,最终落败。

    当第四个人败下阵来的时候,场间突然出现了一场短暂的沉默。

    倒不是场下之中,没有高手。

    即便年龄限定为三十五岁以下,但赶来的这些人里面,抛开少部分看热闹的人之外,还是有很多比较厉害的角色,这一点,从我的观气之中,就能够瞧得出来。

    只不过人虽然多,但目标却也分散,许多高手虽然看不惯马丁的行为,但因为喜欢的人并不是大姐彭流美,限于规矩,所以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也有的人虽然冲着彭流美来的,但因为实力有限,瞧见前面几人相继落败,心中忐忑,到底还是没有敢站出来。

    种种原因,使得场面变得有些尴尬,而马丁连续挫败熟人之后,露出狂态来,用那根打狗的硬木长棍,指着台下众人,点了点,然后得意说道:“还有没有人啊?没人的话,老马我今天就要洞房了哦,哈哈哈,这等美人儿,抱在床上,红被翻浪,哎呀呀,那得有多浪啊……”

    他大声笑着,说着狂言,我得了马一岙提醒,知道这家伙另有目的,稳住不动。

    但终究还是有人按耐不住了,足尖一点,跳上了台去。

    那人个头不高,年纪不大,却穿着老气,一身黑衫布鞋,像是几十年的老古董。

    他上台之后,朝着横塘老妖那边拱手,然后平静地说道:“杨森,二十七岁,燕京人。”

    横塘老妖点头,说可。

    那个叫做杨森的年轻人缓缓转过了身子来,看向了马丁,平静地说道:“如你所愿,我来了,马丁先生。”

    马丁冷笑,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叫做马三眼。

    杨森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说道:“不管你叫什么,都与我无关。”

    他走到了高台边缘,对台下管理兵器架的人员说道:“麻烦,给我一把长枪。”

    那人问道:“什么枪?”

    长枪分作很多种,除了普通红缨枪之外,还有古矛枪、梨花枪、钩镰枪、九曲枪、太宁笔枪、雁翎枪等等,横塘老妖准备周全,故而那人方才有这一问。

    杨森平静地说道:“最普通那种。”

    那人点头,取下红缨枪,递过去,杨森接过来枪,在手上掂量一下之后,将长枪拖地,对马丁说道:“来。”

    马丁冷笑,而马一岙却转过头来,对我说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像一个人?”